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新闻动态图片新闻

愿做“有心人” 化解邻里仇

www.guangzhou.gov.cn2017年7月19日 10:53:21来源: 广州日报

  老街坊 新街坊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何瑞琪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维宣

68岁的公益律师王维琼。

        曾是“军中绿花”,曾在大火中英勇救人,曾是新中国首批通过律师资格考试的律师之一,这位在成长历程中屡屡令人称奇的女子走到古稀之龄,成了街坊身边的公益律师。

  68岁的王维琼已经在天河区林和街当公益律师整整10年了,居民经常到司法所找她聊烦恼,角色近似于居委大妈,却以更专业的知识为他们指点迷津。

  加装电梯楼下不答应,楼层渗漏导致“邻里仇”,遗产继承引发亲情矛盾……这些你我都会遇到的社区典型纠纷,经她一股狠磕问题的“牛”劲儿,迎刃而解。

  其人:我国首批持牌律师
  “我和共和国共成长”。1949年,王维琼出生于一个军人家庭。19岁顺理成章走进军营。时代在她身上打下深刻的烙印——朝气蓬勃、只讲奉献、不求回报。在到医院做政治管理工作期间,她甚至扑入火场中英勇救人,当地媒体以《鱼峰山下的向阳花》为题进行报道。

  “这篇报道鼓励了我此后的一生。从那时起,我就立下志愿,我的人生就要像这朵向阳花一样,不能随便凋谢。”王维琼说。

  理解这样的人生理念,这或许能解答为何她会在日后奋发图强、热心公益。1982年,王维琼退伍转业,后争取到一年的脱产培训法律的机会,最终通过了新中国首次律师资格考试,成为执业律师。

  在从事律师行业的30年里,王维琼自述自己平时几乎没什么爱好,不跳舞、不唱歌、不美容,就是一直进修充电“扑腾业务”。还有个习惯就是每天坚持读广州日报,在上面寻找各类居民遇到的烦恼,“我希望当好能为人们解决难题的律师。”

  热心:恰当处理社区典型纠纷
  在退休后的14年里,王维琼奔走于法律服务的第一线,献身社区热心公益。2007年她就成为林和街公益律师,参与林和司法所每周二下午的值班、每月15日上午陪同街道人大代表、党代表工作室接访以及林和街应急性的调解调处工作任务。自2016年开始还担任林和街侨庭社区的法律顾问。

  “居民遇到烦心事,有些会主动求助法律调解,有些觉得‘家丑不外扬’,在居民楼里吵翻天了也不来。”林和街司法所所长甘宇说。但王维琼经常坐公交车从越秀区跑来天河区,在社区看到居民面露难色,就主动提出帮人解决烦恼。

  案例一:更换电梯 两业主不答应
  老旧小区加装电梯难,利益难协调成“拦路虎”,这样的事例常常在身边上演。今年7月初,王维琼也在为调解电梯难题反复奔走。这栋居民楼还不算是“从无到有”加装电梯,而是原有的电梯年久失修必须更换,“从有到换”也导致了很多麻烦。

  目前,要成功申请旧楼加装电梯,不仅要达到三分之二业主同意的要求,还要就具体加装方案取得所涉业主的同意。更换电梯也如是,主要集中在加装费用分摊问题上。

  经过王维琼反复上门调解,大打“人情牌”,已有好几户人家同意更换电梯了。但她遇到了新情况:一户产权不明,无人愿意出面交钱;另一户买了同一层两套房,打通之后认为自己只是“一套房”,不愿意分摊两套房的费用。

  这时,王维琼的法律功底就显示出来了。她指导前一户人家,到房管局查册开产权证明,“房子是谁的都跑不掉”;至于后者打通的房子是“一套”还是“两套”,王维琼表示,广州目前的加装电梯政策写得很清楚,是按照业主专有部分占该层建筑总面积的比例确定出资比例,“面积在那,跑不了的。”

  通过好几单协调处理电梯纠纷的案例,她发现,缺乏有效的协商沟通机制和谈判依据是导致未能成功的主要原因。律师的专业意见更好地指导业主之间协商或调解,若不成功,可依法通过民事诉讼途径解决。

  案例二:排水导致“邻里仇” 楼上跺脚楼下竹竿捅
  远亲不如近邻,社区提倡的是一种互帮互助的和谐邻里关系。但邻居间也有闹矛盾的时候,王维琼直言很多时候源头是“渗漏”问题。别看小小一滴水,足以令邻里打好几年架,最终还是她“出马”成功协调。

  在侨庭社区,去年发生过一起楼上楼下渗漏纠纷。起因竟是楼上,说阳台的洗衣机排水不畅,猛“倒灌”水进家里,指责肯定是楼下的管道堵塞。楼下的人家刚好是工程师,说根据专业判断不是自家出的问题。

  两家人争执不下引发“邻里仇”,一到晚上,楼上就在地板上猛跺脚,楼下气不过就拿竹竿捅天花板,闹得鸡犬不宁,连街道都没法协调。

  王维琼听说有此纠纷,一连上门三四次,业主听说是律师,才愿意开个门缝。“他们不愿意请第三方来看,我也不是工程师,看到楼上在装修就想了个妙招,让他家把洗衣机挪到第二个阳台上,从此再也没有倒灌的现象了。”王维琼也不愿多说是哪家的过错,反正这招“歪打正着”,平息了两家的恩怨。

  “很多时候,邻里纠纷平常人处理不了,律师反而能。”王维琼戏言,这个案例不一定需要法律知识,还是因为职业带来的权威性恰好办成了。她愿意做个“有心人”,多跑腿上门几次,帮助社区处理纠纷。

  案例三:遗产纠纷两个家庭差点对簿公堂
  社区典型纠纷还有一类案件,就是涉及亲情类的遗产纠纷案、婚姻财产案。再能说会道的王维琼有时也会觉得很为难,“自己作为一个女人感同身受,一方面要说清楚法律关系,另一方面也要从情感上体谅对方。”

  去年,王维琼经手了一单遗产纠纷案。黄伯和已故的前妻生了三个孩子,后来黄伯和后妻结婚,和后妻的孩子小黄一同生活。2016年,黄伯去世,留下了两份经过公证的遗嘱。如此,前妻的三个孩子和后妻的家庭,就遗产继承问题起了严重冲突。双方相互指责对方对老人的关心不够,在调解的现场,场面一度失控。

  然而,王维琼却没有制止他们,因为她明白失去亲人对于他们而言是悲痛的,他们需要宣泄心中沉痛的情绪。同时,放任情绪并不能解决彼此的矛盾,最终还是要回归亲人已逝矛盾仍在的现实当中。

  直到等待双方心情平复后,调解员与王维琼将工作缓缓推进,大打“亲情牌”,明确继承人身份及发生效力的遗产,督促双方尊重被继承人的遗嘱意思。经过三开调解会,夜审调解书,终于化解亲人账。

  王维琼曾经在2014年被评为“广州好人”。多年来,她不计报酬,把开展公益法律服务作为自己古稀之年的人生新起点。如今,她带动了自己所在的广东南国德赛律师事务所20多名年轻律师在社区调解纠纷。她说,她是属牛的,就当个老黄牛好了。

(编辑: 凯伦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