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新闻动态新闻聚焦

十三行画师助广州花扬名海外

www.guangzhou.gov.cn2018年11月29日 14:18:38来源: 广州日报

  上一回咱们说了,两百年前,不远万里到广州“寻宝”的英国植物学家,将辛苦寻到的岭南奇花托付商船远航伦敦时,总是风险重重,绝大多数花卉都会在海上香消玉殒。要想让海外诸君见识广州花卉的娇俏美丽,还是得多想点办法。在此背景下,十三行画师登场了,他们的妙手丹青使当年的广州花卉多了许许多多的海外粉丝。

  花卉远航易玉殒 科学家求助画师
  上一回说了,不远万里到广州“寻宝”的英国植物学家,将辛苦寻到的岭南奇花托付商船远航伦敦时,总是风险重重,能熬过四个多月航程的活株植物千里挑一,绝大多数花卉都会在海上香消玉殒,只有极少数的“幸运儿”才能抵达伦敦。这对“寻宝者”来说,实在是件不幸的事。毕竟,他们看重的不是这些花卉的“现金价值”,而是其科学价值。如果皇家学会的同行连许多奇花异草的面都见不着,又何谈引种与进一步研究呢?

  聪明如你,一定会说,科学家可以制作标本带回去呀。你想到的,“寻宝者”也一定想到了。不过,一来,标本肯定不能种到皇家植物园里,二来,干燥的标本“色香味”尽失,在园艺学上的价值并不大。再说,“寻宝”是一代代科学家传递接力棒一样的努力,对后来者来说,与其拿着标本,不如拿着栩栩如生的绘画图鉴,更有“按图索骥”的导航作用。

外销画《龙眼》

外销画《番荔枝》

外销画《金丝桃》

外销画《蓖麻》

外销画《玉兰》

        创作花卉图鉴的主意固然好,但得有合适的人来画呀。来自英国的“寻宝者”固然有丰富的植物学知识,但绘画未必是他们的特长。

  办法总比困难多,据美国科学史学者范发迪的著作所述,1812年,英国植物学家约翰·里夫斯来到广州,开始“寻宝”之旅。不过,他的另一个身份是英国洋行的茶叶督察员,待遇丰厚。对他而言,植物学更像是一个体面的绅士活动,而不是真正的职业。不过,恰恰是商人的身份为他结交十三行的“三教九流”提供了极大的方便。他受时任英国皇家植物园园长班克斯所托,一定要多多寻找奇花异草,为伦敦同行的进一步研究提供广阔空间。经过一番探寻,他盯上了十三行一个特别的群体——专画外销画的画师。

  外销画,顾名思义,就是卖给外国人的画。其实,外销画是现在的称呼,当时叫洋画。广州“一口通商”鼎盛时期,摄影术还没有问世,但万里迢迢远航而来的各国商贾,谁不想让家乡人见识一下广州的风土人情?有需求就有市场,十三行的洋画业就此崛起,鳞次栉比的画室占了半条街,生意好的画师一年能收入两千银圆,可以生活得相当体面,由此也吸引了一大批画匠入行掘金。艺术绝非十三行画师的第一追求,他们其实是生意人,客人需要什么,就画什么,毕竟客人多是商贾,只要“画得像”,他们就有白花花的银圆进账。当然,为了画得像,他们多少得学点透视法和写实的技巧。

  里夫斯之所以盯上十三行的画师,恰恰是因为他们“画得像”。如果他在当时的主流艺术圈里找个大师,来描摹一种他新发现的花卉,人家没准寥寥几笔就给他画完了。要知道,在清代文人眼里,“写意”才是更高的境界,十三行画师的技艺多少有些不入流。但是,只有擅长“画得像”的画师,才能把花卉的一叶一茎细细描摹下来,才有科学研究的价值。

  里夫斯与十三行画师苦心合作多年,创作了许许多多广州花卉图鉴,他成了增进英国人对中国博物学了解的最重要的人物,并成功入选英国皇家学会和林奈学会。如今,许多花卉图鉴被珍藏在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无声诉说着十三行画师对中外科学交流作出的巨大贡献。用范发迪的话来说,正是这些默默无闻的广州小人物,真正使这一科学交流成为可能,也使一株株岭南花卉多了无数海外粉丝。

  画师绘花果 追求“科学式精确”
  在十三行画师的眼里,里夫斯虽然出手大方,但绝对是个怪人。不管是画哪一种花,他都要求“科学式的精确”,不是画上一朵完整美丽的花就了事,而是雌蕊、雄蕊、根、茎、果实都要画得一笔不差,甚至还要在旁边附加不同时期的花朵与果实的细节;此外,里夫斯不允许画中出现任何不必要的背景,这一点也让十三行的画师很难接受,画苹婆、槟榔或者月季、杜鹃的时候,在花上画几只蝴蝶或小鸟,不是很好看嘛,这个怪人偏偏不许。不过,看在他出手大方、又很和善待人的份上,就按他的要求做吧,暂时做不到的,就一点点学呗。

  与十三行的画师合作,里夫斯还有一个特挠头的烦恼。要知道,当时十三行画室里除了老板是主画师外,其他受聘而来的画工都是流水线作业的。一个画坊总要雇佣二三十个画工,有的专门画树,有的专门画脸,还有专门画手和脚,一张画总会由多个画工合作完成,这样才能尽快“交货”,把银子赚到手。不过,这样的“流水线作业”断然不能运用到花卉图鉴的创作上,里夫斯只好“明察暗访”,寻找两三个合适的画师,把他们请到家里好吃好喝好招待,手把手一点点教,等他们掌握了必要的技巧,再放回画室去。这种关系一旦形成,就会长期固定下去,这样才能达到“科学式精确”的要求呀。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月华 图/fotoe

(编辑: 凯伦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