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中国梦•广州梦中国梦•追梦人

舌尖上的梦

www.guangzhou.gov.cn2013年5月21日 16:03:33来源: 广州日报

       酸甜苦辣都是广州味道
  一千个人的嘴巴里,含着一千种广州味道,一万个人的内心里,藏着一万个梦想。无论是卖玉米的街头小贩、永远笑呵呵的的士大哥,还是来广州寻梦的异乡客、传承粤菜文化的“勺上大使”,他们心中的梦想都与每天生活的这座城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的味蕾早已印上了“广州味道”。
  文/图 记者刘冉冉、李大林、李天研

  吴自贵
  粤菜师傅
  让广东味道传遍世界

  我最骄傲的事是懂得粤菜,我的梦想也与粤菜有关,就是做一名“粤菜大使”,传承粤菜文化并弘扬粤菜精神。前两年,我代表公司出访美洲、大洋洲,两次出访使我更加坚定了把广东味道传遍世界的信心。
  最近很流行一种叫“分子料理”的方式,我觉得很好,我们可以通过新派烹调技艺,改观消费者眼中传统粤菜的烹调技法。这就是改变粤菜的传统载体,以新的方式保留经典粤菜的味道与内涵,其实也是让更多世界的朋友认识广东的第一步。
  张进标
  司机
  吃一顿老婆做的午饭

  梦想?当然是吃上一口老婆做的午饭啦。这对于普通的上班族可能不算难,但对于我们司机可是很奢侈的一件事。做我们这行的,一上车,就不知道下一站是哪儿了,别说回家吃饭,就连吃上一顿热乎乎的饭有时候都难。只有休假的时候,能在家跟老婆一起煲个汤、尝尝她的手艺。
  刘朋
  异乡人
  吃遍广州美食

  初来广州的时候我就被广州的美食所吸引,能品尝各种美食是我在广州工作感觉幸福的事。跟北方相比,广州的美食品种丰富,味道也没有那么重,而且色泽鲜亮,很吸引人,亲戚朋友过来看我的时候,我总是带他们去吃各种广州美食。
  陈俊峰
  本科生“小吃货”
  想吃到广州的“米其林”餐厅

  作为广州人,我觉得正宗的“广州味”越来越少。反而香港更正宗,以虾饺为例,广州的夹杂着猪肉等配料,只有一只虾,而在香港,虾饺被三四只虾塞得满满当当。
  香港有本土餐馆获评米其林餐厅,享有“食在广州”盛誉的我们却一家也没有。近几年港式茶餐厅在广州大行其道,甚至挥师北上,但我们却没有餐馆能往外输出。我的“吃货梦”就是足不出广州,也能吃到本地的米其林餐厅,让慕名而来的游客尝到粤菜之精髓。
  纵涛
  广告业白领
  给老婆做一辈子饭

  对于独自在外打拼的人来说,每天回家能吃上一顿温馨可口的饭菜就是我最现实的梦想。我从小就喜欢做菜,厨艺还不错,工作以后就很少有时间再下厨房了,快餐成了家常便饭。
  做菜对我来说其实是一种生活情调,我现在梦想能够不断变换花样做出新菜式给我老婆吃,让她以有我这个“大厨”存在而更加幸福。
  李玉强
  畜牧企业退休工人
  重温肉鲜菜甜的岁月

  年轻的时候,农民种田还是用农家肥,喂鸡也是拿剩饭,一只鸡起码要100多天才能出栏。
  现在农产品的产量上去了,口味却不得不牺牲。45天和100天出栏的鸡,耗费的时间差一倍,味道可想而知,只好变着方法烹调增味添鲜。我的梦想不是回到过去,而是希望以后有更优良的农业技术,让我们重温肉鲜菜甜的岁月。
  老喻
  街头玉米小贩
  用甜玉米赢得尊重

  广州的生活节奏太快了,快得许多人都没法细细品尝生活的滋味儿,连一根玉米都是糊糊弄弄吃下去了。十几年前,我从河南老家来到广州打工,每天都在街头巷尾奔波往来卖玉米,不知不觉从打工仔变成了老喻头。我就想在这个快城市里慢慢地做点儿小生意,每天让忙碌的城里人吃上最鲜甜的玉米,让这个城市慢慢接受我们这些小打工仔,尊重我们一点一点的付出。
  范小玉
  中餐馆员工
  不用缩手缩脚,放开肚皮吃个痛快

  我在酒楼工作,每天为客人介绍美食,菜肴就在眼前流转,但自己却没有机会品尝。不仅因为工作繁忙,更多的原因还是价格。现在老城区的餐馆普遍价格偏高,一道菜平均要40元以上,面向中低收入阶层的酒楼太少。
  和顾客一样,我也希望吃得“平靓正”。我的梦想很简单:不用离开市区,不用缩手缩脚,也能放开肚皮吃个痛快!
  于兴义
   建筑设计师
  希望妈妈们不再为奶粉发愁

  跟朋友喝点酒、吃点烧烤本来是很惬意的事情,但是最近这几年频频爆出烧烤摊档用鸭肉等混上添加剂冒充牛羊肉的事情,实在让人担心。吃烧烤容易上火,我自己很少吃了,不过当我们偶尔吃一次烧烤的时候,能够吃得放松开心,这是我们最需要的。
  我身边许多妈妈每天都发愁,怎样给宝宝买到放心的奶粉,我希望这些妈妈们以后不再为奶粉发愁。

(编辑: 李子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