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广州图库羊城社会

车陂涌:龙船摇曳古风存

www.guangzhou.gov.cn2015年11月30日 16:12:52来源: 广州日报

  广州最大的民间龙船招景每年依然在此上演

  广州城之河网文化看广州

  广州依水而建,因水得城,拥有车陂涌、花地河、荔枝湾涌、市桥河、流溪河等多条河流。每条河流的两岸,街坊世代傍水而居,形成独一无二的群落文化。从今天起,本报记者将走近这些河畔社群,从“河流文化”的角度领略广州风情。

        文/广州日报记者何瑞琪

  “我建议,来广州游玩,西看荔枝湾花船,东看车陂涌龙船,现代与古代相结合,广州的文化游就有了支撑”,10月26日,在广州市第六届广府文化周的一场研讨活动上,有专家大声疾呼发展“水景游”,东部选点车陂涌,一赏百年龙船景。

  在外地游客眼中,天河是经济重镇,玩的是商业与购物。殊不知,天河有广州最大的民间龙船招景,每年端午节,藏身于高楼大厦、现代社区、城中村的河涌就热闹灵动起来,带来一场场岭南味浓郁的风俗活动。

  举办这场最为盛大的龙船招景的地点就在天河最长的河涌——车陂涌。它不断演变,见证了这个区域快速崛起的历史,却依然保留传统,体验了城市生长的多面性。

  广州珠江河网水域线长而曲,在东部盘旋蜿蜒。天河车陂、石牌、冼村、猎德都是历史上有名的水乡。

  “我童年的记忆,一是水,二是船。”53岁的车陂街民俗学者郝善楚是车陂本村人。自小,他就在青砖祖屋门前流淌着的车陂涌上玩耍,坐着小舟顺流而下。这样的经历,几乎是很多人的共同回忆。

  郝善楚说,小时候,车陂涌河清水浅,小孩子都可以涉水而过,他独自偷偷溜出家门,脱衣洗澡,提桶摸鱼,甚至在涌边停靠的小舟上捕过小螃蟹。河涌成为他幼年时候最好的小伙伴。

  对于大人来说,河涌带来生活营收的馈赠。一家人的日常用水都要走向河边汲取。村落外,农民在一片片菜田中辛勤劳作,种出的瓜果绿嫩可人,通过水路源源不断向市内供应。而墟市交易的百货商品,也多用小船顺着车陂涌运抵赶墟的街边。水流的交汇,是生活的交往。

  如这般,各条河涌盘根错节,仿若经脉般活络了整条村落,甚至整座广州城。正如街坊所说:“水的兴盛史,也就是城市的发展史。”

        两岸变化:河涌渐消失 两旁建密楼

  从两岸的青砖祖屋到如今城市内河涌被高楼环绕,河涌的变化实在太大了。尤其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城市建设突飞猛进,更有的山丘建起民居,村中大量建房,致使河涌变窄,支涌断流,许多河涌消失了。

  从长度而言,长达20.4公里的车陂涌当然是天河区最重要的一条。它发源于北部山区的龙眼洞筲箕窝水库,流经广州畜牧场、华南植物园、车陂村、东圃,穿越华南快速干线公路,多条山溪汇成完整的车陂涌。

  它的留存,见证着天河多条村落如何被城市发展包围。车陂涌流经的车陂街,面积5.7平方公里,人口已达16万,是辖城中村、老城区、现代小区、区域商圈的城乡结合“综合体”。村民被征收土地后,纷纷加建房屋,以出租为生,从种田到租屋,彻底改变了祖祖辈辈的生存方式。走进村内,巷道非常窄,楼与楼之间只见“一线天”,遮天蔽日。只有车陂涌两岸的房屋由于有靠河窗户,光明敞亮,房租比里面的房子贵一半以上。

  河涌两岸在变化,河涌宽度、深度也在变化,破坏和污染严重。市区镇村多次对车陂涌进行整治。2010年,天河区政府根据广州市治水的统一部署,大规模整治车陂涌,清挖淤泥,拆除两岸违章建筑,增设河岸围栏,并且在中山大道人行道上建设亲水平台,将两岸整饰一新。

  文化坚守:乡情与传统 龙船来维系

  身处时代洪流,车陂涌不只是变化,还有对文化的坚守。

  岭南水乡的最大特色,无疑是水上的竞赛——扒龙船。龙船界有句有名的话:“宁愿荒废一年田,不愿输掉一年船。”村民对赛龙夺锦十分重视,不仅会使村名大振,而且还会带来丰收和幸福。

  看龙船,必到车陂。今年广州端午龙舟赛,距离五月初五端午还有6天,天河区的车陂涌抢先敲响广州端午龙舟赛第一锣。郝善楚就和朋友们相约于河涌上,在喧天锣鼓和鞭炮声中竞相呐喊。不少人特意到龙船中舀水喝下,更多人喜欢泡一泡龙舟水,祈求来年获得好运气。

  有龙船爱好者百看不厌,过些日子还要一睹龙船景风采。广州最大的龙舟景年年在车陂涌上演,38条村的120多条龙舟齐聚,探亲走访,引来围观群众超过10万人次。

  其实,无论是龙舟赛还是龙舟景,里面都藏着竞争的意思。前者是斗速度,后者是斗靓。竞艳是龙船之间的“文斗”,群龙聚首,争妍斗丽,小至龙船上的罗伞装饰、龙船手的技艺甚至身材,大至接待的礼仪、龙船饭的规模,都是大家评头品足、相互比较的话题。所以各村都精心准备,以展示村中实力。

  但另一方面,乡间又流传着一句话,“平常是冤家,吃个龙船饼笑哈哈。”以前邻乡隔村为争水种田,总有些摩擦。但在龙船节期间,大家都遵守规矩,凡有龙船探亲,吃个饼,喝口水,往日的恩怨都随着一嬉一笑伴江风而去,和气一团。

  正是民间的这种淳朴民风,以水和船作为介质交往,长期维系着一方乡亲的和睦相处,并得以流传下来。

  能让这些精彩每年上映,车陂涌功不可没。郝善楚说,在广州市自然村中,车陂村的龙舟最多,光是传统龙船就有46条,最老龙舟逾百岁。如果将46条传统龙船首尾相连,每条45米长,就足足有2070米长,沿着车陂涌,可以一路从黄埔大道东排到中山大道中,差不多能覆盖2150米的河道。“文化上的坚守,让河流的生命力更加延长了。”

  天河较大河涌仍有8条

  天河变化较大的河涌有:1996年沙河涌西支涌改为下水道,1999年石牌涌被填平。

  至2010年,天河区仍存在的较大河涌有8条。它们从东往西依次为深涌(15.55公里)、车陂涌(20.4公里)、棠下涌(5.4公里)、程介涌(2.3公里)、员村涌(1.3公里)、潭村涌(2.3公里)、猎德涌(7.26公里)、沙河涌(15.12公里),8条河涌都由北向南蜿蜒流入珠江。

(编辑: 小冰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