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新闻动态图片新闻

18年春节未回家 昨日终圆梦

父亲在路旁等候已久竟不知肩膀已沾湿 母亲将9个月肥猪杀了迎接儿子回家

www.guangzhou.gov.cn2013年2月6日 09:48:36来源: 广州日报

  生长在城市的本地人,也许想象不出与家人长年分隔两地的度日如年,也不会懂得一年团聚一次的秒秒如金。今年,广州日报联合白云山和记黄埔中药有限公司、国航、南航、广州二汽公司等单位第三度推出的“幸福春运温暖团圆”大型公益活动,记者陪伴两路幸运读者,从高铁转乘大巴,从城市走进农村,从异乡回到故乡,和他们同行共走回家路。今天,本报推出上集——他的回家路。

  汪宏玉,46岁,河南信阳人,某住宅小区保安。1994年,27岁的他来到广州“搵食”。保安的工作,越到过节越忙。18年来,他只能在暑假期间请假,带上妻儿回家短暂住一段时间。每次分别,老母亲总是背着大家流眼泪。“他老骗我,说了很多次回家,结果都没有。”去年夏天,母亲养了一头肥猪,等汪宏玉今年回家,杀猪过年。

汪宏玉一家高高兴兴地踏上回家旅程。

汪宏玉一家举杯庆祝团圆。

汪宏玉与母亲相拥而泣。

  文/记者葛丹、杜萌、李天研 图/记者苏俊杰

  走基层 转作风 改文风

  新春走基层

  时间:8:00 地点:广州南站

  回家的距离是一列5小时的高铁

  出发当天早上8时,离本报组织的“幸福春运、温暖团圆”——高铁回家公益活动的集合时间还有20多分钟,记者在约定的地点看见空无一人,却想不到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肩膀,原来汪宏玉一家早就到了,“怕迟到了就惨了,也想早点拿到票。”

  对于这个18年都没回家过春节的河南汉子而言,“想早点拿到票”感觉就离家更近了些。实际上,为了这次回家过年,汪宏玉一家已经早早准备好一切,节能灯泡、DVD影碟机、香烟、羽绒服、手电筒……这是上个星期六汪宏玉在家中努力塞进行李箱中的“回家礼物”,把两个大件行李箱都塞得满满当当,即使把行李箱上的拉链拉开,也无法再释放更多空间。

  时间:10:24 地点:高铁车厢

  儿子逢站必问:“爸爸,是不是这里?”

  上车后,汪宏玉放好行李,整个人逐渐淡定下来,面带笑容看着顽皮的儿子在高铁上东奔西跑。由广州开往信阳要经过清远、郴州西、衡阳东、长沙南、岳阳东、武汉6个中间站,从衡阳开始,每停一站,汪穗都会缠着汪宏玉问:“爸爸,是不是这里?”每一次都被汪宏玉那句“不是,我们在信阳下”打击积极性。

  与激动的汪穗相比,汪宏玉的表现并不像18年未回家过年的“思乡人”,一直安静地坐着,面上始终挂着笑容,只是每到一个站点就会盯着车厢里的红色提示板看一会儿,似乎在确定列车有没有晚点。

  眼看离信阳越来越近,汪宏玉也坐不住了,在到站前20分钟就早早把行李放在车厢门口,自己一只手扶着车厢门把上,头侧向一边痴痴望着窗外故乡的“景色”——枯黄的杂草、光秃秃的山包、阴霾的天气和窗户上的一串串水迹。

  时间:16:50 地点:月河镇

  近乡情更怯 家乡变化大竟不识回家路

  15:22是汪宏玉所乘高铁到达信阳东站的时间,此地距离汪宏玉的家还剩74公里,汪宏玉要由信阳市到达月河镇,再由月河镇前往位于山里的彭坎村。

  也许是太久没有回过老家,在一个分叉路口,汪宏玉记忆受到家乡变化的挑战。一会又指着左边说“走这边”,一会儿由指着右边说“好像是这边”。原来这两边都不是,两栋新房子之间的小泥泞路才是回家的那条路。

  “以前这里都是水田,这些房子都是新建起来的。”汪宏玉不好意思地解释起来,原本水泥铺成的山间小路,年久失修已经成了狭窄坎坷的泥泞路。汪家的人也像这条小路一样在时间里慢慢变化,汪宏玉的父母仍然留在农村老家,大哥(汪宏玉)在广州当保安,二哥在月河镇中安家立业,最小的妹妹远嫁驻马店,像大哥一样,也没办法年年回家。家中20亩的农田现在只有六七亩还在耕种,其余都荒废了。

  回家的山间小路上,大片农田荒废,路过一个又一个村庄,却都寂静一片。“村里的人都出去打工了,有的村只有三四个年轻劳动力,就剩下些老人家还在种田。”路过彭坎村小学时,汪宏玉回忆道:“我就是在这里读小学四年级的,当时村里的孩子都在这里读书,那时候墙都是靠泥巴糊的,后来才修了现在的红砖房,不过现在这学校也用不着了,村里都没有人了,孩子更不会送到这里读书了。”

  时间:17:15 地点:家门口

  父亲在树下等他 母亲和他紧紧相拥

  18年没回家过春节,回到家再见老父老母会是怎样一幅画面,抱头痛哭还是时间带来的生疏感?即将到汪家的时候,在路边树旁有一个人影。“爷爷!”汪穗第一个发现了汪宏玉的爸爸。不知道在这里站了多久,肩膀已经有些湿了,老人家身体挺直,脸上带着微笑。

  车刚刚停稳,一棵小白杨树后突然出现几个人,原来是汪宏玉的表哥、表嫂来接他。汪宏玉在汽车后备厢中扛出行李箱,一路小跑。如果记者不是亲眼见过箱子里装了多少东西,看汪宏玉健步如飞的样子,也许会误以为那是一个空箱子。

  汪妈妈站在家门口的木门边,小孙子汪穗首先扑到老人家的怀中,甜甜地喊了一声“奶奶”。实际上,汪穗和奶奶唯一一次见面是在他两岁的时候。

  很快,汪穗就放开奶奶,跑进院子。汪宏玉一手放下箱子,张开双臂与妈妈拥抱,没有想象中的抱头痛哭,也没有岁月带来的生疏,汪宏玉的脸上充满了一种难以言表、欲说还休的表情,几次想张开嘴都生生忍住,眼睛紧紧闭在一起,而老妈妈抱了儿子一会儿后说:“赶紧进屋、外面冷。”

  时间:18:00 地点:屋里

  宰了9个月的肥猪 合家吃团圆第一餐

  汪宏玉进了厢房之后也没闲着,马上把行李箱中的节能灯取出,想把家中的黄炽灯全部换掉。然而,太久没回家的汪宏玉忘记了家中电灯是插口非螺旋,只有堂屋的一盏吊灯能够换掉。

  知道汪宏玉要回来过年,汪老太一早就将家中养了9个月的大肥猪杀了,等着今天做菜给儿子吃。从汪宏玉回到家,汪爷爷一直跟在儿子身边,静静看着他。汪老太不停地忙进忙出,不一会儿桌子上就放满各种佳肴,大家围坐在一起享受团圆第一餐,汪家两位老人更是笑得合不拢嘴。

  “他八月就说要回来过年,老骗我,我不相信他。”当被问到什么时候汪宏玉说要回来时,汪老太笑着说道。汪宏玉也笑着解释说:“以前说要回来,都没回来,她就说我老骗她。”

  因为汪老太有病,平时看医生要走一段小路,在小河另一边才有卫生所,输液也要到那里才行。为此,汪宏玉一个星期打两次电话回家,问问老人家身体好不好,“她担心我电话费贵,有时候我话还没说完,我妈就挂掉了电话。”

(编辑: 代丽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