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新闻动态图片新闻

多买一份饭 温暖一颗心

www.guangzhou.gov.cn2018年4月17日 14:49:58来源: 广州日报

  南华中路的一家名为弘善素食的店里,五六名志愿者和店里的店员正在分拣苹果、打包饭菜,11时左右,这些善心人士已经认购的“待用快餐”将免费分发给有需要的人。这一幕已经在这家店里上演了整整五年,截至今年4月15日,善心人士已累计认购待用快餐457910份,累计发放则达464965份。五年前,这家店的店主是一对刚刚创业的打工夫妻;五年之后,他们在广州开了5家店,每个店都延续了待用快餐的传统。

  缘起:

  从把卖剩饭菜送露宿者 发展成一家待用快餐店
  今年43岁的成瑞红是这家餐馆的店主。来自连州的他和妻子都是普普通通的打工者。2013年2月,在素食店工作十多年的成瑞红开始自己创业,在南华中路租下这间店面开了餐馆。

餐馆创办人成瑞红(右一)。

        开张后不久,他就发现了让人心酸的一幕:有个老人在他店旁的垃圾桶捡剩菜吃。“老人家60多岁的样子,在吃别人剩下的萝卜牛杂。”发现这一幕后,他赶紧给老人家打了一碗饭。那时候天气开始渐渐转暖,他发现周边不少拾荒者开始在江边、桥下露宿,看到他们生活境况并不好,于是他想到把剩下的饭菜打包送给他们,每天少的时候可以剩七八盒,多的时候还剩20多盒。

  “刚开始派饭的时候很多人都不信任,他们不理解为什么会平白无故请自己吃饭,后来我们送的次数多了,跟他们也慢慢熟了,他们就开始吃了。”成瑞红说,彼时刚好有一位常客发现了这一幕,便跟他提出了“待用”这个概念。“他告诉我,在国外有一个待用咖啡的概念,就是客人喝一杯咖啡的同时还可以多买一杯,供有需要的人喝。当时我还不知道什么叫‘待用’,后来在网上一搜索才发现,当年4月,刚好有人在国内发起了‘待用快餐’,我们就加入了。”

  惊喜:

  被报道后涌入上万份认购 认购数大却不够人手派发
  2013年,他的餐馆开始接受待用快餐认购:每认购一份成本是8元。刚开始,认购人仅限于身边的朋友,第一批待用快餐共认购了80份。因为知道的人并不多,成瑞红还是将剩下的大部分饭菜都打包送给拾荒者。一次在一德路派送时,发生了巧合的一幕。“当时我们在派饭,另一个公益机构在派月饼,他们是专业的志愿者队伍,他们给我们拍了相片和视频,后来媒体知道这件事了。”之后,许多媒体找上门来持续报道,这家待用快餐店一下子就火了。每天,成瑞红夫妇会将认购的份数、派出的份数和剩余的份数填写在小店外的黑板上。到2013年9月,认购的份数已达约2万份。不过,当时累计派出去的仅有四五千份,巨大的认购量让他感到不安。“这个钱实在太多了,我们只能暂时叫停,最让我感动的一幕是,有一对上海夫妇知道我们在做这件事之后,特意坐飞机来到广州表示要认购,但我们当时实在不敢收,后来他们提出不能不近人情,我们只好收了他们一份认购款。”成瑞红说,社会各界的热情让他觉得不可思议,而那对好心的夫妇也鼓励他们好好做下去。

  感动:

  志愿者加入全城派送 最多时每日送出千份

一位长者来领待用快餐。

        认购的人太多,但送出去的太少,幸亏在媒体、街道、公益组织的帮助下,很快这家餐馆里刮起了慈善旋风。“很多慈善组织加入进来,有人领餐送去给各个地方的拾荒者,有人领餐送给医院的病童家长,最多的时候一天要派出大概一千份,平时也有七八百份。当时我们店里只有五六个人,根本忙不过来,后来很多志愿者们加入帮忙,最多的一天就有30多个人,店里挤不下,他们就在店外面洗菜、分菜,排成两排帮忙干活。”这一幕让成瑞红非常感动。

  2014年年初,结余的1万多份待用快餐终于全派了出去,还产生了缺口。

  尴尬:

  认购数低于派送数 为防冒领 领餐须登记
  2014年年中,这个缺口扩大到了1万多份。有媒体报道的时候,认购会大量涌入,没报道时,认购相对少很多。但派送待用快餐还在继续,面对着这10多万元的缺口和每天到店领餐的四五百人,成瑞红只能想办法解决。

  “过去领待用快餐不需要任何认证,但我们发现了一些冒领的情况,有人看到别人领自己也来领。”为了将社会人士认购的饭菜留给最需要的人,成瑞红想到了持证登记:领餐人需要提供残疾证、低保证等证明,但拾荒者除外。因为很多拾荒者连身份证都没有,一看衣着就知道确实有困难。

  刚开始登记时,一些人不理解,甚至质疑餐馆在搞假公益,成瑞红只好挨个跟他们解释,“有人说他昨天领了,为什么就今天不让领。我说今天继续给他,但他明天来领时必须带上证件。”如今,成瑞红专门用来登记领饭者的本子已泛黄,有400多人登记在册,里面记录着领饭者的个人基本情况,还为他们进行了编号。

  感恩:

  “待用快餐成就我们 五年开了4家分店”
  如今小餐馆每天派出的待用快餐为200份左右。每笔认购餐馆都在笔记本上登记,并由认购者签名。五年的时间里,光认购的记录本就写了满满50本。

  4月16日上午10时许,天正下着雨,60多岁的陈伯一瘸一拐,如约出现在餐馆门口。陈伯是这里的常客,终身未婚的他守着90多岁的老母亲生活。陈伯身后还有许多老人排队,如今领取待用快餐的人除了拾荒者外,不少都是周边生活困难的街坊。

  南华中路人来人往,不时有人在此驻足,拿出50元或100元认购几份待用快餐,有些认购者也是店里的常客。对于待用快餐认购价为8元;普通人进店用餐则是13元,老人用餐是10元,都是自助餐。

  待用快餐的模式得到了人们的认可,餐馆的名气越来越大,发展也越来越好。如今,成瑞红夫妇如今已在广州开了5家店,无一例外都有待用快餐认购。除了将待用快餐的认购量、领取量写在店里的小黑板上,餐馆每日在微博公布:“4月15日,海珠店当日认购1692份、领取172份,累计认购457910份,累计领取464965份,累计剩余-7055份;番禺店当日认购11份、领取12份,累计认购36247份,累计领取36022份,累计剩余225份……”

店里的登记本和小黑板会登记待用快餐的认购和领取数量。

        “做待用快餐也成就了我们,如果没有待用快餐,我们的店也不会发展得这么好。”成瑞红说。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秦松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廖雪明

(编辑: 凯伦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