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阅读文库文学艺术类

西藏最后的驮队

www.guangzhou.gov.cn2007年8月24日 14:36:47

 

  本书以作者年少时驮盐的亲身经历,以及随电影纪录片摄制组跟拍牧民驮队去盐湖驮盐为线索,以优美流畅的文笔,全面真实地叙述了西藏北部牧民历经数月,赶着牦牛,艰苦跋涉,找盐、采盐、驮盐的过程。作为一种旧的劳作方式,有一千余年历史的驮盐在消失。1998年,由于政府的一道命令,本来就即将消失的驮盐,从此就成为了历史。本书以翔实的文字与丰富的图片,全面真实地记录这即将消失的珍贵的历史瞬间。

 

 

卷首语

  驮盐是藏北男人每年必须要完成的劳作之一。依循古人的说法,一个男人一生参加九次驮 盐,就能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驮盐对男人而言,已经超出了对物质利益的索取。因此,我们不会为这种劳作而苦恼。
 
图文书《西藏最后的驮队》讲述消失的历史
《西藏最后的驮队》驮盐与西藏民俗文化
・ 卷首语

 

我的驮盐情结

我跟当雄盐人做生意       ・我去驮盐 

 

去五村的路上

谭湘江导演
保吉乡和我的小学同学 
在保吉五村

 

格桑旺堆的驮队行进在日趋萧条的驮运路上

驮队出发之前
春雪为驮队送行
盐人家庭
生病的宋和全
雪夜追赶驮队 

 

在小牛犊泪泉扎营

都日山的雪       ・在小牛犊泪泉

 

盐语--驮盐专用隐语

盐语与禁忌      ・赞宗盐湖

 

扎加藏布江悲歌

  有一座无名的小山直挺挺地立在班公湖旁,后来往返于这里的司机,为这座山起了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名字――尸体山。这是一个巨大的公墓,这里长眠着上百名在硼砂会战中与世长辞的各路人士。

尸体山
扎加藏布江
格桑旺堆讲的故事
阿觉的小木屋

 

盐湖的传说及驮队的遭遇

可爱的日地
盐湖的传说
驮队的遭遇(图)

 

湖中的劳作 --堆盐、背盐、盐歌、祭湖仪式

  采盐开始了。这是驮盐生活中最艰辛、最富有文化色彩的劳动场面,如果不是身临其境目睹这一切,就无法相信这里在劳动,仿佛在举行赛歌会。只要听过盐人们的歌唱,谁都会惊讶这些看上去粗豪的牧人竟会有这么好的歌喉,会唱出这么美妙的歌声。藏北牧民创作了丰富的劳动歌曲,几乎所有传统劳动都伴有不同的劳动歌,其中驮盐歌是最完整的一种,如果按内容进行分类,就可以分为盐湖赞歌、途中悲歌、采盐欢歌、装盐歌、驮盐工具歌、祭祀歌等。

驮盐歌(1)   ・驮盐歌(2)   ・驮盐歌(3)

 

从盐湖启程

  盐队家庭有一个规矩,当他们一旦组成"家庭","家人"们将等量的酥油和茶叶,集中由"妈妈"管理,统一使用。晚餐一般都是清茶淡饭,不喝酥油茶。今晚格桑旺堆单独拿出酥油,请"妈妈"专门为阿觉打酥油茶,这不仅表明对阿觉的友谊,也表明阿觉是他私人的客人,而不是盐队的客人。不过其他人也一样招待阿觉。阿觉像蜻蜓点水,从每个竹篮里品尝自己喜欢的食物。

启程前夜   ・红旗插遍帐篷城    ・醒!醒!!醒醒!!

临别互赠礼品   ・我们自己的小故事   ・驮队过江

 

最后的团圆饭和祭祀灶神

我的妈妈   ・告别宴会   ・最后的营地(图)   ・星夜行军 

 

 

(编辑: 代丽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