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广州图库百年广州

广州老城六家“朱义盛” 没有一个老板姓“朱”

www.guangzhou.gov.cn2015年10月22日 10:11:25来源: 广州日报

  上世纪30年代各店大打广告战品牌战技术战

  为标榜“祖铺”地位纷纷将招牌埋入泥塘“做旧”

  采写/广州日报记者王月华

  图/fotoe

  “朱义盛,冇变色”,这是在广州流行了上百年之久的民间俗谚。作为初来乍到的新广州人,之前我只知道“朱义盛”是一种镀金首饰,后来又成了假货的代名词,对这一俗谚为何能流传如此之广,却一直不甚了了。这两天偶尔翻阅与广州近代工商业发展有关的史料,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不得了,原来这句俗谚背后潜藏着精彩的商战大戏。这场大戏里有品牌战,不仅品牌创始人迅速边缘化,不同业主还将商标纠纷打到了公堂之上;有广告战,状元坊6家“朱义盛”你家养虎,我家养龟,图的就是眼球经济,更有甚者,为了标榜自家历史悠久,他们居然把门牌埋进烂泥塘,让它腐烂一阵后再取出来,大言不惭称是古董;有技术战,家家都造镀金首饰,为了让首饰持久不变色,各家都使尽了浑身解数……正是如此激烈的市场竞争,才使得“朱义盛”这个名字在坊间口耳相传、流行至今。所以,不妨请读者你和我一起钻一钻故纸堆,读一读“朱义盛,冇变色”这句俗谚背后的商业传奇吧。

上世纪30年代的状元坊,集中了6家“朱义盛”,不过没有一家老板姓“朱”。

        商海

  品牌转让曲折离奇

  商标官司打上法庭

  说起“朱义盛”的历史,最早得追溯到约两百年前。19世纪初,南海人朱义盛在广州府下辖的佛山镇快子路开了一家镀金首饰店,名号就叫“朱义盛”。可惜的是,这家首饰店的生意一直不温不火,朱义盛自己也没挣到几个钱。生意不好,那就转让吧,恰恰一个名叫邓相的本地富豪看中了朱家的生意,于是将“朱义盛”的名号承顶了下来。话说邓相为人十分精明,他一早看中了省城状元坊的繁华,市场机会远超佛山镇。把商号顶过来后,他就把首饰铺迁到了状元坊,因为他的铺子位于状元坊从西往东数第十间,故此就命名“朱义盛第十间”。由于“朱义盛”生产的镀金首饰久不变色,名声渐渐传了出去,一盘生意就此活了起来。

  随着“朱义盛”首饰渐渐走俏,打它主意的人多了起来。于是,又有某黎姓商人从朱义盛的儿子手里承顶了“朱义盛”的名号,在状元坊由西往东第八间商铺开业,自号“朱义盛第八间”,奈何黎家的少东家只知吃喝玩乐,没多久铺子就转到了工于心计的掌柜鲁子秋手里,鲁子秋夙兴夜寐,“朱义盛第八间”的生意也火了起来。

  商战大戏一开场,就不可能停下来。“朱义盛第八间”开业后,佛山商人钟妙真又从朱家长房手里承顶了“朱义盛”的名号,将铺子开在了状元坊从西往东第七间。按照惯例,钟妙真的店该叫“朱义盛第七间”才对,可钟氏是从朱家长房承顶来的商号,于是,他大言不惭,自称“朱义盛第一间”。鲁子秋咽不下这口气,向法院提交诉状,称“朱义盛第一间”混淆视听,出身豪门的钟妙真也不是省油的灯,他高价请来知名大律师,以向朱家长房受让的凭据作为铁证,又到法院打通关节,结果大获全胜,鲁子秋只得偃旗息鼓。

  之后,邓相的弟弟从南洋回穗创业,先后在状元坊开设“朱义盛第十一间”,以及“朱义盛第十一间支店”。鲁子秋为保住生意,又在“第十一间”隔壁开设了“朱义盛第八间支店”。

  至此,区区一个状元坊,就有了6家“朱义盛”。不知情者一看,以为“朱义盛”的分店不知道有多少呢,其实,全城就只有这6家“朱义盛”,而且没有一个老板姓朱。

“朱义盛第十一间”的包装纸,标榜自己是“祖铺”。

        秘笈

  干式镀金成本低廉

  久不变色大为走俏

  状元坊6家“朱义盛”,家家主营镀金首饰。其实,在老广州,“朱义盛”就是镀金首饰的代名词,其产品走俏省城,畅行全国,甚至远销南洋。凡来广州采购镀金首饰者,大多问也不问,就直奔状元坊而去。那时,大小官员衣服上的纽扣往往产自“朱义盛”;中下层妇女佩戴的首饰十之八九是“朱义盛”;广东贫家小户嫁女儿,固然要“朱义盛”撑场面,富家新嫁娘出嫁,怕路上遭抢,也常带着一身的“朱义盛”上花轿,等到了婆家再换真金。既然穷人富人都青眼有加,“朱义盛”要想不火都难。

  那么,“朱义盛”走俏的秘诀到底在哪儿呢?原来,“朱义盛”用的是干式镀金法。所谓“干式镀金”,理论并不复杂,不过是将铜胚处理纯净后,涂上水银和黄金的混合液,然后用炉子加热,使水银挥发,铜胚就呈现出了诱人的金黄色。“干式镀金”最大的好处就是色泽耐久,绝不轻易脱落。不过,学理虽然简单,但要在实践中把握好火候,却是需要下很多功夫的,“朱义盛”的制胜诀窍,就在于成色掌握得好,足能“以假乱真”,一般人很难分辨出来,“朱义盛,冇变色”这句话,就是这么流传下来的。

  根据资料记载,“朱义盛”用一两黄金,可以打造出六七八百只镀金戒指,合上铜胚与水银的成本,百来银元的本钱,却可以卖出三百多银元的高价。每年冬春嫁娶旺季,每家“朱义盛”门店的日营业额就有数千银元。有趣的是,随着“朱义盛”的走俏,市面上还出现了很多假冒“朱义盛”名号的镀金首饰,可人们一旦抓住假冒者,无劳各家“朱义盛”老板出手,就会自发地押着他们游街示众。老百姓对假“朱义盛”如此深恶痛绝,可见“朱义盛”的受欢迎程度。事实上,珠江上长年累月都有数百“水客”来来往往,靠贩运“朱义盛”的产品为生,这不能不说是惊人的商业成就了。

“朱义盛第八间”的商品包装纸,宣称自己是“初间祖铺”。

        营销

  门牌埋入泥塘图腐烂

  异日挖出标榜是古董

  俗话说,同行如冤家,“朱义盛”镀金首饰畅销全国乃至海外,可全国只有6家“朱义盛”,这6家“朱义盛”全在状元坊这一条街上,老板各有不同,且没一个姓朱,抬头不见低头见,彼此之间充满了嫉妒与不甘,剑拔弩张的氛围催生了很多奇特的营销手段,这些营销手段又使得“朱义盛”更加声名远扬,这就是竞争的妙处所在了。

  先说“朱义盛第八间”的老板鲁子秋,他是从柜台出身,工于心计。由于广东人做事都讲个意头,他特地从南阳买来一只巨型老龟,摆在店内,作为吉祥物。鲁子秋编了不少故事,吹嘘此龟长寿灵性,还能预测吉凶。其他几家店见此可行,有样学样,有的养老虎,有的养孔雀,更有甚者还养起了鳄鱼,并依照命运星象之说,杜撰出不少故事,以吸引顾客眼球。因而广州城内,关于“朱义盛”的传说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津津乐道者大有人在,随着这些故事的流传,“朱义盛”的产品就更火了。

  除了推广“吉祥物”,状元坊各家“朱义盛”门店还有一个绝招,就是个个标榜自家才是正宗“朱义盛”老号,祖铺,别家只是仿造,要顾客“擦亮眼睛,认清真伪”。家家都标榜历史悠久,总该有个证据吧?这个问题难不倒各家“朱义盛”的老板,他们不约而同将招牌埋进烂泥塘里,待其腐烂一段时间后,然后挖出来,洗洗干净,挂在店门口,看上去赫然就是个古董啊。接着,他们再添油加醋,写上“本店创始至今两百年”,匆匆而来的客人只觉得格调很高,哪有时间去细细分辨?其实,这一招至今还有很多商家在用,如果你逛街的时候留一下心,就会发现不少商店门前的招牌都写着“源自某某年”,虽然很多时候年代并不久远,但还是能让消费者产生不一样的感觉。这样微妙的消费心理游戏,“朱义盛”早在百多年前就玩得炉火纯青,这或许是它获得空前成功的一个诀窍吧。(注:本文部分内容参考了陈杰天所著《广州朱义盛金饰业》一文。)

(编辑: 小冰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