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文化建设文艺院团

古典音乐改变广州城市生活

www.guangzhou.gov.cn2017年9月26日 16:34:02来源: 南方日报

  中国最早成立的专业交响乐团之一——广州交响乐团(以下简称“广交”)于9月24日晚迎来了它成立六十周年音乐会暨第21个乐季开幕音乐会。多年来,广交被誉为“中国乐团最好的声音”“广东一张闪亮的名片”“古典音乐界一颗璀璨的明珠”“亚洲最优秀乐团之一”。

  多年来,广交作为华南地区古典音乐潮流的引领者,一直在中国交响乐事业的道路上积极进取、推陈出新、独树一帜。如今的广交,已经成长为在曲目上积极拓展、艺术上不断进取、策略上全面发展的全能型乐团。

  从第一个到第21个音乐季,广交作为城市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把与音乐相关的艺术气息带给这座城市,培养出越来越多有音乐素养的观众。

  “团厅合一”引改革先河

  二十个职业乐季生生不息
  六十年来,广交一直在探索和发展中国交响乐事业的道路上积极进取,特别是在职业化方面飞速发展的最近十几年,更是不断推陈出新。

  广交是全国较早建立的三大乐团之一,前身叫广州乐团。1997年,当时刚刚上任一年的广州乐团总团团长余其铿作出了深化乐团体制改革的决定,先是聘用叶咏诗作为常任指挥,并建立了音乐季,让广州交响乐团迈出了其职业化、国际化的第一步。

  在广交六十周年音乐会开场前,中国乐团艺术管理论坛理事会授予了广交前团长余其铿“终身成就奖”的荣誉,以表彰他在乐团建设上的卓越成就以及对推动中国交响乐发展的贡献。

  1998年,为优化资源组合,实现资源共享,广州交响乐团与星海音乐厅实现了“团厅合一”,这在当时尚属首创。“当时的我真是摸着石头过河,一方面乐团音乐季场租成本太高,另一方面音乐厅也不能只依靠收租养懒人,考虑到每个不同单位各自的生存方式,我为星海音乐厅申请了公益一类资格,当时这在全国是唯一一个。”在9月24日举行的“第三届中国乐团艺术管理论坛”上,余其铿回忆说。

  广交和星海音乐厅“团厅合一”的模式可谓引业内改革之先河。可以说,广东探索出了最适合自己的道路:由音乐厅负责服务、营销,合作方式优化了资源组合,也解决了后顾之忧。上世纪90年代初,广交一年也就演出40场,而职业化运作后,广交一连举办了20个乐季,演出曲目达12456首,创下了中国内地职业乐团音乐季数量之冠。

  创新的脚步从未停止。2017年新年伊始,由广交和星海音乐厅承办的“2017(首届)广东国际青年音乐周”成功举办,被业内人士誉为“翻开中国交响乐崭新的一页”。

  持续委约创作中国作品

  走遍五大洲的中国乐团
  在建团六十周年音乐会上,广交委约“当世贝多芬”潘德列斯基以德文版中国古典诗词作为歌词文本创作的《第六交响曲(中国诗歌)》,进行了全球首演。

  2003年,余隆被聘为广交艺术总监,他不仅请来了夏尔·迪图瓦、玛莎·阿格里奇等世界顶级音乐家,更为广交策划了多个具有国际水平的音乐演出季,并带领广交进行了数次国际巡演,使广交成为中国唯一在世界五大洲都留下足迹的交响乐团。

  余隆认为,广交要向全世界传达来自中国的声音。2004年起,广交在每个音乐季都会上演至少一部音乐会版歌剧,还曾与多个世界著名团体合作演出芭蕾舞剧。不仅如此,还邀请不少国内外作曲家委约创作中国作品,到世界巡演,包括《度》《霸王别姬》等。

  在谈及长久推动作曲家委约创作中国作品的意义时,余隆表示,在当代,在作曲领域因为观念和技法的变革使得中国和西方的作曲领域同处于一个新的起跑线上,向作曲家委约作品就是希望能因此创作出能成为世界性经典的、新的中国作品,这是一个机会。此次《中国诗歌》的推出便是广交打造文艺精品,面向世界发出中国声音、展现中国文化自信的又一次成功尝试。

  音乐改变城市文化生活

  重要演出市民抢先购票
  在关注国际发展的同时不忘培养本土观众,对于这点,是团长陈擎一直所坚持的。从2009年开始,广交就在每周日下午三时举行“周日音乐下午茶”,后又在星期三举办“乐聚星期三”。目前,广交75%的演出都在广州,“广州是广交的‘根’,我们的票房和观众支持都来自这里。”陈擎说。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交响乐,“开放日”里市民还能走进排练场,体验乐手的生活。

  余隆曾说,“一个乐团能够通过古典音乐改变城市的文化生活是最值得骄傲的,而广州交响乐团做到了。”越来越多不了解交响乐的人吃完“下午茶”后,尝试吃一顿“正餐”,继而成为忠实粉丝。

  “虽然新乐季9月24日才启动,但早在7月份,限量预售每套4800元的尊享套票就已销售一空,7500张各场次的‘周日音乐下午茶’开售两天就卖掉80%,早上8时音乐厅一开门就有近百人抵达票务中心静候派号,这放在十年前是不敢想象的。”陈擎说。

  一个乐团的故事,就是一座城市的历史。和广交驻团指挥景焕一样,余隆也越来越喜欢广州这座城市了,“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广交已经把无数个‘小众’汇合成大众,交响乐在这里不再是个装饰品,而是日常的一部分。生在广州是广交的幸运,在广州生活的人也是幸运的。”

  余隆:我感受到广州的人文情怀
  南方日报:这次广交委约潘德列斯基创作《第六交响曲(中国诗歌)》有何深意?

  余隆:这次广州交响乐团委约世界伟大的作曲家潘德列斯基大师专门为中国的唐诗宋词写了8首小曲,其中的“异乡”来自李白的《静夜思》,这个作品是唱词版的,实际上又回归到了中国诗歌的本身,也让我们知道在西方人的审美眼光中是怎么理解中国文化、意境。“乡曲”这类作品需要我们静下心来去听,所以排练时我与广交的演奏者说,很多歌词需要你们重新去了解。

  这是西方大师对中国诗词的一种诠释,也是他自己的理解。在文化领域,中国的古典音乐发展是和国际相接轨的,它能让中国文化以一个平等的姿态在世界舞台上与人交流,中国文化走出去不是自娱自乐,而是让更多的人对中国文化感兴趣。

  南方日报:如何看待广州青年交响乐团(以下简称“广青交”)在音乐会上的亮相?

  余隆:广青交的成立和这几年的发展,集中体现了广交的社会责任。广青交虽然不完美,却是我们的未来,它是中国现阶段非常重要的青年乐团,成员都是普通的中学生,在业余的时候接受培训,开展他们的音乐生活。他们也巡演了好几次,在柏林等地的音乐节得到了高度的评价。

  青年是广交的未来,也是中国的未来。广交不仅仅是把高雅艺术带给了民众,更在为培养下一代做努力。别人都说,广青交是广交的“儿子”,但是我更希望他们成为“兄弟”。

  南方日报:从2003年起,您和广交一起工作了近15年,广交的改革、发展对广州、对中国交响乐事业产生了什么影响?

  余隆:中国交响乐在这20年里发展突飞猛进,从早年的十几个乐团到当今全国已经有73个交响乐团。这个数字是一代又一代中国音乐从业者艰辛努力的成果,他们为交响乐团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为中国交响乐团管理的改革做出大胆探索。广州交响乐团改变了城市生活,成为城市生活的一部分是可喜可贺的。

  广东是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广州人向来敢为人先。广州人对文化的渴求,完全改变了文化的生态和生活,这让交响乐不再是一个“装饰品”,而是进入了每个人的生活。我有幸跟广交在一起工作这么多年,见证着中国交响乐事业的改革和发展,感受到了广州的人文情怀,并能够在现在与大家分享,是很幸运的。

  南方日报记者 周豫 实习生 朱翠莹 黄奕银

(编辑: 凯伦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