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基层报道从化

解码莲麻 探析广州最北农村活力源

www.guangzhou.gov.cn2017年10月13日 15:34:24来源: 南方日报

  ——清晨,年近50岁的村民罗彩云准时起床,为游客和村民提供原生态的肠粉早餐。国庆游客排队吃饭的场景让她吃下投资发展民宿的“定心丸”。

  ——罗霆在外闯荡多年,生意小有所成后决心回报家乡。从传统钢贸转身现代都市农业,建立农村淘宝服务站的他在莲麻找到了落脚点。

  ——热爱与绿水青山、朴实村民打交道的扶贫干部郑强每天骑着小单车挨家挨户解决问题。来自荔湾区政府部门的他,现在已经成为“新莲麻人”——镇政府派任莲麻村党支部第一书记。

  从化区吕田镇莲麻村因为莲麻树而得名,坐落在广州版图的最北点。走进莲麻村口,一幅秀丽的乡村影像映入眼帘。整洁的沥青路两边种满了林木,路下莲麻河流水潺潺,两岸竹海翠绿,走在千年古驿道上的人们悠然自得,宛如进入世外桃源。

  绿水青山的莲麻“特色小镇”成为珠三角短途旅游的新选择。据统计,国庆黄金周期间,莲麻“特色小镇”接待游客逾6万人次,旅游收入达600多万元。假期全村平均入住率为85%,其中,华夏莲舍、莲中农家乐、望星楼、北源之家、大挞小农家入住率均达100%。

  从贫困村到文旅新“网红”,莲麻“特色小镇”有着怎样的“魔力”?连日来,记者深入乡村,通过三组面孔故事解读莲麻村火热发展的活力源泉,探析背后人居环境、文化品质、产业动能、基层治理等新气象。

  ●南方日报记者 朱伟良

  1 农民“创客”▶▶全家投身民宿创业热潮
  每逢游客经过,村民罗彩云总是热情招呼。“以前门口的路很狭窄,坑坑洼洼,现在沥青路通到每家每户,平稳、舒适又漂亮,游客到来都很高兴。”罗彩云说。

  自“特色小镇”建设开展以来,莲麻村通过拓宽村道社道、重建桥梁、建设绿道、改造污水设施,完善各项基础设施建设,大大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在拓宽了村道社道的基础上,2015年底,从化率先开通吕田—莲麻村级公交客运专线,并建成首个村级客运站,村内景点免费接驳巴士也在今年开通,为村民、游客带来了方便。

  清晨5时,年近50岁的罗彩云准时起床在云彩农家乐门前磨米浆。“我的肠粉是广州原生态大米做的,顾客很喜爱。”看到国庆乡村旅游的商机,她的民宿新增早餐业务。

  罗彩云很早便从韶关新丰嫁到莲麻村。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夫妻两人靠着勤劳的双手和活络的头脑,在国道边开起路边摊和小饭馆。长期与外界接触,视野开阔的他们成为第一批从莲麻“走出去”的人。“十多年前,我们把小店停业,举家搬迁到清远。”罗彩云说。

  2015年的偶然回乡,他们一家目睹了莲麻的新变化,在增城考察万家旅舍后,罗彩云心动了,但没能下定决心。去年国庆迎来大批游客,罗彩云兴奋之余,也作出人生的重大决定:卖掉清远的房子,举家迁回莲麻,并投入大量资金对旧房修缮和整饰,购入了新床和空调。今年国庆假期,她的农家乐午饭时间连续几天爆满,为此还聘请了帮工。“不仅是我,在外打工的儿子很快也要回来当‘掌柜’。”她说。

  “特色小镇”的良好发展前景激发村民融入建设的热情,每家每户都在打听民宿设计、装潢和办证的要求。“我想建设再快一点,发展更快一点!”村民潘志伟期望道。

  “不好意思,中午就餐的五张桌子全满了。”刚挂断电话,潘志伟又急忙跑去厨房帮忙。尽管已经进入国庆后工作日,但他的霞湾阁农家乐依旧人声鼎沸。从事货运多年的他不再为陶瓷厂拉泥土,转而办起民宿创业,专心接待体验绿色生态资源的游客。

  今年,潘志伟变卖原本用于谋生的大货车,全心全意投入到新房建设中。他不仅动员家里人,还请来了曾在海外当厨师的姐夫助阵,几乎把所有的家当都放在农家乐、民宿的建设上。“接下来,我要建一家精品客栈,让顾客有不同的体验。”他兴奋地告诉记者。

  按照计划,莲麻的民宿农家乐都将由村集体筹建的广州北景源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统一规划管理,以维持乡村民宿经济的可持续发展。目前,莲麻村已开设特色民宿、酒馆酒铺、头酒作坊、手炒茶铺以及豆腐坊等特色店铺达83家,向“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的发展目标迈出重要大步。

  2 青年进村▶▶毕业大学生从城市归来
  火龙果、蜂蜜、莲麻籽、莲麻酒等地方特色农产品摆放在货架的显眼处。这里与广州很多基层农村一样,每隔两天就有专线货车到阿里巴巴淘宝村级服务站,将轻工产品送进来,把优质农产品送出去。

  淘宝村级服务站的合伙人是罗霆,一名从外地打拼回乡、小有所成的商人。十多年没有回到家乡的他在去年初来到了莲麻,“‘特色小镇’建设如火如荼,满地都是机遇。”商业嗅觉敏锐的他决心回乡参与建设。

  第一步是投资村淘,成为莲麻第一个淘宝服务站的合伙人,为村民购物和销售提供便利;第二步是发展绿色庄园,与村民合作“试水”规模种植、养殖,发展当地特色的都市农业。“租用了十多亩地,种植了砂糖桔、三华李和火龙果,吸引游客体验采摘。”他笑着说,设计师出了图纸,他的民宿很快也要建起来。

  从传统钢贸转身“掘金”现代农业,罗霆在莲麻找到了传统产业向新业态转型的落脚点。而凭借广州最北得天独厚的生态环境和“特色小镇”的发展潜力,越来越多青年带着先进的理念和技术,从城市回归到莲麻的村落乡间。

  陈海璇只有20岁出头,在广州一所大学毕业。在她原来的计划里,毕业后将留在大城市里找一份称心的工作。“在微信里和电视上,看到家乡变化很大,也很需要年轻人。”没有多想,陈海璇毕业后就回到了莲麻,在广州最北村委会当起了村务办事员。

  “我先从服务乡亲做起,做好村民邻里的沟通工作。”陈海璇告诉记者,目前,莲麻中心区民宿发展活跃,周边村民小组也在加快融入其中,她计划与民宿结合,创新出一些地方文化特色产品和消费品。

  在“特色小镇”的战略框架下,莲麻村的生态资源、红色资源、历史资源都成为最重要的发展资本,形成具有莲麻文化特色的产品。

  莲麻村因盛产莲麻树而得名,也是广州母亲河——流溪河北源头之一。莲麻村党支部第一书记郑强表示,年轻人带来新思维,村委目前和几名年轻设计师合作,创新设计出包括莲麻籽、莲麻树为主题的饰品和手工艺品,享誉周边区域的莲麻头酒也将重新包装,统一品牌,集中推出市场。通过饰品、酒和茶叶打响莲麻的品牌。

  去年被广州华夏职业学院租赁改造成艺术旅馆的中一社客家围屋建设群,当下成为了莲麻“特色小镇”的一大景色。华夏莲舍已在今年7月1日开始试营业,国庆期间这里是一房难求,每天的入住率达到100%。艺术旅馆的开业,不仅为“特色小镇”注入文化艺术的氛围,更带来年轻学生进驻莲麻写生,开发文艺创意项目。

  “现在得知‘特色小镇’发展火热,越来越多年轻面孔进村寻求商机。”郑强透露,“特色小镇”建设启动以来,光是出外打工回流的本村青年(40岁以下)就有60人,有些还是大学毕业不久的年轻人。

  3 党员干部▶▶以身作则担当“领头雁”
  国庆前夕,村支书潘安娜第二个孩子呱呱坠地,“北源之家”民宿里一片欢腾。而在生产的前几天,她还奔走在一线,为困难村民出谋划策。

  时间回溯到2015年底,莲麻村召开“特色小镇”建设动员大会。宣讲“特色小镇”的发展新思路的同时,村里的党员干部率先带头行动,“试水”民宿、农家乐,成了村里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2016年前后,莲麻“特色小镇”基础设施建设启动不久,“北源之家”和“岚坞”两家不同风格民宿的出现成为村里最亮丽的风景线。“北是指广州最北,源是流溪河源头的意思,我们希望能给顾客家一般的温暖。”潘安娜说。

  作为小本经营的旅店项目,她把每月的盈利都滚动投到旅馆和周边建设,比如为小溪增加护栏,拓宽门面,一点一点完善周边的设施。现在,“北源之家”的鱼塘和竹子围栏成为游客最喜欢的莲麻几大景色。

  为让村民都乘上“特色小镇”发展的快车,村委会发动45名党员联系一定数量村民。“每位党员都有一本民情记事本,记录每户村民的具体情况,一户一策、精准帮扶,加快村民脱贫致富的步伐。”郑强说。

  每天,郑强都要骑着单车走访村里的联系户,一方面是动员参与、做好思想工作;另一方面是解决他们实际的困难。

  农民罗瑞全以种植砂糖桔、三华李为生,依靠农业收成买卖养活一家。看到“特色小镇”发展态势良好,很心动却又有不少顾虑:“客流如何保持,投入多久才能回本,能否实现可持续发展?”跟随到珠三角各地考察和郑强多次上门介绍后,他迈出第一步,新装饰的民宿也在今年国庆节开张。

  门庭若市、客流爆满的场景让他很激动。“原来民宿真的可以挣到钱,我现在后悔参与得太迟!”他笑着告诉郑强,现在民宿经济是他的主业,种植砂糖桔成为了“副业”。

  经济发展是一方面,而要让村民的参与活力全面释放出来,个体利益和公共利益之间更需要形成科学的议事协调机制。

  “自己的事情,自己讨论、自己决定。”郑强说,在“特色小镇”建设过程中,莲麻法治议事大厅的民主议事功能得到充分发挥。通过议事大厅,《莲麻村规民约》《莲麻村人居环境治理村民家庭内部卫生评比奖励办法》等乡规民约相继出台,协调了不少村民个体利益和“特色小镇”整体利益的矛盾。

  “小到处理被丢弃的垃圾,大到引进一家企业,都需要村民一起坐下来,议一议。”潘安娜说,比如企业是否符合本村发展需求,是否能形成产业链互补,是否能跟村里的资源禀赋结合等问题都会在议事大厅里综合村民代表的意见。

  为更好地开展农村基层治理工作,莲麻运用“互联网+”的模式,建立“仁里集”电子平台。“仁里集”不仅将莲麻村的党务、村务、财务进行公开,同时还将村民诉求、民主管理、办事流程等事务整合放到智能平台上。截至目前,莲麻村在“仁里集”上的注册用户已达1401人,基本实现了“家家在网中,户户见干部”的乡村治理新格局。

  2016年,莲麻村集体收入达到51.25万元,比增80.85%,农民人均收入20610元,比增49.4%,今年预计农民人均收入将达到3万元。

  在从化区负责人看来,从化的“特色小镇”,既不同于浙江模式,也不同于云贵模式,该区绝大部分“特色小镇”发展主体是贫困村集体和村民个体。因此,从化“特色小镇”聚焦的核心归根结底是解决贫困地区人口的发展问题,这也是“特色小镇”可持续发展的根本。

(编辑: 凯伦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