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新闻动态综合新闻

飞出岛链 剑指沧海

www.guangzhou.gov.cn2017年8月1日 11:54:10来源: 广州日报

 

担负海上掩护任务的苏-30战机编队跟进起飞。


   轰-6K战机海上超低空飞行。

  海天之间,战机编队密切协同。

  担负空中预警指挥任务的空警-2000飞机起飞。

        远海战巡突遭雷暴,经过30多分钟的穿云,伴随着电闪雷鸣和瓢泼大雨,“战鹰”终于逃出“鬼门关”。记者日前从南部战区空军获悉,南部战区空军近年大力推动海上训练向常态化、实战化、体系化迈进,飞远海、出岛链、巡岛礁,努力朝着“由空向天”“由陆向海”的目标迈进。不单轰炸航空兵某部将战场从陆域向海域延伸,歼击航空兵某部飞行员们对大海的脾性也是越来越熟悉。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张丹羊 通讯员范以书

  在第一岛链外留下我军轰炸机身影

  2015年3月30日,南部战区空军轰炸航空兵某部首次领受赴西太平洋远海训练任务,至此迈出了中国空军航空兵部队从近海飞向远海的第一步。

  航空兵某部部队长朱斌说,为了攻克远海训练这一“堡垒”,实现近海到远海的跨越,他们组织部队骨干积极探索海上训练模式改革,从理论验证、模拟推演到选择航线诸元、制定预案措施等各个环节精心准备,一举攻克远海作战情报、通信保障、气象保障等10多个难题,并采取循序渐进、由近至远的方法,逐渐增加飞行训练时间强度,先后组织多个场次大航程机动转场、大航时针对性训练,对训练难点反复研练。

  任务当天,时任部队长冯密林率先驾机升空,穿越巴士海峡赴西太平洋开展远海训练,在第一岛链外的辽阔海空留下了中国空军轰炸机的身影。“如果我们自己把腿脚‘束缚’在近海以内,那我们的翅膀如何能飞抵远海。”回忆起那次飞行,冯密林至今激动不已。

  飞行员慕巍至今还记得那次远海战巡中的惊险历程,当时他和战友们途中突遭雷暴天气。“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提前返航,要么穿云。”慕巍说,返航固然稳妥安全,但意味着此次战巡以失败告终,但穿云又危机四伏。他们最终决定穿云。

  靠着目视和雷达指示,战机朝云缝飞去,机组成员个个全神贯注,不断改变坡度,以避开一个个云柱。因遭遇气流,飞机不停颠簸,瓢泼大雨击打机身所发出的沉闷响声,也击打着每个人的神经,四周不断划过令人窒息的闪电,更是让机组成员的每一寸肌肉都绷到极致。30多分钟的穿云后,慕巍和战友们终于闯出了“鬼门关”。此时,他们背上的飞行服都已湿透,双手布满汗珠,但一种“剑”指沧海的使命感与自豪感在心中油然而生。

  真实远海环境中锤炼海空作战本领

  一场海上目标突防演练中,数架三代战机经过空中加油后,迅速形成战斗队形,以百米高度低空长距离掠过波涛翻滚的海面,临近“敌”海上目标上空时,突然跃升,对目标实施精确打击。

  “远海和战术背景下的加受油训练、强电磁干扰条件下防区外打击、复杂战场条件下联合指挥和综合保障等,都是我们飞向远海的‘拦路虎。”参训的航空兵某部飞行员曹卫兵透露,但海上复杂多变的海空气象、体系对抗中连续不断地干扰压制、海上长航时飞行的身心考验,同样也是助力部队海上实战化训练向纵深推进的有力抓手。

  “未来仗在什么环境下打,兵就得在什么样的环境中练。”南部战区空军训练部门领导介绍,全区部队直面南海,特别是编制体制调整之后,使命任务更加聚焦,这两年通过加大实战课目难度,部队海上作战能力在实战环境中不断提升。

  把战场从陆域向海域延伸。轰炸航空兵某部在进行海上课题训练中,多架战机在不同海域进行不同课目的训练,特技和对海上目标突击课目飞行的高度降到了大纲规定下限,把飞行员置于真实的远海环境中锤炼海空作战本领。

  据介绍,在一次又一次飞赴远海的过程中,随着战机空中加油后航程的拓展和远海训练任务的增加,飞行员们对如何优化海上空中力量结构、远海信息支援、海上战场保障的认识也越来越深刻,对于海上作战课题的研究与实践越来越深,一些海上任务课题不仅牵引着飞行员们的思维向海上拓展,也带动着相关保障部门乃至装备研发科研院所等单位的研究方向向着海上延伸。

  体系融合获突破

  近两年,南部战区空军各个部队以上级赋予的任务为平台载体,围绕海上作战不同机型、多个战术编队间的协同方法,以及战斗机与预警机、加油机、电子干扰机的指挥协同,复杂电磁环境下进行侦察探测、导航通信、武器控制方法等进行了研究攻关,针对任务特点进行战术战法研究,力图通过日常海空战备训练,在要素集成、体系融合上取得新的突破。

  对于远海作战中军种之间一体作战的重要性,南部战区空军一名领导说,与陆上战役相比,未来海上方向空中作战不可能是单一机种、单一军种的较量,信息化条件下的联合作战将是重要形式,并且这种联合不是多机种、多兵种或者是空军、海军力量的简单相加,而是作战思维理念、力量体系、行动样式的深度融合。

  一次战巡任务中,南部战区空军通过科学构建体系布局,将侦察预警、对抗空战、突防突击等课目融为一体。所属及配属的轰炸机、歼击机、 预警机、侦察机和空中加油机等多型飞机,从多个机场起飞,在海上迅速构建起海上空防一体作战体系。相关海域,多艘海军舰船和民用船只组成的救援力量巡弋待命,驻地机场搜救直升机加入救援备勤力量。

  记者从南部战区空军保障部门了解到,不仅各直接参战单元体系融合程度逐步加深,相关保障单元也在加速融合。这两年,他们打破军地、部门之间的界限,积极与地方保障力量探索统一编组、联合保障的新模式,每年都要例行性开展军民联合跨海运输、海空军联合装备保障等演练,有效破解了海上装备出海难、后勤保障难等问题,为“战斗力刀尖”搏击海空提供了有力支撑。

  靠着目视和雷达指示,战机朝云缝飞去,机组成员个个全神贯注,不断改变坡度,以避开一个个云柱。因遭遇气流,飞机不停颠簸,瓢泼大雨击打机身所发出的沉闷响声,也击打着每个人的神经,四周不断划过令人窒息的闪电,更是让机组成员的每一寸肌肉都绷到极致。30多分钟的穿云后,慕巍和战友们终于闯出了“鬼门关”。此时,他们背上的飞行服都已湿透,双手布满汗珠,但一种“剑”指沧海的使命感与自豪感在心中油然而生。

(编辑: 小筱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