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广州图库羊城社会

第12届广东现代舞周广州落幕

现代舞一定要看懂吗?不需要!

www.guangzhou.gov.cn2015年11月16日 11:23:31来源: 广州日报

  昨日,随着社区板块节目《在建设路上起舞》的结束,第12届广东现代舞周落下了帷幕。在此前的9天里,20场40部海内外节目陆续上演,给广州观众带来了不一样的艺术感受。面对部分观众 “看不懂”的疑问,节目总监张月娥在接受广州日报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现代舞本来就很小众,它不需要也不适宜大众化,但是它的创新观念会慢慢渗透到别的艺术中。

《微尘宅事》

《老爷随想》

        文/广州日报记者 张素芹

  现象

  虽然没看懂 观众很感动

  广东现代舞周期间,每晚都会有节目在不同的剧场上演。有些观众在看完之后会问:“这个舞蹈到底在讲什么?”对此,艺术总监曹诚渊直言:“想要弄清楚现代舞作品表达的意思,这本身就是一件特别没意思的事。”

  每晚的演出结束后,曹诚渊都会邀主创出来进行演后谈。在平头舞团《微尘宅事》的演后谈中,编舞奥仲洛姆·波拉克问观众:“请告诉我,你们从这部作品中看到了什么?”有观众表示:“我看到了逆转的世界、命运的纠结,请问这是你要表现的吗?”波拉克直接否定:“不是,但是我很高兴你能看到这个美好的画面。”

  演后谈确实是一个脑力激荡的时刻,比如,来自加拿大的节目《大猩猩》,编舞尼古拉斯·卡汀尝试讲述一对男女邂逅的爱情故事,可是有观众表示看到了主人与宠物猩猩之间的亲密与依赖。

  而德国俗气公园的《幽灵》根本不像现代舞,更像是结合了杂技、史诗、舞蹈、打击乐的现场版纪录片,以至于曹诚渊在演后谈的开场白就直言:“《幽灵》和现代舞一样难以定义。”

  正如尼古拉斯·卡汀一再强调的“我没有动机,没有目的,一切舞台上的呈现都只是冰山一角,其余的都留给观众想象”。于是,在花园酒店的社区板块上,看两个哥斯达黎加舞者带来的《老爷随想》,有年长的观众看到了年轻的自由敏捷与年迈的衰老缓慢之间的对比鲜明,流下了热泪。

张月娥

        访谈

  张月娥:

  现代舞不是大众艺术,也不必大众化

  借艺术家的眼睛去看这个世界,这是现代舞最大的魅力

  广州日报:你认为现代舞相对于别的舞种如芭蕾舞、民族舞,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张月娥:如果我去看一场芭蕾舞,进剧场之前我大概都知道它要讲什么,我只需要知道这个舞团这次表现得好不好,演员的技巧好不好。民族舞也是一样,大家都知道某类民族舞的风格。但是现代舞,会给你很多惊喜,可能你进剧场之前都不知道它会讲什么,编导又会用什么样的方法去处理,你根本就完全不了解。像《微尘宅事》,大家看到的是对人生的体会和看法,《本初》也是对于人生的反思,不过它们用的手法很不一样。所以,现代舞可以给你很多不同的想法、创意。我们借艺术家的眼睛去看这个世界,可以通过很多不同的眼睛去看这个世界,我觉得这是它最大的魅力。

  广州日报:现代舞不一定需要看懂吗?

  张月娥:对。现代舞没有剧情,因为剧情往往会限制思考。现代舞常常是说一个情景,说一个感受,其中的内涵全看个人的理解。其实我不太明白,大家为什么对现代舞这么苛刻。比如你去看民族舞,你会追究它到底讲了些什么吗?现代舞没有典型,看得多的观众会细化自己的口味,更喜欢看肢体的、有比较多舞蹈的,或者有很多概念性东西的,多吃不同的菜,也就挑出了自己喜欢的口味。

  广东现代舞周面向市民,更开放一些

  广州日报:你挑选节目的标准是什么?

  张月娥:只有一个标准,那就是“好”。来的都是非常专业的有水准的舞团,都有各自的风格、特定的要求。我希望在舞蹈周里,能展现尽可能多的、风格不同的艺术家的作品,它必须是有诚意、有艺术水平的制作。

  广州日报:你希望现代舞走向大众吗?

  张月娥:现代舞是不断创新的。现代舞是非常小众的,这是一个事实,不能改变,它不需要也不适合去进行改变。现代舞不需要刻意走向大众,但它有很多元素、手法、艺术上创新的观念,会慢慢地渗透到其他艺术中,有可能是民族舞、芭蕾舞、电影、电视剧,会慢慢地渗透到更大层面的一些观众。

  广州日报:你在广东现代舞周推动社区板块,你认为社区板块最大的意义是什么?

  张月娥:广东现代舞周面向市民,更开放一些。可以接触到一些平时没有想到要进剧场看演出的人,或者是没有时间不方便进剧场看演出的人,很多市民都是一家大小带着小孩、老人来的。这是我们做了几年社区板块很开心的地方,可以接触到不同的观众。然后,也让大家知道现代舞不一定要去看懂,但是也是很有趣的,会有触动,也很好玩。

  另外,我们也更想做一些和环境有关的作品,但可惜目前还没有做到。环境舞蹈必须和那个地方的历史、人文有关,进行提取之后,赋予这个地方经验、体验以及不同的记忆。但环境舞蹈的创作远比舞台作品复杂得多,受到的限制很多。

  培养年青一代接班人,我们只是提供平台

  广州日报:现代舞目前在北京、香港、广东发展得比较好,如何做好现代舞的保育工作?

  张月娥:第一,培养年青一代接班人。年轻人学现代舞的越来越多,比如北京舞蹈双周的舞蹈营总是能吸引很多的青年舞者,因为传统的舞蹈形式已经满足不了他们创作的要求。我们希望建立更多的平台,给他们更多的空间,让他们发挥自己的创作力。但内容不是像学院一样要有一套教程,我们只是提供平台。

  第二,我们经常会去大学、中学、社区甚至是小学进行普及,但是我觉得更重要的不仅是我们从事舞蹈行业的人的单方面的努力,它应该是涉及一个社会总体文化水平的命题。

  广州日报:本届广东现代舞周的开幕演出《本初》获得好评,你对两个年轻的编舞怎么看?

  张月娥: 李翩翩和谭远波是很有潜力的编导,希望舞团如果能巡演,也给他们更多的机会。人们说起云门舞集就会提到林怀明,但广东现代舞团一直以来就是一个平台,我们没有单一的风格,也没有当家的编导和舞者,它只是一个载体,吸引热爱现代舞的创作者前来。另外,我们也去国外推广小的团队和作品,比如“中国新锐”和“启示珠三角”计划。

(编辑: 小冰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