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精彩广州羊城古今

糖水铺

www.guangzhou.gov.cn2016年5月12日 16:29:25

  旧时光,慢悠悠,人活得似乎不像现在那么仓促慌张。女人们就在家里张罗全家的衣食。坐在小石磨前细细地磨芝麻杏仁,是理所当然的本分,不用担心被时代社会抛弃。因为这单纯专一的心念,煮出来的糖水,特别甜。

  江太史江孔殷住同福西路,是昔日广州的头号美食家,家里的好厨子如秘不示人的私家珍藏。“太史蛇羹”就是家厨李才秘制的粤菜名品。当年广州的军政要员和殷商巨贾无不以一登太史第的宴席为荣,其实是冲着这道“太史蛇羹”来的。可是,在江太史的孙女江献珠的记忆里,女佣六婆才是她最喜欢的厨娘,因为她有一手做小食甜品的绝活。

  小孩子放学回家,六婆会为他们煮甜糊。她最拿手的是杏仁糊。献珠常常看见六婆坐在小凳子上,小心地把米放进小石磨内,加些杏仁进去,慢慢地磨呀磨,米浆从石磨的槽口流到瓦盘内,她再用布袋细细滤出米浆,这样做出来的杏仁糊雪白幼滑,好看又好吃。不同的时节,六婆做不同的糖水,花生糊、芝麻糊、合桃糊、莲子百合红豆沙、香草绿豆沙、三色豆粥,大宅第里四季飘香。

  旧时的广州城虽是风云变幻、铁马金戈,珠江上的桨声帆影依然是这座老城不变的背景,街巷里小贩穿行叫卖,店铺里生意繁忙。生计还是这座老城的主题。纵然是潮起潮落,暂且走进骑楼下那间熟悉的糖水铺,坐下来喝一碗糖水吧。

  糖水铺的小老板,自小就在这条街上长大,小时候看大人煮糖水,耳濡目染间就学会了家传手艺,长大了成家立业,把这糖水铺接过来,规矩和功夫还是上一辈传下来的,一点不能马虎。都是寻常材料,都是细碎功夫,煮出来的糖水却是独此一家。

  绿豆沙。广州天热,糖水铺里常年都卖绿豆沙。旧时有几间很出名。第六甫的陈珠记,专卖跳壳绿豆沙。选用张家口绿豆做原料,加些旧陈皮,用大瓦煲煲足火候,煲盖上有孔,绿豆壳从盖孔跳出,故名跳壳绿豆沙。这样的大煲猛火,煮出来的绿豆沙着实生猛香甜。另一间友记,专卖香草陈皮绿豆沙,私家秘诀有三:第一,绿豆是特选的,浸泡去衣后再慢火细熬;第二,糖用的是一半白一半红,既香又清;第三,香草和陈皮加进去,消热润喉,香味独特。

  汤圆。过去宝华路上有两间糖水铺的汤圆都很好吃。一间名昌记,卖麻蓉汤圆,用芝麻酱拌糖粉做馅料,搓成椭圆形,吃起来特别香甜。另一间名荣记,主人磨糯米浆时加些洋西米做配料,汤圆煮熟后爽滑不粘牙。

  芝麻糊。壬癸坊口的兆记甜品店有一款山桔芝麻糊,风味独特。熟客都知道,吃完兆记芝麻糊几乎不用洗碗,因芝麻糊幼滑,麻油猪油又配搭得法,吃完后碗内明净如洗。

  市井小民,每日里为衣食奔波,每一点智慧都融进衣食之中,所以穿衣吃饭皆全心全意,朴素之中,另有生趣。糖水铺外,还有糖水挑子。长堤大马路上,每天都有糖水小贩把挑子停在路边,用木勺熟练地为路人盛糖水。应顾客要求,一碗甜品里可以同时有几个品种,如芝麻糊、杏仁糊、绿豆沙凑成一碗,黑、白、绿三色分明,得名为“甜品三及第”。

  回南天里广州的雨断断续续下得让人郁闷,我就捧一本旧书,“听”老辈絮叨他们的美食记忆。杏仁糊的香味,似乎从这些泛黄的旧纸上,慢慢地渗过来。好想看六婆坐在滴着细雨的屋檐下,把米放进小石磨内,加些杏仁进去,慢慢地磨呀磨,让米浆从石磨的槽口流到瓦盘内,再用布袋细细滤出米浆。好想喝一碗六婆煮的杏仁糊呀。

(编辑: 凯伦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