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新闻动态新闻聚焦

花都有群“秀全大妈”

www.guangzhou.gov.cn2018年7月25日 14:48:07来源: 广州日报

  营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

“秀全大妈”们组织参加社区饺子节。

        广州日报讯 (全媒体记者黄斌、魏丽娜 通讯员政法宣 摄影报道)在花都区秀全街,因汽车城的繁荣聚居了五湖四海的人,年轻人安居置业,父母退休后来广州成为“老漂族”。从最初的不适应、不熟悉,到打破地域坚冰、抱团取暖,800多名“老漂族”组建起一支群防共治的广州街坊队伍——“秀全大妈”。

  按时巡逻小区、发现安全隐患、调解邻里纠纷,在“秀全大妈”的声声嘱咐中,全街治安案件同比下降32%;“秀全大妈”还会生活,广场舞、T台秀、饺子节……将“老漂族”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外来人口占七成

  “老漂族”面临适应难题
  花都区秀全街2014年挂牌成立,因“太平天国运动”发起人洪秀全的故乡而得名。秀全街的支柱产业是汽车制造,辖区内坐落着花都汽车城。汽车城每年超过千亿工业产值的背后,是数十万来自全国各地的汽车产业人才。

  据了解,秀全街户籍人口44000多人,来穗人口80000多人,外来人口占到常住人口的七成。在花都汽车城附近的红棉社区、荔红社区、花港社区,社区住户绝大多数都是汽车产业从业人员,外来人口高达九成,个别社区因为邻近车企,来穗人口甚至高达98%。

  年轻一代在广州安居置业后,在老家的父母退休后来到广州“再上岗”,成了“老年漂流族”,千里迢迢来到大城市带娃,帮子女“减轻负担”。然而,“老年漂流族”的异乡生活大多不愉快,“离开生活几十年的故土,要重新适应一个新地方的气候、饮食、语言、文化等,有的老人因为语言不通甚至“连菜都买不好”。

  “除了家人谁都不认识,把孙子送到幼儿园后,只能整天在家看电视,既想认识新朋友一起玩,到这个年纪了又很难开这个口。”刘老伯这番话也是“老漂族”来穗之初共同的心声。养孙弄怡之余,他们更渴望精神需求。

  花港社区98%为来穗人员,社区人口地域复杂,“老漂族”往往跟老乡们聚在一起,以故土乡音聊以自慰,仅以社区广场舞为例,就按地域分为好几队人,各队伍之间互相争抢地盘,有时吵得不可开交。

  “一盆水”改变邻里关系

  八百大妈每天巡逻小区
  2010年,“一盆水”让邻里矛盾激化。当年10月,在小区跳广场舞的大妈们,被楼上一盆水浇成落汤鸡。因为小区居民绝大多数是一家车企的职工,抬头不见低头见,父母之间的冲突延伸到子女关系中,甚至影响到企业日常生产。

  为化解矛盾,由企业牵头,整合多支广场舞队,企业提供资金和活动场地,邀请社区广场舞等娱乐队伍参加年会等活动,并成立一支26人的志愿服务队,开展义务巡逻群防共治的工作。社区里“老漂族”的邻里关系得到改善,合唱团、走秀队、太极队都纷纷建立起来。

  此后,在志愿服务队的基础上,秀全街来自全国各地的“老漂族”,打破地域坚冰,抱团取暖,超过800名中老年志愿者,组建起一支群防共治队伍,她们有个共同的名字——“秀全大妈”。

  “秀全大妈”管得宽。从周一到周五,20名“秀全大妈”组成巡逻队,按时巡逻小区。谁家卫生间漏水影响楼下、台风来临前谁家花盆还放在阳台上,“秀全大妈”都要唠叨几句。邻里小纠纷、安全隐患往往就在大妈们的声声嘱咐中消除。

  把社区大妈

  像拳头一样团结起来
  讲到“秀全大妈”总绕不开一个人——秀全街花港社区主任李招凤。

  “我们可以把‘秀全大妈’看成是一个拳头,其他手指头就是社区里各个志愿服务队、广场舞队、合唱队等队伍。”一手培育出“秀全大妈”品牌的李招凤说。

  李招凤说,2014年初,社区志愿服务队艰难发展到50多名队员。但是对于偌大的街道社区,自发自觉组成的志愿队员们“想发挥余热,人手又不够”。李招凤着手整合社区资源,培育这支以社区大妈为主力的街坊团队,建立起了“小红帽志愿服务队”,积极参与社区各项工作,包括义务宣传、义务巡逻、卫生大扫除等。

  2017年6月26日,第三十个国际禁毒日,“秀全大妈”以秀全街禁毒服务队的形式正式“出道”,服务队在短短一年时间内迅速扩展到828名志愿者。自有了“秀全大妈”后,全街治安案件同比下降32%。

  在红棉、花港、荔红三个社区共计430名主力“秀全大妈”中,党员超过100名。秀全街党工委于今年5月成立了“秀全大妈”党支部,6月6日成立了“秀全大妈”妇女联合会,正式把辖区流动党员纳入正常的管理和服务。

(编辑: 凯伦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