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精彩广州羊城古今

86年前 “广马”已开跑

www.guangzhou.gov.cn2016年4月21日 15:45:27

  老广州从1930年到1937年连办八次马拉松环市赛跑 每次比赛好似“嘉年华”

  ●每年“马拉松”举行之日,全城万人空巷,官方出动童子军维持秩序。

  ●沿街市民不约而同蹲在房顶上观战,一看见选手经过,即掌声如雷,若有女选手经过,掌声就更热烈三分。

  ●更有数百热心观众骑上自行车,一路追赶选手,分享这份热情与光荣,直至终点。

  ●参赛女子不多,故而胜利更为宝贵。获胜者所在学校常会开车满城游行,一路燃放鞭炮,欢庆胜利。

  最近这几年,马拉松的话题越来越热,刷刷朋友圈,时不时就会发现有人秀出备战“广马”的勇士范儿,甚至连我这样特别不爱运动的懒人,有时受周围朋友的蛊惑,会动一动参加“广马”的念头,“广马”的确成了今天都市男女热捧的时尚。不过,读者你知道吗,其实,早在1930年,广州人就已跑起了“马拉松”,之后一连八年,广州都要举行环市赛跑。每年“马拉松”举行之日,全城万人空巷,争睹勇士风采,待到胜负分晓之时,人们更是开着花车沿街游行,且一路燃放鞭炮,那股热闹欢腾,简直就像在开“嘉年华”。80多年前的受人热捧的活动,到今天仍然是时尚,这样有趣的对比,倒可以使我们对“时尚”一词有些不一样的理解呢。

  采写/广州日报记者

  王月华

  序曲

  百年前首次运动会

  选手头顶长辫跑步

  说起田径、球类与体操等现代体育项目,它们确是地道的舶来品,在150多年前将武术、太极奉为正统的传统知识分子眼里,这些都是败坏人心的奇技淫巧。所以,长跑、篮球和体操等体育课程,最早是在张之洞所办的“广东水师学堂”和“广东陆师学堂”等洋务学校里出现的,还不怎么被人瞧得上呢,后来,随着教会学校以及广州人自办的新式学堂的兴起,这些体育项目才渐渐有了更大的影响。

  1906年1月,经南武学堂校长何剑吾、岭南学堂教习钟荣光等社会名流的倡议,东较场(今广东省人民体育场所在地)举行了第一次“广东省大运动会”,来自市区17所学校的学生齐聚此地,一争高下。要说这次运动会的项目实在少得很,不过是“跑步”、“竞走”、“两人三足走”等四五个项目,但它毕竟是广东省内的第一次运动大会,比第一次全国运动大会早了足足四年。

  当时,东较场的设施极其简陋,它虽说是新军的练武场,其实就是一块荒地。组织者用石灰画了个周长约300米的圆圈,就算是跑道了,参赛选手也压根没有想到要穿运动服。比赛举行当日,正是隆冬时分,这些选手或是光脚,或是穿着布鞋,一身长衣长裤,硕大的裤脚用麻绳一绑,就来跑步了。因为怕头上那根长至腰间的辫子碍事,大家把辫子高高盘起,有些已经悄悄剪了辫子的进步青年,怕被人说是“革命党”,就戴上一顶帽子,以避人耳目,结果跑步时被风吹掉了帽子,惹得大家一阵骚动,再加上跑到终点后,裁判又出现失误,弄得群情激愤,运动员大声论理,观众看热闹不嫌事大,还在场外大声起哄,这场“全省大运动会”就这样在混乱中收场。然而,不管这样,这场运动会终是开了风气之先,不但吸引了城内各大报纸的记者前来“挂料”,相关报道甚至还出现在了国外的媒体上。

  环市

  赛跑

  上百选手一路狂奔 沿街市民蹲房顶观战

  今天我们回过头去看百多年前广州第一场大型跑步比赛,大多会觉得它既寒酸又幼稚,但这是一个新生事物发展的必经过程。随着此后十几年里多次大型运动会的举办,跑步的好处渐渐为公众熟知了。不过,说到广州官方定意推广“马拉松”的缘由,还得提一提亚运会的前身——当时远东运动会的影响。远东运动会是由中国、日本、菲律宾三国联合发起的,自1913年开始,一共办了十届。在上世纪20年代初由中国承办的第五届远东运动会上,“马拉松”第一次成为比赛项目,由此进入了公众视野。不过,那一年的冠军被日本人拿走了,之后国人在这项赛事上也一直未能问鼎桂冠。要知道,那是人们无论做什么事都要惦记着“救国”的年代,体育界的精英人物自然也有鼓励国民强身健体的情怀。于是,1930年2月,官方一锤定音,举办了一次史无前例的环市赛跑,之后,广州人一发不可收,此后7年中,又一连举行了7次环市赛跑,直到1938年日军侵占广州,一年一度的马拉松盛事才被无情终结。

  不过,与现在“广马”长达42.195公里的路线相比,那时的“广马”路线还是要短得多。老广州第一届环市赛跑的路线是以中央公园(今人民公园)为起点,出惠爱西路(今中山路),转入上下九路,再一路过六二三路、西堤、一德路、泰康路、越秀南路、白云路、东川路,最后转入惠爱东路,终点设在财厅,全长10多公里,只有现在“广马”的四分之一。此后七届的路线大同小异,只是从第三届开始,起点改在了东较场内,官方还卖门票,每张售价两角银币。

  论起选手数量,那时的“广马”更不能与现在的“广马”比。据相关历史数据,当年的每一届“广马”,参赛人数大多在百来人左右,女选手的数量则一直停留在个位数。不过,那可是80多年前的事了,女选手的出现,就足以说明广州风气之开放了。

  那时的“广马”路线虽说路线短、选手少,但观赛市民的热情跟比起现在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每逢比赛之日,几乎全城百姓都出动观赛去了。1933年第9期《广州杂志》上的一篇文章曾描述说:“各健儿所到之处,几有万人空巷之慨。即各瓦面天台以及骑楼等,亦即堆人如蚁,睹健儿跑至,即掌声如雷……各影片公司纷纷到场,各报访员记者,亦东奔西跑……”为此,官方除了派出军警维持秩序外,还特意出动了童子军“严防死守”,以免热情的市民拥到路面上。即便如此,人们还是会有办法。据《广州杂志》的报道,每一处选手跑过之后、交通封锁解除之时,就有乌压压一群单车疾驶而来,数一数总有上百辆之多,都是追着选手看热闹的。就这样,选手在前一路狂奔,“骑手”在后紧紧相随,构成了当时一道独特风景线。

  花絮

  大学生三次夺冠 如愿抱得美人归

  老广州一连八年举行马拉松比赛,但其中四次比赛的冠军都是同一人。一时间,这个名叫赵辉的选手声名鹊起,城内多家高校纷纷向他伸出橄榄枝,不但应允他免费入学,还提供生活补贴,甚至运动装备。这个做法,倒与很多美国大学的做法如出一辙。不过,据广州体育界前辈谢鼎初后来撰文回忆,赵辉拿了第一、第二次环市赛跑冠军后,第三次却马失前蹄,跌出前五,当时,他还在市立师范上学,十分爱慕班上一位女生,结果对方开出条件,夺回冠军,才考虑结婚。赵辉为赢得美人芳心,在第四次比赛中一路狂奔,不但拿了冠军,还创造了新纪录,从而如愿抱得美人归,他的故事也成了老广州马拉松史上的一段佳话。

  虽说讲了这么多旧时“广马”的八卦,但如果不讲一讲当时那些突破社会成见、勇敢奔向赛道的女孩子的故事,那就肯定是个遗憾。读者你想象一下,十来个娇弱的女子,与上百个身形矫健的汉子同场竞技,若我当时在场,也肯定是“我见犹怜”,难怪当时蹲在房顶、挤在阳台上的观众“见各女子跑至,掌声尤烈”,想想当时对这些女孩子不以为然的老古董肯定有不少,但这一阵阵掌声里却有着人们由衷的尊敬。等到比赛结束之后,倘若她们中间有人取得佳绩,人们的欢庆之情则更为热烈。比如,在1933年举行的第四次环市赛跑中,市立十六小学的女生谭秀容取得亚军后,该校全体学生欣喜若狂,居然开着多辆汽车,将她本人与奖品一同载上,满城游行,还一路燃放鞭炮,欢庆胜利。或许,这噼啪作响的鞭炮声,就是在宣告“女生的一小步,广州的一大步”吧。

(编辑: 凯伦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