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洋蛐蛐


作者:董宏猷

  董宏猷 1950年出生。湖北咸宁人。著有长篇小说《一百个中国孩子的梦》,小说集《湖畔静悄悄》,报告文学《长江旋风》等。

  他,十岁。某市私立学校小学四年级学生。在这所远在市郊、学生全部住宿的“贵族学校”里,不少学生都配有“Call机”(寻呼机),有的还配有“手机”(移动电话)。今天,他的Call机突然不见了,一直到睡觉前,还没有找到……

  “(口瞿)(口瞿)……”是什么在床头细声细气地叫了,像草丛中的蛐蛐儿在夏夜里轻轻吟唱,又像是他的Call机在枕边急切地呼唤。他习惯地摸了摸枕边,空空的,枕头下,也是空空的,每天放在枕头边伴他人眠的Call机突然失踪了。
  “洋蛐蛐”还在(口瞿)(口瞿)地叫。寝室里的小伙伴们都被吵醒了。他听见上铺的小胖在呼哧呼哧地翻身,小胖肯定也闭着眼在摸他的Call机吧?
  他的眼皮好湿好湿。他觉得自己好像从云里下坠,在水里飘荡。他听见上铺的床板在嘎吱嘎吱响,小胖还用手机给家里回电。
  “……喂,是我,嗯,嗯……我忘了……哎呀,妈!你别再深更半夜里‘呼’我了!还要不要人睡觉哇?”
  小胖的妈是个好胖好胖的富婆。小胖的妈要小胖每天给她打三次电话:早晨一次,中午一次,晚上一次。小胖常常忘了打电话,他的妈妈就不停地“呼”他,让他的Call机“(口瞿)(口瞿)”地叫个不停。
  小胖的洋蛐蛐儿一叫,同学们就拍手笑着嚷起来: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胖妈妈打电话!”
  小胖则搬出他的“杀手锏”,涨红着脸喊道:“谁再嚷,我就不借手机给他玩了!”
  这一招果然厉害,许多同学果然就不嚷了。学校里也有电话,一部在教导处,一部在校长室。一到晚上,电话就全锁上了。你光有Call机有什么用呢?知道了是谁在“呼”你,还得赶快找部电话“复机”呀!
  小胖的手机当然就成了宝贝。
  大伙儿还是想家。
  大伙儿还是盼着和老妈打电话。
  他的Call机是“摩托罗拉”,是名牌,是外国货呢。可以(口瞿)(口瞿)地呼叫,可以一早一晚告诉你当天的天气预报,还可以用中文显示呼叫你的人的留言。
  “苹果要洗干净削皮后吃。”这是老妈的留言。老妈的留言最啰嗦了,“天凉了要多穿衣服”呀,“天热了要多喝水”呀,唠唠叨叨的。当时说来住校,就是想躲开老妈的唠叨,谁知老妈用Call机又把他给拴上了。
  “今晚我有事小王来接你”。这是老爸的留言。老爸除了周末给他一个留言,从来不呼他。老爸是总经理。总是很忙。总是晚上有事,陪客人喝酒呀,洗桑拿呀,打保龄球呀,很忙很忙。小王是老爸的司机,每逢周末开轿车来接他。有时他也给老爸打一个Call机,并且留言。留言很简洁,只有四个字:“钱用完了”。于是周末小王就给他带一个信封来,信封里装的当然是钱。他从来不数。要买东西时就抽一张百元大票。他和爸爸很少见面。他和爸爸之间只剩下“留言”。
  更多的“留言”,则是同学们之间互相乱开玩笑留下的:
  “你的柔情我永远不懂”
  “让你亲个够”
  “今晚十点老地方见”
  留言人呢,不是“张倩”就是“李娜”,还有“刘酋”或者“马莉”,总而言之,都是女孩的名字,有的就是本班的女同学。他心里明白,这些全都是班上那几个坏小子偷偷干的,说不定还有上铺的小胖。有一次小胖闹肚子,动不动就往厕所里跑。他瞅准小胖跑进厕所的时候,用小胖的手机给小胖打了一个Call机,并且留言:“蹲稳啰,别趴下”,留言人呢,自然是“爱你的人”。
  “(口瞿)(口瞿)……”不知是谁的Call机响了。
  他习惯地把手伸向腰间。
  所有配带Call机的同学都习惯地把手伸向腰间。
  配带Call机最讨厌的就是这“(口瞿)(口瞿)”的“蛐蛐儿”叫,尤其是在公共场所里。“蛐蛐儿”一叫,你就得从腰间取下Call机,看看是不是有人呼你。久而久之,就成了一种习惯,就成了一种神经质。有次在浴室里洗澡,突然听见“洋蛐蛐”叫了,他习惯地去摸腰间,却摸了一手的肥皂泡沫。唉,浑身上下都脱得光光的了,哪有什么Call机呢?他正觉得好笑,一看四周的同学,都闭着眼,一边淋浴,一边在腰间摸肥皂泡沫呢。
  好像是在课堂上。
  好像是上语文课。
  周老师讲得正起劲,却听见“洋蛐蛐儿”(口瞿)(口瞿)地叫了。
  周老师最讨厌学生上课带Call机了。周老师曾反复强调上课不准带Call机。
  可是Call机却响了。
  周老师锁紧了眉头。
  谁带了Call机了?嗯?谁的Call机在叫?
  没人吭声。没人承认。可是“洋蛐蛐儿”还在细声细气地叫。
  是不是要我动手哇?嗯?
  可不能让周老师“动手”,周老师一“动手”就坏了。有一次,他上课偷偷地玩电子宠物,给电子鸡“喂面条”,被周老师发现了。周老师一把夺过电子鸡,顺手就扔到了窗外。
  现在,周老师握着书,倒背着手,像一个机警的猎人,正聚精会神地准备捕捉猎物。
  可“猎物”也够狡猾的。周老师走到东,它在西边(口瞿)(口瞿)地叫了;周老师扑向西,它又在南边嗲声嗲气地唱了起来。
  而且由“独唱”变成了“男女声二重唱”。
  而且由“二重唱”变成了“小合唱”。
  (口瞿)(口瞿)(口瞿)(口瞿)。
  (口瞿)(口瞿)(口瞿)(口瞿)。
  教室里的Call机响成了一片。
  周老师的脸也气得变了颜色了,刚开始是桃红,然后是紫红,然后又变成了酱红。他把课本重重地一扔,正准备大发雷霆,突然间,他的腰间也(口瞿)(口瞿)(口瞿)(口瞿)地响了。
  周老师顿时怔住了。
  同学们也都怔住了。
  周老师从来没配过Call机呀,这“洋蛐蛐儿”怎么蹦来蹦去最后蹦到他的腰上去了呢?
  所有的“蛐蛐儿”突然都不叫了,只有周老师腰间的“蛐蛐儿”还在唱,唱得那么陶醉,唱得那么温柔。
  周老师笨手笨脚地把Call机取下来,盯着它仔细地看了看,又气又恼地问道:“这是谁的Call机?这是谁的Call机?”
  不知怎么地,同学们的目光刷的一下射向了他,连小胖也奇怪地盯着他。
  喂,盯着我干吗?我脸上又没有卡通!
  可是,一道道目光仍然含着古古怪怪的笑意,像蛇一样地游了过来。他再抬头看看周老师,呀!周老师手中的Call机,不正是自己失踪的Call机吗?!
  这是怎么回事呢?!
  这是怎么回事呢……
  操场上怎么就漫起了白茫茫的大雾呢?雾气嗖嗖地在身边翻卷飘动,他觉得自己好像在云里飞。
  (口瞿)(口瞿)(口瞿)(口瞿)……
  他听见远处有“洋蛐蛐儿”叫。
  是我的Call机吗……
  他情不自禁地朝“洋蛐蛐”叫唤的地方飞去。
  隐隐约约地,他看见好多人影也在朝前飞。喂,喂!那是我的Call机!那是我的Call机!
  他一边喊着,一边拼命地朝前飞。
  浓雾突然一下散了,眼前出现了一片碧绿碧绿的湖水。湖边那依依的垂柳下,坐着一个女孩,女孩头戴一顶美丽的花草帽,双手捧着一个正(口瞿)(口瞿)叫着的Call机。
  咦,这不是乔珍吗?她上个月就转学走了,怎么又跑到湖边来了呢?
  乔珍是他的同座。当然啰,同座有什么了不起呢?关键是乔珍长得很漂亮。乔珍有一双长着长长睫毛的大眼睛,一笑还有两个小酒窝窝。当然啰,大眼睛和小酒窝窝又有什么了不起呢?关键是乔珍的学习成绩很好,总是全班第一名。当然啰,第一名又有什么了不起呢?关键是乔珍性格开朗,没有娇气,不像有的女同学,成天装着个林黛玉,小鼻子小眼的,爱耍小脾气不理人。当然啰,性格开朗又有什么了不起呢?关键是男同学们都酸溜溜地羡慕他嫉妒他。这使他很得意。哼,你有手机有什么了不起呢?你爸的车是日本的“本田王”又有什么了不起呢?人家乔珍就不跟你同桌!
  乔珍没有Call机,也没有手机。乔珍的老爸也没有“桑塔那”或者“本田王”。乔珍的老爸和老妈都是钢铁公司的普通工人,他们冲着这私立学校条件好,有外国教师教英语,便东挪西借地将女儿送了进来。
  乔珍很争气。乔珍的学习成绩总是全班第一。
  但是乔珍却转学走了。乔珍哭着说,她再也不回来了。
  考试前夕,小胖和一班小哥们请他帮忙。小胖说,乔珍不是买你的面子吗?你和乔珍交卷后,再请乔珍将正确答案告诉我们。很简单,我把手机给你,你将答案“留言”,给我们打Call机好了。小胖说,只要乔珍肯帮忙,周末回家时请她坐“本田王”。
  他爽快地答应了。他不能在小胖面前丢脸。
  但是乔珍不答应。
  乔珍惊讶地说,这不是舞弊吗?
  他笑着说,这叫“学习雷锋”,“互相帮助”。
  乔珍直摇头。乔珍惊讶地说,你们的手段真高明啊,用Call机来舞弊!
  他不耐烦了。他觉得乔珍不给他面子。他皱着眉头说,唉,少见多怪!一句话,这个忙帮不帮?
  乔珍愣愣地望着他,仿佛不认识他似的。
  唉,千不该,万不该,在这个时候他抽出一张百元大票,抖了抖,对乔珍说,我付劳务费,不会亏待你,嗯?
  乔珍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刷的一下又白了。乔珍怕冷似的哆嗦着,眼泪咕嘟咕嘟地冒了出来,然后,转身哭着跑了。
  乔珍是搭校车回家的。星期一,乔珍的爸爸来了。乔珍就这样转学走了,转学的原因据说是为了照顾她生病的奶奶。
  但是,只有他明白乔珍是为什么走的。
  他很难过。他偷偷地难过。
  乔珍你为什么不配Call机呢?你家为什么不安电话呢?要不然我就可以给你打Call机,打电话,我就可以对你说一声:I'msorry。
  现在,乔珍却在浓雾中出现了,好像是做梦一般。他又兴奋又激动,飞快地朝乔珍飘过去。
  嗨!乔珍!乔珍!
  乔珍好像没有听见他的呼喊。乔珍仍然呆呆地捧着那个Call机。
  嗨!乔珍,那是我的Call机。你要是喜欢,我就送给你!
  雾气之中,乔珍惊恐地将Call机一丢,连声嚷道:“不!我不要!我不要!”
  (口瞿)(口瞿)(口瞿)(口瞿)!
  那Call机竟然叫着,像只大蛐蛐一样,一蹦一蹦地朝乔珍跳过去。
  乔珍惊叫着,躲避着这蹦蹦跳跳的“大蛐蛐”,慌慌张张地乱跑起来。
  乔珍的脚下就是碧水茫茫的大湖。
  乔珍!危险!
  他大声喊叫起来,却觉得喊不出声;他急忙朝乔珍奔去,却怎么也迈不开步,他的双腿好像陷在软绵绵的棉花堆里,怎么也使不上劲。他眼睁睁地看着那Call机气势汹汹地朝乔珍扑去,眼睁睁地看着乔珍惊恐地后退,脚下悬空,一下掉进了湖水之中!
  乔珍!乔珍!他狂喊着,拼命挣扎着,朝湖边奔去……

  他突然从噩梦中惊醒了。毛巾被已被他蹬到了地上。他的心儿还在咚咚地跳着,脸上满是汗珠。他突然听到了“(口瞿)(口瞿)”的叫声,不知谁的Call机又响了……
  ------------------
  亦凡公益图书馆扫校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