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新闻动态图片新闻

苏童作客南国书香节与读者互动

www.guangzhou.gov.cn2016年8月23日 14:39:03来源: 广州日报作者: 黄丹彤

  

        事实上很多年前,我一直被问一个问题,苏童,你如何看待底层生活,我给他的回答是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底层?我为什么要看待?

  (我)看任何问题都是用人的眼睛,人的眼睛能够感受到事物的温度、情感,我不主张用作家式的眼睛来看待社会。

  ——苏童

  被公认中国“擅长描写女性的最好作家”苏童,昨天下午来到南国书香节,做了题为《文学中的“乡土中国”》专题讲座。讲座之后苏童与现场读者进行了互动。

  谈《大红灯笼高高挂》

  “谁也别抢巩俐的戏”

  读者:《妻妾成群》后来被改编成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它是否能充分表现原作的创作精神?

  苏童:这是我的小说被第一次改编成电影,自己很好奇,在看电影的过程中,我觉得我像是一个校对和审片员。看第一遍时我说,这是我小说里的台词吗?这个台词不是这么写的。这个假怀孕是我小说里的,红灯笼我写过吗?后来我想起来真的写过。

  第一次看片子就是在这个过程中看完的,看完了之后觉得很不满意,改动太多,自己编造的也太多,但这个电影很怪,全世界的人很爱电影,尤其爱《大红灯笼高高挂》这种电影。

  后来我把自己变成一个普通观众,我觉得它某种程度上离我越来越远。当我以一个客观的视角去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我觉得这部电影成功是有道理的,它真的是一部好电影。从专业的角度来分析这部电影,我发现它对我所有的伤害都是有原因的,包括都不让我的男主人公露一个脸,后来我发现这主要是为了谁也别抢巩俐的戏,二姨太、三姨太也别来抢巩俐的戏。

  当我渐渐变得客观之后,发现所有的改动,都是很有道理的,这部电影就像一个算计非常厉害的电影,整个电影没有外景,只在片头有一段外景,就是在内景、宅子里面拍了一个多小时,人物的关系全是被修剪过的,修剪到经济实惠。冲突在这么一个封闭的小舞台里面呈现,因此表现得淋漓尽致,我后来从内心觉得它对我的伤害是合理的,我从另外一个角度觉得这是一部非常好的电影,在张艺谋所有的电影当中我认为可以排第二,第一是《秋菊打官司》,这是我对这部电影的认识。

  谈体验生活

  不能有意识地自我隔离

  读者:苏童老师,今天我们的主题是乡土文学,广州是一个比较包容的城市,我觉得在现在要是文学和社会结合起来,就会有一个新的地域,就是城中村,一般作家会用一个文化考量的形式来看待这个社会现象或者进行一个新的创作,我想问您,包括现在很多作家或者您在新的创作中会不会避开这样一个城中村的现象?

  苏童:事实上很多年前,我一直被问一个问题,苏童,你如何看待底层生活,我给他的回答是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底层?我为什么要看待?我记得很清楚,有很多年,我住在一个比城中村也好不了多少的地方。你这样一个问题,让我想起了我原来住在村中村的景象,我觉得不用特意去关注这些东西,这些东西就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作家首先必须要非常清楚你是一个普通人,只不过你是一个写作的普通人,所以对我来说不需要体验,你说我需要体验那种城市底层的居民生活吗?我天天跟他们在一起,别人也搞不清楚我是干什么的,他以为我跟他一样,只不过我回家有一个书房,这是他们不能想象的。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说从来不特别关注这个社会现象,因为我可能是其中的一分子,只不过你不能有意识地自我隔离,不要用一双作家的眼睛来看,看任何问题都是用人的眼睛,人的眼睛能够感受到事物的温度、情感,我不主张用作家式的眼睛来看待社会。

(编辑: 凯伦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