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互动交流网友美文

人犬生死恋

www.guangzhou.gov.cn2017年3月3日 17:16:48来源: 中国广州网作者: 新 竹

  夏夜。炎热!客厅内的温度已经达到35度,还在不断上升。尽管上有旋转不息的吊扇,送来一阵阵旋风,独自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艾权彬,面对一股又一股潮水般逼过来的热浪,还是被打得有些喘不过气来。艾权彬作为一个80多岁的耄耋老人,本来不会独居在这里消度暑日的,他那在加拿大工作的儿子春天回来接他和他老伴去异国他乡住住,他说自己不习惯那里的生活,硬是不肯走。结果,儿子只好带着很想去开开眼界的老母亲走了。其实,不习惯异国他乡的生活是托词,艾权彬是舍不得他的爱犬。看电视,本想多少能分散点注意力,在欣赏精彩节目的过程中挨过这艰难的时光,可是老天不作美,似乎有意要考验老人的承受力,居然把气温升到了37度!如何应对这个局面?艾权彬别无他法,只有动用右手食指朝电视遥控器上的电源开关键按下去,把电视关了;又随手把遥控器一扔,自己身子往后一仰,斜靠在沙发背上,闭目养神。俗话说,心静自然凉。可艾权彬的心却一点也静不下来。不但静不下来,心屏上反而像放电影,闪现出一幕又一幕陈年旧事……

  那年,年龄方十八的艾权彬,还是一个入伍到“180”国防仓库才三个月新兵蛋子,就在快要分配到班排前的夜晚,忽然做了一个奇怪的梦:8条威猛的军犬一字儿排列在他面前,嗷嗷只叫,那声音他竟能听懂——欢迎你到咱们班!第二天一早,艾权彬就找到仓库领导马主任,要求分到有8条军犬的“军犬班”。 马主任爽快地答应了。从这一天起,艾权彬开始了与犬为伍、训犬、用犬的军营生活。一晃三年过去,艾权彬从战士到班长,和兵战友与犬战友一道,护卫着仓库的弹药安全,协助地方破获好几起刑事案件。艾权彬作为“犬班长”不知不觉地出了名,被军区司令部首长看中,指名调到新成立的军区司令部军犬队,荣升为官兵们心目中的 “犬司令”——军犬训导员。

  艾权彬训练过的军犬种类多,数量大,从上级配发的纯种牧羊犬到“二代狼”、藏獒、罗威纳犬、德国牧羊犬、马里努阿犬、拉布拉多犬、昆明犬……几乎个个被他练成了身怀绝技的“神犬忠兵”。不光训犬、用犬,艾权彬还得隔三差带着自己的“神犬忠兵”上边关前哨,下一线基层,跋涉漫漫边关路,牵出绵绵人犬情……

  那条一条纯种牧羊犬,虽然大名鼎鼎叫做“威虎”,差不多半岁了,却还是一条名副其实的“宅犬”,胆子如猫咪,没事就趴在地上闭目养神。艾权彬瞅瞅它的体型,忖量它的性格,有心把它磨炼成一条真正的“神威猛虎”。于是乎,“量身定制”出一套练兵方法:直接把“威虎”从第三训练梯队“破格提拔”到第一训练梯队,逼着它成天和那些军事素质过硬的犬友们一道钻火圈,攀云梯,爬障碍。本想如同人与人之间相互影响一样,让同梯队犬友们给“威虎”传送些正能量。谁知,这一招一开始就碰了钉子。面对熊熊大火,“威虎”胆战心惊,哪里还敢往里钻!艾权彬接二连三吼声如雷地下口令,“威虎”就是“雷打不动”。眼看已经没辙了,艾权彬脑子里忽然闪出一句名言:身教重于言教!他立马牵着“威虎”走到火圈边,伸手朝它的头上轻轻拍了两下,而后,自己学着军犬的模样朝着火圈几步蹿了过去。率先垂范完,艾权彬两道炽如烈火的目光注视着“威虎”,大叫一声:“威虎,上!”“威虎”忽地把头一昂,腾身跃起,钻过了熊熊燃烧的火圈……“威虎”自此一天天“威”将起来,不到半年,浑身上下就散发出了“兵味”,好几次在队里组织的军犬排雷、翻越障碍比赛中荣获冠军。看着自己一手调教出来的“威虎”那副踌躇满志的面孔,艾权彬心里有了新的打算:机会一到,就让“威虎”在实战中露一手。

  七月流火,大山深处热浪袭人。被公安人员包围在民房里的一群恐怖分子,经过一番武力和心理攻势的双重夹击,乖乖地举起双手走出民房大门。带着“威虎”前来配合公安参与这次行动的艾权彬和几位公安刑侦干警一起进入民房着手收尾工作。突然发现,恐怖分子安装在民房二楼的定时炸弹已经启动;更糟糕的是,距离爆炸时间仅仅剩下40秒,实施人工拆除已根本来不及了! “大家快往后撤!”艾权彬大喊一声,随即吼声如雷地给“威虎”下达了口令。只见“威虎”顺着“犬司令”指定的方向势如出山猛虎奔跑过去,一口叼起定时炸弹,从二楼窗口直冲而下,将炸弹丢进了 200米开外的指定排爆罐里,又一阵风地折返而回。“威虎”离开排爆罐才20来米,定时炸弹轰然爆炸。有惊无险!

  军犬“泰森”,是“二代狼”,“父母”都在军犬队里长大,都曾下一线基层担负过实战任务,这么一来“泰森”俨然成了狗界里名副其实的“军二代”。“泰森”4岁那年,艾权彬带着它到边防一线连队“挂职锻炼”, 它特通人性,整天围着连队这帮穿军装的人转。战士们唱歌,它在旁边“狼嚎”;战士们跑步,它在一边撒欢;战士们操课,它就卧在大门口与哨兵一起站岗。连队一有穿便装的人接近,“泰森”就狂吠着警惕起来,但它对穿军装的人却充满了深情和信任。

  “泰森”身手不凡,长途随行、异常吠叫、“静默”侦察、匍匐前进等军犬的特有技能,样样精通,尤其是边防巡逻,它总是跑在队伍最前列“打前战”。9月间的一天,“泰森”又和艾权彬一道,随同连队官兵们钻密林,蹚冰河,爬陡坡,翻雪山,对40公里外的某山口进行徒步武装巡逻。去时一路顺风顺水。巡逻返回,接近雪山脚下的休息点时,突然从静谧的山谷中传来高亢急促的犬吠声。有情况!艾权彬和尖兵组战士火速上前查明情况。瞧!一头一人高的黑熊喘着粗气,使劲拉扯着官兵们历次武装巡逻路上用来休息调整的“营地”——一个专门搭建的简易木棚。“打前战”的“泰森”呢,连声低吼着,脖子上的毛根根竖立起来,对着比自己的身躯大好几倍的黑熊左蹦右跳!艾权彬和战士们赶紧抄起柴禾棒子,挥舞着驱赶黑熊,被激怒的黑熊狂躁起来,呲着獠牙,挥舞巨掌还击。身先士卒的“泰森”毫不示弱,跳起来对那黑熊又扑又咬,却被黑熊一掌拍中头部,飞了出去。黑熊怒吼着,胡乱舞着巨掌,朝战士们靠近。走在最前面的艾权彬尽管号称“犬司令”,哪里见过这阵势,当场就蒙了。眼看黑熊就要逼近艾权彬,满头是血的“泰森”突然脚一蹬地,鼓足劲头跳到黑熊背上,死死咬住它的背部。腹背受敌的黑熊,慌忙扒拉下“泰森”,哀嚎着朝林中逃去……当后面的官兵们赶到时,“泰森”已经奄奄一息,脸部被熊掌豁了几个大口子,咽喉也被割破,血流不止。艾权彬和战士们急忙给“泰森”喂水,那水却直接从它脖子处的伤口一滴滴漏了出来。巡逻的官兵们,只携带了简易的医疗用品,“泰森”的伤口又过大,不能当场进行手术缝针。艾权彬打开担架,想和战友们把“泰森”抬上去。可是,只要一移动“泰森”,它脖子上就“咕嘟咕嘟”地泛出鲜血,伴随着鲜血的还有从胃里返上来的糊状食物。怎么办?大家都希望能把“泰森”抬回去治疗。可转念一想,这要跋涉60多里崎岖路径,“泰森”肯定是撑不过去的呀。此时此刻,藏族连长扎西说话了:我们藏区一直流传着这样的说法,狗属土性。倘若狗受伤了,让它在地上紧贴地面,多接地气,就不会死去。大家都转眼看着艾权彬。“看‘泰森’这伤情,也只有试一试这土法上马的办法了。”艾权彬叹了口气,眼里流出两行热泪。

  接着,艾权彬和几位官兵轻手轻脚地把“泰森”挪到附近一条小溪边相对平坦的地方,让“泰森”腹部着地,脖子贴地面,身体俯卧在地面上。艾权彬和扎西蹲在它身边轻柔地抚摸着它的身体;其他官兵们在它周围成圆圈形站立,静观其变:渐渐地,流血止住了!“泰森”轻轻吐着舌头,身体开始不停地打颤,喉咙里发出 “呼哧呼哧”的声响,睁开两只泛红的眼睛注视着抚摸自己的“犬司令”和连长。

  难道就这样让“泰森”孤独地躺在边境线上“听天由命”?“泰森”那一阵阵痛苦的呻吟声,像巨大的山石压在艾权彬和官兵们的胸口!“泰森”那两道深情的眼神,像两把刀子直戳着艾权彬和官兵们的心!

  还是把“泰森”抬回去?这回程的60多里可不好走:倘若抬着“泰森”,在乱石路上颠颠簸簸,再翻越海拔4000多米的雪山,“泰森”不但撑不过去,相反,还要给它增添许许多多痛苦啊!

  无奈,艾权彬和官兵们一起动手,在“泰森”俯卧的地方搭建了一个棚子。再把准备自己路上吃的猪蹄、鸡腿、面包等干粮纷纷拿了出来,摆放到“泰森”嘴边,又抬了一锅甘甜的溪水放在棚子边上。

  然后,大家含泪集合,脱帽,敬礼!

  静。空气仿佛凝结了一般。谁也没有也不愿意说出那句离别的话……

  返回营区的路上,仍旧是谁都沉默不语。“泰森”的许多往事、细节,平时司空见惯,有些没太在意;如今,没有它在面前,官兵们的记忆却异常清晰起来:聪明的“泰森”参加边防巡逻一两次后,就熟悉了每条巡逻路、每个宿营点。以后每次巡逻,“泰森”都像尖兵一样,跑在队伍最前列;它总是先奔跑到前方的休息点等候,等大家到来后休息好,开始整理装备、物资时,它又奔向下一个目的地。对于巡逻路上的突发情况,“泰森”似乎有种匪夷所思的敏感和预见性,连队很多老兵都自愧不如。一次巡逻途中,一路在前的“泰森”突然往回跑,拦住了艾权彬的去路,撕扯着他的裤腿。敏感的艾权彬急忙建议尖兵组组长马上通知部队停止前进,仅仅过了几秒,在艾权彬前方10多米的地方传来一阵巨响,一股泥石流倾泻而下,将路面堆成了小泥石坡……平日,“泰森”也充当着官兵们“忠诚警卫兵”的角色。那回,连长扎西带领战士们到营区附近的山上伐木搭建温室,忽见一头发疯的牦牛冲向正在砍树的官兵。“泰森”狂吠着跳起来驱赶牦牛,被牦牛锋利的犄角刺伤了肚子,但它还是蹦跳着向那头牦牛又扑又咬,直到和官兵们一起齐心协力把牦牛赶走。另一次,上士马杨和一名战士去河边取水。“泰森”突然对着马杨身边的草丛汪汪直叫,马杨定睛往草丛里一瞧:一条褐色的毒蛇正立起脖子对着自己吐着芯子。他赶忙“打草惊蛇”,消除了惨遭袭咬之灾……

  然而,在身为“犬司令”的艾权彬的记忆里,清晰闪现的不仅有“泰森”更多的桩桩往事,还有铭刻在心底的那册“神犬忠兵烈士档案”中那一连串惨烈悲壮的故事:“公主”, 3岁,那年夏天,为保护官兵,与毒蛇拼死搏斗,被咬伤致死;“果果”,5岁,那年春季,在“老狼牙”一尺多宽的桟道上,为阻止迎面而来的骡马队. 被骡马挤下悬崖;“王子”,4岁,那年寒冬,在跟随官兵翻越大雪山时,奔跑着前去探路,不幸跌落冰湖……

  不觉回到营区,艾权彬和连队官兵都像痛失朝夕相处的战友一样,一双双红红的眼睛传递着悲伤,谁也不敢也不愿意去想象那个关于“泰森”的残忍结局。

  艾权彬和战士们几次向连长扎西提议去边境线上看一看“泰森”。 扎西每一次都红着眼回答:不能去,军人不许违抗纪律。是啊,扎西何尝不想去看一眼救过自己和好几位官兵性命的“泰森”。可是,处在情况复杂的边防第一线,官兵们怎么能在计划外离开岗位,擅自跑到几十公里外的边境线上去呢?在边防,在漫漫风雪的巡逻道上,牺牲总是不可避免的啊!

  艾权彬听战士们说,他们以前在巡逻道上也遇到过熊,熊一看见人,转身就跑开了。可是,这一次巡逻道上遇到的这只黑熊,明明看到战士们到了却死活不离开,还胆敢攻击战士们。这到底是为什么?带着这个疑团,艾权彬特地询问当地有经验的老猎人顿旦,顿旦解释说,看来,这只黑熊想把官兵们搭建的简易木棚挪用做自己安身的窝;即使看到战士们到了,也要“捍卫领地”。艾权彬这才明白,一反常态的黑熊其实并不反常;只是害惨了我的“泰森”!

  自从回到营区,每天一有空闲,艾权彬就迈步到营区大门口,抬起头来,两道企盼的目光投向远方。一天,两天,三天……十五天过去了,他的惯性动作没有改变。这天晚餐时刻,艾权彬匆匆扒完饭,又来到营区大门口,举目向前望去,隐隐约约看见通往营区的山坡路上,一只犬样的身影,有气无力地缓缓朝着营区方向移动。莫非……艾权彬狂奔着冲上前去,果真是它——“泰森”!映入眼帘的这位神犬忠兵,爪子,已经磨破了皮,露出森森白骨;脖子上,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窟窿;脸上,状况相对好些,抓痕已经结痂。艾权彬蹲下身子,小心翼翼地把“泰森”搂在怀里;“泰森” 像婴儿一样享受着“犬司令”怀抱的温暖,伸出舌头舔着他的脸庞。人犬四目相对,两双泪水长流……

  只觉得眼前黑云翻滚,然后,艾权彬什么也看不见了,意识上完全失去自持能力,似乎进入了一个“自由世界”。不知道什么时候,艾权彬从沙发上滚落下来,躺倒在客厅的地板上。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悄悄消逝,进入了昏迷状态的艾权彬,就这样一个劲在沉睡着,沉睡着,再也不知道他的爱犬,他周围的世界是什么模样。大概过去了三天三夜之久,忽然有了点似有似无的感觉,似乎感到身上有些异样,好像什么东西爬伏在自己的身上。是蛇?是黑熊?一阵惊悸,使艾权彬的毛细血管突然张大了。心想,一定要看清是什么怪异之物在接触自己的身体。使足劲勉强睁开双眼,发现一对黑亮的眼睛正呆呆地朝自己看着;眼里,还滚动着晶莹的泪珠!这怪物浑身上下都披着白纱,很像恐怖电影里的女魔。难道真有妖魔出现?不可能!如果是妖魔,这双眼睛哪会如此似曾相识!还是再想想吧。再次憋足劲睁开双眼,不禁大吃了一惊:这不是和自己日夜相伴的爱犬“小泰森”吗?它浑身是白毛,仿佛披着一袭白纱。看见有“小泰森”在身边,艾权彬顿觉有着一种特别的亲切感。这时,艾权彬才想起,由于自己的晕倒,“小泰森”已经和自己一样,三天不曾进食了。“小泰森”是很有灵性、很有爱心的宠物,尽管忍饥挨饿浑身无力,也要施尽办法把自己的主人救醒。见到艾权彬睁开了双眼,“小泰森”高兴了,又伸出前爪,在主人身上抓挠。这回,艾权彬证实了,刚才抓挠自己身体的不是蛇,不是黑熊,而是他那可爱的“小泰森”。这时,艾权彬模模糊糊感觉到身上有一股热流在涌动,伸手摸摸地板,地板上有一摊积水;浸漫开来的积水,把衣服全浸湿了。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小便失控。穿着尿湿了的衣服,十分难受。艾权彬想坐起来,把衣服换掉,可一点力气也没有,挣扎了半天也起不来。不得已,只能慢慢把衣服一件件脱下,让自己赤身露体躺在客厅地板上。渐渐地,艾权彬更加清醒了,理智开始占了上风。他看看“小泰森”,又看看客厅,忽然感到这个世界太冷清了。自己这时多么需要人世间的喧嚣和热闹啊!于是,信手触摸身边的物件,不经意间摸到了遥控器。用它打开电视,电视里立即飘来一阵昂扬、激越的歌声。艾权彬听清楚了,这是一首百人大合唱《中国梦》。这歌声,振奋了他的心灵,进一步燃起了他对生命的渴望,使他的理智越来越清晰:要战胜死神,就得赶快找到食物,补充身体的热能。厨房有冰箱,那是生命的加油站;人体所需,在冰箱里都可以找到。他试着站起来,还是浑身无力。怎么办?他竭力让身体在地板上移动。哪怕前进一寸,要付出千斤之力,也不能气馁。他一寸接着一寸,向冰箱移去。每移动一寸,“小泰森”也跟着挪动一步。最后,胜利了。冰箱满足了他身体需求,也填饱了“小泰森”的碌碌饥肠。坐起来歇息一阵,他居然站立起来,扶着墙壁一步一步前行,“小泰森” 叼扯着他的裤腿,给他加油鼓劲。人犬一同行进到居室的门口,打开铁门,走出门外。

  天上艳阳高照,大地充满生机。

  艾权彬高兴地喊出大难后的头一句话:“今天天气真好!”

  “小泰森”也跟着:“汪汪汪汪汪汪!”

(编辑: 凯伦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