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新闻动态图片新闻

外面访大咖 家里哄萌娃

www.guangzhou.gov.cn2018年5月14日 14:59:39来源: 广州日报

  有人说,生了娃等于有了人生第二份全职工作。身为记者,她们在外追新闻跑,采大咖,跑现场;身为妈妈,回家还要跟着宝宝跑,教作业,陪上课。难怪有位记者妈妈感叹:“感觉自己像个陀螺,不只奔跑在新闻的路上,同时也奔跑在带娃的路上。”尽管疲惫,有时甚至是精疲力尽,但是往往娃的一句话,又能让自己“满血复活”,孩子看到印着自己名字的报纸时脸上洋溢的骄傲、母亲节宝宝亲手送上的康乃馨,让这些看惯了大场面的记者妈妈感到由衷的幸福和开心。

  值此母亲节之际,广州参考特邀了6位记者妈妈——其中有的已当妈十年,却深觉虽长尤短;有的还处于逐渐适应“母亲”这个角色的过程之中,甚至曾无数次动过想将孩子重新塞回肚子里的想法……

  经济新闻中心记者林晓丽:

  如今大部分的开心时刻,都是孩子们赋予的

林晓丽

        大家好,我是广州日报经济新闻中心记者林晓丽,也是两个儿子的妈,妈龄有十年了。

  常常有人得知我既是记者,又是两个小孩的妈妈,都会很惊讶地问:“怎么能够做到?”讲真,带着两个儿子又要上班的妈妈,特别是记者妈妈,真的很累。

  自从生了娃,每天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却不能好好地休息,而是要开始新的职业——保姆,陪儿子们玩、学习。

  最想吐槽、最痛苦的是陪三年级的儿子学习,各种拖延、马虎、不爱学习,所有小孩子的毛病,我儿子似乎都具备了。很多育儿书教的办法都用上了,但还是不奏效,常常被气到心绞痛,所以我很能理解之前有一家长因辅导作业而做了心脏支架。

  如今,如果能一个人静静地坐着,看电视看书,这对我来说都是珍贵的;和朋友吃饭逛街,对我来说更是奢侈。不过,我之所以能坚持下来,而且没有耽误工作,也是很感谢家人的支持和帮助。

  朋友问我有没有想把孩子塞回去,这个想法我倒是没有,虽然很累,但是痛并快乐着。可以说,如今大部分的开心时刻,都是孩子们赋予的。

  就说上周五。回到家,小儿子就拿着一朵康乃馨对我说:“妈妈,节日快乐!”得知这是儿子叫爸爸在楼下买的花,我之前所有的疲劳一消而散,觉得超开心和满足。

  前几天我生日的时候,其实我并没有举办生日派对,但是大儿子知道我的生日,放学后就悄悄地在文具店,用自己的零花钱给我买了防蓝光眼镜,说这件礼物最适合妈妈,因为妈妈常常看电脑手机。我当时感动到眼泪都快流出来。

  陪伴小孩的时候会很累,但出差时候,看不到宝贝们,也并没有觉得轻松,一闲下来就会翻看他们的照片,怀念在一起的时光。

  如果你让我再选择生或不生,我还是会毫不犹豫地说生,母亲就是这么伟大。

  在这里,我也祝愿天下所有母亲节日快乐。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林晓丽)

  政文新闻中心记者刘晓星:

  孩子很自豪有“记者妈妈”

刘晓星

        在休完产假回报社上班之前,我给自己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在职场不断进击的同时,能不能平衡家庭和工作,能不能当一个好妈妈,其实我心里挺没底的。记者常常是没有周末的,我所负责的基础教育线,学校会在周末举行校园开放日、校庆等活动,所以我在周末采访的频率还是很高的。当别人家小朋友周末可以在爸爸妈妈的陪伴下去儿童公园的时候,我们家小朋友都是外公外婆陪着出去玩。

  尽管如此,小朋友还是特别理解和支持我,不仅不抱怨,还以我的工作为傲。有时候在地铁或者公交车上,和陌生的小朋友攀谈的时候,他冷不丁地就会告诉人家:“我妈妈是记者!”其他家长会说:“哦!你妈妈这么棒啊,还是记者啊!”有了这样的“捧场王”,我都不得不给自己打打鸡血,努力努力再努力,不要辜负孩子对我这份工作的“推崇”。我的很多选题,都是在带娃的时候迸发出灵感的。有一天晚上,我带儿子去参加围棋比赛,等待的过程中,有几个家长在聊天,我便竖着耳朵听。有一个妈妈说,她给孩子报了10个兴趣班。她还表示上兴趣班也是“儿童社交”的一种方式。现在的孩子聚在一起,经常会聊围棋、聊钢琴、聊英语,如果哪个孩子搭不上话,很容易就被边缘化了。我一听,觉得这个情况太典型了,就采访了好几个家长,最后写成了《小学生报十个兴趣班,报少了会被“边缘化”?》。

  孩子上幼儿园大班后,幼小衔接被提上了议程。我每天赶在截稿前交完稿子后,还要面对更艰巨的任务:教娃写字、学算术、学英语。后来,我有了采访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家庭教育首席专家孙云晓的机会,便向他请教了“吼娃”相关的问题,写成了《家长陪读累吼娃到‘心梗'? 专家教您这样做》。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刘晓星)

  经济新闻中心记者李妍:

  当妈以后,我看世界的眼光有了更多角度

李妍

        不知不觉,当妈已经十年,感觉时间飞逝,以前家里那个可爱乖巧的小婴儿,已经长成了一个有个性的文艺美少女。

  孩子小的时候,她曾觉得有个当记者的妈,一点也不好。她曾说:“我长大以后,坚决不当记者,一天忙到晚,没有时间陪小孩。”现在,她觉得,有个当记者的妈,可以在报纸上看到妈妈的名字,也挺骄傲的。

  当妈以后有什么变化呢?太多了。首先,我多了一个称呼,现在很多朋友都爱叫我”米妈”。因为我的孩子小名叫米米,出生在2008年,属相是鼠,我希望她能是一个有米吃的米老鼠。在广东人眼里,有米也是有钱的意思,希望米米能过上丰衣足食的生活。

  其次,当妈以后,觉得时间超级不够用。以前单身时一个人潇潇洒洒来来去去了无牵挂,现在当妈以后,一边要工作,一边要带娃,要尽力寻求平衡两头兼顾,采访写稿的效率要高,抗干扰的能力要强,才能有更多精力带娃,感觉自己像个陀螺,不只奔跑在新闻的路上,同时也奔跑在带娃的路上。

  再次,当妈以后,发现朋友圈有了很大变化。因为孩子,这十年来,认识了很多新朋友,人生的体悟也增加了。通过孩子,让你看世界的眼光也有了更多角度。跟随孩子,妈妈也要学会修炼自己,获得更好成长。

  十岁的孩子,现在虽然有点小小叛逆,但是也有很多时候让人感到很贴心很温暖。我的孩子作文写得不错,喜欢古诗词,我们一起玩古诗词飞花令的时候,甚至我已经比不过她。今年母亲节,她躲到小书房,用粘土做了一朵手工花,送给我作为母亲节的礼物,真是惊喜。最后,我想说孩子,谢谢你的理解!谢谢你让我的生活如此丰富充实。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李妍)

  机动部记者王丹阳:

  家里来了一个骗吃、骗喝、骗感情的小精灵

王丹阳

        5月18日,就是我当妈妈两年半的日子。对于还不会读书、看新闻的2岁半小朋友,对我工作的了解就是“妈妈出门上班,赚钱买包包给宝宝吃。”听起来有点绕口,宝宝就是她自己,包包是她爱吃的东西。所以,每次出门上班或者出差几天,娃都兴高采烈地把我送到门口,热情挥手“再见”,提醒我记得给她买“包包”。半点都没有通常离别的扭捏或者依依不舍。然后,我就可以昂首阔步,意气风发出门去干活。毕竟,我已经成功从1岁半前的“奶牛妈妈”升级成“买单妈妈”。

  甚至有时候,习惯了我两三天或者一周出差的娃会问,“妈妈,你不去上班吗?”

  有了孩子后,对我改变最大的就是时间管理和工作效率。生娃前,我是一个相对拖沓,不太自律又没有严格时间观念的人。生娃后,虽然这些缺点并没解决,但从生完带娃的第一个夜晚就恍然大悟,时间如此宝贵。

  特别是1年前,既在家当“奶牛”又要出差采访的日子,每次背上“冰排、保温包,挤奶器加消毒袋”再混合着录音笔、手机、相机、电脑的日子,到一个采访地点先找冰箱冷藏“出品”,等到五六天后,满载着冰冻好的母乳,算好时间下飞机往家奔,不由感叹,生娃前当记者其实是件相对轻松的活。没有对比,就不懂得珍惜。

  现在,除了上班、出差,我在家里的个人时间基本都安排在娃睡觉后的晚上9点到11点,或者是娃醒来的早上5点到7点。因为,在家写稿敲字时,身边就会有一个小型哺乳动物在旁边骚扰,用比猫还快的爪子乱摁键盘;在打电话给采访对象时,则是用装哭或者比霸王龙还大的声音嘶吼。

  虽然在家里,我和我娘也经常调侃,“家里来了一个骗吃、骗喝、骗感情的小精灵”,娃是一个不支付一分钱报酬,要求还特别多的老板,但我依然觉得妈妈这份工作还是挺幸福的。它让人对工作和生活有了明确的目标和意义,也产生了最有成就感的精神愉悦。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丹阳)

  音视频部记者刘晓溪:

  孕育孩子,给了我一个变得更好的机会

刘晓溪

        我是广州日报音视频部的记者刘晓溪,26岁就当了妈妈在媒体行业里算是很早的,今天是我人生中第三个母亲节,面对一个古灵精怪的两岁半的女儿,我有时候难免心力交瘁。昨天在录母亲节视频的时候,我躲在了不常用的厕所,但是一分钟不到她还是闯了进来。就像我现在写这段文字的时候,她也在抱着我的大腿求我跟她玩。这就是我当母亲之后的状态,一地鸡毛,毛毛都有娃,几乎没有一分钟自我的时光。我曾经开玩笑说,每分钟都想把她塞回肚子里,可惜孩子不能退货,还要自己负责售后。

  同事问我当妈之后最大的变化是什么,作为一个比较幸福的妈妈,我有一个强大的后援团队帮助我带孩子,但我最大的变化还是失去了一部分“自我”。我变成了玥儿妈妈,而且没有一分钟可以卸下这个名头。上帝给你送来一个孩子,是为了给你一个机会让自己变得更好。让你看见一个人在眼前活生生的成长,从浑浑噩噩的婴儿变成一个独立自主的人,反思自己的心灵,成为更好的人。

  有了孩子之后,我才意识到孩子的纯真根本就不是我们这些世俗的大人能想象的,记得我女儿两岁时我第一次给她讲狮子王的故事,故事讲到狮子爸爸为了救辛巴去世了,我从来没有跟她说过死亡,但是当时她就哭了,她抱着我久久不肯撒手,童音含糊不清地说,玥玥妈妈不要死。从那以后,她每一天都会跟我说,妈妈我爱你。所以每天无论下班多晚,工作多累,片子多多,我只要回家抱住这个软糯糯的小孩子,心中的负能量就会一扫而空。

  感谢她的到来,我才能不断反思自己,在工作中,也更关注关于孩子的选题,关于青少年和亲子关系的社会矛盾等。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刘晓溪)

  政文新闻中心记者林霞虹:

  感叹带娃不易,也要谢谢自己的母亲

林霞虹

        记者妈妈怎么过母亲节?也许我能提供一个样本。现在是21:36,此刻我正坐在黑暗的卧室床上,身旁是刚刚哄睡的女儿,她旁边的“小海马”正在放着催眠曲。此刻,世界真安静啊!外婆在洗手间洗衣服的水声,小区里远远传来的小孩哭闹声,还有地铁通过的轰隆声,合着催眠曲越发衬得夜的宁静——当妈的人都知道,这样的宁静时光有多珍贵。我,终于可以掏出手机来写稿了。

  一个小时前,一家人正在吃晚饭,女儿突然说:“妈妈,手机。”小家伙耳朵真灵,手机在里面充电,她听到了。原来,又有任务了。我赶紧喝完碗里剩下的粥,准备写稿,外婆和娃爸识趣地带孩子去洗澡。

  谁知,澡还没洗完,娃在澡盆里就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一个劲胡乱挥手,一个劲哭喊:“妈妈!妈妈!不要!不要!不要!”。这种情况下,她的意思是呼唤妈妈过来,不要爸爸和外婆。我一开始还忍着,但她见自己的诉求没有得到回应,哭得更加歇斯底里,一边哭一边咳嗽。

  此情此景,我如坐针毡。一边要尽快截稿,一边宝宝在哭喊。我知道,每晚这个时候都是她睡觉的时间,是她需要妈妈陪伴安抚的时候。

  好吧!豁出去啦!先哄她入睡再加急赶稿!娃终于安抚下来,慢慢闭上眼睛,睡着了。但我还不能立刻下床离开房间。不得已,我叫娃爸拿来我的手机,在黑暗中写下这一篇稿,庆祝我的第二个母亲节。

  文章的最后,我要特别感谢我的母亲,没有她的艰辛付出,我这个新手妈妈,当得还要更加狼狈些。假如这群职业妇女做了什么贡献的话,这贡献中有许多都属于这些默默无闻的外婆和奶奶。祝她们母亲节快乐!鲜花和掌声归于她们!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林霞虹

(编辑: 凯伦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