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老鼠看下棋


作者:吴梦起

  吴梦起 曾用名吴扬。1921年出生。山东烟台人。著有长篇小说《青春似火》,童话《蛐蛐坐飞机》等。

  老鼠看下棋,看的不是我们常常玩的象棋,因为这只小老鼠虽然认识棋里边的象和马,可对那些将啊、帅啊、兵啊、卒啊,他却从来没看见过。所以他觉得象棋没意思,他喜欢看的是另一种棋——走兽棋。
  那是一个好天气。一队戴红领巾的小孩子,来到森林里野游。老鼠听到声音,出来看热闹。他是一只住在野外的老鼠,他的洞就在森林边上。所以他只要蹲在洞口,就可以看到红领巾们作游戏了。
  老鼠心里不大痛快,因为今天早晨,他又去跟北边住的邻居大象要香蕉去了。他要三只,而大象却只肯给他一只,因此他挺生气,觉得大象简直跟老猫一样可恶。现在他蹲在自家洞口,看一队队红领巾排着队走。他看到每个小队的前边都打着一面小小的旗子,旗子上绣着各种各样不同的兽类。前边走的是一面绣雄狮的旗子,后边的旗子上绣着老虎,又过去了一面绣着大象的旗子。老鼠心里盼着,他想,如果在队伍里出现一面绣上老鼠的旗子,那该多有意思啊!可惜的是,红领巾们全走过去了,而他盼的那面老鼠旗,到底没有出现。
  这是今天发生的第二件让他生气的事情。
  还有第三件使他生气的事情哪!那是在他看下棋的时候发生的。让我们还是从头说吧!
  红领巾们高高兴兴地玩着,有的唱,有的跳,有的采标本,有的朗诵诗歌。这些都引不起老鼠的兴趣,反而使他厌恶。大家都知道,老鼠是个盗窃犯,他晚间出来偷东西,全仗着白天休息。可这些小孩子嘻嘻哈哈地吵闹,他还能睡觉吗?他真想把这些小家伙一下子撵出森林去。假如他是老虎的话,大吼一声,或者可能做到这一点。然而事实上,他只不过是一只小小的老鼠,他扯破喉咙地“吱吱”叫,也不过比蚊子“哼哼”的声音稍微大点儿罢了。
  于是他只好走出洞来,看下棋。
  下棋的小孩子有好几拨,但都是下象棋的。我们前边讲过了,老鼠对这种棋没兴趣。后来有一种棋把他吸引去了,那是几个小孩在土坎下边下着的,他们一边下棋一边嚷:
  “我的‘狗6’吃你的‘猫7’!”
  什么,什么?老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难道还有这么大快鼠心的事情吗?他的世代仇人老猫,竟被狗吃掉啦!他急忙凑过去看。唔,原来是下棋哪!不过不管怎么说,下棋也好,真事也好,反正猫被狗吃掉是使他万分高兴的事情。
  “我的‘狼5’吃你的‘狗6!’又一个小孩子嚷着。
  真有意思!这么吃来吃去,倒也让老鼠开心。他又往前凑了凑,站在土坎上,抬起前爪碰碰一个小姑娘的拐肘顶儿。
  “喂,你们这是下什么棋呀?”他龇着牙问。
  小姑娘低头一看,原来是一只老鼠,她急忙把胳膊缩回去。但这个姑娘是个挺文静的红领巾小队长,她不好意思不搭理老鼠的问话,就回答说:
  “走兽棋。”
  老鼠捻着胡子,点点头。这时候下棋的孩子们下得更热烈啦!
  “我的‘豹4’吃你的‘狼5’!”
  “我的‘虎3’吃你的‘豹4’!”
  “我的‘猫7’吃你的‘鼠8’!”
  这最后一句话把老鼠吓坏了,他简直想拔脚逃进洞去,如果不是那个小姑娘及时提醒他的话。那个小姑娘说:
  “喂,老鼠先生,这棋里边还有你哪!”
  老鼠脸色苍白地摸摸胸口,应了一声。
  “你呀,”小姑娘像是在故意吓唬他,“你是走兽棋里最后的一个,顶小的一个,‘鼠8’,谁都可以吃你!”
  老鼠凑到棋盘跟前,探头看看。原来在一张硬纸上,画了些格子,上面摆了一些圆圆的木头棋子儿。棋子儿上刻着各种兽类的图形,还标明了它们的等级。果然,在那个刻着老鼠模样的棋子儿上,标着个“8”字。
  那么谁又是第一号的兽类之王呢?老鼠寻找着,啊,看到啦!原来那个标着“1”的棋子儿,上边刻的竟是只大象。
  老鼠听人说,狮子是兽中王。可这走兽棋上,狮子却还在大象的后边,他是“狮2”。老鼠不服气,大象究竟有什么了不起,他不就是长了一根长鼻子吗?于是他提出了抗议:
  “你们这棋搞错啦!为什么大象跑到了狮子前边?还有,你们干嘛把我排在最后一个?”
  这就是他今天第三次生气的原因。
  红领巾们听到“吱吱”的叫声,循声一看,原来是一只小老鼠站在上坎上嚷着哪!看他那气急败坏的样子,大家笑起来。一个小孩子回答说:
  “你问大象和狮子谁该在前边吗?当然是大象。因为大象不但力气比狮子大,而且性情和平,喜爱劳动,还常常帮助人。所以我们人类才把他放在走兽的第一位哪!”
  “至于你吗,小老鼠,”另一个小孩说,“你当然要排在最后一个啦!你看看这些棋子儿里,哪一个不比你大!”
  “我能够吃甲虫!”老鼠想了想,又补充说,“青蛙也打不过我!”
  “可是甲虫是昆虫类呀,我们把青蛙分在两栖类里,它们跟你不一样。我们这是走兽棋,甲虫和青蛙不是走兽嘛!”
  “老鼠先生,你想想,还有什么走兽比你小,你提出来,我们把他排在你后边。”
  孩子们不再理这个忿忿不平的老鼠了,他们又自管去下棋。老鼠可还在费力地想哪!他不信,走兽里难道真的就没有一个怕老鼠的东西吗?
  “忽然,他又一次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因为他听到一句使他十分震动的话:
  “我的‘鼠8’吃你的‘象1’!”
  天哪!难道这是真的吗,还是自己在做梦?他,一个小小的老鼠,竟能把那么大个儿的大象吃掉!他有点不敢相信,恰好另一个小孩也提出了问题:
  “你的‘鼠8’凭什么吃我的‘象1’?”
  “兽棋规则里那么规定的嘛!”
  “不合理,不合理!”
  那个文静的小队长插话了,她说:
  “这个‘吃’不是真吃,是打败的意思嘛!”
  “那老鼠也打不败大象!”
  “不对,照棋规里讲,老鼠是可以打败大象的,因为老鼠能够钻进大象的鼻孔里去。那时候大象就难受了,他只好乖乖地向老鼠投降。”
  老鼠听到这里,他捏住前爪儿,拚命地捶自个儿的后脑勺。他在生自己的气哪!为什么这样一个“真理”,直到今天,他才第一次听到呢?如果早些日子就掌握了这个“真理”,那么日子就要好过得多了,那时候他跟大象要三只香蕉,他还敢只给一只吗?
  小孩子结束了下棋,到别的地方玩去了。土坎上只剩下小老鼠一个。他还在幻想哪!别看他长了只小得可怜的脑袋瓜儿,可他的想象力倒还十分丰富呢!他设想有那么一天,他真地钻进了大象的鼻孔,那时看大象该怎么狼狈吧!大象一定要说好话,讨饶。能轻易地饶他吗?连三只香蕉都舍不得给,只给一只,冲这一条就不能饶他。何况,——他找来找去,却又找不到大象别的缺点,只好继续想:何况,总得纠正“鼠8”这个不合理的地位嘛!凭什么把老鼠排到第八?既然老鼠可以吃掉——或者说打败大象,那么大象就应该把第一的地位让出来。
  一只喜鹊飞来了,站在树枝上休息,梳理着翅膀上的羽毛。老鼠晓得喜鹊喜欢说长道短,就想让她去宣传宣传这个新发现的“真理”,他有意地问她:
  “喜鹊大嫂,你看见人类的小孩子下走兽棋了吗?方才就在这儿玩来着。”
  “没看见,”喜鹊耸耸肩膀,“我不喜欢你们这些走兽,若是有飞鸟棋嘛,还有点意思!”
  “哼,没听说有什么飞鸟棋,可走兽棋却千真万确有,你信不信?”
  “有又怎么样?”
  “你猜,走兽里谁最厉害?”
  喜鹊歪着脑袋,瞅着老鼠,用轻视的口吻说:
  “反正不是你吧!”
  “哎,哎!正正就是我哪!”老鼠舞弄着两只短短的长爪,摆出一副趾高气扬的神气。
  喜鹊大嫂本来就爱笑,这一下子她可就更笑起来没完了,“喳喳喳”,她笑得前仰后合,差一点从树枝上掉下来。
  “不要笑,不要笑嘛!有什么可笑的!”老鼠不乐意了,他严肃地斥责喜鹊。
  喜鹊好容易止住笑声,她擦擦笑出来的眼泪,问老鼠:
  “你这话,对猫大姐说过吗?”
  “什么猫大姐,滚她的蛋!”
  “那么狗呢,狗大哥不是总爱管你的闲事吗?”
  “狗算什么东西!往后,你再叫他管管闲事看看!”老鼠摆出一副鄙夷的神气。
  喜鹊大嫂这下子可糊涂了,她以为老鼠一定是得了精神病,所以才这么胡说八道。喜鹊还有事情哪,没工夫跟老鼠闲磕牙,就一振翅膀飞走了。
  “回来,你回来!”老鼠拚命喊。可是喜鹊不再理她,越飞越远了。
  老鼠的“真理”还没来得及讲哪,他有点失望,就往后一靠,半倚在土坎上,把两只前爪垫在脑瓜儿后边,两只后爪往一块儿一搭,摇晃着,舒舒服服地晒起太阳来。
  他闭上眼,接着想他的心事。他仿佛觉得自己的身子,忽然轻飘飘地爬到云彩上边去了。本来嘛,“鼠8”竟一下子跳到了“象1”头上,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既然如此,那么走兽棋的棋规不需要改一改吗?按道理讲,他老鼠应该是第一,往下排才是“象2”、“狮3”、“虎4”……现在老鼠排到最后了,以前“鼠8”的地位让给了“猫8”,这在兽类的历史上,是一个多么惊天动地的大变化哪!
  “吱吱,吱吱吱!”老鼠得意地唱起歌来了,歌词大意是这样的:

    我一步登天,
    爬到了大象前边。
    从此我成了兽中王,
    让百兽匍匐在我的脚前……

  如果不是来了一只狐狸,他可能还要唱下去。既然一只狐狸带着骚味走过来,老鼠的幻想也就只好暂时结束,“嗤溜”一下,他钻进洞里去了。
  “啊——”狐狸拖着长腔招呼他,“鼠老弟,你好,急着回家干什么,我们随便谈谈不好吗?”
  老鼠蹲在洞口,用前爪捻捻胡子。他当然知道狐狸是狡猾的,如果他一出洞口,那家伙的又长又尖的牙齿就该伸过来了。老鼠晃晃脑袋,用一种识破对方阴谋的讽刺语气说:
  “狐君,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下。如果您肯赏光,就请到敝洞里来谈吧!”
  狐狸的鼻子都快气歪了,你想,那个窄小的鼠洞,狐狸能进去吗?狐狸张开大嘴,把舌头“嗒”地弹了一下,蹲在洞外边,阴险地说:
  “你那个洞大矮小了,我希望有一天我们在野外相遇,那时候就可以好好地畅谈一番啦!”
  “您不用客气,等有机会,我跟狗大哥一起去拜访您就是了。”老鼠嬉皮笑脸地说。
  “你不用拿狗来吓唬我,狗有什么了不起!”
  “是呀,在走兽棋里,狗不过排在第六,啊,不,新棋规他应该排第七,‘狗7’。”
  狐狸不懂老鼠的话,他瞪着两只细长的眼睛,傻呆呆地瞅着老鼠。
  “不明白吗?走兽棋里给我们兽类排了地位哪,‘猫8’、‘狗7’。‘狼6’、‘豹5’,大象排第二。”老鼠冷丁想起来,走兽棋里还没有狐狸的地位呢,他捧着肚子笑起来,“哎呀,狐君,走兽棋里怎么没有你呀!凭你鼎鼎大名的狐君,他们难道能忘掉吗?”
  狐狸生气要走,老鼠急忙喊住他:
  “喂,你怎么不问问我在走兽棋里的地位呢?”
  “你有个屁地位,不就是‘猫食’吗?猫要是排第八,你连第九也排不上!”
  “错了,错了!我排第一!”老鼠摇头晃脑地说。
  “那你就出来吧,让我这个走兽棋里无名的小卒,向你兽中王行礼致敬嘛!”
  “你在洞外行礼就可以啦!”老鼠大大咧咧地说。
  “真是厚颜无耻的家伙!”狐狸一边骂着一边离开了洞口。
  老鼠气跑了狐狸,但他还不想出来,因为狐狸的狡猾在大森林里是谁都知道的,说不定他就在洞外藏着哪!不过老鼠又有点憋气,虽然在“理论”上(或者说是在棋盘上),他是可以“吃掉”大象的;但在实践中,他却连个“无名小卒”都惹不起,这样理论和实践不统一,岂不是太荒谬了吗?
  因此,老鼠想,必须把理论和实践统一起来,那就是说,应该在实践中确确实实地制服了大象。那时候,谁还敢说半个“不”字呢?如果谁不服,那么,可以给大象下个命令(当然是得在大象的鼻孔里下命令罗):“喂,‘象2’把那只走兽棋里无名的骚狐狸,用大鼻子卷起来,扔到湖里去!”
  “扑通”,老鼠的小圆耳朵里,仿佛听到湖水响,方才那只狐狸被大象扔到湖水里去了。
  “用你的大脚掌,踩扁那个老猫,‘猫8’!”
  “卟哧”一下,老猫连叫一声都来不及,就成了肉饼。
  老鼠越想越玄了,他还想,以后再也用不着偷偷摸摸地去当盗窃犯了,他可以操纵着大象,逼使那些狮、虎、豹、狼之类的走兽,按时来向他进贡……
  “好哇!”老鼠高兴得跳起来,“咯”,小脑袋碰到洞壁上了。好痛,老鼠弯下身子,两只前爪一个劲地抚摸脑袋瓜儿。
  这么一来——老鼠继续想下去——一个从来不出名的小小的老鼠,就这样一下子成了“霸王”了。可能有一些兽类要不服气,他们会问:“你凭什么当霸王?”哼!凭什么?就凭大象得听我的这一条!你们说,怕不怕大象吧?如果你们打不过大象,那就是打不过我,我就得当兽类的霸王!
  这在逻辑上是完全说得过去的,于是老鼠要去实践了。他先探出头来,看看狐狸还在不在洞口,然后就左顾右盼地出了洞,找大象去了。
  可是他并没能一下子找到大象,因为有一只老虎正趴在林中的小路上,挡住了他的去路。老鼠想了想,老虎是个‘虎3’,不过按新排法应该在第四。这“虎4”也不好惹,不用别的,只要他把大尾巴抡一下,自己这个霸王恐怕就该不存在了。当然,也不用怕他,因为老虎远远打不过大象。这样一想,老鼠的胆子陡然大起来,他竟顺着虎爪,爬上虎腿,来到老虎肚子上了。
  这只老虎吃饱了,正趴在那儿闭目养神哩,忽然觉得肚子上痒痒酥酥的,睁眼一看,嘿。一只小老鼠竟在他肚子上爬哪!要知道,老虎是不吃老鼠的,因为老鼠太小了,老虎嫌他塞牙。不过又觉得这个小老鼠讨厌,肚子是他随便爬的地方吗?于是老虎把肚皮一抖,老鼠就跟斗把戏地从虎背那儿翻下去了。
  老鼠跌得脑袋发昏,眼前冒金花儿,在这一瞬间他还以为自己没命了呢!过一会儿没动静,他爬起来一看,老虎还躺在那儿,自己身上什么也没缺少。他明白了,这只老虎一定也是懂得了兽类世界发生的新变化,不敢惹他这个“鼠1”了吧!
  老鼠抖抖身上的土,更加信心百倍地找大象去了。
  老鼠终于找到了大象。
  大象正在干活儿,看见老鼠,大象和蔼地问:
  “今天早晨,不是已经给你一只香蕉了吗?你又来干什么?”
  “我跟你要的不是一只,是三只!”老鼠气哼哼地说。
  大象一边用脚掌给香蕉树松土,一边说:
  “一只也够你吃五天了嘛!”
  “光我吃吗?我还要送礼呢!”
  “跟我要香蕉去送礼?”大象惊奇地问。
  “当然啦,我想送给鼹鼠一只,送给鼯鼠一只,因为他们是我的亲戚;还有一只我自个儿吃。”
  “你这就不对啦,”大象劝他说,“怎么能拿别人的东西送礼呢?就是你自己吃的东西,往后也应该自己劳动去创造嘛!”
  “我不管,你必须给我三只香蕉!”老鼠斩钉截铁地说。
  看老鼠不讲理,大象不再理他了。大象自管去松土,又把鼻子伸到湖水里,吸足了水,再喷出来,浇那些他伺弄的香蕉树。粗大的水柱,从大象的鼻孔里喷上了半空,然后像下雨似的,洒落到香蕉树上。水珠儿在半空里让日光一照,还映出一弯美丽的彩虹哪!
  大象愉快勤奋地干着活儿。
  小老鼠打量着大象的鼻子。有鼻子自然就有鼻孔,这是没有疑问的了,水珠儿不就是从象鼻孔里喷出来的吗?可是自己怎么才能钻进大象的鼻孔里去呢?看起来这好像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情。
  那么就先跟大象谈谈吧,假如大象承认了他不是自己的敌手,甘拜下风,愿意听从自己的指挥,那么也就不必让他的鼻孔受罪了。这样一想,老鼠就宽宏大量说:
  “大象,停一停,我跟你说一件事。”
  大象擤着鼻孔里残存的水珠儿,低下头来看着小老鼠。
  “你看见过人们下走兽棋了吗?大象?”
  “看下棋?”大象摇摇头说,“没工夫。”
  “我看见过。”
  “你不干活儿,就去看吧。”
  “你不看不行啊,大象,因为走兽棋里有你。”
  “哦,是吗?嘿嘿,人们把我们编到棋里去,不过是一种游戏。”
  “管他游戏不游戏,可你知道吗?你在走兽棋里的地位最高,是‘象1’。
  “人们把我抬得过于高了,我怎么能居于第一位呢!”
  “而我呢,他们把我排到最后一个,‘鼠8’,真是岂有此理!”老鼠忿忿不平地说。
  “也许人们认为你长得顶小的缘故吧。”
  “可你知道不知道?”老鼠圆睁着绿豆眼睛,直盯着大象的鼻孔,恶狠狠地说,“我这个‘鼠8’,可能够把你这个‘象1’吃掉!”
  “哈哈哈!”大象笑起来,笑得长鼻子直悠荡。
  “你笑什么,不服吗?这是人类决定的!”
  “可我不明白,你这样小,又怎么能够把我吃掉呢?”
  “这个‘吃’,是打败的意思,懂不懂?”
  大象当然不懂,因为他实在想不出,这个他用一根脚趾就能踏死的小老鼠,却能够把自己打败。不过大象的性情和善,他不愿跟这个狂妄的小老鼠计较这些,就和解地说:
  “你不是想要三只香蕉吗?我给你就是了。”
  大象要摘香蕉,老鼠却拦住了他。
  “等等,我不是为香蕉来的,香蕉是小事一段。主要的是,你今后得听我的支配,我叫你干啥,你就得干啥!”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呀,”老鼠多狡猾,他才不肯泄露出自己制服大象的秘密哪,他只是说,“你当然知道喽!”
  其实大象一点儿也不知道,他还以为老鼠是闹着玩哪,就笑一笑走开了。
  “你不要装糊涂!”老鼠在后边喊,“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啦!你可不要后悔!”
  大象的大耳朵大大了,把耳孔遮得严严实实的,再加上老鼠的嗓门又太细,所以老鼠那威胁性的警告,大象一点儿也没听到。
  看大象走远了,老鼠找了个树洞,藏了起来。现在,他就像那人类中的赌徒一样,输红了眼睛,只好来个孤注一掷了。他咬牙切齿地计划着,等夜间大象回来睡下之后,他怎样钻进大象的鼻孔里去,怎样狠狠地咬大象的鼻肉,怎样……来实现他那称王称霸的美妙的理想。
  夜幕慢慢笼罩上来。这是一个晴朗的秋天的夜晚。星星闪烁着,月儿挂在树梢上。微风轻轻吹动白杨树的大叶子,好似在奏着轻音乐。秋虫儿凑到一起,声音有高有低,表演了一出混声大合唱。这时候大象回来了,他劳累了一天,现在要休息了。他慢慢伸展着肢体,躲在芳草地上。他的长鼻子搁在一丛野菊花的旁边,菊花那幽雅的清香,一缕缕地送进了他的鼻孔。他打了个呵欠,渐渐地沉入梦乡。
  大象根本没有想到,就在他旁边的一个树洞里,正有两只圆溜溜的贼眼睛,在不怀好意地盯着他。
  夜间是老鼠活跃的天下,那只想当霸王的小老鼠,从树洞里爬出来了。他东张西望,看看有没有“豹4”、“狼5”之类的东西蹲在旁边。直到他确实看清了面前只有一个睡着的大象的时候,他悄俏凑了过去。他找到大象的鼻孔了,就在那丛野菊花的旁边。于是,这个大象的征服者咬紧他那细醉的牙齿,四爪齐蹬,一下子蹿进大象的鼻孔里去了。
  大象在睡梦中,忽然觉得鼻孔里发痒,不大舒服,想打喷嚏。他就在朦朦胧胧中举起了长长的鼻子,“啊——嚏!”好家伙,就像炮弹从炮膛里射出来一样,小老鼠从大象的鼻孔里弹出来了,他翻滚着,四只小爪子一劲儿挠蹬,直向天空飞去。
  老鼠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情,为什么忽然腾云驾雾了呢?后来他又觉得自己悠悠地往下落,“扑通!”这是什么声音呀?似乎挺熟悉嘛!但还没等他想起来,湖水就灌进他肚子里去了……
  我不知道老鼠会不会游水,所以这只想当霸王的小老鼠最后的结局,我也就不知道了。

     附记:

    听我讲完了老鼠看下棋的故事,一个小朋友问我:“你这
  故事,我听了好像写的是某个不大的国家的领导人吧,他们不
  就天天梦想着称王称霸吗?”
    又一个小朋友说:“那个小老鼠,可像我爸爸单位的那个
  造反派头头了,他就是那么飞上去又跌下来的。”
    这样说可不合适,因为这个童话故事不是专指张三李四的
  嘛!反正天底下既然有这样一种不自量力的小老鼠,那么我写
  的也就是这样一种不自量力的小老鼠——就是这样!
  ------------------
  亦凡公益图书馆扫校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