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新闻动态图片新闻

皑如山上雪 点亮广州蓝

www.guangzhou.gov.cn2017年8月17日 16:29:14

走在沿江路上,脚下是整洁的道路,身边是美观的城市雕塑,头顶是蓝天白云,让人感到舒适放松。广报记者陈忧子摄   

登上广州塔顶,仿佛一伸手就能触到蓝天白云。广报记者高鹤涛摄   

蓝天白云下的珠江新城和海珠区。广报记者陈忧子摄

蓝天白云是珠江新城这座雕塑最好的背景。广报记者高鹤涛摄  

蓝天白云和珠水相互映衬,给炎热的夏天送来几分清爽。广报记者陈忧子摄

 

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花城广州离秋尚远,市内亦难有飞鹤可观。但碧霄上的诗情,走走停停,竟能随处可见。

不信出门走走,足下黄叶地,满目碧云天。最近广州的天空总是湛蓝如洗,那蓝色深沉、静谧。有时,空中点缀着几朵白云,像棉花糖般轻盈、缥缈、纯净;有时,白云在空中像海浪一样翻滚、堆积、碰撞,“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把广州引以为傲的“广州蓝”都变成了背景板。有时,夕阳染红了满天云霞,让人禁不住想起冰心曾写过的句子——“文字竟是世界上最无用的东西,写不出这空灵的妙景”……

说起广州的颜值,人们总会想起“花城”,想起“广州蓝”,其实天空之上,朵朵白云也是靓丽、抢眼的风景。它们变化万千,随便一“出手”就能把天空织成一幅幅动感的画卷,让人呆呆地痴看,怡然自得,沉醉其间。

在魅力花城,蓝天白云不断开启刷屏模式,引来一片“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它们已经成为“宜居广州”的代言人,不声不响地提高着人们的幸福感、获得感,提升着广州的知名度、美誉度,也展现着这座城市的软实力和强大魅力。对于这样的广州,难怪很多人会迷恋。  

文/广报记者夏振彬(除署名外)

高积云可能会带来降雨

“哇!今天的云好漂亮!”在广州蓝的映衬下,昨天羊城上空飘起了丝丝棉絮状的白云。不过气象专家指出,这种云的出现,其实是预示着天气不太稳定。

连着几天,广州天气都挺晴朗,这给了不同形态的白云充分展现自己的舞台。昨天不少市民就拍下了形态各异的云朵照片。在大家的镜头中,有的云如同被抽离的棉纱,浅浅地铺在蓝天上,有的又宛如一团堆积的牛奶糖,浓得化不开。气象专家告诉记者,最近副热带高压有所减弱,在这种天气形势下,天空容易出现一些积云。棉纱状的云应该是高积云,预示天气不太稳定,在太阳照射下可能出现雷雨天气。有的市民却表示,他所看到的云白中带黑,好像要下雨的样子。专家说,其实,在副热带高压边缘,局部会有些积雨云发展,实际上广州一些地区昨天就下了阵雨。这些云的出现,都印证了天气是不稳定的。天气有变化,市民在不同区域见到的云也不尽相同。

气象专家说,简单而言,从高度上,云可以分为低云、中云和高云三类。低云包括积云、层云、层积云;中云包括高积云、高层云、雨层云;高云则包括卷云、卷积云、卷层云。从外观上,可以记住“积”、“层”、“卷”、“雨”这四个字,“积”是指像棉花一样堆积起来的云,“层”是像一层灰沙一样满布天空,“卷”是像一缕缕卷发一样的云,“雨”则是会带来降雨的云。

教你认识“云家族”

云是大气中水汽凝结(凝华)成的水滴、过冷水滴、冰晶或它们混合组成的漂浮在空中的可见聚合物。当太阳光照在地球表面,水(包括江河湖海以及动植物的水分)遇热形成水蒸气,而空气中一旦水汽过饱和,水分子就会聚集在空气中的微尘(凝结核)周围,由此产生的水滴或冰晶会将阳光散射到各个方向,形成云的外观。

虽然有些云像城堡,有些像帽子,有些像骏马的鬃毛,但总体来看,云主要有三种形态:“一大团”的积云、“一大片”的层云以及纤维状的卷云。气象学家先是以云底高度,将云分为低、中、高3族;再按云的外形特征,将云分为10属;最后,再按云的结构特征和成因,将云分为29类。

低云多由微小水滴组成,云底距地面较低,一般低于2500米,并随季节、天气条件以及地理位置而变化。低云包括积云(淡积云、碎积云、浓积云)、积雨云(秃积雨云、鬃积雨云)、层积云(透光层积云、蔽光层积云、积云性层积云、堡状层积云、荚状层积云)、层云(层云、碎层云)、雨层云(雨层云、碎雨云)5属(14类)。多数低云都有可能产生降水。

中云多由微小水滴、过冷水滴或冰晶、雪晶混合组成,云底一般在2500米~3000米之间。中云分高层云(透光高层云、蔽光高层云)、高积云(透光高积云、蔽光高积云、荚状高积云、积云性高积云、絮状高积云、堡状高积云)两属(8类)。高层云在夏季多出现降雨,冬季则多有降雪发生。高积云较薄时,则不会出现降水。

高云则由微小冰晶组成,云底高度一般在5000米以上,但在高原地区时较低。其分为卷云(毛卷云、密卷云、伪卷云、钩卷云)、卷层云(毛卷层云、薄幕卷层云)、卷积云3属(7类)。高云出现降水较少,但会产生“雪幡”,即冰晶在下降过程中不断升华,最终在云底形成白色的丝缕状悬垂物。

 (广报记者叶卡斯)

 

(编辑: 曾源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