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文化建设群众文化

油画家迷上“小蛮腰” 创作《广州之夜》

www.guangzhou.gov.cn2015年12月13日 11:36:07来源: 广州日报

  油画家王磊夫本要去画维多利亚港,但发现——

        越看越美小蛮腰 广州之夜更惊艳

《广州之夜》

        文、图/广州日报记者 金叶

  日前,“印象主义在中国”王磊夫风景油画广州展开幕。其实,王磊夫并非“学院派”,他的“正经职业”是一位地质工作者。大半生都在人迹罕至的山野中游走的经历,赋予了王磊夫一双格外敏感的眼睛,使他特别擅长于色彩的微妙变化中呈现出最接近于真实的大自然。近几年,王磊夫扎根岭南进行创作,这片迥异于北方风情的土地再次点燃了王磊夫的灵感,也使得广州的观众们有机会领略到油画世界中一个更加缤纷璀璨的羊城。

  大半生游走山野 自然是我最大的老师

  王磊夫从小爱画画。小时候家境不错,父亲曾经聘请国画大家王雪涛教他画国画。但教了没多久,王先生就对父亲说不教了。“因为这孩子不喜欢画这些东西。”

  “我对国画不感兴趣,我喜欢色彩。”王磊夫说。王磊夫上过6年北京少年宫的绘画班,没有上过正规的美术院校,自然也就没有师承。但他丝毫不以为憾。他18岁就当上了地质队员,大半生都在人迹罕至的山野中游走。“自然就是我最大的老师。”

  他摸过数不清的山岩,尖利的、柔滑的;他喝过各处的山泉,甜蜜的、苦涩的。他更看过无数的美景,崇山大川、草原浅溪。看着它们在自然光线和四季流转中令人目眩神迷的缤纷灿烂。而在王磊夫的笔下,无论是阳光普照下的西拉木伦河,还是白雪皑皑的阿尔泰,再或者是一轮明月笼罩下的乌兰布统,都在“自然之光”的沐浴下呈现出令人屏息的圣洁之美。

  王磊夫此次展览由广东华友拍卖行有限公司承办,在位于广东技术师范学院的福慧美术馆。记者在展览现场听到一位女观众如此感叹:“这里的每一幅画似乎都在发光。”

  《广州之夜》是最为艰辛的一次创作

  在这些“发光”的作品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幅《广州之夜》。这幅作品描绘了以“小蛮腰”为主体的珠江两岸的璀璨夜景,是整场展览中唯一的一幅描绘人造景观的作品。

  油画赖以表现的是色彩,而色彩则是光的产物。唯因如此,表现光色皆迷蒙昏沉的夜色,一直被风景油画家视为畏途。而掩映在斑斓灯火中的城市,因为光源和光色的复杂,油画家的表现更是少之又少。而挑战着画一画城市的夜景,一直是王磊夫心中隐隐的夙愿。不过,他最初设想的这个夜景的“模特”是香港的维多利亚港。直到2013年王磊夫在广州和朋友聚会,一位朋友听闻他的这个想法,沉吟了片刻,问他,你为什么不画我们的“小蛮腰”?

  那时候的王磊夫,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小蛮腰”的大名。它到底有多美?王磊夫的心中是打了一个问号的,朋友马上为他私人订制了一场“小蛮腰”之行。“我们从江边一直走到花城广场,越逛就越激动。觉得这个好,太好了,就画这个。”

  这幅画,可谓是王磊夫艺术生涯中最为艰辛的一次创作。与描绘大自然相比,描绘建筑需要更严谨的处理,而散乱光源在城市夜景中造成的奇诡和美妙更是增添了创作的难度。为了达到一种“超写实”的效果,王磊夫经常是同一色调的颜色调出十几种甚至几十种,在画布打出细细的标尺,一寸一寸地描绘色彩和明暗的些微变化。王磊夫一共画了八个月,在这个过程中,他的手曾经累得抽筋,还在画作接近尾声的时候累得突然中风。“好在广州的医院抢救及时,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也让我有机会最终完成这幅画作。”而《广州之夜》,最终不仅以油画的语言成功阐述了广州之美,也使得王磊夫的油画技法完成了一次自我超越。

        对话王磊夫——

  艺术成熟后想描绘南方的郁郁葱葱

  广州日报:您最近几年做了一些关于广州的创作。这次画展中除了《广州之夜》,我们还看到描绘白云山的《南天门》、《莲花山》。能谈谈如何与广州结缘的吗?

  王磊夫:我大半生生活在北方,画得最多的也是北方。现在艺术开始走向成熟,我想也得画画南方。而这个念头一出现,第一个想到的地方就是广东、广州。上世纪五十年代,我曾跟随做生意的父亲在广州和香港住过一段时间。南方的郁郁葱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在广州最终会完成四幅作品,除了《广州之夜》、《南天门》、《莲花山》之外,还会画一幅《陈家祠》。我选择景点有一个标准,就是背后得有文化深度。比如莲花山,它是有2000年历史的采石场遗址,那里的每一道刀劈斧砍的痕迹都给我很大的感动;而陈家祠是广州人的祖庙,代表了本地文化;广州之夜,是对改革开放后迅速崛起的这座城市最好的诠释。最早我本来是想画维多利亚港的夜景,很庆幸最后选择了“广州之夜”。最近我又去维多利亚港看了看,觉得我的选择没有错,还是广州的夜景更惊艳。

  广州日报:您画笔下的《广州之夜》特别逼真,连比例尺都是超标准的。但您却用印象主义给自己的画作下定义。而印象派顾名思义,难道不应该是描绘一种模糊的、瞬间的印象吗?

  王磊夫:这种对印象派的理解是错的。印象派画家的伟大在于,他们第一次走出了画室,发现了自然界真实的色彩之美,而不再坐在画室里想象。但印象派的画家在当时,限于条件,没有办法找到一个合适的办法真实地再现自然:比如描绘日出、夕阳,时间就那么短,怎么办?只能用点彩的方式抓住一个模糊的印象。而在发展了27年后,印象派就被其他的画派取代了。不过,我也一直觉得奇怪,印象派为何一直停留在儿童时期呢?

  王磊夫,祖籍江苏常熟,1941年生于北京,1979年与吴冠中、靳尚谊等人以“美的旗帜”为主题,共同发起成立“北京油画研究会”,是国内第一批出国办展览的画家。以创作北方景色的油画风景为长。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开始大量创作以中国北方为背景的风景油画。其作品以现实主义的写实风貌,运用印象派的外光色彩,并融入中国传统文化的审美内涵。

《在阿尔泰》

        印象派缺乏足够

  的时间走向成熟

  广州日报:您认为那种模糊是印象派在儿童时期的表现?

  王磊夫:当时的印象派画家还顾不上形体,只顾及色彩,色彩也没有发展到完全成熟就结束了。我相信,如果给印象派足够多的时间,它会逐渐从幼年走向成熟,从模糊走向清晰。

  广州日报:那么您借助的是科技的力量?用拍照的方式记录瞬间的真实,然后慢慢地把它给画出来?

  王磊夫:印象派不是不想画得清楚,他们那时候如果有照相机,就不会那样画了。

  广州日报:可是有人会说,我们用油画的方式对着照片画,画得就像照片,有何意义呢?

  王磊夫:用照片来进行一些场景的记录,是一种手段。但是油画和照片终究有所不同。拍摄会有诸多弱点,而画画的过程是艺术家的再创作,在物体的比例、光源的运用方面,色彩的呈现方面可以进行具有艺术感的再处理,最终达到美感的极致。

(编辑: 小冰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