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思想工作政工论坛

浅谈工程招投标活动中的人情腐败

www.guangzhou.gov.cn2017年3月28日 15:08:52来源: 中国广州网作者: 陈健华

浅谈工程招投标活动中的人情腐败
广州市自来水公司  陈健华

摘要:工程招投标活动作为国有企业生产建设的一个主要手段,其开展落实的每一个环节都受到社会环境的影响。当前,“人情关系”已经渗透到企业招投标活动中,其产生的一系列负面效应在腐蚀我们领导干部的同时,还不断地对社会的公平、公正进行破坏。为此,本文浅析工程招投标活动中的人情腐败问题,探索斩断两者关系的方法,为规范国企招投标活动,建设良好社会环境铺平道路。
关键词:招投标  人情关系  职务犯罪

人情关系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既可以成为人与人之间彼此交流的纽带,但同时也会成为相互利用的道具。常有人说人情这东西既可靠又不可靠,当它是人们相互信赖的载体时,可以在你最困难的时候陪伴左右、风雨同舟;当它仅是作为“进步”、“致富”工具时,却又变得那么唯利是图、麻木不仁。正是看中人情的两面性,很多的腐败都孜孜不倦地从“人情”着手,用“人情”正面意义掩盖使用者的不良目的,以不断侵蚀组织的肌体,让人情在与利益的漩涡中腐化变质。因此,人情关系应作为招投标活动中腐败的突破口予以重视。
一、人情与工程招投标的关系
工程建设项目因投资高、施工时间长且竞争激烈而令很多人却步;但同时又因其涉及面宽、利润回报丰厚而让很多施工企业趋之若骛。“施工方”作为工程建设的参与者想在其中分得一份利益,必先得到“业主方”的首肯,致使一些不法分子为争取一个工程项目,常常不惜抛出几万、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的巨额金钱用于人情“公关”,对建筑工程项目从立项审批到工程发包各环节的“重量级”人物行贿,让那些经不起巨额金钱诱惑的领导干部掉进金钱的圈套,进行着赤裸裸的钱权交易。
如2013年白云区查处的领导干部系列违法违纪案件正是对“人情腐败”严重影响正常招投标活动秩序的最好诠释。2003年至2013年,时任区委书记谷文耀就为白云某实业公司承接的多个建设工程提供帮助,先后收受该公司总经理陈智宏所送贿赂共计人民币64万元、港币8万元;原白云区副区长龚辉于2009年为工程承建商周某等人在白云机场第三跑道安置区建设工程招标过程中提供帮助,收受贿赂现金人民币100万元;钟向东在任区教育局长、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广州某集团公司树立承接区下属学校建设业务提供帮助,先后收受该公司总经理张新华所送现金共计人民币45万元。以上案例不胜枚举,件件触目惊心、发人深省。
除钱权交易外,“人情腐败”同时也可怕地腐蚀着社会的正常政治生态。工程施工不同于常规的市场消费产品,有的企业如能承接一两项大型工程项目,其中产生的利润就能满足全年甚至几年的生产任务。因此,为了企业的生存和发展,很多单位领导不惜使出浑身解数投入“人情公关”,单位的员工也为个人利益而甘愿充当“公关”的主力人员。在长久的市场“公关”行为中,这种带有行贿性质的“公关”行为已经具有相当程度的公开性,成为人人皆知的“秘密”,人们一边天天大骂官员腐败,一边却享受着这些腐败为自己带来的丰厚利益。《法治周末》曾以《一家央企的送礼“规则”》为题,率先独家披露了中交第二公路勘察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员工胡剑兵,实名举报该公司南京项目部向南京六合区交通运输局、马鞍街道等单位领导及相关人员送礼事件,然而法治周末记者在采访时出此事时,胡剑兵却被南京项目部同事骂作“叛徒”。正如南京市委纪委、监察局官微评论:“当为了利益无视正义成为某些单位、利益群体的文化取向时,政治生态就必然劣化,腐败就必然会发生。将个人和小团体利益置于规则和大众利益之上,而是非荣辱不分,正是滋生腐败的重要土壤。”①

二、查找人情参与工程招投标的原因。
招投标作为建筑行业的一种通用的经济评价方法,是一种平常的商业行为,各参与方本应按照相应的规则进行公平的竞争,但事实上却因为种种原因而与“人情腐败”关系结下不解之缘。
(一)社会转型造成的制度缺陷。
当前,社会经济体制正处于改革和转型的重要阶段中,招投标领域既有行政参与又有市场参与,制度的不完善和管理经验的不足必然令“有心人”有机可乘,加上部分行政部门手上握有左右工程“花落谁家”的权力,企业想通过公平竞争中标的难度相当大,无权无关系的单位和个人想办事、办成事,只有靠钱来进行“感情投资”、“买通关节”。 
(二)管理制度缺失,责任人主体意识不明确。
在如今的招投标市场,一些行业和部门既当业主,又当管理者,甚至招标、投标人之间上下级领导关系的现象也屡见不鲜;一些领导干部主体意识淡薄,想着投入的都是国家的钱,用多用少与个人无关,加上“人情公关”在其中推波助澜,更深深地腐蚀了他们的思想。面对问题,监管工作却因制度不健全而常常陷入多个部门负责,多头监管的格局,使工程招标存在投标条块分割、各自为政、地方保护、部门分割的情况比较突出。上述情况的出现,无不为决策者插手干预招投标活动提供了便利,通过权力寻租为自己牟取私利的现象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为必然。
正如媒体曝光,2005年时山西有合法煤矿4200个,非法煤矿却比这一数字还要多得多。面对这一现象,时任山西省委副书记于幼军曾感慨:“整治非常难”,因为“阻力不仅是几千个非法矿主,而是背后的干部,每个非法的矿没有十个八个基层党政干部和执法管理部门的工作人员作保护伞,它是干不下去的。”②
(三)行政权力在招投标活动中变质。
绝对的权力产生绝对的腐败。在缺少必要监管的情况下,招投标项目负责人可以通过化整为零的方式降低大部分工程项目的造价来规避招投标,从而达到将工程转包分包给某特定单位的目的。暗箱操作、地下交易的行为滋生了滥用职权、失职渎职,有的领导干部甚至主动向单位企业索贿要好处,满足个人不断膨胀的欲望。作为被索贿人,一方面惧怕这些当权者手中的职权,另一方面为了将来能承接更多的项目,也乐于投其所好,只要不伤筋动骨,也会对其索贿行为容忍克制。正是这种心态纵容了职务犯罪人员越发胆大妄为,随心所欲地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破坏社会公平。
(四)缺乏有效的监督
目前的监督管理体制存在一定的缺陷。一方面,上级监督与群众监督表现得比较滞后。很多腐败案件都具有长期性和隐蔽性的特点,一般职工群众难以在生产运营过程中有所察觉,而作为上级部门,在实践中更关注下级能否完成交付的工作任务,廉政从业问题习惯作为软指标在抓抓放放中实施评议,监督管理效果非常有限。导致在案发之前早已有大量国有资产流失,案件的处理也变成了事后监督,错失了将其遏制在萌芽状态的最佳时机。
另一方面,同级监督有所缺位。尽管同级部门对相互间的情况了解得相对比较清楚,但在行业的潜规则下,更容易结成的却是“统一战线”,就算没有结成同盟也缺乏监督检举的动力,使得这种监督变得软弱无力、形同虚设。加上目前涉及工程建设领域的部分招投标法律法规还比较粗疏,大政策、大方向设计得较多,具体实施细节较少,禁止规定较多、配套罚则较少,导致有些招投标行为很难进行合法性判断,造就了很多灰色地带,也就为职务犯罪创造了条件。

三、探索斩断人情与工程招投标的联系
“人情”之于招投标犹豫抱薪灭火,不但火烧更旺,更甚引火烧身。因此,必须从利益交易的双方入手,斩断“人情”关系在招投标活动中的作用,为规范市场竞争秩序,打击投机行为提供保障。
(一)健全并完善相关体制。
早在1998年召开的全国有形建筑市场现场会上,中央就有明确要求:“任何单位和个人包括各级领导干部都不准利用职权或影响,以任何方式干预和插手工程发包承包活动的正常进行,确保招标投标活动按照公开、公正、平等竞争的原则进行。一经发现有干预和插手的,不管有无谋取私利,都是违反纪律的行为,要根据情节作出处理。”除了在国家层面尽快完善招投标活动的市场化建设外,一方面要规范招标掌权人的权力监督,严格实行廉政责任制度,确保廉政责任到人,同时可参考国际先进的管理经验,分设审批—招标—发包—监督—验收等流水线工作部门,各自相互独立、相互监督,降低“一部门独大”的风险。另一方面,严格实行公开招投标制度,建设方、承包方、承包管理方等都要统一到市场上公开交易,增加招投标工作透明度,让“人情”无所遁形,杜绝“关系工程”。
(二)建立预防职务犯罪的教育机制
  领导干部是工程招投标工作的主体,在工程建设各阶段中都应当建立健全预防教育机制。一是素质教育,重点是加强职业道德、党风廉正等素质教育,提升党员干部及相关人员综合素质。二是法制教育,以法律、制度、纪律作为教育的重点,提高党员干部遵纪守法的理性认识,增强抵御违法违纪的自控能力。三是警示教育,以反面教材进行深刻剖析,增强党员干部应对腐败的辨别能力,对发现的不廉洁的苗子、倾向性的问题,及时进行预防教育,对不良行为作出及时的纠正,防止事态蔓延发展。
  (三)加大打击力度,依法查办案件
  “人情工程”往往与“质量工程”紧密挂钩。只有依法加大对工程建设领域项目中贪污贿赂、渎职侵权等职务犯罪的打击力度,才能提升涉案人员的违法成本,更有效遏制招投标过程中的违法行为。检察机关要充分发挥打击职务犯罪的职能作用,一旦发现有犯罪线索要立即进行查处,确保工程建设市场秩序,提高检察机关的声威,震慑和警示犯罪分子,以遏制工程建设领域腐败现象的发生。
“蛾扑火、火焦蛾,莫谓祸生无本;果种花,花结果,须知福至有因。”人情并不是工程建设的致富之路,可能由于经济体制缺陷等种种原因,部分不法分子在其中尝到了一点甜头,但这终不是可持续发展之路,只有尊重市场、完善制度、加强监督才能让我们在工程建设领域的道路上走得更宽、更远。

参考文献:
① 法治周末,《一家央企的送礼“规则”》2013年9月3日
② 网易新闻,《媒体:山西吕梁教父张中生为何敢贪6.4亿》2016年3月8日

(编辑: 凯伦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