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新闻动态图片新闻

广彩结情缘 匠心育传人

www.guangzhou.gov.cn2018年5月31日 15:24:04来源: 广州日报

  振兴传统工艺之广彩
  谭广辉工作室在芳村一栋不起眼的民宅里。他的工作台与学徒的工作台无异,一盏小台灯、一方老枕箱、一个白瓷瓶,无针无线,笔下却犹如“万缕金丝织白玉”,极尽金碧辉煌。

  谭广辉是广彩瓷烧制技艺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1979年,未经过美术训练的他“不清不楚”地进入了广州织金彩瓷工艺厂做学徒,却使出蛮劲学习,不到10年便成家成名。后来自行办厂,谭广辉经历了广彩行业在上世纪90年代的辉煌。2000年后,广彩进入萧条期,工厂歇业,谭广辉重新办起工作室,制作广彩精品。四十年如一日,全凭一腔热爱。

  有300多年历史的广彩究竟经历怎么样的浮沉?现在有哪些新改变?且听谭广辉讲述他与广彩的故事。

  当年盛景:广彩浮沉三百年 墙内开花墙外香
  谭广辉表示,西关有五宝,“三雕一彩一绣”。作为当中的“一彩”,广彩在国内未被大多数人熟悉,但早在两三百年前,广彩是欧洲许多收藏家眼中的东方瑰宝。谭广辉入行时,正是广彩最辉煌的岁月之一。1979年,他刚18岁高中毕业,除了出出墙报写写美术字,未展露什么艺术天赋,却懵懂地被派进广州织金彩瓷工艺厂当学徒。“以后要‘揸笔揾食’了,来了就好好学”。他跟着欧兆祺等大师学习,从描线、填色、织金开始学,学徒的第一年,他不断练习描绘一款从乾隆年间便流传下来的广彩花头纹样。

  为弥补美术基础的缺失,谭广辉下班后就到美术专业班学习扫描、国画,给自己“加课”。3年后,他从学徒班调入广彩设计室,从事新产品、新花式的开发设计,除了做适销对路的产品也做精品,这让他的广彩技艺快速长进。谭广辉回忆道,当时广彩外销、内销都很红火,尤其不少广州家庭,在经历文革破四旧后,都希望收藏一两件广彩。“一个50厘米高的花瓶45元,那时我学徒工资才20元,45元是不少人一个月的工资了,仍然四处求陶瓷票来抢购,可见广州市民对广彩的情结”。

  时代机遇:毅然“下海” 将广彩技艺和陶瓷烧制融合
  80年代后期,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进了广彩厂。“当时,广彩厂是旅游开放定点单位,每天都有十多辆旅游大巴载着外国游客到工厂参观,广彩成了游客们最喜欢的手信之一。”谭广辉说。

  1989年,谭广辉捕捉到广彩外贸的机遇毅然“下海”,与两个朋友合伙创立华艺彩瓷工艺厂,自己担任技术厂长。到了上世纪90年代,由于广彩行业没有统一的组织和统一的价格,各个工厂在客商压价的环境下,还坚持让利销售尽量抢单。到了2000年,由于材料和人力成本的上升、市场需求的变化,广彩行业快速衰落。

  尽管行业不景气,谭广辉还是坚持下来,2004年,他创立了广辉彩瓷艺术工作室,开拓广彩精品路线。29日,记者在工作室看到谭广辉的得意之作——《满地锦绣人添寿》。这座高1.6米、宽1.1米、重18公斤的广彩瓷壁屏风曾获得2012年深圳文博会金奖,堪称广彩有史以来的最大作品。这件作品花了谭广辉两年的时间,而一件50厘米高的花瓶起码也要两三个月。除了作品形制、题材的创新,谭广辉还在工作室开拓了文创产品路线,用广彩技艺做成吊坠售卖。此外,他还把触角延伸到上游行业,把广彩技艺和陶瓷烧制融合在一起,制作更适合现代审美的瓷器系列。

谭广辉和他的作品《满地锦绣人添寿》。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高鹤涛 摄

        传承问题:广彩技师多近退休 十年成才何人接手
  谭广辉不愁广彩精品的销路,但忧心广彩技艺的传承。“广彩行业在90年代初鼎盛时,从业者过千人,现在整个广彩产业中有设计创作能力的技师不到百人,而且,大多临近退休年龄了。”

  谭广辉表示,广彩是一门易学难精的工艺,培养一个能独立创作的广彩传承人,起码要十年。“前3年只是停留在对基础技术的重复练习,中间几年开始习得独立构思的方法,后3年才能独立创作设计。要随心所欲得心应手,要花上一生的修为。”“所以我现在选徒弟,首先是热爱,其次是沉得住气,不会一朝想发财。做传统工艺人不是发不了财,但前提是不断提高自己在艺术上的造诣,不断在技艺上创新,只有这样,才能在这个行业找到不可取代的地位。”

  对于传承问题,谭广辉的考虑有两点:一是培养人才的经费;二是培育人才的土壤。“现在不少传统工艺都是父传子式的家族传承,其实就是考虑到把手艺传给孩子,孩子不会跑,投入不会浪费;如果传给外人,花钱培养了几年,人却跑了,工作室难以承受损失。”

  所以,谭广辉从多年前就呼吁由政府、社会给予支持,在学校培养广彩传承人。“学艺术是很贵的,如果没有一定经济基础,普通人家不一定愿意支持。”3年前,广州轻工职业技术学院开设首个广彩班,采用师徒制教学,经费由政府支持,谭广辉是师傅之一,他认为效果很好,应继续推广。

  此外,谭广辉还到广州美术学院、华南理工大学、真光中学、真光小学、广雅小学、广州市聋哑学校、一商幼儿园等机构,向不同年龄层的学生传授广彩技艺。他表示,自己到大学去,并不是一定要从大学生中培养出广彩传承人,而是希望他们把广彩与其他艺术形式融会贯通;到小学、幼儿园去,则是希望下一代可以从小萌发对广彩的兴趣,继而学会欣赏。

        文/广州日报记者方晴

(编辑: 凯伦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