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精神文明公民教育

广州街坊聚焦志愿一族:助人可以找到真正的自己

www.guangzhou.gov.cn2015年12月8日 15:00:19来源: 广州文明网

  百姓邻里之间,总有一些人更热心助人,为他人想得多做得多。起先,他们只是爱帮人的街坊,但为了要帮更多的人,他们成为志愿者,随后又成立了志愿组织。如今,广州被称为志愿之城,广州青年志愿者协会成立20周年,广州在册志愿者达到129万,他们是中意帮人的广州街坊的缩影。本期街坊口述聚焦“志愿一族”,他们是你身边的家庭主妇、热血青年和知心人,他们想要告诉你,做志愿会“上瘾”。

  热心主妇:五年累计服务上万小时 带上全家做公益

  从小女儿上小学一年级开始,冯丽荷就辞去工作,成了一名家庭主妇。住在单位宿舍大院里,冯丽荷是出了名的爱帮人,担起了照顾几位大院中的老人的责任, “我就帮他们买买菜、去银行跑跑腿。”两个女儿相继上了大学,冯丽荷闲了下来。冯丽荷想去做义工,女儿就帮冯丽荷在志愿时网站上注册了志愿者,给她起名“海洋”作为联系时的称呼。

  五年过去了,海洋一直在做志愿服务,如今已累计服务了13431个小时,是广州在册志愿者中服务时数最长的志愿者。在亚运会前后,海洋认识了不少家庭主妇,二三十个人聚到一起,成立了“开心e家”志愿服务队。一次去钟落潭老人院的经历让海洋发现许多老人都郁郁寡欢。海洋就和队友们来到敬老院,给老人做糕点汤圆;带上理发师,给老人剪头发;带上医生队友做义诊;甚至带上老公和孩子,给老人表演节目,陪老人说话。这样的探访每月一次,至今已坚持了五年。

  从2013年起,家庭主妇们又一起做起了山区助学和助养孤儿的项目。海洋决定给山区小学捐建阅览室。建一个阅览室的成本并不高,书架加上图书加起来不超过1万5千元。但要筹集这笔资金也不简单。服务队的队员发动朋友,筹到一笔笔善款,其中最大的一笔3万元来自一位公司老板的捐助。但这样也不是长久之计,海洋把项目告诉广州青年志愿者协会,又发布到志愿时的网站和青少年基金会的网站,希望获得更多人的关注和帮助。

  “我们能做下来,要感谢我们的老公,他们总说做得开心就做,也常跟我们一起做公益,还要谢谢孩子,能够发动全家一起做公益,是我们最大的成就。”海洋说。如今的开心e家服务队已经有了1000多名队员,一半是社会人士,一半是大学生。但核心团队的二三十名主妇们没有一个离开过这个团队。

  海洋说:“做志愿者之前,我们这些家庭主妇不就是一帮师奶嘛,但去帮人的时候我们才知道自己有这么大的能量,我们帮助的人反过来帮助我们认识了自己,所以做公益也上了瘾,好像成为了一种习惯,停不下来了。”

  知心哥哥:1987年开热线服务学生 28年公益路不止步

  杨伟雄是广州最早的一批志愿者,他已经在志愿服务领域耕耘28年。

  1987年,广州市10多名“学雷锋、做好事”的积极分子,在团市委、市教育局的支持下,率先开通了“中学生心声热线”,开创了中国志愿服务的先河,被视为中国志愿服务雏形。杨伟雄就是主要组织者之一,当时他是真光中学的团委书记。

  起步阶段总是很艰难。20年前的工作室就只有一部电话,两台分机,几个人轮流“上班”,第一批上任的8个咨询员成了全国首批志愿者。“不少学生打来电话咨询感情的问题,我们从来不教训他们,要和他们交朋友。”杨伟雄说,接线员有六字工作法:倾听—理解—沟通,他们会以大哥哥大姐姐的身份与学生们聊天,实现更好的教育效果。

  保护学生隐私,不能对外透露学生信息,这是对咨询员的基本要求。“多数学生是在公共电话亭打电话,不希望家长知道自己的谈话内容。”杨伟雄说,更重要的规矩是,接线员不能私下与学生见面,以免影响彼此正常工作和学习。但很多学生都对咨询员充满好奇,希望与接线员面对面交流。于是,热线的老师们会在重要节日举行见面会,有时竟能达到上千人参加。

  杨伟雄回忆说,全国率先开通志愿者服务热线,没有任何经验可学习,于是就从香港请来社会组织给志愿者培训,“当时,很多东西都是超前的,包括怎么接电话、回答。”

  学生咨询的问题也是五花八门。据当时电话调查统计,交异性朋友问题占24%,女生比例大,学业问题占22%。当义务咨询员是辛苦的,利用的都是下班午休时间,不拿加班费,“报酬”就是一个盒饭。此后,“中学生心声热线”逐步发展成为遍布全市的“手拉手青少年辅导中心”,当时社会反响越来越大。

  做了五年义务咨询员后,杨伟雄不再在电话这头当“知心哥哥”,但他的志愿者之路并没有停止。他先后在团市委、广州市团校、广州志愿者学院等多个单位工作,工作内容多与志愿服务相关,从自己是志愿者发展到为志愿者提供培训。1998年夏,长江流域发生特大洪水,作为副领队的杨伟雄与几十位广州医生、护士前往九江参加抗洪救灾,他们为当地群众及抗灾官兵治疗疾病。

  数据显示,广州青年志愿者协会为社会提供志愿服务时数超过6.8亿小时。目前,全市共有注册志愿者128万人。

  热血青年:从义务反扒到教人识贼

  10年前,邓跃晖35岁,是一家电子信息公司的销售部经理,当年5月,他当上了义务反扒队队员。作为军人子弟的他自言“疾恶如仇”、“爱打抱不平”。

  据邓跃晖回忆,当时,一个名为“义务反扒QQ群”的民间自发组织因为一次在海珠广场的成功反扒行动名噪一时,这个当时仅有七八人的团体受到了极大的认可,于是决定扩大规模。发出招募通知的那一晚,2000多人报名,邓跃晖就是其中之一。

  反扒队的要求是有稳定工作,年纪不能太小,身体素质好,经筛选,50个人进入面试,邓跃晖自此成为义务反扒QQ群的一员。“有人说广州人怕事,其实当时50人几乎清一色都是本地人,还不乏女生。我们那时候都是二十七八岁的热血青年,不能眼睁睁看着盗贼横行。”邓跃晖说。

  反扒队每次出动,分为观察哨、抓捕组、保护组、证人组,观察哨的任务是发现盗贼,摸清对方有多少人,如何行动。抓捕组在盗贼得手后迅速实行抓捕,保护组从旁接应保护,两组可交换行动。证人组保护控制被害人,拿证据、做记录。最后将盗贼移交警方,行动即结束。

  反扒队的名声越来越响,核心队员约50人,用业余时间抓贼,渐渐忙不过来。之后,邓跃晖转了行,在一间律师事务所的调查部做搜集证据的工作。但越反扒,越发现小偷抓不完,邓跃晖和同伴意识到,防范意识低的话,反扒效果很有限,甚至是一种徒劳。

  “所以我们要告诉市民小偷是如何作案的,帮助市民保护财物。”邓跃晖开始在社区进行安全教育讲座。他告诉居民,小偷眼睛通常向下看,公交车站是一个偷盗高危地点……当邓跃晖将一些典型的作案手法告诉街坊后,效果出奇的好,街坊有了警觉意识,懂得了自我保护。

  邓跃晖也从此成了一位安全教育普及者。渐渐地,广州治安改善了不少,邓跃晖的安全教育课程也开始由反扒扩展到防踩踏和消防类课程。现在,邓跃晖的志愿服务队伍已经开始承接政府购买服务的项目,机构的运营也趋于稳定,他的下一个目标是培训各地前来取经的团队,“帮助更多的人学会如何去帮人”。(广州日报)

(编辑: 小冰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