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新闻动态广州新闻

都市小候鸟“单飞记”

www.guangzhou.gov.cn2017年8月25日 10:34:08来源: 广州日报

在芳村客运站,家长送孩子回家。

下了飞机,回到广州,豆豆开心地笑了。

  前几天,市民耿女士的女儿豆豆首次尝试了“单飞”。虽然遇到五小时的航班延误,豆豆还是顺利地借助“无人陪伴儿童服务”只身回到了广州。耿女士和豆豆都觉得这是一次宝贵的人生经历,豆豆还把这次“单飞”经历写进了暑假日记。

  据了解,不少工作繁忙的父母选择把孩子送到异地过暑假,这些都市里的孩子也像“小候鸟”一样,在开学来临之际回到广州,有些家长还会尝试让小孩“单飞”(无人陪伴乘飞机)回家。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何颖思、李妍 通讯员冯明远 、周粤华

  怕“单飞”她哭了两回

  回来却“有点小兴奋”


  每年暑假,市民耿女士都会带女儿“豆豆”回外婆家,暑假结束前女儿再跟外婆一起回广州。随着女儿慢慢地长大,不再需要外婆来广州照顾,今年8岁的豆豆首次尝试自己坐飞机回广州。没想到这个“第一次”还真成了难忘的一次。

  “虽然无人陪伴儿童服务全程都有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陪伴,但可能是因为当天飞机延误了,工作人员要忙别的事,女儿一个人坐在候机室半个小时,当时她还是哭了。”耿女士说,没想到女儿第一次“单飞”,就遇到了延误5小时。当时女儿没有接她的电话,耿女士实在是很担心,就忍不住打了电话给送女儿到机场的嫂子,让她找机场工作人员去看看女儿。幸好后来飞机顺利起飞,“接机时松了一口气。”耿女士说。

  接机的耿女士不知道,原来女儿还在候机室哭了,所以倔强的女儿当时没接她的电话。不过回来后女儿却写了一篇暑假日记,“飞机上撞入眼帘的是一张张陌生的面孔。两簇视线一经碰撞,立马缩了回来……”豆豆在日记中写道,自己一个人待在候机室半个小时,内心非常不安,因为害怕还哭了。上了飞机,身边都是陌生人,起飞关灯时自己也哭了“一会儿”。因为害怕,她想让空姐帮忙拿行李架上的书本,也叫了四次才成功。

  后来书看完了,广州也到了,回到爸爸妈妈身边的豆豆反而有点小兴奋。耿女士说,这是一次难得的成长经历,下次还会考虑尝试让女儿“单飞”。

  今年暑假“单飞娃”多

  单日最高多达355名


  耿女士说,每逢暑假,回老家或者来广州的候鸟儿童特别多,要提前1个月订机票才能拿到优惠的折扣,而选择让孩子“单飞”的家长也越来越多。在广州工作的长沙人黄先生今年也尝试了让7岁的儿子“单飞”,“他自己坐飞机坐得很开心,也可以借此锻炼他独立的能力,让他学习乘机的知识。我对航空公司的服务很放心。”黄先生说。

  据南航地服人员介绍,暑假临近尾声,搭乘航班从全国各地返回广州的无人陪伴儿童平均每天都有上百个。今年暑假,在广州白云国际机场的南航“特殊旅客服务”柜台,无人陪伴儿童服务量快速上升,单日最高达到355名。

  据介绍,“无成人陪伴儿童”服务为5周岁以上、12周岁以下的儿童免费提供,需要父母提前在机场南航售票柜台或南航直属售票处购票并提出申请,在航班当天凭身份证、户口簿等有效证件陪同办理值机手续,之后的候机、登机、乘机到下机环节,都有南航工作人员全程陪伴,直至将小朋友交到接机人手中。

  据统计,7月1日~9日,从广州出发前往全国各地的“邮寄儿童”达到了1090名。南航地服部国内航班值班科长胡亚莉介绍,广州出发的无陪儿童主要飞往郑州、成都、西安、石家庄、临汾等地。“由于需要全程为无陪儿童提供安全周到的特殊服务及照顾,因此每个航班承运的无陪儿童数量会有限制。暑期期间无陪儿童增多,因不同机型对无陪儿童数量有限制,家长要及早购票并申请该项服务。”胡亚莉说。

  客运站“候鸟”多有家长陪同

  除了机场,客运站也是近期候鸟儿童较多的地方。日前,在芳村客运站,在佛山打工的王女士就带着8岁儿子在候车,她准备把儿子送回湖南老家再回来打工。“这个时候特别多小孩回去,上午9点钟来只买到下午1点多的票,12点多的票已经没有了。”王女士说,回老家要坐十多个小时的大巴,全程都会让儿子系好安全带。

  “早上8点多,候车区几乎坐满了小孩,有的家长买票时希望能上午送孩子回老家,晚上回到广州。”芳村客运站副总经理方海涛告诉记者,每逢暑假,客运站的候鸟儿童就特别多,不过都有家长陪同,几乎没见过单独坐车的孩子。

  方海涛介绍,为保证“候鸟”儿童平安返乡,站场新增在打印车票结算单、出站检查等几个关键环节核查安全带,确保出站时乘客安全带佩戴率达100%。而每次车辆例检时,车辆司机和例检人员对每个座位安全带有效性进行共同检查确认;营运班车报班时,调度岗人员向司乘派发旅客系扣安全带通知书,提醒班车司机督促旅客系好安全带。

  第一次单飞

  今天,是我第一次单飞的日子。我的心情又兴奋又紧张。到了起飞时间,有个叔叔把我领到了候机室,那一瞬间我的内心非常忐忑不安。那个叔叔把我自己一个人放在那里了半个小时,我也在那里焦虑地等了半个小时,我因为害怕哭了,连妈妈的电话都烦得不想接(当然是戴着电话手表喽),过了半个小时后那个叔叔终于回来了。叔叔把我领上了飞机,飞机上,撞入眼帘的是一张张陌生的面孔。两簇视线一经碰撞,立马缩了回来,像蜗牛感受到外界震动后条件反射般缩回触角。我垂下眼帘,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飞机起飞的时候我趁关灯的那一小会,哭了一会儿。其实我带了书,可惜放到了行李架上……后来灯亮了,我鼓起了勇气想让空姐帮我拿,可是空姐走得太快,我错过了三次机会,第四次终于拿到了。我认真地看了起来。书是我的好朋友,我一看起书来就把所有坏心情都抛到九霄云外,只顾着在书的天空翱翔。书看完了,广州也到了。我开开心心地回到了爸爸妈妈身边。我还有点小兴奋呢,我迫不及待地跟爸爸妈妈说我获得的小礼物,我第一个说的就是零食,爸爸妈妈说我真是个小吃货。

(编辑: 曾源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