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新闻动态图片新闻

为你拍张“全家福”

www.guangzhou.gov.cn2013年1月28日 11:24:45来源: 广州日报

  摄影志愿者走进保障房小区残障低保家庭 三十户家庭仅有四户拍到完整全家福

  前日,一支摄影志愿者队伍前往广州金沙洲保障性住房小区30户残障或低保家庭,想为他们拍一张全家福,最后只有4户的照片家庭成员是完整的。有些家庭的成员为生活在外奔波,有些家人已离世,还有些是独居老人,“全家福”中只有老人和与他相伴的狗狗。

  目前,金沙洲保障性住房小区有5000多户家庭,其中约有2800户低保低收,1000户是残障家庭。

独居老人周伯和他的狗狗们拍下了一张“全家福”。

53岁的红姐和81岁的林伯是一对“忘年恋”。

  文何瑞琪、林静

  图高鹤涛

  红姐家:“遗憾! 没和养父母拍张全家福”

  志愿者来到红姐家中时,只有她一人在家。53岁的她撑着自幼残疾的右腿,一边热情地打招呼,一边略带歉意地解释道:“老头子知道你们要来拍照的,但是今日不出去揾食就没饭菜钱了,我和你们拍一张吧。”

  红姐口中的“老头子”是她81岁的丈夫林伯。有时为了避免外人的追问,她会向别人介绍林伯是她父亲,实际上他们是一对老夫妻。这段“忘年恋”开始于街道开办的印刷厂。当时红姐做装订工,当班的师傅林伯乐于教她技术。看到红姐无亲无故,生病了无人照顾,林伯很心疼。渐渐地,爱情从嘘寒问暖的关怀中开始,两人走到了一起。

  红姐说,他们是一对患难夫妻。2006年印刷厂倒闭,生活的重担一下子压到了林伯身上,现在还在外面做散工帮补家用。两个人都患有高血压,两人每月合计1086元的救济金就有好几百元花在上面,生活过得艰苦而拮据。

  1985年,两人结婚,墙上一幅补拍于上世纪90年代的婚纱照是他们最正式的一张全家福。婚纱是红姐拿着明星照参考足足花了两个星期才一针一线缝起来的。现在,这张婚纱照还挂在客厅中央。

  志愿者足足等了两个小时,林伯终于回来了,手里提着3斤菜心,“今天菜心1元1斤,便宜就买多点,够吃两天。”知道要拍全家福,他换上一件新衣服,捋了捋满头的白发,拿着“福”字对着镜头呵呵一笑。林伯说,要找个相框把它和结婚照一起挂起来,亲戚来了,他又有“一段古”可讲了。

  “我们之前是和她养父母住在一起的,4年前搬来金沙洲住,丈母娘就过世了,前一段时间老丈人也过了世,很遗憾一家人没有好好拍个照。”林伯一声叹息:“今后有机会,和她多拍些照片吧。”

  周伯家:

  独居老人要求和狗狗拍“全家福”

  志愿者还未走近周伯家门口,里面就传来一阵狗吠声。敲门许久,有些耳背的周伯才听到。事后才从邻居得知,周伯和一条叫阿旺的小狗同住4年了,每当有人来找周伯,小狗总是卖力喊叫,提醒阿伯开门。

  进入房内,7条可爱的小狗缩在墙角,时而在74岁的周伯脚边打滚撒娇。“它们都是阿旺生下来的,个个很赖皮。我半夜3点还要起床给它们煮饭吃,像小孩似的。”周伯笑得很大声,像个“老顽童”。

  听说要拍照,周伯连连点头说好。搬了张椅子对着阳台,周伯正襟危坐,抿着嘴巴使劲撑开脸颊,坚持久了笑容有些僵硬。但他拍了一轮觉得不过瘾,提出要求说能不能和小狗们一起拍“全家福”。“谢谢你们啊,我都没有拍过照片。”这句话,周伯重复了好多次。

  “你们刚走,我哥的电话就到了,开心得不得了。”周伯的妹妹卿姨说,周伯前几天得知要为他拍照,日日盼望,每天上下午都给她打电话,很失望地说怎么还没有来,“我说人家说好了周六下午过来,别心急呀。”

  原来,周伯年轻时和妻子离婚,儿子跟了改嫁的母亲,已断绝联系多年。以前的周伯比较沉默,4年前买到小狗阿旺后,卿姨说周伯愿意多说话了。“去年,阿旺救过他一命。当时我哥一个人在家里吃晚饭,被鸡骨头呛住了,喘不过气摔在地上晕倒了。阿旺拼命地舔他,过了几分钟他才醒过来,爬起来喝水把骨头咽了下去。”

  “独居老人很需要关心,我又没办法日日去照顾。有条狗陪伴,有志愿者和社工经常探望他,生活才没那么寂寞。”卿姨说,周伯拍照这么高兴,倒提醒了她,这个春节,四个兄弟姐妹要拍个全家福。

  辉哥家:

  从没拍过全家福 要买相框摆起来

  “当然开心啦,一家人齐齐整整,拍张全家福,在我们这些老广州看来是件很重大的事。”前日,53岁的辉哥、44岁的霍姨和15岁的女儿拍下了弥足珍贵的全家福。

  辉哥自幼患有小儿麻痹症,双下肢残疾。他只在30多岁时打过两年工,当时有家电动工具公司招工,在工友的带动下,辉哥学会了一身维修的本领,但是好景不长,公司最后倒闭了。

  “我这辈子最成功的事,就是娶了一个好老婆,”辉哥不无骄傲地说。1996年,37岁的他与霍姨结婚,婚前他坦诚地说,自己什么都没有,这辈子可能没有舒服的日子过。霍姨对他说:“知道你的为人,我不怕,以后就相互扶持咯。”

  多年以来,这个家都是靠霍姨一双手撑起来的。由于长期做家政服务,她的手部皮肤有些粗糙,关节微微发红,把每个可以干活的时间段都安排得满满的,才换来每个月800元的收入。2009年入住金沙洲保障性住房小区,有间敞亮的房子落脚,她才稍稍减轻了负担。

  “家里的财政大权都交给她了,反正扣除房租和水电费,伙食费每月就500元。”辉哥说,每日三餐,这顿吃了肉,下一顿就吃青菜,霍姨在平衡开支上是一把好手,真是多亏有这个好老婆。

  “我们家没有相机,就没拍过全家福,”辉哥说,只有朋友聚会时,他才蹭次集体拍照的机会。别人洗好照片寄过来,他都会好好珍惜。“我家的照片用十只手指头都数得出来,我开玩笑说,这辈子拍得最多就是证件照了。”

  前日,难得女儿放寒假,霍姨不用去做钟点工,志愿者们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帮他们拍一张完整的全家福了。辉哥穿上军大衣,妻女分别站在轮椅前后,全家人精神奕奕拍下了照片。

  “我们老广州是很看重照片的,绝对不会把全家福乱摆乱放,”辉哥说,自己要找个时间买个相框,好好摆放。

  志愿者:

  改“拍全家福”为“拍一张照片”

  小苏今年13岁,读初一的他这次为志愿者带路,探访低保或残障家庭。“我也学到好多东西,拍张照片给这些需要关心的家庭,他们得闲回想一下,肯定很温暖。”

  这次活动是由摄影志愿服务队“拍好广州”发起的,负责人吴敦文说,之前了解到红姐家中老人相继离去,没有保存一张全家福很遗憾,给了他们给困难人群拍全家福的动力。活动的意义就是想为这些家庭留下影像,作为留念,并送上米油等物资。

  志愿者之前预计过,会有部分残障或低保家庭拍不到完整的全家福,但是30户中仅有4户拍到,比例之低在意料之外。

  “我们到户探访,本想说为他们拍‘全家福’,最后发现这个词对很多离异或孤寡的家庭不合适,所以临时改口为‘拍一张照片’。”吴敦文说。

  据悉,今年广州将举行首届水上花市,志愿者将带一部分残障人士前往荔湾区花市观赏,在景点拍摄照片并寄回,为每一个对象建立影像档案。

  社工:

  对低保残障人群

  尊重平等最重要

  广州市金沙街家庭综合服务中心义工项目主管何国梁介绍,金沙洲保障性住房小区有5000多户家庭,其中约有2800户低保低收,1000户是残障家庭。本次30户参与拍摄的家庭,社工都曾上门了解过家庭情况,都是需要关爱的对象。

  何国梁认为,上门探访低保或残障家庭,为他们拍照或搞别的活动,都是给予精神支持的一种方式。“其实,不要把这些家庭想象得太脆弱,无论是对他们说‘拍全家福’还是‘拍一张照片’,他们都心知肚明,反馈的结果也是很受欢迎的”。何国梁说,有个孤寡老人看到当场洗出来的照片,高兴地找全场所有人一起签名,说要留住这个快乐的时刻。“对待低保或残障家庭,持有尊重平等的态度即可,而不需时刻抱有一种同情的心”。

(编辑: 代丽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