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新闻动态广州新闻

历史需要回归“讲故事”的本源

www.guangzhou.gov.cn2016年8月23日 10:15:59来源: 广州日报作者: 何道岚

  秦汉史专家、日本就实大学教授李开元携新书《秦崩》《楚亡》作客羊城书展,提出历史研究写作应顺应世界潮流,回归“讲故事”本源,而我国历史教育则需要先从教科书质量上下功夫。

  广州日报:作为负笈东洋的中国学者,您觉得《史记》在当代中外史学界处于何种位置?

  李开元:《史记》是中国史学的根本和根基,而且早已远远超出中国的范畴,被整个东亚视为史学的经典,非其他史书可以相比。譬如在日本,经典的老三篇(“荆轲刺秦王”、“鸿门宴”、“项羽之死”)一直被收录在他们的中学课本里,不同的出版社选不同的篇目,但老三篇绕不过,是学习汉语的必选教材。

  中国历史研究经过了这么多年,取得了很大成绩,但《史记》始终无法被颠覆和彻底超越,我们只是在对它进行考证、补充。

  某种意义上,《史记》是诸子百家中的一家。司马迁身处历史学“分家”的节点上,后来的史书只偏重考证,不再追求文学性。所以,《史记》可以当作伟大的文学作品,也可以当作真实的历史作品来念。

  广州日报:在历史写作中,严谨考证与活泼叙事之间的呈现一直是大众关心的话题。

  李开元:我们现在提出历史叙事、历史再叙事,是有鉴于历史学者完全沉湎于研究,专深有余,却失去了史学的人文精神。论文只是表现历史的其中一种形式,却渐渐被当作全部,变作枯燥无味的圈内游戏,结果让历史离大众越来越远。历史原是人文学科,需要回归“讲故事”的本源。

  回归叙事,其实早已是世界历史学的潮流和共识。黄仁宇先生的《万历十五年》是一个最为人熟识的范例。

  研究中国历史的当代权威大家,像史景迁,像孔飞力——很高兴国内最近新出版他的著作《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大多是西方学者。他们抛弃了以前学界的“论文体”套路,追求在严谨考证基础上的生动活泼叙事。这批当代最有影响力的研究中国史学者,多数是用英语叙事的美国人。

  这就激励着我们,除了内容,表现形式上也要创新,努力让汉语历史叙事跟英语历史叙事鼎立。前阵子有人写文章说,可惜了十几年前一位有见地的学者(指李开元),沦落到为大众讲故事。事实上,这是我耗费20年努力所追求的地步。

  广州日报:先后在中日任教后,您对中国的历史教育有何建议?

  李开元:中国历史教育的问题首先出在教科书上。提高教科书的编写水平,是提升教学水准的第一步。

  以日本为例,写历史教科书的都是史学大家,由大家写教科书给一般人看。在日本,当某个大学者新出一本专著后,出版社常常会要求他们回去在原著基础上改写一本通俗读本,给普罗大众看。这是他们出版界的一个传统,由此可见对国民教育的重视程度。

(编辑: 凯伦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