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新闻动态图片新闻

来张爱玲住过的洋楼叹咖啡

www.guangzhou.gov.cn2016年3月25日 10:49:50来源: 广州日报

  在新河浦的恤孤院路上有两栋漂亮的小洋楼,现在开办着一间艺术馆,说起目前的经营情况,其董事总经理刘吉扬说:“我们最美好的目标就是不亏本”。近年来广州对历史建筑的保护日益加强,但如何进行活化利用、使其建筑本身得到很好保护的同时,使用人又能得到一定收益,从而走上良性循环的道路呢?作为老建筑商业化比较集中的区域,记者特别对新河浦的这家艺术馆进行了深入采访。

  传说 张爱玲林徽因曾住过

  广州素有“富西关、贵东山”的说法,东山的小别墅俗称为“东山洋房”,尤其以新河浦地区为主要地段成片集中分布,故此新河浦是广州最早划定的历史文化街区之一。这一地区的洋房建于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建筑上以清水红砖墙、民国水刷石、西方式风格为最大特色。

  新河浦老洋房改建成的艺术馆。

        恤孤院路28号是由两栋相邻的三层小洋楼连在一起而成,临街的一面被罩上了巨大的玻璃幕墙,使得这栋小洋楼在新河浦显得有些与众不同。现在的使用者、鸣·稀奇艺术馆董事总经理刘吉扬告诉记者,这两栋楼应该建于20世纪20年代,比对面的逵园晚几年,“我们是两年前接手的,而扩大窗户和给外墙加上玻璃罩都是在十几年前做的改造。”

  记者了解到,尽管这两栋房子并未列入广州历史建筑名录,但因为位于历史文化街区内,对建筑的管理和控制都是参照历史建筑的标准来做的。本身也是建筑学出身的刘吉扬告诉记者:“现在对这些老房子的管理很严格,想翻新一下围墙的铁栏杆都不允许。”而为了将原本做私房菜的会所变成一间艺术馆,刘吉扬和其他两位合伙人用了两年多的时间对房子内部再次进行改造,他表示:“做艺术馆需要比较大的展示空间,打掉了一些间隔,并对内部进行了现代风格的装修。但房子的外墙基本没有改动。”

  洋房内部保留了满洲窗。

        记者也发现这两栋小洋楼通过二层的廊道连接在了一起,经过改造后,窗子已经被大幅扩大,整体呈现风格现代,一进门的一楼大厅里摆放着两位传奇女性张爱玲和林徽因的肖像油画;而靠东边的一栋仍然较好地保留了岭南建筑的传统风格,有着漂亮的彩色满洲窗。刘吉扬也颇为骄傲地向每一位来这里参观的客人介绍说,这个二楼的房间是张爱玲曾短暂居住过的,此外林徽因到广州时也曾在此居住过,不过他承认这一说法很难证实。

  难点:租金贵 经营者大叹不易

  对于历史建筑,业内专家普遍认为,用起来是最好的保护;而且内部可以进行改动的空间比文物要大得多,政府部门也一再鼓励对历史建筑进行活化利用。去年出台的《广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中就明确规定:鼓励根据历史建筑的特点开展多种形式的利用,可以用作纪念场馆、展览馆、博物馆、旅游观光、休闲场所、发展文化创意、地方文化研究等;历史建筑实际使用用途与权属登记中房屋用途不一致的,可以不经城乡规划行政主管部门和房屋行政管理部门批准。这意味着,历史建筑被允许进行“住改商”。

  对此,刘吉扬也告诉记者:“我们接手前这里是一家收费颇高的私房菜,但以前在洋房里开餐馆或者咖啡厅都是不被允许的。不过现在街道告诉我们,可以进行‘住改商’,只要我们提出申请,街道出具意见,就可以办理工商执照。”

  他告诉记者,为了对房子进行修缮和收集藏品大约投入了800万元以上,“(在经济上)我们最美好的目标就是能够打平。”

  记者也发现,在新河浦越来越多的小洋楼承租者希望做艺术馆或者与展览相关的东西。同样位于新河浦地区的馨园文化艺术馆馆长刘峰向记者表示,承租下馨园原想用于办公、展览、收藏,后来发现租金实在太贵,无法平衡,就开发了私房菜、承办派对等。刘峰表示:“每年上百万元的租金,维持得蛮辛苦的!”

  对此,刘吉扬坦言,依靠传统的艺术馆经营模式很难“打平”,他说:“租金是最大难题,像新河浦地区,500平方米左右的洋楼租金在10万元/月左右。如果仅仅经营艺术馆,一个月要卖掉两三幅几十万元的画作才行。但我们开业4个月来,只卖掉了一幅十几万元的画。”

  办法:削减人手 多种经营

  为了找到在小洋楼里经营艺术的出路,刘吉扬也想了不少办法。首先,削减人手,除了刘吉扬外,艺术馆只有4名工作人员:一位咖啡师、一位司机兼厨师、一位翻译和一位保洁人员。刘吉扬说:“过去这里搞私房菜,人手最多时雇了50多人,工资开销很大。”

  此外,为了弥补开销,艺术馆开始承办一些商业活动——比如法国商会的晚宴等。在采访的过程中,刘吉扬就不断接听电话,为两天后要举办的一场晚宴与某五星级酒店协调菜色和饮品。他告诉记者:“我们举办宴会和活动时就从酒店请师傅来做。如果规模比较大的宴会,我们5个工作人员全部要上场服务呢。每次能收几万元的活动,如果每周能有两次的话,在运营上就能打平。”

  刘吉扬同时也表示,目前来看还很难做到收支平衡,不过他们的租金压力相比其他经营者不那么大,因为洋房的业主也是合伙人之一。与此同时,刘吉扬也颇为羡慕对面的逵园,这一由4名年轻人承租的三层小洋楼已经成为广州颇有名气的咖啡馆,售卖艺术品和咖啡厅经营成为主要收入来源,基本能保持收支平衡。刘吉扬说:“逵园名气较大,平均每天能有6000元到7000元的收入,是新河浦为数不多能赚到钱的店铺了。”

  刘吉扬也表示,艺术馆在展览和办酒会的同时,也希望对外开放,“我想将一楼展厅向公众开放,并在院子里摆上几张桌子卖咖啡。”目前艺术馆与艺术家合作,在白天不定期地举办咖啡、绘画、法语等培训班。

  期望:新河浦地区能够抱团发展、联合推广

  如今新河浦的经营者们最期待的是什么呢?刘吉扬表示,政府与其一次性地给予一些补助,不如把经营者组织起来进行联合推广,“组织每年一次的新河浦文化节之类的活动,每个博物馆、艺术馆都可以办自己的画展、广州老物件展等。”此外,他还建议绘制新河浦文化地图在旅游中心派发,就好像厦门的鼓浪屿一样。

  在雨后初晴的日子里,记者爬上艺术馆的顶楼,北面外墙爬满爬山虎的洋房是两位建筑师的工作室,南面不远处是一栋即将修缮完工的红砖洋房,西面就是逵园里两棵“瘦高瘦高”的葵树,东面则是一栋正在维修、未来要成为博物馆的房子……

  新河浦地区老房子的价值越来越受到认可,文化气息日益浓厚,就像刘吉扬所说的:这里有历史、有故事、有东山情结,看好新河浦的未来。

(编辑: 凯伦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