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广州概况广州名人

赵佗:一代南越霸主

www.guangzhou.gov.cn2017年7月25日 16:39:29来源: 广州地方志

 

 


        赵陀,真定(今河北正定)人。曾跟随南海郡尉任嚣进军岭南,被任命为龙川县令。在任其间,兢兢业业,恪守岗位。过了13年,天下大乱。病危的南海郡尉任嚣派人把龙川县令赵佗请到郡治,推心置腹地说:“秦皇无道,天下百姓吃尽苦头。现今项羽、刘邦、陈胜等人分据州郡,虎视江山。虽说南海郡地处偏远,我还是担心乱兵扰侵到此,想派兵堵塞北上的新道,以观变化。南海郡东西数千里,兼得中原人相辅助,算得上一州之地.可以立国,、我看郡中官吏没有一个可以说得上话的,只能嘱托于你了”。任嚣写下委任赵佗代署南海郡尉的命令后不久就去世了。这大概是秦二世二年(公元前208年)的事。 

       赵佗夙有雄才大略,果然不负任嚣所望。他立刻调兵跹遣将,北绝新道,分拒边关,又将桂林、象郡悉归控制之下,稳住岭南局面。在西汉亡秦3年后的公元前204年,赵佗自立为王,建立南越国,这是岭南历史上第一个封建割据的独立王国。赵佗定都番禺城,掀开了广州城前身——番禺城建城史上崭新的一页。

        任嚣任南海郡尉之后,入治禺山,在官署所在地建了一座小小的城池。由于军旅倥偬,加之官衔不高,城池规模很小,“仅能藩离官舍暨中人数百余家”。赵佗既然称王,以番禺为一国之都,其排场自非郡尉驻地可比,从此大兴土木,修建宫署王城。据50年代以来广州城建考古发现,南越国宫署“制同京师”,即仿照西汉长安的建筑风格,有称为“长乐宫”的宫室,宫苑中有4000平方米面积的大型石砌水池,有长约180米的石渠,有砖面接近一米见方、体积堪称中国之最的大型印花纹铺地砖,有秦篆“万岁”瓦当,显示了南越国先进的建筑工艺水平,表明了方圆10里的番禺城已是一座初具规模、宫室华丽的城市,从而印证了《史记)、(汉书)等古籍所记述的番禺已是汉代一大都会的说法。发掘还表明,作为番禺城核心地段的南越国宫署所在地,不是宋代人认定的东城位置,而是在广州宋城中心区域的子城。广州城区从秦番禺城以来,历2000余年的漫长岁月而不迁改,为国内历史古城之罕见。论及广州城选点之功,首推任嚣、赵佗。

        西汉初,汉高祖刘邦因为局势未稳,又知赵佗治粤甚有文理,未敢贸然加兵。至汉高祖十年(公元前196年);派大夫陆贾奉诏南下,劝赵佗称臣归汉,许以保留南越王称号,承认南越为诸侯国。陆贾来到番禺,在城西西场修建了一座泥城,等待赵佗接见。后人称泥城为陆贾城,曾在此建了一个碑亭,称陆贾亭。陆贾亭后来被拆毁,遗存一块“开越陆大夫驻节故地”石碑,立于今广州西村发电厂南门。陆贾受赵佗接见时,见到赵佗俨然一副越族扮相,不戴帽子,梳着椎形发髻,头发在顶上打个结,两腿直岔开坐着,神态颇为傲慢。陆贾落落大方地问好,坐下来娓娓而谈,他不卑不亢的态度,倒使赵佗自觉失仪,说话客气起来,气氛缓和了好多。陆贾条分缕析地向赵佗陈述归汉与否的利害。他说:“西楚霸王项羽可以说是够强大了,最终还不是被汉王消灭。今海内平定,兵甲富足,汉王要收取南粤,还不是举手之劳?汉王所以不这样做,是因为信任卿家、怜恤百姓。你何不顺应时势,输诚归汉呢?”赵佗觉得言之有理,起座向陆贾道歉,表示愿意臣服汉室。陆贾代表汉高祖赠以锦绣绫罗、蒲桃等物,赵佗回敬以海味、蜜糖、干荔和珍禽。双方约定以后南越国进贡驯象、鹦鹉等珍异为贡品.汉朝则供应铁器、耕牛、马匹等物资。于是,重新开通新道,岭内外商贸、文化交流得到恢复。

       刘邦死后,吕后专权,汉朝与南越国关系恶化,赵佗索性自号“南越武帝”,与汉朝分庭抗礼。吕后死后,汉文帝决定抚越如前,起用被罢官的陆贾,再度赴粤宣谕。赵佗听说来使是陆贾,亲率群僚迎接。陆贾带来汉文帝的《赐南粤王赵佗书》,语气恳切。赵佗打心里不想与大汉长期僵持,遂下令取消帝号,上书谢罪。为了款待陆贾,他在番禺城外濒珠江边建了座越华楼,·又叫越华馆,这是广州历史上第一间像样的宾馆。为了表明永不叛汉的真心诚意,赵佗特地建了座雄伟壮观的朝汉台,每逢农历初一、十五,必登台朝北遥拜汉皇帝。赵佗喜好游乐,在城北歌舞冈上筑了座高台,每年三月三日,率领群僚在此饮酒作乐。这座高台被称为越王台,成为广州城北一处名胜,后代常有文人墨客登台凭眺、寻古赋诗,为广州留下了不少绝唱遗韵。

        赵佗在广州执政65年,为开发岭南,促进汉越文化交流、融合作出重要建树。汉武帝建元四年(公元前133年),赵佗寿终正寝。据推算,他是一位寿享“人瑞”的帝王,说得上中国之最。赵佗生前就秘密营造了墓穴,据说他出殡时,有四队仪仗同时向四方出发,布成一个范围很大的迷魂阵,至今还未能发现他的墓穴。1983年6月,在广州大北门外越秀山余脉象岗的岗腹地下'7米深处,发现了大型石室墓,是赵佗的孙子、南越国第二代王赵昧的墓葬。这是岭南地区迄今为止发现的规模最大、随葬品最多、最为奢华的墓葬。现今,在赵昧墓址上建起了南越王墓博物馆。赵昧在位才15年,他的墓室的营造技术及丰富的随葬品,其实反映了赵佗时代的生产工艺水平和当时番禺城的繁华景象。人们有理由相信,有朝一日见到的赵佗墓,将会给广州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增添更多的辉煌灿烂! (广州地方志)

(编辑: 张启超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