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精彩广州羊城古今

孔氏唐末纷迁粤 十万后裔遍岭南

www.guangzhou.gov.cn2016年4月21日 16:22:35

  广州现存最古老的唐碑,位于南海神庙的“南海神广利王碑”,由于是韩愈所撰,名满天下。碑文记载了唐宪宗元和年间,前右尚书、国子监祭酒孔戣为广州刺史,祀南海神并扩建庙宇之事。此处的孔戣来头不小:他是入粤的一支孔氏的先祖,亦是一位治政有方的能臣。从孔戣开始,孔氏这个“世界上最古老而有系统的世系”在广东生根发芽,开枝散叶。有数据显示,如今广东地区的孔氏后裔约有十万人。

  开篇语

  中国是世界上姓氏文化底蕴最深厚的国家,姓氏起源可以追溯到传说中的三皇五帝时期。如黄帝以姬为姓;炎帝以姜为姓,大禹以姒为姓。又如传说黄帝有二十五子,得姓者十四人,为姬、酉、祁、己、滕、任、荀、葴、僖、姞、儇、依十二姓。古代“姓”、“氏”不同。概而言之,“氏”可以视为同“姓”下的家或族。后代姓氏逐渐混合一体,成为我们今天熟悉的图景。

  中国人对姓氏有一种特殊的感情,“认本家”的习惯几乎在各地都存在。乡村和小城镇的很多地方,仍保存着大量同姓聚居的区域,成为独特的人文景观。年节祭祖,慎终追远的风俗,内里潜藏着的,也是以姓氏为可见纽带串联起的一种血缘认同和“归宗”心理。近年随着传统文化的复兴,年轻一代对于先辈的追寻、追忆之风不减反增。荣光属于过去的历史,但精神可以穿越百代。这或许就是姓氏文化在当下所具有的现实意义。

  孔子三十八代孙

  曾提出“高薪养廉”

  广州博物馆副研究馆员陈鸿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南海神广利王碑”是目前广州发现最早的唐碑。是记录孔戣在广州的德政的一份重要历史文献,“时值韩愈贬潮州期间,孔戣正值任广州刺史,两人数次见面,惺惺相惜,友谊笃深”。元和十四年(819)十月,韩愈接令调任袁州(今江西宜春)任剌史。孔戣第三次祭南海神并修葺扩建神庙,“礼成之日,韩愈已调任袁州刺史。但孔戣仍请韩愈撰文记此盛事,韩愈欣然命笔,撰写此文,并由同样被贬至岭南,官循州(今惠州)刺史,永和‘八司马’之一的陈谏书丹,遂成此碑,屹于古庙至今”。

  孔戣是孔子三十八代孙,752年生于今天的河北冀县。陈鸿钧指出,孔戣在未往广州之前即以正直威严、和善勤勉闻于当朝。元和十二年(817),岭南节度使去世,宰相拟定的人选,宪宗都没同意,却对宰相裴度说,曾经上疏请罢南海进贡蚶菜的那个人疏词忠正,可以任此职。南海过去每年都向中央贡献淡菜、蚶蛤之类水产,由于路途遥远,加上古代交通条件限制,保鲜不易,虽是小小土产,却极费民力。孔戣请求朝廷罢停。

  就这样,孔戣被任命为广州刺史兼御史大夫、岭南节度使。他一到任就免去了属下州县所欠的大笔钱粮,为民减负。孔戣刚正清俭,俸禄以外一毫不取。属州刺史俸禄三万,但并不按时发放,所以刺史往往自取所需。孔戣将刺史俸禄增加,但约定不准暴贪,违者严惩。这与今天“高薪养廉”的思路颇有相似之处。当时南海流行买卖人口,京师权要过去也常常托买人口为奴婢。孔戣到任,严加禁止,亲近官吏在路边拾到一个小婴儿养育也被处以死刑,刹住买卖人口的恶习。

  广州为海外交往的重要港口,孔戣在改善贸易环境、促进外贸发展方面颇费心力。外国船下碇就要交税,官员检查货物,外国商人往往要依例送礼,孔戣严令禁止。旧例外国商人去世,其财货三个月没有妻子请领,官府即予没收。孔戣认为海道一年才能一返,三月之时限不妥,规定不论时间长短,只要有证据证明,即予发还货主遗属。对于被视为海上航行保护神的南海神,之前的节度使常委派属下官吏代祭,孔戣却每年亲自渡海致祭。他还在广州府城北建广恩馆,收纳济养居粤中谪宦子孙。孔戣不贪功利,又惜民力,交广一带晏然大安。粤人感其德政,修祠建庙祭祀之,历代不衰。除了韩愈的高度评价之外,白居易也说他“虚舟为心,利刃在手,全材具美,时论多之”。

  陈鸿钧认为,孔戣在粤的极好口碑,成为其子孙日后决意迁粤的原因之一。

  孔氏南迁广东 为避朱温之乱

  陈鸿钧说,孔氏大规模入粤的时间大致在唐末五代时期,“大背景是当时北方多战乱,生活不宁,而岭南稍安;直接原因是军阀朱温纂乱,危及前唐绅宦王孙,迫使诸多不愿效力朱温的官僚们势在必迁,而岭南曾为孔子三十八代孙孔戣的旧治,也为是支孔氏族人决意迁粤的重要因素;实际行动则是光化三年(900)随宰相徐彦若出镇岭南而举族入粤,并居南雄保昌珠矶巷平林村”。四十一代孙孔昌弼为孔氏南迁入粤之祖,历来受到后人尊崇。

  907年,占据汴州(开封)的军阀朱温废掉唐帝,自称皇帝,建号为梁。五代十国的局面从此开始。朱温未能统一北部中国。割据山西的李克用、李存勖父子(即后晋的统治者),始终与他为敌。梁晋苦战不休,给中原人民带来的痛苦和破坏远远超过安史之乱。

  陈鸿钧说,自唐代兵燹后,世居山东曲阜的孔氏子孙散处四方,总的方向是向南迁移,如迁江苏建康、常州、浙江绍兴、婺州、衢州、宁波、江西南昌、信州、福建建宁、湖北荆门、丹阳、湖南岳阳、潭州等。孔戣后人南迁的大致线路是:自汴州始,由汴河入大运河,经淮南入江南。渡过长江以后,或自润州(今镇江)到杭州,再经浙西金衢盆地的婺州(今金华)、衢州入江西信州(今上饶);或自润州、上元(今南京)溯长江西上,在九江入鄱阳湖而至江西。到了江西境内,溯赣江而上,在虔州(今赣州)以南翻越大庾岭,便进入浈昌(今南雄),由珠矶下浈水,经始兴、曲江入北江,沿北江南行入广州,再由广州分散到珠江三角洲各地。

  宋太平兴国二年(977),孔承休携带孔氏族人由南雄来广州,居城西彩虹桥。家族从此繁衍滋长,始分迁他处,另为宗支,由是孔氏分布于广东南雄、始兴、惠州、高要、台山及广州地区,而以广州地区为主。至光绪三年(1877)番禺孔氏小龙房修谱时,广州地区孔氏计有小龙、南村、叠窑、暹岗、龙伏、罗格、诜敦、孔边、沙布、孔村、石坞、上涌十二房,各有房祖。

  目前番禺是广州孔氏最集中的居住地之一。番禺大龙村至今仍保存着完好的孔尚书祠以及孔氏宗祠阙里南宗祠。根据历史记载以及村中族老的说法,阙里南宗祠于明朝成化年间建立,至今已有600多年;孔尚书祠至少可追溯到清朝。新中国成立前,两个祠堂一直被村民用来祭祀祖先和拜祭孔子,民国初年,在祠堂内设“玉书小学”,直到上世纪80年代末才清理变回旧貌。目前孔尚书祠作为村内的老人活动中心开放。阙里南宗祠为孔氏南迁岭南番禺小龙房的祖祠,而孔尚书祠则是孔戣的纪念祠。

  宗祠多称“圣裔” 岳雪楼光耀岭南

  记者经调查,并请教专家发现,广州现遗留下来的几处孔氏宗祠、家庙,其建筑格局与广州地区所常见的宗祠、宗庙别无二致,但在一些装饰上却显示出更浓厚的儒家风范,透露着与圣人孔子的血脉关系。其宗祠、家庙不唤作“孔氏宗祠”或“孔氏家庙”,而名曰:“圣裔宗祠”或“至圣家庙”。宗祠正殿都供奉着一幅大大的孔子像,两边墙壁上都绘有若干幅与孔子生平有关的事迹图。

  现有3000多孔姓人口的暹岗村是目前广州市最大的孔子后裔自然村之一,故老相传13世纪左右孔子的第53代孙从番禺迁入该村定居。孔姓的祠堂“圣裔宗祠”在旧村的中央,祠堂前进的右墙嵌入一块80厘米宽、180厘米高的青石碑文,是雍正三年刊刻的“皇恩圣裔历朝优免定案碑记”。

  无独有偶,位于南海市小塘区狮西乡华平村,南迁孔氏之罗格系族人宗祠的大成至圣家庙庙前左侧墙壁上,也嵌有一块《皇恩优免圣裔碑记》石碑,立于雍正八年。陈鸿钧说,“孔子是儒家的山祖,儒教是我国封建时代的社会伦理支柱,孔子因而被作为‘匹夫而为万世师,一言而为天下法’的儒家至圣而极尽尊崇,孔子后裔也照例被历朝统治者恩顾有加,哪怕是在颠沛离乱之时。”这两块碑刻很好地证明了这种优抚的存在。

  陈鸿钧告诉记者,孔氏自迁粤以来,继以诗书治家,子孙多走读书致仕之路,文风蔚然,学人辈出。其中有一位“非典型”学人格外引人注目。

  200多年前的太平沙,曾经有过一座静雅的宅院——岳雪楼。它由孔子的69代孙孔继勋建造,在其子孔广镛、孔广陶手中发扬光大,与粤雅堂的伍崇曜、海山仙馆的潘仕成、万木草堂的康有为并列广东四大藏书家。依托身为盐商的雄厚财力,孔广陶在岳雪楼打造出“三十三万卷”藏书的盛景随着书楼不再,古人远去,今天只能遐想。因为广东盐法改制,加上经营不善,为资活计,岳雪楼后人唯有变卖私藏,一众名家书画皆然散尽。所幸在国内外一些藏书机构中,还能觅得部分踪影。

  而与入粤孔氏有关的遗迹,仅在广州就还有凤鸣古冢、孔梦雷墓、孔复墓等多处。其中位于新市镇的凤鸣古冢,最上方是南迁广州始祖之一孔承休之墓。千多年的风雨,在这处肃穆的家族墓地中流淌,也为广州的城市历史注入厚重的灵魂。陈鸿钧还指出,除孔戣一支外,另有一支孔氏后裔是从福建迁移到广东。此外在旧属广东的海南等岭南地区,都有孔氏后裔分布。

(编辑: 凯伦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