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新闻动态新闻聚焦

“光速少年”炼成记

www.guangzhou.gov.cn2018年8月9日 14:39:07来源: 广州日报

  这几天,你或许被一群来自广州的光速少年跳绳视频刷屏了。这边厢,被誉为中国“跳神”的小队员们首次组队参加在美国举行的跳绳世界杯就包揽了35金、24银、16铜,共计75枚奖牌。其中,广州黄埔区东荟花园小学跳绳队一举拿下23个项目的冠军,超过金牌总数的一半。那边厢,2018年世界跳绳锦标赛在上海举行,来自世界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700多名顶尖运动员参加,广州市花都区七星小学的跳绳队员在比赛中获得6个项目冠军共18枚金牌。光速少年,暴风脚速、快到模糊、中国骄傲……一时间,广州少年的跳绳传奇速度引发众人关注。在天赋与汗水背后,我们却发现这些一根根小小的跳绳背后,承载的是小小少年的青春与梦想。

  阴差阳错成为跳绳冠军摇篮

七星小学的跳绳少年张崇杨

        七星小学位于广州花都区花东镇的中北部,由于临近的两个自然村人口较少,交通颇为不便,2012年以前,这是一所名副其实的无人知晓、名不见经传的山区薄弱学校。就是在这么一个又小又偏远的山区小学,用一根15元的绳子,让这群抬头就能看到飞机的乡村少年,走出了山村,走出了国门。这里培养出24个世界跳绳冠军,其中包括目前男子30秒跳绳单摇、3分钟跳绳单摇世界纪录保持者——“光速少年”岑小林。

  张有连从2005年起就担任七星小学的校长。学校又小又偏,老师都不愿意来,直到2010年,七星小学才有了第一个专业体育老师——赖宣治。赖宣治坦言,之所以走上跳绳之路,其实也是“无奈之举”。最初,毕业于武汉体育学院篮球专业的赖宣治,带领着七星小学篮球队在镇里打出了一些名气。但对于100多人的小学校来说,一个篮球100多元的损耗让本就囊中羞涩的山村小学更加捉襟见肘。

  2011年,七星小学进行校园安全改造,学生活动范围进一步压缩,篮球体育课开展也愈发困难。张有连开始跟赖宣治商量是不是可以让学生利用走廊、空地练习跳绳。2012年春季学期开学,张有连给全校学生每人发了一根跳绳,一根15元,在体育课和空闲时练习跳绳。谈起跳绳队初期,张有连和赖宣治满满的心酸——都是钱的问题。

  几个月后的花东镇跳绳比赛,七星小学团队总分以微弱优势超过镇上最强的北兴小学,成为全镇第一,自那以后,七星小学每一个师生都全情投入到跳绳项目中,再未松懈。从2013年开始,七星小学在花都区中小学生跳绳赛中崭露头角,接着到安徽、南宁、大连、马来西亚、阿联酋迪拜,一路捧着跳绳冠军宝座前行,声名鹊起。张有连对自己的世界跳绳冠军学生如数家珍,她在一张纸条上写下了他们的名字,一共24个。

  “跳绳改变了我的命运”
  每年岑小林都会因为刷新自己之前创下的纪录上一次新闻。由于他在快速跳绳领域保持着统治地位,在30秒单摇、3分钟单摇上保持世界纪录,这也让他被媒体誉为“光速少年”。

  小时候的岑小林很内向,不愿意跟同学老师交流,但是学校的跳绳队给了他人生转折的机会。“跳绳改变了我,给了我自信。”岑小林始终对跳绳抱有感恩之心。岑小林二年级就加入了学校跳绳队,开始跟赖宣治学习跳绳技术。每天早上上课前,下午下课后,他比队里人都努力训练。岑小林跟着赖宣治练了两年就开始有效果,赖宣治发现他越跳越快,快到远超过跳绳队的同龄人。2015年岑小林出征在迪拜举行的首届世界学生跳绳锦标赛,一人打破两项世界纪录,创下30秒单摇跳单脚110次(原纪录106次) ,3分钟单摇跳单脚548次的新纪录(原纪录530次)。此后的每年比赛,岑小林都在刷新自己的成绩。

  在刚结束的2018年世界跳绳锦标赛上,岑小林捍卫着自己在速度跳绳领域的霸主地位,30秒单摇提高到113次,3分钟单摇提高到568次。如今,岑小林在花东中学读初二,岑小林说,他计划好好读书的同时,也会在跳绳这条路上继续前进,今后成为一名跳绳教练。

  这家小学培养出一支“学霸跳绳队”
  无独有偶,当七星小学因为跳绳队在国内外“闯”出名堂时,2015年,广州城东边的另一所小学也开始组建跳绳队。而与七星小学不同的是,黄埔东荟花园小学的做法则更加有种体育教学探索的实践性质。

  东荟花园小学校长郭云海告诉记者,他们这所小学是小区的配套学校,办学条件、体育设施在区内还算不错。2015年,在上海体育科学教研中心合作设计下,东荟花园小学的体育课打破了传统的分班教学模式,采取兴趣大班教学。“每个年级都一起上体育课,9个体育老师负责不同项目,让孩子自由选择。”目前开展的项目囊括了跳绳、田径、啦啦操、羽毛球、足球、篮球和武术等。

  “孩子是天生的运动员,兴趣是最好的老师。”郭云海说,孩子们对运动都很感兴趣。他笑言,其实学校不光跳绳出色,啦啦操也是全国冠军,广州市U12网球单打、双打冠军都在这里。

  而跳绳作为其中的热门项目,则不是想学就能学的。郭云海说,要想加入跳绳班,体育老师会根据测评择优录取。“在三十秒钟内测速,160个算是优秀,可以进行强化训练,90个到160个之间代表有一定基础,80个以下就要从最基础的开始练习了。”

  “我们不鼓励孩子牺牲学习争头衔,只是想给孩子一个锻炼的机会,不想设定他们的未来,让他们成为运动员。”郭云海告诉记者。因此,云荟跳绳队对文化成绩的把关同样严格。据介绍,东荟花园小学有常规的期中考和期末考,另外各个班级也会不定期地举行小模拟考,语数英三科总分三百,跳绳队队员如果某一次总分不过285分,就会被停训。据介绍,目前跳绳队18名小队员的平均成绩都在290分以上,就算不借助体育特长生的途径,也完全可以通过文化课进入好的中学。郭校长说,东荟花园小学的毕业生有不少都升上了华师附中、二中、省实等学校。

东荟花园小学云荟跳绳队在练习。

        带动周边社区一起跳绳
  除了跳绳队的小队员们在国际赛场上崭露头角,他们对学校和周边社区体育氛围的带动,则更引人关注。

  “如今全校师生人手一根绳。”东荟花园小学教练黄强解释,所有的准备活动和课间操都由绳操代替。跳法不断地在“单摇”“一带一”“两人一绳”转换。如今不仅是东荟花园小学的学生在跳,周边社区也被带动起来。“住在周围的学生家长也受到影响,带动了不少家庭对于跳绳的兴趣。”郭云海校长说。

  亚洲跳绳联盟主席、全国跳绳运动推广中心相关负责人说:“因为2015年七星小学的崛起,中国代表团首次荣获亚洲锦标赛团体冠军,并以绝对优势勇夺首届世界学生跳绳锦标赛团体冠军,标志着中国学生在速度跳绳项目的国际领先地位。”据统计,仅在2018年,花都区中小学校参加国家级以上赛事累计获得金牌数已超过400枚。他认为,花都在跳绳运动推广普及中,从政府到学校,都很重视、下了大功夫。如今七星小学自主编写的跳绳教材,发放到每个学生手里。每天大课间是体育老师自主编排的绳舞。校长张有连有空闲时,就在全校队伍最前面领跳。“培育校园体育运动氛围,提高中小学生整体素质,是有长远建设意义的。”花都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介绍。

        统筹/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申卉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黄斌、侯翔宇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杨耀烨 实习生曾慧明

(编辑: 凯伦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