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名城之窗岭南建筑

东山洋楼

www.guangzhou.gov.cn2016年4月7日 17:04:53来源: 广州日报

  岭南旧墨

  王美怡

  广州城里最漂亮的建筑在哪里?

  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在东山。我珍爱那些红色的老洋楼。每年,我都会在心情和天气都很清爽的时候,去东山的老洋楼间闲逛。

  最好是在春天刚到的那几天,选一个安静的中午,坐公共汽车在培正路下来,一个人在巷子里慢慢走,走过烟墩路、寺贝通津路、恤孤院路,一直走到新河浦路,在那条河涌前停下来。

  午后。从老院墙里蔓延出来的婆娑草木和阳光缠夹不清,在马路上画出跳动变幻的图案,巷子里人很少,偶有少年骑车晃过,甩下一串铃声。树影光影掩映的马路上,浮动的满是寂寞。

  这寂寞是最恰当的背景,天色、地气和你内心的节奏应和着,像深流的静水。这时候,红楼在你的眼中是最有味道的,那些藏在岁月深处的秘密,似乎都在这个春天的午后浮出了水面。光影摇曳,恍若隔世。

  园门深掩,竹叶和青藤围拥的园门上还刻着旧园的名字,多是平常简朴的用字,一路看过去,简园、明园、隅园、逵园、慎园、润园、竺园,想想住在这样的园子里的人,总该是腹有诗书吧,至少是对诗书心怀敬畏吧。

  最喜欢看的是老洋楼里的植物。南国的草木是这座城市里活得最自在的生物,应天时地气,该开花时开花,该落叶时落叶,不惊不乍,一派淡定。它们和小洋楼的红墙有种天然的默契,成就了这座城市最美的景色。

  我们把镜头放慢,拉近。看清了紫荆树那团扇般的叶片吗?它的绿,因了阳光的渗透,几近透明。仰头再看看那几棵高耸入云的老树,苹婆树、芒果树、玉兰树,看清了树缝里像黄玉一般温润的玉兰花吗?玉兰花香最适合加雨水搅拌,那种缠绵的气息,像一曲在老洋楼里低徊叹息的小令。这座城市,因了阳光的终年照射,似乎有点过于直白,它的曲径通幽处藏得很深,需要有心人慢慢寻找。

  谁说这座城市缺乏故事呢?这些静默的老洋楼,每一幢都装满了故事,只是故事的主人都是曾经沧海,归于无言罢了。

  东山那些雕花的立柱门廊、水刷石砌就的堂皇门第,还有罗马式的圆穹阳台,是和当时广州盛行的西洋风相应和的。在国外经商致富的华侨带回了西方的设计师,在东山建起了一幢幢富丽优雅的洋楼,也把西化的生活方式带回了新建的宅第里。

  据说当时东山一带最大的园子是彩园,大富商梅家的宅第,园子里花团锦簇,围拥着四幢小楼,小楼里住着梅先生的四位妾侍。这彩园如今已不见踪影,那些美人也只能让人空留怀想。

  有一天晚上,从一间用洋楼改造成的咖啡馆里走出来,看见临近的红楼里,满洲窗靛蓝墨绿的玻璃里渗出朦胧的灯光,而院墙上的老树却浸在清冷的月光里,瞬间真有隔世之感。这座老城市,偶尔,也会把你带入幽暗迷离的陈旧迷宫之中,那里,还藏着某种隔世之美。

(编辑: 凯伦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