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新闻动态图片新闻

跪地手术半小时 急救大出血病人

www.guangzhou.gov.cn2018年4月16日 10:31:49来源: 广州日报

曾医生跪地为病人做手术。吴德庆摄  

        4月14日,一张医生在病床边跪着做手术的图片,从同学群“红”到了广东省人民医院工作群,图片中跪地施术的正是省医普外科主任医师曾穗德,历时近30分钟,成功抢救一名因大量血便陷入休克的病人。

  “大医厚德,这一跪,无关谦卑,只关存亡!这一跪!是对生命无条件的敬畏和热爱!是人文点亮医学路上的航灯!”曾穗德的同事如是说。

       “现在想起来,‘师傅’(指曾穗德)跪地做手术,真的是无奈之举。”省医普外科医生吴德庆说。他清楚地记得,那天他与曾穗德医生一同值班,自己是值二线,曾医生是三线,接到通知,两人一起来到急诊科时,看到这名病人满脸苍白,接近休克昏迷。了解后才知道,病人约一周前在外院做了痔疮手术,却一直有血便,持续出血一周后的当天,出血突然大增,在家足足血便了两马桶的量,才赶紧就医,来的路上,出血把两大片成人尿片都浸透了。

  病人的状况不好!两名医生一边为其输液,一边进行肛窥等检查出血点。很快,直肠处的出血点找到了,但普外病床全满,怎么办?曾医生决定,不等普外科手术室了,就地做手术!两人就在急诊科手术室开始施救。曾医生主针,吴医生在旁扶正病人、递送器械等协助,为了更好地暴露手术视野,吴医生还得拿手机帮打着强光,而曾医生则二话没说,因应病床高度、病人侧卧手术体位,两腿跪了下来,双手缝扎操作,检查、简单麻醉、吸出血块、缝扎手术……这一跪就是将近30分钟。

  手术过程中,吴医生实在觉得“师傅”太辛苦了,特地找了一张床单,折了几折,帮他垫一下双膝,“这张照片就是那时心里一动,用手机拍下来的。”吴德庆说。他特别记得,缝扎好,止住血,“师傅”说了句:“抢救中不觉得,抢救完感觉膝关节快断了!”吴德庆说,当时心里挺辛酸的,毕竟“师傅”已经是50多岁的人了,跪地手术太难了。

  “跪地手术图”红了 医生却说“不记得”
  吴德庆说,这事发生在两个月前,那名病人术后止了血,观察好几天出院,而“跪地手术图”,一直静静“躺”在吴德庆的手机里。据了解,病人和家属都很理解与清楚治疗过程。直到4月14日,吴德庆在微信同学群里看到大家都在转一条“最美医生九个瞬间”的消息,有在手术室打着吊针做手术的医生,也有省医背着小病患工作的“奶爸”同事,吴德庆突然想到,自己这里还有一张“最美瞬间”照片呢,于是他顺手从手机里调出“跪地手术图”,发上了同学群。

  吴医生随即关了手机,进了考场,当天,他要考高级职称试。让他没想到的是,一出考场,才知道自己“扔了颗炸弹”,图片从同学群转到了省医工作群,同事们纷纷点赞之余,也接力晒手术操作体式,比如省医心外科贺子剑医生说:“没办法,由于受限于升降床的高度,有时候在紧急和抢救生命的情况下,为了与时间赛跑,主刀(医生)全程躬着背连体外循环下搭桥手术都做过。”

  毕竟图中人是“师傅”,吴德庆赶紧跟曾医生联系,为未经同意发图道歉,也担心给“师傅”招来麻烦。没想到的是,曾医生却说“自己都不记得了”,也并未责怪吴德庆自作主张,只轻轻说了句“哈哈,挺热闹”。

  跪地有没有必要 实际情况说了算
  在此事件中,真的有必要跪地施救吗?对此,吴德庆医生解释,这真的是一个无奈之举,也是一个病情紧急、设备状况的特例,必要不必要,最终是实际情况说了算的。

  他介绍,当时检查明确是直肠出血,也检查到了出血点,正常而言是收治入院,开手术通知单,约手术室,做麻醉等术前准备等等,在普外科手术室,有良好的手术照明、有肛肠手术特殊的摆截石位手术床、有硬膜外麻醉等、有完整肛肠手术团队等,当然更好的,起码手术床充分暴露术野,高度也合适,就不用跪着做手术,对于缝扎的转针操作也容易些。

  可问题是,当时病床爆满,收治不进普外病房,就算跳过这些,约普外手术室也得几小时后了,另一边却是病人还在一直出血,迫近休克状态,急需快速缝合止血,根本等不了这么久。

  这真的不关医疗设备配置的事——吴德庆指出,肛肠出血从急诊入院,需要紧急手术的,可能一年不到一两例,省医又不是专科肛肠医院,急诊没有配置肛肠手术所需要的特定手术床,“跪地手术”最是正常不过了。

  只要病情需要、病患需要,医生从不考虑“辛苦问题”,哪怕“跪地做手术”。吴德庆说,因为在医生眼里,姿势美不美不重要,能帮到病人能拯救生命才是最重要的。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何雪华 通讯员靳婷

(编辑: 凯伦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