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阅读文库文学艺术类

好大一对羊

www.guangzhou.gov.cn2007年8月15日 09:52:36

 

好大一对羊(一)

好大一对羊(二)

好大一对羊(三)

好大一对羊(四)

好大一对羊(五)

 

《好大一对羊》:底层的卑微

    《好大一对羊》是夏天敏发表于2001年5期《当代》上的一部中篇小说,发表之后又获得了“《当代》文学拉力赛”总决赛的中篇小说冠军奖,同年的《小说月报》11期转载了它。这是云南小说家在2001年的一个重要收获。
       
    德山老汉突然成为副专员扶贫的对象,他却必须像对待神物一样供奉副专员送的一对羊,最终,他小女儿也为这一对羊丢了性命。副专员善意的扶贫行为,最终演化为对德山一家的戕害。小官员欺下媚上,副专员走马观花,调查扶贫问题浮光掠影,急功近利。也许读者可以从小说描写的这些内容中得出批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结论,但夏天敏对底层民众深刻的同情和关注,却是小说最鲜明的情感趋向,小说对底层民众卑微的生存状态与心理的描写是这部小说最成功的所在。


       
    德山的卑微来自他的生存状态,他们在大山里几乎是可以忽略的存在,少有人会想起他们。德山与副专员相遇纯属偶然,他突然面临一次可以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然而命运却没有向着人们期望的方向发展。副专员送来的一对羊太“大”了,羊以人贵,何况,这还是外国羊!乡长村长们层层加压,他们只对上不对下负责,哪里顾得了小民百姓的死话?这一对羊的生命的价值、种的繁衍迅即成为远远高于德山一家生命价值的异化物。如此,一对原属拯救他贫困的羊异化为压迫他一家的外在力量。当羊高贵于人的时候,人,成为被役使的工具。
       
    德山们的灵魂中从来也没有产生过对官员们的疑问,从未想过他们的生存状态与这些管理他们的官员有关系。对别人施以的关怀,他们始终怀着感激之情,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他们愿意倾其所有报恩,因为他们很少得到这种关怀。感恩中的麻木,敬畏中的渺小,善良中精神处于沉睡状态,这是德山老汉的基本精神特征。他们也从来没有产生过与别人平等的意识,他们对所居的底层已经习惯性地认同了,在灵魂中已经不自觉地认可了自己卑微的处境,村长已是高高在上的人物,何况乡长,更何况副专员呢!这也许是他一生中见过的最大的官。小说对德山的善良、惶恐与麻木写得栩栩如生。
       
    我们在鲁迅等五四一代作家的笔下曾多次见过类似的形象,为什么近百年之后德山们还像大山里的石头一样恒古不变,像草木一样地生存呢?贫穷使他们的灵魂麻木,改变贫穷的生存状态还有漫长的路要走,靠精神的启蒙于事无补,有限的物质扶助也是杯水车薪,更需要切实地从物质生存环境上改变他们的命运。五四先驱们的未竟事业在新的时代必须以新的方式来完成,我以为这是夏天敏的小说给予我们的启示。
       
    我在这篇来自滇东北作家的作品中却不时嗅到阵阵的“西北风”的味道,不仅语言句式,甚至一些语气、用词都带上了西北的风味。“老汉”这一称呼在云贵高原很少用,在滇东北是不用的,对同一年龄男性的指称用的是“老者”,然而它在大西北却是最常用的。这不是夏天敏一个人的问题,我在云南一些青年作家写乡村生活的作品中常常感到西北风的强劲,贾平凹、陈忠实们影响的深刻。另外,养羊的艰难过程所花笔墨太多,使得小说难免冗长。两只羊的对话与心理描写产生了小说的幽默感,散发出无可奈何的苦涩味,并使小说沉重的叙述得到一定的调节,但这部分的内容仍然过多过长,有做作之感。
       
    夏天敏对底层生活的熟悉,是云南许多作家所不具备的,因此他写出了那些生动的乡村生活的细节;他对当下的热情关注也是许多云南作家所不具备的。多年来他与小民百姓血脉相依,始终认同为他们中的一员,对他们生存的苦难感同身受,这也是相当一些作家所不具备的。因此,尽管有的作家慷慨激昂,似乎愤世疾俗,呼吁关心民生疾苦,他们自己却不准备实行之,也难以实行。因为他们的生活离底层生活已经太遥远了,他们写不出夏天敏写出的小说,他们的呼吁只对别人。
       
    写底层,写伤痛,写苦难,需要勇气,需要良知,也需要对某些诱惑的拒绝,需要对底层生活执着的关注和拥抱。夏天敏应该还能写出更多的关注底层的好作品,这是他的优势。(宋家宏) 

(编辑: 代丽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