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新闻动态媒体评论

劳动创造快乐

www.guangzhou.gov.cn2017年4月29日 14:12:37来源: 广州日报

  “我爱工作,工作使我快乐”,这句话被顽皮的网友制作成了各式各样的表情包,在网络广为流传。很多人借助它,自嘲、调侃、自我催眠,然后又投入到紧张、忙碌的工作中去。在很多人看来,这不过是句玩笑,是生活的调味料;但也有很多人,把这句话过成了生活。

  记得读高中的时候,身边的同学都热衷追星,有人痴迷周杰伦,有人暗恋谢霆锋,而我也精心挑选了自己的偶像,那就是路遥。

  为什么?因为一个场景实在“扎心”。他曾经回忆写作《平凡的世界》时的情景:“画上最后一个句号,几乎不是思想的支配,而是不知出于一种什么原因,我从桌前站起来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手中的那支圆珠笔从窗户里扔了出去。”然后,他走到卫生间,几年来第一次认真地看了看自己,两鬓白发,皱纹横七竖八,“我看见自己泪流满面”……

  这就是路遥。他凭借顽强的毅力,过着苦行僧一般的生活,带着病痛,忍受着寂寞,历时十三年写作出长达百万字的著作。他被称为中国文学最后一个殉道者,他的艰辛付出在很多人看来无法理解,但在他眼里,“这是谁也不可能理解的幸福”。换句话说,劳动使他快乐。他说:“永远不要丧失一个普通劳动者的感觉,像牛一样地劳动,像土地一样地奉献。”

  从路遥和他笔下的孙少平、孙少安等人物身上,我生平第一次对劳动有了理解,甚至有了向往。后来,我也和偶像一样,体会到了那种快乐。记得大一时第一次兼职,在超市门口推销方便面,吆喝了8小时赚100块钱。那种获得感,确实是只有自己才能体会的幸福。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也接触过许许多多普通的劳动者。他们用劳动创造财富,靠奋斗改变命运,平凡、简单,却总能给人以触动。比如今年3月,我参加全国两会新闻报道的时候体验了凌晨四点的北京。凌晨三四点,看着街道上物流公司的车辆匆匆赶路、外卖小哥的电动车时常出现,看着寒风里出摊的早点档,看着写字楼里通宵加班的身影,在黑漆漆的夜色里,我生平第一次受到这么深的触动——劳动,是美丽的。

  劳动创造价值,创造财富,创造快乐。劳动最光荣,劳动最崇高,劳动最伟大,劳动最美丽。再过两天,就是国际劳动节。这是一个专属于劳动者的节日,我们为劳动喝彩,我们向平凡又伟大的劳动者致敬!

  (夏振彬)

  家务劳动之男性篇

  这是男人的一种修养

  “老公负责挣钱养家,老婆负责美貌如花”,这话已经OUT啦!做家务的男人最帅!有人写了“男人最帅的九个瞬间”网文,博得无数女性点赞、转发,前八个瞬间都与“做饭”有关,第九个瞬间是:“吃完饭对她说:放那吧,我刷碗。”

  不知男同胞看完这篇网文,作何感想,反正中国男人多半还是“君子”——“远庖厨”,不屑于做家务。2014年,有一个针对29个国家男性分担家务时间的调查显示,世界上最勤快的男人在丹麦,每天负担家务186分钟,中国男性每天做家务仅为48分钟,排名倒数第五。有些中国女性看完这个调查之后吐槽,自己老公连8分钟家务量也没有。

  其实,男人主动参与家务劳动是一种修养、一种美德、一种风度。热爱劳动本身就是一种美德,热爱家务劳动更体现了男人的平等与尊重、责任与担当意识。最近看了一份研究报告,才发现原来我对男性参与家务劳动的认识还是太狭隘、太肤浅。英国研究人员发现,“在做家务方面摆脱传统角色时,真正获益的是男性,而不是女性。”他们认为,男人做家务,不用再因为妻子包揽了大部分的家务活而心怀愧疚;男人变“勤快”了,妻子不会再不停唠叨男人懒惰,对男人多有抱怨。妻子少唠叨,男人多清静,男人的幸福感由此提升了,幸福感上来了,命也长了。香港中文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男性参与重型家务,其全因死亡风险可以降低到71%;癌症死亡风险降低到约52%。因此得出结论:做家务的男人,会活得更久。

  瞧瞧,男人做家务,不但活得好,还活得久。哪怕从功利角度审视,男人做家务也是一件非常划算的事。   (连海平)

  家务劳动之女性篇

  从日剧看家庭主妇的劳动价值

  一部日剧《逃避可耻但有用》在日本和中国都收获了不少粉丝。抛开这部傻白甜的偶像剧骨架,其实内核是一个非常严肃的社会议题:应当如何看待家庭主妇的劳动?是不是应该为家庭主妇支付劳动报酬?

  在剧中,这个难题以男主和女主婚后订立合同,丈夫向妻子支付劳动报酬而得以解决。妻子家务劳动得到物质报酬和精神认同,丈夫也“买”到了自己想要的舒适生活,看起来是一个双赢的结局。这样的设定,其实真的不是编剧随便开脑洞。比如在马来西亚,政府就要求男子为妻子所做的家务付报酬,以确认家庭主妇的劳动价值;英国也出现了“家务有价”的妇联组织,正在努力争取“家务劳动报酬”;美国也有学者,建议将主妇劳动计入GDP中,因为它也是一种产生了巨大价值的劳动形式。

  女性从事的家务劳动,到底有多大价值?知乎上有全职主妇计算过,大约相当于一年10多万元人民币。日本和英国则有专业机构计算,大约折合人民币20万元左右。可见,家庭主妇的劳动相当“值钱”。伺候家人一日三餐、接送孩子上学、照顾孩子功课,洗碗、洗衣服、打扫卫生、购买日用品……看似琐碎,实际上不比工作赚钱轻松。哪个丈夫说全职主妇容易做的,尽管换位体验一下,坚持超过一周算我输。而且,比起职场,家务劳动全年无休,更没有升职加薪,日复一日的重复劳动让人难以忍受,甚至会产生与社会脱节、独立性减弱等深层次问题。不仅是体力和精神上的付出,更是一种自我牺牲,理应得到认可与尊重。

  2010年全国两会期间,有政协委员提交提案,建议实施家务劳动工资化以保障女性权益,引来广泛讨论。但要在我国让“家务有价”的理念推广开来,恐怕相当不易。一方面,是长期以来“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思维所致。另一方面,也是从法律体系到劳动市场对全职主妇的保护不足有关。比如在日本,立法优待家庭主妇可以不缴纳保险金却享受相同的社保待遇;在美国,全职妈妈重返职场若受到歧视,上法庭一告一个准。因此,在美国,30多岁、40多岁的全职妈妈重新工作登上事业高峰,完全是社会常态。在这些方面,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家务劳动,其实也是一份非常重要、非常辛苦的工作。它所创造的价值,并不比在外工作赚钱少。也许,并不一定得像电视剧里那样订合同、给薪水,但肯定这份工作的意义,给这份工作适当补偿,提供一些必要的休息、缓冲或者轮换,真是太应该了。(张涨)

  劳动与艺术

  说起劳动,大多数人第一印象就是干活,肯定是苦、脏、累的,而提及艺术,大多数人脑海中闪现的是创作,是诗意和美感,很难会有人将两者画等号。

  不过,劳动与艺术,还真是有不可分割的关系。不仅劳动过程中体现着艺术美,劳动成果中凝结着艺术的结晶,甚至劳动本身就是艺术。套用一句名言,可以说,劳动中不缺少艺术,缺少的是发现艺术美的眼睛。

  艺术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高深,不一定只有才华横溢的艺术家才能创作出来。大家都见过蜘蛛织网,那匀称、规则的线条,简直是天然的美术作品,而勤劳的小蜜蜂造出的蜂巢,由无数个大小完全相同的正六角形构成,让你不得不惊叹大自然的神奇。这些自然界中生物的劳动成果,可真是比艺术品还要精致和神奇。

  在人类的劳动中,这样的例子就更多了。我们在博物馆里看到的许多展品,那些几千年前的造型古朴的陶罐和明代文人的字画一样,具有艺术价值。而现代拍卖会上珍贵的宋朝瓷器、唐朝丝绸,在当年也都仅仅是普通的日用品。因为穿越时光,闪耀出艺术的光芒。

  现在倡导工匠精神,用追求极致、臻于完美、精益求精的方式来对待劳动的全过程,以生产出可以满足人们更高需求的高质量产品。因为工匠精神和工匠文化,让劳动过程成为了艺术化的劳动,也正是艺术化的劳动,让人能够诗意地生活。

  举个最直观的例子,作为计时工具,手表不是艺术品,可是,经过工匠精心设计与长时间打磨的瑞士手表,比起艺术品来也毫不逊色,不少国际大牌的服装与皮具,也都是纯手工劳动制造出来的。一个制表师花费整整一年时间,仅能生产8块腕表,仅表盘的玻璃就需要花200多个小时来打磨;而优秀的制表师甚至知道自己每一块表的去向,和每一块表的主人成为朋友。这期间花费的心力物力和时间,早已不仅仅是劳作那么简单,而是让劳动过程变成了艺术创作的过程。

  如果说,劳动创造了艺术,艺术又进一步提升了生活品质。那么,随着生活品质的提升,劳动也不再仅仅是谋生的手段,而成为自我价值实现的方式。越来越多的人倾向于从事劳动与艺术相结合的工作。比如,开一家有文艺气质的咖啡馆,做一个让生活更美好的园艺师等等。当劳动能够让人诗意地生活,这也许就是劳动的最高境界了吧。

  (谭敏)

(编辑: 小筱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