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书香羊城好书推荐

文化的温存与书籍的敬意

www.guangzhou.gov.cn2017年10月12日 15:00:01来源: 南方日报

  ●周松芳

  一拿到沈胜衣新出的这册《行走的书话》,就为其装帧设计所惊艳——相信读者一对上眼,也会舍不得离开,拿起后舍不得放下,读了忍不住推荐。至于如何惊,还是看作者的夫子自道:

《行走的书话》
沈胜衣 著
海豚出版社 2017年8月

        “蓝、黑、白是我的三原色,尤其蓝为挚爱,但出过近十本书都未有机缘用上蓝封面。这回蒙俞晓群兄慷慨相赐,准允我蓝色书衣,欣快非常。具体设计,蒙朱敬利小姐牵线搭桥,吴光前先生巧手精心,将我另一长年喜爱的比亚茲莱作品用上;封面那幅曼妙女子《蓝披肩》,是我在大学时就曾临摹过、一直挂在书房的,现得将此《黑斗篷》(另一译名)借来用上(边框花纹也出自比氏原本的书封设计),再加上书名等白色字体,则蓝、白、黑三色都齐了,喜如何之!”

  这种设计,尤其是这种蓝,是作者访书读书变幻而凝定的背景,实不可简单以设计论。

  除了封面的装帧设计,打开书本,目录前的十二幅彩色插图,也同样惊艳。首先是处理得像较早前使用胶片相机时冲晒出的那种绒面相片,既有一种油画般的质感,也有一种怀旧的情感。所呈现的香港、巴黎、伦敦等地的书店倩影,如此丰富多彩,真是引人神往。

  面对如此深蕴之装帧,怎能不为之着迷呢?

  至于内容,也更能挑动读者爱书的心弦。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阅读所得,常须行旅以印证;阅读所得,常引发远方的遐想。诚如作者在写希腊时说:“旅行的目的,是要与好的东西见面。”再往大点说,人生也是一场行旅,我们都要努力在生命之途多与好的东西见面。所谓“行走的书话”,就是到此世间行走,乐在与书对话。这本《行走的书话》,以旅行为经,以读书为纬,都是作者“阅读-旅行-淘书-阅读”的经历。

  作为一个读书种子,作者每赴一地,必因读书而神往久之,但行前一定会手携数编,一路览读,并默识想象。每到一地,俗世的风景名胜适成读书访书的印证或背景,而其读书访书的历程与抒写则成为绝佳的风景。比如在过去曾有“文化沙漠”之谓的香港,在最为世俗繁华的铜锣湾,作者看到的却是它的“诗书绝色”,是“购书天堂”。而这种“绝色”与“天堂”,也是一种文化养成;著名文化人叶灵凤的故事最是范例。话说香港沦陷期间,百业萧条,书店尤难以为继。此时旅居香港的叶灵凤,几乎每天黄昏到一旧书店挑灯选书,无论挑出多少,均付五斤粮票,风雨无阻,其实是变着法子以一己绵薄之力接济维持书店的生存。而叶先生,也藉着这些书店,写下了《香港方物志》等大量关于香港以及岭南的历史、地理、人文、风物著作。这种书与书店、人与文化的历史胜景,怎不令人神往?

  这种令人神往的胜景,在真正的读书人眼里,在一个大凡有文化积淀的城市,是不难发现的,特别是在伦敦、巴黎这样的城市。作者去到伦敦,最流连盘桓的,不是泰晤士河,不是康桥剑河,而是“书影憧憧的街与巷”,特别是其中的淘书胜地查令十字街84号。那里的故事源远流长,异彩纷呈,连咱们中国的都市爱情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也要以其中的一间名叫马克斯与科恩的书店为媒。改编自同名图书的三十年前的著名影片《查令十字街84号》,重现了纽约女作家海莲·汉芙与那间伦敦旧书店,特别是与书店主管弗兰克·德尔之间,长达二十年的越洋通信,以购书寻书建立起来的隔空情谊,更是令人荡气回肠。在作者之前,也有多少前贤在查令十字街礼敬流连,如现代的蒋彝、朱自清,当代的董桥、陆颢、钟芳玲、王强等;蒋彝就说:“福伊尔书店和查令十字街附近的书店……经常都看得到中国人的身影。”

  因此,在这种淘书胜地,自然可以见到作者盘桓往复的身影,也是作者最愿意留给读者的背影吧:“如此,虽则我的查令十字街漫步和访书未可尽窥全豹,但也很可意酣满足了:在众多珍品佳籍中携回那薄薄的掌上小书和一些画片,已是此巷、此街、此城、此国度的压轴好留念;而从大街上的84号旧址到书影憧憧的横巷,仿佛见证了英伦书史的一场生灭轮回:查令十字街这棵大树的老干苍颓,却得赏塞西尔里弄这一枝横生逸出的新花——此亦变幻人世的一个好意象了。”

  那么,此情此影,对读者是怎样一种召唤呢?携一本《行走的书话》,前往港岛,前往南洋,前往英伦,前往巴黎,前往希腊……莫不是一种文化的温存与书籍的敬意。

(编辑: 凯伦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