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新闻动态图片新闻

夫妻妙手 藤席回春

www.guangzhou.gov.cn2017年7月3日 11:07:45来源: 广州日报

  荔湾老城区有一家不起眼的藤器店,不到30平方米的店里面,摆满了各色的藤制品。48岁的店主梁雁嫦夫妻俩每天要花十多个小时织补藤席。由于手艺好,价钱又不贵,不少街坊慕名前来。梁雁嫦说,她家自祖辈就和藤席藤椅打交道了,这门手艺养活了一家四代人。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林亦旻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苏俊杰

  “我八九岁的时候就开始跟着父母做藤席谋生,做到现在已经快五十岁了,可以说我的生活每一天都离不开这些藤席。”荔湾区龙津东路的一条小巷子里,梁雁嫦和丈夫经营着一家藤制品店,不大的店面里堆满了各式藤椅、藤席。他们的一大本领就是把弄手中的一把特制的刀具,每天花上十几个小时修补早已老旧的凉席,“有些破损严重的要补上一整天,一天到晚都是和藤席打交道,自己都做到怕啦。”

梁雁嫦在店内修补藤席。

       梁雁嫦说,夫妻俩希望将这份手艺传承下去,修补凉席虽然是份苦差事,但眼见自己修补的凉席得到街坊们的认可,心里也很安慰。她说,能做一天是一天,希望能让更多人知道我们这家一直坚守的藤席铺。

  “嫦姐,凉席破了,拿来这里补,大概要多久啊?”昨日,记者来到梁雁嫦夫妻的小店,正看到一位老婆婆来店里询问价格。她告诉记者,自己祖传的凉席坏了,舍不得扔,从萝岗坐了一个多小时车才找到了嫦姐。

  说话间,梁雁嫦接过凉席,不紧不慢地摊开,找到其中的破损处,用毛刷蘸湿藤皮,为的是让藤皮变柔软更易操作。紧接着,她右手攥紧一把特制的藤刀,左手从塑料袋里抽出一根新藤皮捏在手中,一抵一推,数秒之间,破损处的旧藤皮已被抽出,编入了崭新的藤皮。

嫦姐修补藤席的手法十分纯熟。

       记者发现,重新编织补上去的藤皮颜色明显较浅,梁雁嫦说,一般凉席的使用寿命能达到二三十年,用久了颜色会越来越深,睡起来也更加舒服,所以新补上去的藤皮颜色会不一样。

  技艺:藤席“不老土” 越睡越舒服
  除了修补凉席,嫦姐夫妇的绝活要数制作凉席了。嫦姐指着一张长1.9米、宽1.5米的藤席说,这样大小的一张席,如果是用3毫米宽的藤皮,大约需要1200根,从最中间向两侧延伸,最快也要3天。若换用2毫米宽的藤皮,同样大小的藤席则需要1600根藤皮才能织就,手工时长要一周。

  每当客人挑选好新藤席,梁雁嫦还会使出“撒手锏”——用火将藤席烤一遍,“去除一些小毛刺,让它不那么扎人。”而对于大一点的毛刺,她则将藤席一点点展开,将其修剪平整。

  梁雁嫦说,制作凉席的每一道工序都很考究,现在就算在制藤厂内的工人,也往往只懂得其中一些工序,能独立做成一张凉席的人少之又少。“每一条藤皮的长度需要量好,稍微哪里弄得不好席子做出来就会起皱褶不平整。”

  丈夫辉哥说,妻子做凉席补凉席已30多年,虽然时代不断变迁,但来询问藤席的人依旧不少,“藤席其实并不老土,越睡越舒服。”

  故事:“藤席陪伴了我们一辈子”
  制作藤席这门手艺在嫦姐家已经传了三代了,小时候家里穷,学习制作藤席是兄妹几个的必修课。嫦姐说,这门手艺考验人的定力和耐心。相比过去,如今工艺上已经简化了很多,藤皮可以用机器从藤条上剥出。愿意学这门手艺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会做的大部分都上了年纪。

  说起藤席,嫦姐依然面带微笑,“藤席陪伴了我们一辈子。”上世纪80年代末到上世纪90年代,空调还没普及,但人们也越来越有钱了,“来订藤席的人络绎不绝,那时真是一天忙到晚都干不完。”

  后来,皮沙发、竹凉席等兴起,藤器店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不过,夫妻俩从来没有灰心过,也没有埋怨过。“这是我们的看家本领,钱少一点,就过得简朴一点吧。”

  小资料
  很多人认为藤席不能清洗,其实是一个误区。藤席每年至少要清洗两次,可用清水或加少许沐浴露、洗衣粉清洗。过水洗净后,晒到八成干,再慢慢阴干,尽量避免折叠,一张藤席若保养得当能用二三十年。

  凉席破损一般分为中间破洞以及边缘破损,中间破洞一般用藤皮根据纹路填补,如果是严重的边缘破损就要重新编织回一块。

(编辑: 凯伦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