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

书香羊城好书推荐

汪曾祺的人生之魅与文学之味

www.guangzhou.gov.cn2017年9月5日 11:14:17来源: 广州日报

《汪曾祺的味道》 王国平 著

  新星出版社  

        随 笔

  陈华文

   纵观汪曾祺的文学作品,是以个人化的细小琐屑的题材,使“日常生活审美化”,以平实委婉而富有弹性的语言和含蓄节制的叙述,让人重温古典主义的独特魅力。作为一个大器晚成的作家,汪曾祺显然有太多沧桑的故事。但是他的小说和散文,总是阳光、乐观和向上的,那些沉重的思想和话题都隐匿在质朴、诙谐、俏皮的文字背后。王国平有感于汪曾祺淡而有味、韵味无穷的文字和滋味绵长的人生,创作了这本《汪曾祺的味道》。

  《汪曾祺的味道》一书,分为“汪氏画像”“往昔复萌”“纸边畅想”“漫说杂谈”“文事把玩”五个部分,对汪曾祺作品进行全方位品读,其间涉及汪曾祺的个性、喜好、为人、文风等。也许是受到汪曾祺文风的深刻影响,本书的词句也是活泼、放松的。书中之视角,类似细线串珍珠的方式,把汪曾祺那些妙趣和奇诡丝丝缀连成线,慢慢地玩味和解读。

  汪曾祺笔下的人物,尽是些平凡人。也许是为了给生活“减负”,增添欢喜的味道,他乐于给笔下的人物起外号。本书开篇《外号大王》中,王国平对汪曾祺作品中的人物外号,专门归纳出“七大招数”。他写道:“通读汪曾祺的文字,感觉这个人是‘外号店铺’大掌柜。店铺里的货品虽然多而杂,但自有规律可循。”在中国社会柴米油盐的日常里,一个不带揶揄和嘲讽却恰如其分的外号,能给平淡的日子增加亮光。

  一般来讲,真性情的作家,在创作中会有一说一,不会藏着掖着,更不可能不懂装懂。汪曾祺写作中很是磊落,决不把自己当成百科全书式的作家。王国平在《“闹不清”先生》一文中,对汪曾祺作品中的“闹不清”可谓如数家珍,如汪曾祺在《候银匠》中写道:“银匠店出租花轿,不知是一个什么道理”;《夏天的昆虫》中说家乡有一种蜻蜓,大家都称之为灶王爷的马,“不知道什么道理”……类似这样的“闹不清”还有很多很多。王国平能把汪曾祺那么多的“闹不清”进行排兵布阵,不难想象他研读汪曾祺的作品花费了苦功夫。而这种苦功夫,在喧嚣的今天已经成为一种宝贵的阅读品质。

  王国平在《实诚人》一文中,对于汪曾祺淡泊名利、率性实诚的人生境界进行评析。汪曾祺曾在《自报家门》中写道:“不能说我在报考志愿书上填了西南联大中国文学系是冲着沈从文去的,我当时有点恍恍惚惚,缺乏任何强烈的意志。但是‘沈从文’是对我很有吸引力的,我在填表前是想到过的。”这段话中,汪曾祺并未标榜文学理想之类的豪言壮语,真实反映年轻时的生活之态。王国平因而发出“人之境界高低,就在这点点滴滴”的感慨。

  汪曾祺的文学作品和文化智慧,随着岁月的流逝,愈来愈散发出诱人的光芒。王国平对于汪曾祺其人其文的解读,表象是轻松和漫谈式的,而背后却蕴藏着严肃的文学之思。他在书中讲到,读汪曾祺这本“厚书”最适合在夜深人静的夜晚,只有在此时,才能品尝出他的人生之魅、文学之味。

(编辑: 凯伦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