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广州旧事史海钩沉

南汉昌华苑故址考略

www.guangzhou.gov.cn2005年8月11日 09:05:45


・梁为铁・

  在中国历史上,有过三个小朝廷在广州建都称帝,其中南汉(917~971)刘氏在广州及其附近兴建的皇家园林和宫殿最为豪华,数量也最多,昌华苑是其中较为著名的。

  昌华苑在哪里?史学界向来有“城西说”和“城东说”两说。“城西说”的代表论述有黄佐《广东通志》载:“昌华苑,一名显德园,亦伪刘故址也,在荔枝湾。”(见阮元《广东通志》引《黄志》)。《岭海舆图》说:“荔枝湾在城西南五里,南汉昌华苑故址。”1989年出版的《广州市地名志》录:“荔枝湾:在广州市区西部。泮塘为荔枝湾,为(按:疑广字之误)袤三十余里,即南汉昌华苑地址。”又录:“昌华大街:在恩宁路西侧,西至昌华横,因为是南汉时昌华苑旧址,故名。”可见“城西说”乃广州人的传统说法,即认为南汉昌华苑在广州城西荔枝湾附近一带。

  “城东说”的观点以《羊城今古》1989年第4期刊登的《晋代“荔枝洲”与南汉“昌华苑”小考》一文为例,作者举出清吴应逵《岭南荔枝谱》(1826)引宋代《图经》为证:“荔枝洲在番禺县,南汉刘氏创昌华苑于其上。”“小考”一文分析说:“清代番禺不包城西泮塘一带,而归入南海县境。南汉昌华苑在‘河南岛’官洲上,即近今天土华、小洲一带,南临近珠江后航道。”又引《舆地纪胜(卷89)》曰:“荔枝洲在南海东四十五里,周回五十里,刘氏创昌华苑其上。”并分析说:“南海即南海治广州城中,今官洲岛正好在广州东四十多里处。今官洲上仍有昌华市地名,即昌华苑旧址。”故“城东说”认为:南汉昌华苑在广州城东南的官洲岛附近一带。

  上述两说虽争论了几个世纪,但以“城西说”占优势,而“城东说”则少人知道,这同阮元主编的影响深远的《广东通志》的观点不无关系。该志既然主张“城西说”,一槌定音,那一般人还有什么可置疑的呢?所以笔者认为“小考”一文作者敢于力排众议,以引证、分析、推理为基础,判断南汉昌华苑相对广州的方向和距离,成为“城东说”的有力论据,从而维护了历史的真实性。

  南汉时在官洲岛附近的北亭村兴建昌华苑确有其事。据《番禺地名志》录:“北亭在市桥镇北12.8公里,属新造镇,据传南汉刘为帝时,常到岛上狩猎,并设昌华宫作憩息地,北亭并有‘昌华市’之称,是昌华宫遗址所在地。”“昌华市建于南汉,南汉王在北亭村附近建御花园――昌华苑。清光绪年间,北亭村人在昌华苑附近开辟市场,名为‘昌华市’。”

  南汉兴建昌华苑作为皇家花园和陵区,以供南汉皇室游览、玩乐、狩猎、憩息和祭陵拜祖之用,是有事物根据的。

  刘本名岩,登帝位后九年,梦“白龙见(现)南宫”,遂取周易“飞龙在天”之义,自造“镤”字(从龙从天,音俨,与岩谐音)为己名。他认为北亭为“龙气”之所在,于是把其兄“刘隐墓葬在海曲(北亭原名‘海曲’)”(见《番禺地名志》),墓称德陵,尊称烈宗陵或襄皇帝陵(刘隐生前不称帝,后梁时历任清海、靖海两军节度使,梁太祖时封为南海王,隐卒,岩代之。岩称帝后,遂尊隐为襄皇帝)。但墓在何处?一向无人知道。至1991年前后,在北亭发现两处古墓,一墓在青云里尾,因开路时发现,从外露的小洞向里看,有砖砌拱券,规模颇大。另一墓在云梯里口亭山书院故址附近,乃农民掘地时发现,墓洞很深。此两古墓未发掘,原样封存,这是否德陵,有待查证。光天元年(942)五月二十四日,这位谥“天皇大帝”、庙号高祖的刘的遗体亦葬于今北亭村岗坪(又名青岗)的山腰上,其墓称“康陵”,现墓穴尚存,村民叫“刘皇冢”。据1988年版《番禺文物志》载:“墓用青砖五层拱券砌成墓室,长约10米,宽约2.8米,中间砌出隔墙,分隔成前后两室。前室左右两壁,每边各建有八个壁龛,顶呈弓形,作用不详。后室较前室略窄,为放置墓主棺木处。”乾隆版的《番禺县志》载:“南汉康陵,南汉主刘墓也,在北亭,明季冢发,始知之。”康熙二十五年版的《番禺县志》更详细地记载了康陵的发现经过、发掘的陪葬物品的清单以及碑文内容。由此证明,兼有陵区功能的昌华苑在北亭是千真万确之事。

  今北亭及其附近的一些地名,如北亭、南亭、昌华市、北较场、马步通津、野狸沙、荔子湾、百花桥……亦明显地保留着南汉昌华苑的痕迹。南汉,为了管理和保卫好昌华苑这座皇家御苑和陵园,设专职管理官员宫苑使,又建两座亭子以为守军的哨所,建在北面的叫北亭,南面的叫南亭,今北亭村、南亭村因此而得名。相传北面亭子在今昌华市的东方山丘之上。在此附近有一片平坦地,是南汉官兵操练之所,今名仍叫“北较场”。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昌华市开圩之前,其所在地乃是人烟稠密、街巷整齐的地方,传昌华宫就建在该处。南面和东北角都建有门楼,东北角门楼的门楣上,用花岗石板刻上“马步通津”四个大字,每年春节贴上春联:“晨光来马步,春色接羊城”。南面门楼门楣上嵌有“昌华胜地”、“昌华南苑”刻石,春联写有“南汉为踪古,东隍气象新”,年年如此。今昌华市仍有一条古巷叫“马步通津”,直通官洲水道码头,传是南汉时守军溜马、饮马,或者皇亲、贵胄乘车骑马来往昌华苑时上落渡口必经之地,故名。南汉时,北亭、官洲一带地广人稀,草茂林密,鸟兽繁衍,极宜狩猎,官洲村有一处沙田今仍叫“野狸沙”。相传北亭资福寺遗址残存一块碑石,上刻有古人醉愚题为《北亭怀古》的诗:“故苑昌华杨柳萋,百花桥畔杜鹃啼。刘王事业今何在?荔子湾头日已西。”这诗提到的地名,除昌华苑外,还有百花桥和荔子湾。百花桥今尚存,在今北亭村松岗脚下,原石桥,今改为水泥桥。从桥名可想像到当年昌华苑繁花似锦、令人陶醉的美景。荔子湾在今北亭村大蛴康淖羁泶Γ舜Σ趺笫焓保魉坪煸啤D虾汉笾髁蹁曾在昌华苑举办“红云宴”,“荔子红云”是“昌华八景”之一。由于有了北亭的山清水秀和南汉昌华苑的园林建设作基础,才有可能发展成为后来的“昌华八景”。

  笔者认为:荔枝湾的昌华苑和北亭村的昌华苑都是真实的,并且同时存在。

  由于南汉时政局和社会相对安定,生产力有了一定的发展,这是南汉得以大兴土木建设园林、宫殿的物质基础。南汉几代帝主都是贪婪、残暴、荒淫的暴君。据史载:南汉时建的宫室、殿宇,其栋梁帘幕,均用珍珠、云母及金银作装饰,造一根殿柱就使用白银三千多两,其穷奢极侈可见一斑。他们横征暴敛,在短短50多年,在狭小的版图上建了数以百计的宫殿,仅大型的皇家园林御苑就近十处,故南汉主在荔枝湾和北亭附近都建有“昌华苑”以供享受是不足为怪的。本文前面提到:在昌华市圩旧址的南门楼镶嵌有“昌华南苑”的刻石,有“南苑”就会有“北苑”。笔者认为,荔枝湾距兴王府(广州)近在咫尺,故先在该处建昌华苑,后来发现海曲依青山,濒绿水,风景十分秀丽,又紧靠帝都,水陆交通便利。加上此地开发很早,建设初具规模,如在北亭村山云头岗南坡发现墓主身份高贵的“东汉(25~220)墓”;该地又是晋代(265~420)名闻遐迩的“荔枝洲”;早在南朝梁武帝大同年间(535~546)就在北亭兴建了规模宏大的佛教禅林资福寺。有了这良好条件和基础,南汉皇帝在那里建造皇家花园和陵园就顺理成章了。荔枝湾和北亭一带都靠近珠江,有美丽的河湾、茂密的荔枝林,自然环境相似,故两处园林都叫“昌华苑”,不过在北亭建的叫“昌华南苑”,以示区别。

  据传还有第三个“昌华苑”在今海珠区内。如黄任恒《番禺河南小志》录《修建小港桥是岸庵碑记》载:“桥之东北,有地数里隆然,而方志所谓卢循之城。又其西,则南汉刘氏之昌华苑也。”查南汉时以卢循故城为仓库,人称“刘王廪”,后又于其西侧建筑宫殿,名“昌华别苑”,以示区别于城西之昌华苑,后人称“刘王殿”。今江南大道中还有一条小街名“南昌街”,是因地处昌华别苑的南面而得名。因此,“昌华苑”应该不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店”的。

  “昌华南苑”的精确地点在哪?它在今番禺市新造镇小谷围岛之西端一带,中心地带在北亭村。北亭村在官洲村之东南方,两村只隔宽425米的官洲河。在明代,两村同属于番禺五个巡检司中的茭塘司。清光绪年间,茭塘司彬社辖北亭、官洲两村。民国时期沿袭清旧制,行政区划基本不变。解放后,1953年北亭设乡,辖北亭、官洲。至1953年以后,农业合作化和“公社化”时,把官洲村划入新颍氖艄阒菔薪记芟剑院罅酱寰头值姥镲鹆恕@飞媳蓖ご永疵挥辛ナ艄僦薮澹兄皇潜蓖ご逅舻囊桓鲔壮。拾驯蓖ご搴筒雄啄扇牍僦薜耗谑遣欢缘摹

 

(编辑: 代丽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