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新闻动态图片新闻

英雄精神 激励后人

www.guangzhou.gov.cn2017年12月11日 16:06:31来源: 广州日报

  今天是广州起义90周年纪念日。“广州起义”的英雄故事是我们这座城市独特的红色基因,从广州公社旧址到已落成60年的广州起义烈士陵园,革命圣地的荣光滋养着一代又一代的广州人。从50年代到现在,在广州度过青少年时光的市民,多有清明节到烈士陵园扫墓,在这里过队日、团日的经历。革命先辈的故事和自己的成长经历有机地融合在一起,成为我们最珍贵的集体记忆。

 学生们到广州起义烈士陵园缅怀先烈。

        40、50年代人

  古稀花甲忆青春岁月
  “这是1969年的夏天,我们广州市第九中学的六个女同学,在烈士陵园广州市区最大的荷花池旁留影,留下时光的记忆!”1953年生的梁姨珍藏了一幅16岁时在烈士陵园的留影。当年她和其余五位女同学都是风华正茂,如今花甲有加,安享晚年。“我们现在美好的日子是先烈流血牺牲换来的,倍感珍惜”。

  跟梁姨年龄相仿的市民也有类似的经历。1949年出生的王叔与共和国同龄,他回忆说中学时期每年学校都会到烈士陵园扫墓,但名额有限,只有争取成为先进分子,才能代表年级参加扫墓活动。而最近的十几年,烈士陵园成了王叔晚年的重要寄托,每周至少有三天,他都会去烈士陵园与一群歌友们一起唱老歌。十几年下来,歌友们都成为好朋友,长期锻炼身体硬朗。

  67岁的黄叔四年前成为烈士陵园舞蹈团的一位义务领舞老师。去年9月,黄叔和舞蹈团的成员们还在血祭轩辕亭旁的湖中合力救起了一名落水男孩,获得了“越秀好人特别奖”,一时之间传为佳话。

  与其他公园相比,广州起义烈士陵园在比较早的时候就按陵区和园区进行划分,大部分市民都尊重先烈,不会在陵区范围进行娱乐活动。后来严格实施动静分区后,所有的娱乐活动都规定在园区进行,陵区范围禁止高分贝活动。

  而进入园区范围,则渐渐热闹起来,赏花、下棋、写大字,伴着一曲合唱版“涛声依旧”传来,一片和谐向荣。

  60年代人

  穿起珍藏的白衬衣去扫墓
  60年代初出生的市民黎叔说,从小学直到70年代后期,他基本每年都到烈士陵园扫墓,英烈们的事迹耳熟能详。“去烈士陵园扫墓是一年当中的重要日子,大家都穿上统一的白色上衣、蓝色裤子,白衬衣平日是不舍得穿的,留着到烈士陵园扫墓的日子才穿。我们那个年代比较特殊,没有红领巾,胸前戴一个胸章。”黎叔记得,从中山三路大门口就排起长长的队伍,大家十分有秩序地等待,慢慢走到墓前祭奠先烈,献上白花。扫墓仪式结束大家就静静离去。

  黎叔还记得,烈士陵园的湖面划艇票价是“一毫二”,“这在当时是高消费,我们小孩子哪里有钱,只有羡慕的份”。烈士陵园的一座座亭台建筑也让黎叔记忆深刻,位于湖心的血祭轩辕亭是为纪念“刑场上的婚礼”中的周文雍、陈铁军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而建造,黄琉璃瓦面、花樑、红柱,建筑形态十分优美。

  “很多广州人都知道‘刑场上的婚礼’,但不一定知道当时的地点就是血祭轩辕亭。烈士陵园地方不大,但精神内涵真的很丰富。”70年代,烈士陵园举办菊展,当时是全城盛事,“十分热闹,在那个年代,这样的文化展览活动来之不易,大家都特别高兴,甚至说是兴奋”。如今,黎叔不时还会到烈士陵园拍摄栖息的鸟类,“在市中心有这样一个生态良好的大型公园,确实是市民之福,滋养了广州几代人”。

  70年代人

  陵园中戴上红领巾团徽学溜冰
  “想起烈士陵园,我会浮现出‘红陵旭日’的场景,站在庄重雄伟的广州公社烈士墓前,太阳光穿过云层在东面喷薄而出,很震撼。”1977年出生的余女士说,从小她在烈士陵园接受过一次次爱国主义教育的洗礼,这里见证了她的成长。除了每年清明节扫墓,她的入队、入团仪式都在烈士陵园举行。“七岁,我在烈士墓前戴上红领巾。十五岁,我在烈士墓前郑重宣誓加入共青团,别上了团徽”。

  她印象深刻的还有在烈士陵园学会了溜冰。中学时同学们都很流行溜冰,是当时年轻人最时髦的娱乐方式之一。“没学会的时候摔得好惨,现在还记得有多痛。”烈士陵园的溜冰场价格适中,学生也能消费得起,加上附近有好多所中学,吸引了很多学生。“我记得相对于当时的其他场所,家长对于去烈士陵园溜冰还是允许的,可能因为有敬畏心,大家都会比较乖,不敢玩得太热闹”。

  80、90年代人

  扎小白花寄托哀思
  80后刘女士从小家住烈士陵园附近,童年和少年时期在烈士陵园度过很多美好时光。“那时正门广场上有一大片美人蕉,微风拂过,火红的花朵迎风招展,就像熊熊燃烧的烈焰。爸爸说,这寓意革命的火种生生不息,绵延不绝。我至今仍记得五岁那年清明,爸爸妈妈教我扎了三朵小白花,冒着霏霏细雨,牵着我的手,拾级而上,把小花放在烈士墓前。那时墓前已经摆满了花圈,小白花显得格外不起眼。爸爸妈妈告诉我:‘只要放上小白花,先烈们会知道我们没有忘记他们,这就够了。’”

  80后的文女士也有同样的感受,“我从小手工都做得不好,特别笨拙,但每一年扫墓前,我都坚持要认认真真做好白花。绢纸、卫生纸、后来的薄卡纸,还琢磨过不同材质的纸做什么花最好看。觉得通过自己动手做的白花能献上最大的敬意。”

  00后们

  接受爱国主义教育

        跟年长的受访者不同,新世纪后出生的受访学生,尽管大部分没有像以前那样,由学校组织进行扫墓活动,但大家还是对广州起义的历史及故事非常熟知,不少学生还自发到烈士陵园缅怀先烈。

  东川路小学三年级同学小关,每年清明节都在学校组织下准备一朵小白花到烈士陵园扫墓。因为就住在烈士陵园附近,烈士陵园是他从小就常去的公园。“小时候认为就是个大公园,上学后才了解到历史,尤其是先烈英勇牺牲的故事,我明白了烈士陵园与其他公园的不同。”小关说。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廖靖文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黎旭阳

(编辑: 凯伦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