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桔子老虎


  一棵桔子树上结满了桔子。一个黄澄澄,个儿大大的,充满水分的桔子,看到同伴相继被人摘走,很是伤心。她哭着对桔子树说:“妈妈,难道我们桔子就该被人们吃掉吗?”
  “是的,孩子,我们生来就是为他人带来美好生活的。你身上的籽粒落入泥土,又将培育出新的生命。”
  “不,妈妈,我不愿被人随意摘取,我不愿为他人而活着,我要成为一个让人敬畏的老虎。”
  “孩子,那不是我们桔子该做的。”
  “不嘛。”大桔子一跳,离开树跳到地上。也真怪,大桔子不但没有摔坏身体,而且一落地便像气吹的一样,身体不断地胀大,胀大,把圆圆的桔子拉长了,皮上显出花纹,前面钻出一个头,后面露出一条尾巴来。哈,大桔子竟然变成一只大老虎—一一只桔子老虎啦!
  桔子老虎非常高兴,她告别妈妈,决定到各地去旅行,去显示一下桔子老虎的威风。她翻过一座山冈,看见一棵树下趴着一只小羊。她决定要吓一吓他,如果可能就咬上他几口,体会一下强者的滋味。
  她正要扑过去的时候,却发现一只大灰狼愉偷地逼近小羊。桔子老虎见了,忙喊道:“小羊,小心大灰狼!”因为她虽然变了老虎,还有一顺桔子样的甜甜的心啊!
  小羊一惊,扭头要跑,大灰狼一个前扑,用爪狠狠地捏住小羊。桔子老虎怕大灰狼把小羊吃掉,就毫不迟疑地蹿出来,对着大灰狼叹道:“大灰狼,快放开他,看我不撕碎你!”
  大灰狼一愣,眼见一只斑斓猛虎向自己扑来,不由得心里发颤。虽然舍不得眼前肥嫩的小羊,可也不愿被这只老虎撕碎呀,他犹豫一下,只好丢下小羊逃走。
  面对桔子老虎,小羊惊恐地说道:“虎大王,我妈妈得了重病,想吃桔子,等我找到桔子再吃我吧。”
  桔子老虎看看可怜的小羊,被他爱妈妈的行动所感动,甜甜的心又起作用了。她安慰小羊道:“你妈妈想吃桔子,我给你一瓣吧。”说着,她便撕开自己的桔子肚皮,掰下一瓣桔子,递给小羊说,“去吧,找你妈妈去吧。”
  小羊感激地说:“你真是一只好老虎呀!”
  桔子老虎笑笑,继续向前赶路。
  她蹚过一条小溪,看见一只白兔子搀着一只灰兔子。桔子老虎心里很得意,哈哈,兔子是最胆小的,我一出现,一定会把他们吓得屁滚尿流的。她那要让别人敬畏自己的念头又在作怪了1
  “喂,小兔子呀,别跑,让你虎大王尝尝兔子肉吧!”她高声吓唬道。
  她存心想看看这两只兔子跪地求饶或夹着尾巴逃走的狼狈相。不想,那灰兔子推推白兔子:“你快逃跑吧!”白兔子却镇静地说:“不,我不能扔下你不管!”
  桔子老虎迷惑不解:“你这兔子为什么不逃走,难道不怕死吗?”
  白兔子从容地说,“我的朋友受伤了,我不能丢下他,自己逃命。”,桔子老虎见了,甜甜的心又起作用了。她想,他俩都把死留给自己,把生让给朋友,是对好兔子,我何必再吓他们呢?就改换口气说:“我是跟你们闹着玩的,我是一只有桔子甜心的好老虎,你们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
  “我的朋友伤得很厉害,很想找一点东西止一止痛。”白兔子说。
  桔子老虎看看灰兔子痛苦的样子,不由得同情地说:“我给他一瓣桔子,吃着试试,看能不能止痛?”说着,从肚皮下掰下一瓣桔子来,递了过去。
  说也奇怪,灰兔子吃了桔子,说:“好多了!”
  白兔子说:“谢谢,你真是一只不同一般的好老虎。”
  “不用谢。”桔子老虎忙摆摆手,继续赶路。
  天快黑的时候,她来到一座冒着余烟的果园。里面的各种果树都被火烧了,成了一棵棵焦木桩。在一座小房子前,一对老夫妻正扶着门框哭泣。桔子老虎走过去好奇地问:
  “老爷爷,老奶奶,你们为什么哭呀?”
  老奶奶看见大老虎并不惊慌,她擦擦眼泪说:“咋天来了一伙强盗,不但摘走我们的水果,还烧了我们的果园,这可让我们怎么活呀!”说着,眼泪又止不住地流下来。老爷爷也顿着手杖,仰着脸大哭,他们是那样伤心,以至桔子老虎也抚着自己的桔子心忍不住掉下眼泪来。
  桔子老虎想了想,同情地说:“老爷爷,老奶奶,你们办个桔子园吧。”
  “办桔子园,哪里有种子啊!”老爷爷叹口气说。
  桔子老虎说:“我是一个大桔子变的,身上有很多种子,你们把这些桔子瓣儿全拿去吧!”说着,她将自己身上的虎皮撕开,露出一身的桔子瓣儿。随着虎皮的脱落,桔子老虎慢慢地倒下了。她不再想“不愿为他人而活着”,却真的为他人而死了。
  桔子老虎身上的种子,一粒一粒撒到果园烧焦的土壤里。风来了,雨来了,桔子的种子发芽了,长成了小桔子树。小桔子树在暖风的吹拂下,长高,长高,一会儿变成一片葱绿的桔子园。很快,桔子园结出了满园黄澄澄的大桔子。老爷爷老奶奶笑了,满园的大桔子也笑了。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