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精彩广州羊城古今

百年前广州仔已是中国排球台柱

www.guangzhou.gov.cn2016年5月19日 16:10:45来源: 广州日报

  在十次远东运动会上连夺七次冠军 广州排球一度威名远扬笑傲东亚

  在写作“老广州体育传奇”系列的时候,我总是翻来覆去地听东山少爷演唱的《广州队》。“看过了有太多失意,未冷去热情,将心倾,把手牵,理想终需要拼……广州队,梦想艰辛里追;广州队,遇挫折不后退;广州队,有欢欣与泪水;广州队,冠军终归这里……”这首激越高亢的歌,固然是写给今日之广州足球队的,可其饱含的激情与泪水,又何尝不属于百多年来为了广州乃至中国的光荣而奋战不息的本土体育健将?就像我们这一次讲的老广州排球传奇,早在八九十年前,一群广州仔“将心倾,把手牵”,连续十次征战远东运动会,居然有七次捧回了冠军奖杯,“广州队”一时间威名远扬,而这一个“梦想艰辛里追”的故事,也值得我们一再回味。

  采写/广州日报记者王月华 图/fotoe

  奇迹

  广州仔临阵磨枪

  国际赛事露头角

  在讲述老广州的排球传奇之前,咱们还是先略费一点笔墨,说一说排球运动在广州的萌芽。1895年,美国第一所体育师范学院——春田学院体育教师威廉姆·奈史密斯博士发明了排球,十年之后,排球运动就传入了广州,先是在培英、培正、岭南大学等教会学校,接着又在南武、市师、广雅、执信、中大等国人自办的学校慢慢传播开去。说起来,春田学院在百多年来的世界体育运动史上可是威名赫赫,我国早期著名的体育教育家与教练也大多出于此,其中就包括要在下文中提到的老广州排球运动的开拓者——许民辉。不过,这是后话,我们暂且按下不提。

  1905年,排球运动第一次传入广州,短短8年之后,就有“广州仔”到国际上打比赛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我们在以前的故事里说过,亚运会的前身是由中国、日本与菲律宾联手举办的远东运动会(以下简称“远运会”)。1913年2月,第一届远东运动会在菲律宾马尼拉开幕,广东人陈彦、许民辉、丘纪祥等多个体育界前辈加入了中国队,远赴马尼拉打比赛。由于当时运动员参与的比赛项目不受限制,所以这些人几乎个个都是“双栖能手”,像首次为中国队在夺得金牌的跳远冠军陈彦,就同时参加了足球赛,与他同在南武学堂读书的“好兄弟”——许民辉与丘纪祥,在参加足球赛的同时,还分别一举获得了440码跑与220码跑的季军,这三人由此也得了“南武三杰”的美誉。

  做“双栖能手”固然挑战不小,但他们毕竟有很丰富的经验。可在这一次的运动会上,他们还要面对一个更大的挑战——临时组队,参加排球比赛。要知道,那时在菲律宾,排球运动深得公众喜爱,所以作为东道主,菲律宾特别想搞一场排球比赛,但我国与日本的排球运动都还在萌芽之中,日本代表团明确表示不愿组团参赛,但我国代表团出于对东道主的尊重,临时抽调了一部分队员,组成了中国史上第一支男子排球队,许民辉与丘纪祥等广州仔俱名列其中。开赛前半小时,菲律宾队的教练员宣布了比赛规则,大家就匆匆上场应战了。这样“临阵磨枪”,求胜确是不可能的任务,出人意料的是,许民辉与丘纪祥忽而合掌劈球、忽而巧做佯攻,居然得了不少分,看台上的观众都看得愣住了。这一次成功露脸,为广州的排球传奇拉开了序幕。

  远运会接连夺金

  广州队威名远扬

  1913年,这一帮广州仔只是在远东运动会上露了个脸。两年之后,第二届远东运动会在上海举行,属于他们的时代真正开始了。细看当年中国男子排球队的组成,倒有一大半来自广州,除了来自南武中学的许民辉与丘纪祥外,其余多名队员分别来自岭南大学、培正中学与培英中学。当时,这几所学校都是排球运动的训练重镇,家家都有自己的球队,故而他们代表广州参加国家队,实在是再正常不过。在这次远东运动会的排球比赛上,中国队力压菲律宾,一举夺得冠军,成为这一次运动会期间最劲爆的新闻,这一群“广州仔”的名字,也纷纷登上了当时媒体的头条。

  其实,这次的胜利只是一个开始,从1913年到1934年,远东运动会一共办了十届,其中,中国排球队七次拿了冠军,虽然跟当时中国足球队的“九连冠”还有点差距,但也算得上是相当漂亮的成绩了。不用问,当时中国排球队的队员,绝大多数来自广州,而身为“南武三杰”之一的丘纪祥,在第二、三届远东运动会担任主力队员,为中国队蝉联冠军立下了大功,从第四届开始,一直到第十届,不是担任教练,就是担任领队,所以当时名义上的“国家队”,实质上就是“广州队”。一群昔日的“广州仔”就这样“将手牵,把心倾”,使“冠军终归这里”。

  读者你或许要问了,那时的“广州队”为何如此厉害呢?俗话说,名师出高徒,除了丘纪祥,他的“好兄弟”许民辉也曾一度担任中国排球队的教练,而许民辉还有一个身份——我国第一个体育硕士。1923年,许民辉被公费保送美国留学,他最初就读于芝加哥卫良佐治大学,后来又转入春田学院深造。我们在上文中说过,春田学院正是世界排球运动的发源地,可以说是高手云集,我国早期的体育学家与体育教练也大多出于春田学院门下。许民辉在此取得真经,返穗后再传授给一帮求知若渴的弟子,师徒教学相长,功力自然大有长进,为广州排球笑傲东亚再添几分胜算。

  八卦

  市内联赛卖票 球迷挤塌看台

  有名师,有高徒,有“梦想艰辛里追,遇挫折不后退”的热情与勇气,是广州排球笑傲全国、威震东亚的主因,但“广州队”之所以能强势崛起,还有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那就是略具雏形的商业联赛制度。据史料记载,当时广州每年都要举办排球联赛,联赛是卖门票的,门票收入中也有出场球队一杯羹。要想门票卖得好,就得多吸引观众;要想多吸引观众,球赛定要打得漂亮;要想球赛打得漂亮,自然要苦练球艺。每年的商业联赛就这样刺激着各队艰苦训练,球艺水涨船高。

  不过,老广州的体育设施条件远不如现在,连一个固定的体育馆都没有,因此每年的排球联赛都在西湖路附近的一个球场举行。每逢比赛时节,工作人员在球场周围搭起一排排竹凳,就是看台了。尽管条件简陋,但球迷的热情并不受影响。尤其到了冠军赛的时候,“看台”上总是拥挤不堪。据《广州文史资料》的记载,1930年的排球联赛打到最后,由“中大”与“培英”角逐冠军。那一场冠军赛成了全城热议的话题,“看台”上的观众超过了座位容量的一倍还多,比赛到最精彩处,大家纷纷为自己心仪的球队呐喊助威,再加上啦啦队“上蹿下跳”,一部分竹凳承受不住,居然塌了下来,使不少球迷“挂了彩”。然而,你若觉得受了伤的观众自此心有余悸,不会再来看球赛了,那也太不懂这些球迷的心了。据记载,培英中学夺冠后,组委会又组织了一场冠军队对全市混合队(由中大、培正、岭南大学等被挑选出来的队员组成)的表演赛,“看台”上照样人山人海。就像东山少爷在《广州队》这首歌中唱的那样:“你与我会挽手打气,哪会怕冷清,歌声中广州队,越秀山中的霸气……”这一份“霸气”,正是百多年来一代代广州球迷的热情养育与呵护起来的呀。

(编辑: 凯伦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