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新闻动态新闻聚焦

“好记者讲好故事”:展现新闻力量 书写时代华章

www.guangzhou.gov.cn2018年11月6日 17:14:45来源: 广州日报

  昨日下午,广东新闻界庆祝第十九个记者节暨“好记者讲好故事”演讲会举行。来自省内各地的15名新闻工作者代表,真情讲述了一线采访经历和切身感受,全面展示了全省广大新闻工作者积极践行“四力”要求,树立新闻舆论工作者良好形象的责任与担当。广州日报记者何瑞琪、陈珉颖作为代表分别登台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书写海归人的“中国梦”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何瑞琪

        40年前,刚刚改革开放的中国掀起一拨出国留学潮,人们赴大洋彼岸探索求知。但是人才出去多、回来少,巨大的逆差实在让人痛心。40年后,10个出国留学的人,就有8个回来。一场史上最大规模的人才归国潮正在开启。

  我想,究竟是什么吸引他们回来?各地“抢人大战”此起彼伏,这些人才制度创新,能吸引到很牛的海归人才吗?因此这两年,我有意聚焦海归创业群体,这些敢想敢拼的人,或许能提供一个答案。

  质谱仪专家周振,是富有梦想的一位归国科学家。上世纪90年代,他就立志要做中国人的质谱仪器。世界有上百种质谱仪,为石油、化工、医疗、食品等各种领域提供尖端的应用,然而,中国人自行生产的几乎是零。

  当周振在德国带领团队研发出别人家的质谱仪器时,他更想回国了,希望靠自己的一小步,帮助祖国走出一大步。

  回还是不回,不是一个问题,难就难在回来能不能干成事情。许多海归人才跟我讲,在高新技术产业,不是一两个学科带头人回来就能行,科研水平、市场环境、人才聚集程度才是成功的关键。假如什么条件都没有,放弃国外的优厚待遇,回来岂不要傻眼?

  周振不是没犹豫过,但他管不得那么多。2004年,他回国了,身上就带了“三件套”:一箱资料、一箱零部件和10万元积蓄。所有人都不看好,结果最担心的事情,一件接一件发生了。

  周振缺人,最初的研发团队是4个人,谁都不懂质谱仪,自己一点点手把手去教。他还缺生产厂家,质谱仪的零部件需要表面非常光滑,有1/10头发丝细的留痕都不行,上游企业怎么样都做不出来,他还得把生产厂家的培训工作都做了。

  周振自嘲,自己办的何止是企业,还是“学校+研究院”,兼顾人才培养、成果转化和产业化全链条环节。在这么艰难困苦的情况下,公司形势急转直下,一度账面只剩下两万元,走到只剩下4个人。可苦日子望不到头,整整10年了,周振还在投入研发第一件产品。他说那时他想哭,他失眠,事情走到了尽头,别人数着羊睡觉,他每天晚上数着梦想活下来。

  好在,广州科技风险投资及时给了一笔500万元资金。这么多年来,政府给予的支持源源不断,有什么问题就派专人对接。10年过去,双方小心呵护梦想,周振终于造出第一台快速监测PM2.5来源的质谱仪,在全国100多个城市应用,为大气污染防治做出了贡献。

  周振心里清楚,质谱仪行业不可能像互联网行业那样有爆炸性增长。如今企业已研发了许多款产品,每一款周期最快都是七年,它注定是一个“慢行业”,但又是一个提升国家科技实力、打破技术垄断的行业。

  他说:“如果我都不去做,还有谁去做呢?”

  周振是极为典型的海归创业代表——他们有梦想,有疑惑,他们摸着石头过河。在极端困苦的情况下,回国能不能把梦想干成?政府许诺的人才政策能否落地?

  周振的故事无疑是最有价值的参考。我写了一篇篇海归的报道,就是想用最真实的案例,解答大家的疑惑。

  10年前,“广州仔”袁玉宇回国创业,这么多年,我和同事接力采访他的创业路,了解他如何从农村走出来,获得出国留学的机会,如今回来做生物3D打印,一步步走向全球领导者的地位。

  袁玉宇说在广州创业,从没为了办事请人吃过一顿饭。政府每项政策都十分透明清晰,这正是改革开放40年在广东取得的成果——造就一个公平开放的国际化营商环境。

  今年,在全国两会上,袁玉宇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在习近平总书记面前发言,讲自己的海归故事。总书记对他说,发展是第一要务,人才是第一资源,创新是第一动力。现在有了天时地利人和,中国的向心力、吸引力更大了。本土人才、海归人才要并用并重,使他们在报效祖国中实现自己的人生梦想。

  会后第一时间,我采访了袁玉宇,问他和总书记面对面感受如何。他说自己备受鼓舞,以前很多人对“海归”回国不理解,认为混得不好才回来。现在,不少取得很大成就的人回中国创业,连他当年在美国读书时的老师都跃跃欲试。

  今天讲的周振和袁玉宇,如今已经是行业里的翘楚,作为记者,很幸运见证了他们一步步走来。广聚天下英才而用之,从改革开放到2017年底,我国累计超过519万人出国留学,超过313万人选择在完成学业后回国发展。越来越多的海归人才响应总书记的号召,归国创业为中国发展作出自己的贡献。

  作为一名记者,我的报道也许正在为下一位人才的归国铺路,我愿意继续书写海归人的“中国梦”。

  用网络直播守护和谐社会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珉颖

        大家有没有看过陈凯歌导演的电影《搜索》?女主角叶蓝秋就因为在公交上拒绝给老人让座,被拍下视频发到网上,迅速引发大规模人肉搜索。叶蓝秋不堪网络暴力,最终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而事后,网友们才知道,当时的她刚刚被确诊淋巴癌晚期,深陷悲伤与恐惧之中。

  类似这样的故事在我们的真实世界中并不少见,网络舆论的杀伤力绝对超出你我的想象,此时此刻,作为党报记者的我们更不可缺位。

  2015年11月29日,亚冠决赛是我们的第一次网络直播。看着那些彼此陌生的人因为同一支球队欢呼、拥抱,我突然意识到,网络中所有的撕扯谩骂都源自陌生和距离,假如能靠近一点,指尖的力度就能变成温暖的触摸。而不加修饰的网络直播,就是能拉近你我的桥梁。

  2017年10月的一天,我看到一条热门微博:“为什么我们的地铁不能24小时运行?”是啊,铁路、飞机、公交大巴都可以,为什么地铁不行?于是,10月16日零点,我们的直播去了广州地铁西塱车辆段帮网友们寻找答案。

  我们的镜头跟着车辆维修员爬到车底,看着他躺在轨道里,一个螺丝一个螺丝地扭过来,一辆车估计要扭几百个,而他一个晚上要扭成千上万个螺丝。我们还跟他走过黑乎乎的车厢,查看每一个车门、空调、电视、广播。而为了让列车供电设备得到充分的休整,他们所有的工作都只能靠手电筒照明完成。在我们镜头没有记录的地方,还有无数人在检修轨道、接触网、屏蔽门、电力设备等。每一处的不仔细都可能会让每天乘坐地铁的八百万人陷入危险。

  从傍晚7时30分到第二天早上8时,工作人员们一刻不停才能完成所有的检修保养工作。如果地铁24小时运行,备用车和停车场、人员都要翻好几倍,双线也必须变四线,这个难度非常大。作为全球唯一拥有24小时地铁系统的城市纽约,出行是解决了,但却也是出了名的脏乱差,甚至连最基本的准点和安全问题都无法保证。

  虽然已经凌晨2时,却还有不少人在微博留言。让我印象最深刻的评论是:“原来不开是为了安全性和舒适性。”我在想,在这个拥有两千万人口的城市,有多少人做着一份常人难以接受的工作,为大家的生活保驾护航,却因为缺少了解还常被吐槽,甚至舆论攻击?比如医生。

  假如能多一些了解,以上热搜是不是就不会出现了呢?所以,今年3月30日,国际医生节,我把直播镜头放在了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急诊科,去看看医生的日常。

  离开始拍摄只差五分钟了,医生魏红艳才匆匆赶来,她刚刚和同事们在地上跪了一个多小时,抢救了一位心脏骤停的危重病人。当我心怀愧疚表达敬意时,魏医生没有像我预料的那样客气几句,她只是摆了摆手。沉默一阵后,她说,2014年3月5日17时50分,正准备交班的她突然接到一个中学生模样的男孩心脏骤停的抢救任务,在场的医护人员都投入了抢救。突然传来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哭喊,一个女人跪在地上不断地祈求医生救救自己的孩子。虽然抢救时间远远超过了指南时间,但在场所有的人都无意停止,为了这个年轻的生命,更为了这位母亲,所有人都期待奇迹的出现。然而命运还是没有眷顾这个男孩。

  时隔多年,魏医生经常超时工作,救过的人不计其数,但她却始终无法释怀,她说她深切感受到在医学飞速发展的今天,医者在面对复杂多变的个体时,仍然充满无奈。

  这场直播累计观看超过三十万人次,有网友说,她的孩子患白血病,突然恶化送院急诊,但所需药品缺货,急诊科发动医生护士连夜全城寻找。有网友说,曾看到医生穿着手术服躺在医院走廊睡着。有网友说,医生真的很辛苦,现在还成了高危职业。我知道仅仅一场直播很难改变现有的问题,但至少在国际医生节,我在网络中看到的不再是医患间的撕扯和谩骂,而是理解与温情。

  到今天为止,我已参与了过百场直播,记录了无数为守护陌生人而努力的人,看到彼此陌生的你我共同支撑着国家前进和发展,我们理应彼此理解,彼此尊重。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科技的日新月异将我们从报纸推进了全媒体时代。作为党报记者,我们在不断学习新媒体的路上不曾忘记初心。我们熟悉新媒体传播规律,但不曾动摇公平客观的报道原则。在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更需要我们用互联网思维和方式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有人说媒体是无冕之王,但我更愿意做一只叼走害虫还森林健康的啄木鸟,化解网络戾气,守护社会和谐。

        整理/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桂来、吴多 摄影/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苏韵桦

(编辑: 凯伦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