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归纳、简化与认识经济论

                                 提 要

    (1)很多问题不能依据我们掌握的实据加以解决,在处理这类问题时 ,归纳法能
够使我们做出最好的解答。

    (2)经济与简化是归纳推理的主导原则,其程序受制于 这一基本规定:充分利用
掌握的信息,以最简化、最经济的方式解决认识问题。

    (3)我们在 归纳时奉行简化优先,其理性根据在于归纳的应用与程序是否符合经
济原则,而不在于我们对世界本质的认定与假设是否与实际相符。在归纳中,经济报偿
的内在作用对于任何归纳的理性证明都至关重要。就本质而言,归纳法为我们完成认识
任务提供了最有成本效应 即在经济上最令人满意的方法。

    (4)我们诉诸归纳简化,从方法论(或程序)角度看,这 是一个便利问题,但是,
我们对简化的依赖不能全然不考虑世界本质的本体论问题。因为我们先迷后悟的经验在
使用归纳法时也会通过反馈得到全面的验证,它不决定我们是否使用归纳法,而决定我
们如何使用归纳法。

                            归纳与认识系统化

    辞典有时会给归纳下这样的定义:“从具体事例概括出一般结论的推导。”但是,
这种推导例如,长毛狗吃肉,斯诺泽狗吃肉,考吉斯狗吃肉,于是,我们推导出所有的
狗都吃肉只是一种特殊的归纳推理。这种推理并不适用于其它情况,比如根据因果关系
的推导,从冒烟推导出着火,从汪汪的叫声推导出狗。甚至因果推理的应用范围也很有
限。从样品推导出整体,从部分推导出全部(从颚部推导出整个鳄鱼),从文体风格推
导出作者,从线索推导出罪犯,从症状推导出疾病,等等,所有这些也是归纳推理的诸
种形式。 归纳推理最重要 的特点是,根据已掌握的证据得出不充分的资料无法证明的
结论。

    现在看一个形式逻辑问题:所有的F(Fs)都是G(Gs)吗?(狮子都是食肉动物
吗?)我们好像 参加一场选择答案考试,必须在以下各项中做出选择:

    1是,全部都是。

    2不是,一个都不是。

    3不,一些是,一些不是。

    4无法确定。

    可供选择的主要答案都已包含在这里。如果人们(在相当大的范围里)见过的全部
F(Fs) 确实都是G(Gs),那么答案似乎清楚了。选项4不是答案,而是一种回避,
只有其它的所有回答都不对时才可以选用。选项2已被假定所排除。正确的答案必然在1
和3之间。在本例中,我们自然会选择前一项,主要是考虑到它的可能性最大, 而且符
合同一性(uniformity)。唯有选项1能以最自然、最直接的方式使我们掌握的材料得
到扩展,这种选择最符合我们根据现有信息解答问题的一般常规。只有这种经济的、符
合同一性的回答才能为上面提出的问题 做出归纳的、合理的解答。

    我们在日常生活和科学探索中使用标准的归纳法,使经验系统化,以便解决问题我
们对能够接触到的、世界上的(自然的,或在实验中人为设计的)各种现象进行观察,
找出实据或假定的实据根据这些实据,以我们能够想到的最直接、最全面的方式解答问
题。因此,归纳法是一种最基本的、规范化的、程序化的探索方法它以贯彻指令的方式
进行推导,在最大限度内使人们的认识范围全面、系统。如果没有这种原则,或没有功
能上对等的原则,人们就无法依靠经验资料进行理性探索。但是,归纳法与其说是一种
推导过程不如说是一种推断过程;归纳法得出的结论与其说是从资料中抽象出来的不如
说是根据资料联想出来的。我们显然希望自己的解释最有道理、 最稳妥、风险最低、
问题最少,差距最小。归纳法 不是通过抽象过程从前提推导出结论, 而是跳跃〖HT4”
SS〗到结论上。很久以前,威廉·维卫尔(WilliamWhewell)就对这一点做过很好的总
结。他说:“演绎法按照方法论的步骤,从上向下、一步一步稳当推进:归纳法跳跃而
上,蹦出了方法的框架(至少超出了常规机制)。它一步就跳到了楼梯的顶端。”


    这种悖离证据的大跳跃会招来远期风险(就此而论,科学革命就像市场崩盘,一切
东西轰然坍塌)。任何归纳过程都有内在的不确定性。归纳永远是一种推测,随着资料
的充实和完善,其结论可能出问题。不过归纳毕竟是负责任的推测,而非不着边际的推
测理性的推想,而非胡猜乱想。根据论据的前提,经过严格的推导或认识评估, 归纳
出结论我们肯定不会因为这是nonsequitur(拉丁文,意为:没有前提的)演绎就否认
它。归纳法得出的结论(就其本质而言)必然超出前提里包含的信息。

    显然, 标准、规范的推导〖HT4”SS〗方式它根据前提给定的信息得出结论是一种
实实在在的演绎法34。

    它与归纳法不能吻合。一位哲学家说得好,归纳法的“结论,不是根据实据推导出
来的,而是发明出来的,以便对实据加以解释。”

    从具体推导出一般常被比作从一系列的小点推导出一条曲线。一个世纪以前,古尔
诺 (Courn ot) 说:  “En  général,  une  théorie
scientifiquequelconque…pe ut etre assimilée a la courbe qu'on trace  d’
 aprèsune définit ion mathématique, ens'imposant la condition de  la
fairepasser par un cert ain nombre de points données d'avance.”36(法文,
大意是:如果座标上有若干预先设定的点,我们就可以根据这些点推导出一条曲线来。)
因为我们寻找的曲线穿过所有的点,所以,怎样做出这条曲线只能根据归纳原理,以最
系统的(统一的、简化的、平滑延续的)方式来完成。

    只有采用最佳模式才能以最佳方法完成这一过程,统一和简明等是系统化的典型特
点,它们在这一过程中起决定性作用。这才是运用归纳 法的典范。

    在信息不完整时,归纳法是解决问题的工具。它是情报有限时采用的方法,其结果
不一定是可能最佳的(在这种表述的罕见的意义上)答案,但一定是〖HT4”H〗可以得
到的最佳答案,是我们的认识力在困境中竭尽所能得到的最佳答案。归纳法的应用必定
受制于我们的认识范围:它显然无法解决我们认识范围以外的问题(例如,量子电动力
学超出了牛顿时代物理学的范围)。可以得到的答案只能局限于我们的知识范围。归纳
法这一工具不适于神奇的炼金术,炼金术颇为神秘地把无知转化成知识。归纳法是一种
世俗的、现实的工具,我们可以利用它在认识领域里得到尽可能好的答案做出合理 的
努力,找到自我的位置。

    因此,归纳法可以被看成是一个过程,或者是由各种方法组成的家族,当我们掌握
的实据不 能解决问题时, 它能使我们对答案做出最佳判断。如果必须对超验信息的真
实性做出确认,我们就不能不承认归纳过程无法保证其结果的真实性。的确,如果科学
史能给我们什么教训的话,那就是,在认识游戏的任何阶段,先迷后悟的智慧对归纳结
果的真实性的最佳判断可能是不着边际的。归纳总是采用简化法,它的典型缺陷就是太
简化。但不论怎么说,归纳法是我们根据现有材料解决认识问题的最好方式。 在这个
意义上,用 归纳法得出的答案是对问题真实性做出的最佳判断。

                 归纳法和认识经济论:简化优先的经济原理

    归纳法在公认的归纳系统原则简化、协调、同一等等的庇护下规范我们的认识活动,
使认识尽可能贴近现成材料,只在必要时才超越材料,以便对问题做出解答。经济和简
化是归纳推理的指导原则,其过程是命令过程:充分利用掌握的信息,以最简单、最经
济的方法解决认识问题。归纳法构筑了最经济的结构,包容了全部可以得到的材料。它
力图发现一种充分包容全部信息材料的、最简单、最全面的模式,以便在各种可能的结
论中找到解决问题的最佳办法。归纳是实行认识经济的总体思想的过程,确立了解决认
识问题的最简单的结构。

    科学的理论化是最基本的归纳,旨在寻找、构建最简单、最直接的理论结构,充分
包容已经得到的全部资料。为了实现认识目的,最重要的原则是方法经济的原则,最高
的命令是认识经济的命令,即:以最简单的方法获得最有效用的答案。复杂虽不能完全
被排除,但它们必 须有助于系统化的提高。

    长期以来,人们都承认,简化在科学方法论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它在归纳推理
中有很高的认识价值,是最重要的因素。人们普遍同意,应当首先使推理的前提简单化,
这是一个基本原则。但是,人们一旦提出怎样证明简化优先的问题时,就会遇到无法协
调的、众说不一的问题。不过,假如人们从方法论角度而非真实角度对待这个问题,它
就不那么严重。亨利 ·彭加利(Henri Poincare)说:

    有些人不相信自然法则必须简化, 但往往不得不按简化的法则行事,就 好像他们
也相信似的。因为如果不对事物加以概括,他们就无法行事,进而,所有的科学都不可
能存在。显然,任何事情都可以用无数方法来概括,这是一个选择问题。选择只能按简
化方法进行……总之,在多数情况下,除非另有证明,每种法则都应被视为简化的法则。

    这段话很有道理。在寻找理论的探索过程中,随着被认识事物的不断扩大,选择原
则不可或缺。在这里,经济及其等价物简化、同一、等自然要成为指导原则。至于这类
原则确定的方向正确与否,则有待观察。但是,显而易见,它们起码提供了最自然、最
有希望的出发点。我们必须暂时容忍最简单可行的解决方案,除非随着时间的推移,出
现了较复杂的情况,并证明这种解决方案站不住脚。只要简单的解决方案尚能包容现有
的资料,就没有理由另寻其它方案。这就是基本的理性程序原则,它不仅在认识范围起
作用,在其它范围也起作用。在各式各样的、同样合格的可选方案中,我们应当选择最
简单、最经济的方案不 论其形式如何。

    在归纳过程中,我们利用手头的信息以最简捷(经济)的方法解答问题。例如,有
人要我们在1,2,3,4的数字序列后填补上一个数字,我们会认为这是一个整数序列,
直接回答5。 然而,这个序列可能是1,2,3,4,11,12,13,14,101,102,103,
104,……结果,正确的答案是11,而不是5。我们虽然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但是,它
不能阻碍我们的归纳进程。合理的归纳进程要求我们对刚才那个问题做出简单回答:
在数字序列后加上1。在归纳中,我们总是选择能够满足问题的条件的最简单的答案。
我们这样做不是因为事先知道最简单的答案将被证明是正确的(我们对此一无所知!)。
我们这样做,完全因为它是最简单、最经济的解答方法,能够满足情况的需要,至少暂
时如此。我们不选择其它可能的解答,完全是因为在当前的情况下没有选择它们的充足
理由,至少暂时没有。

    我们利用归纳法解答现成信息不足以解答的问题,我们不得不超越资料的局限。这
样做时,我们沿着阻力最小的思路推导,尽量使我们的认识活动最经济。我们用简单、
易行的办法达到目的,就是因为其它办法很难使用。只要有可能,我们就会用类比法来
推导,把一种方法套用在类似的情况上,因为引进新模式只会使我们的认识技能复杂化。
我们使用最简易可行的公式,因为它们容易记忆,容易使用。只要可能,我们就尽量减
轻记忆力的负担(对储存信息和恢复信息而言),减轻智力的负担(就加工信息和评估
信息而言)。我们喜欢同一、类比、简化及其类似物,因为它们能减轻认识活动的负担。
如果出现了其它相同情况,简化的理论肯定较经济,优点较多。只要可能,我们就会避
免无谓的复杂化,因为这是一种节省精力的方法。归纳法的道理就在这里。就本质而言,
归纳法为我们完成重要认识任务提供了最有成本效应的经济上最令人满意的手段。获取
收益和外在压力迫使人们寻找最简明的解决办法,使用认识工具与使用物理工具一样,
杂乱、多变、怪异等与简明的解决办法背道而驰,都会使人们付出代价。故而,归纳法
的基本原理就是经济原理。

    伽利略写道:“当我看见一块静止的石头从高处落下,速度越来越快,我为什么不
能认为速度是以最简单、最合理的方式在加快?”39为什么不能这样认为呢?后
来,人们发现,这种最简单的观点是站得住脚的。但是,承认这种观点并不意味着承认
简化是真理的 必不可少的标志(simplex sigillum veri),只意味着它是一种方法论
的探索工具一种 程序的指路牌。 如果某种简化的方法既适用于现有的认识任务,也适
用于较复杂的问题,于是就认为它什么地方都适用,那就未免太愚蠢了。在认识事物时,
我们希望事物是有系统的,但是我们毕竟不能为了证明这一点就假定世界具有系统性
(简单、同一、等等)。我们以各种各样的形式追求认识的系统化,甚至面对复杂问题
时也坚持这么做:尽管世界是复杂的,零乱的,但是从方法论角度看,我们在解释世界
时仍然得求助于简化。在科学理论建设中,这种作法很普遍,如果事物大体相仿,人们
会优先选择:

    单向描述法,而不是多向描述法。

    量的特征,而不是质的特征。

    低层次多项式,而不是高层次多项式。

    线性微分方程,而不是非线性微分方程。

    在每种情况下,前者都比后者简化。如果公式X与公式Y之间存在某种可以描述的
关系,在回答为什么公式X比公式Y更简化时,可以肯定虽然有人会竭力反对任何理论
家或 哲学家都无法充分地描述简化有什么真实的特征。 但是,描述其方法论的特征或
过程的特征却容易得多。所谓相对简化是指容易操作,即在应用和相互作用方面操作起
来比较经济。从这个角度看,简化是个有关应用顺序的概念,完全取决于什么使用 起
来比较经济,即对资源的要求较低。

    经济和简化是归纳推理的指导原则,简化程序是规定性的程序,充分利用所掌握的
信息,以最简化、最经济的方法解决认识问题。以经济为基础来证明人们对简化的偏好
比较容易。假如有人说,某种现象不仅取决于距离、重量、大小、还取决于温度、磁力
等因素,那么人们就必须设计一个复杂的仪器来收集数据,并从这一测试范围很广的仪
器上读取物理参数。举例来说,有一个直线函数,还有一个半直线半曲线的函数, 给
直线函数编写数学公式显然比 给半直线半曲线的函数编写数学公式容易得多。

    在归纳推理时,我们往往利用组合原理处理信息:根据逻辑前提进行配置,根据相
关法则进行分类,根据类比关系进行排列。所有这些都是把个别例证纳入到总体模式的
手段。所有储存信息、恢复信息、加工信息和应用信息的工具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按照
成本效应处理信息,以便为解决问题服务。在整个过程中,按成本效应操作与充分归纳
联袂共进。宜于操作简而言之,经济是归纳法的试金石,其主导思想是利用标准的经济
手段,充分服 务于我们的认识目的。

    简化还有另一个重要的派生物。在生活中,我们不仅解决问题,还要学习。我们必
需先学会走路然后才能跑,先解决简单问题然后才能解决复杂问题。我们对问题加以简
化,甚至过分简化,就等于采用了一个良好的学习策略,在我们的认识活动中,归纳总
是站在成本效应 经济学一方。

                         归纳经济的方法论问题

    从方法论角度看,归纳有序化(inducti ve systematicity)不涉及现实,甚至不
涉及这一概念本身。准确地说,它只涉及我们界定这一概念所使用的方法和手段。就目
的而论,简化优先是从实用角度考虑的,严格建立在方法论之上的。故而,我们无需求
助于简化自身的真实性(或可以描述的结构性)的先决条件,只需求助于所用方法是否
经济的调节性(实用性)规则。认识有序化的要求在本体论上是中性的。它不依赖于问
题的真实,仅反映以最经济的方式解决问题的指导性程序。节省精力的原则在探索工作
和其他工作方面同样起主导作用。理性责成我们以最经济的手段达到选择的目标。这种
方法在理论上保护了归纳有序化,归纳有序化实际上也需要考虑实用。

    答案越简单(越系统)越容易编篡、传授、学习、使用、查验等等,简而言之,运
用起来比较经济。进而,在学习和探索中,便利和经济的调节原则足以为有序化优先提
供一个合理的基础。我们凡事渴求简化、同一、有序,这不是一个有关世界本质的真实
性的理论问题,而是一个探索策略问题一个认识方法论问题。总之,我们在探索中喜欢
简化(有序化)的方法,因为就目的论而言,它是有效的,能以较大的成本-效应实现
目标,因为归纳有序化的各种参量简化、同一、规范、正规、连贯等等全都代表了认识
经济的实用原则。

    在我们努力实现认识目标的进程中,它们是避免复杂、节约劳力的手段。简化优先
的基本原理简洁明快,归结为一个词,就是经济。最简单可行的解决办法就是最容易、
最直接、最不昂贵的办法。最大的愚蠢就是为了实现目标耗费不必要的资源。就本质而
言,归纳法为我们实现重要的认识任务提供了最有成本效应的最经济的方法。

    在各种的条件下,包括认识条件,理性的人选用最简单可行的解决办法。我们这样
做不是因为事先知道简单的答案必定正确,在没有被人告诉之前(即,在它们被证明行
不通之前),我们之所以采用最简单易行的解决办法,完全是因为它们是最简单的,因
为根据事先假定,我们没有充分的理由诉诸更复杂的手段。我们在归纳时奉行简化优先,
其理性根据在于实用与 程序是否符合经济原则,而不在于对对世界本质的认定是否与
实际相符。

    经济与便利决定了我们一般总是倾向于简化和有序化,我们最根本的动机是,在采
取解决问题的方案时把复杂降到最低限度,以便能够:

    (1) 沿用现有的解决办法,除非认识条件迫使我们做出新的变动(即改变同一
性);

    (2)尽量使用相同的办法处理不同的科学任务(通用);

    (3)用最简单的办法处理事物(简化)。

    这种观点与常识规则结合在一起,  从简单的事做起,  奉  行负担证明原则
(principle of burden of proof) ,除非有足够的道理,决不改变认识方向 。

    它最明显的意义是:除非万不得已只有在万不得已时就采用现成的、最简单的(最
不复杂的)办法,循序渐进,直到采用复杂的办法。

    从这一角度看,简化优先是一个简化劳动的问题,一个在认识过程中节约智力的问
题。如果简化的办法足以解决问题,为什么要用复杂的办法呢?为什么要背离同一性呢?
现有的办法足以应对时为什么要采用另一种新办法呢?能工巧匠选择工具时会考虑:
(1)工具的〖HT4”H〗通用性(力量大,效用广,适用范围宽,等等),(2)便利
〖HT4”SS〗(容易使用),以及有助于完成手头工作的其它类似因素。

    在智力活动范围,简化优先是在操作中贯彻经济规则的手段。它的首要益处不在真
实/本体论方面,而在方法论/实用主义方面。关健问题在于,简化优先从成本效应考虑
所采用的认识策略; 在以 认识为目的背景下,它提供了一种具有最大优点的探索机制。

    知识的信息收益关系到拥有信息或使用信息的内在价值。除了知识的成本和收益之
外,信息还隐含有某些结构性成本和收益即(所谓的)整体知识的经济特点,它们与信
息所提供的服务正好相反。信息的结构价值包括的因素有:通用、广泛、完整、同一、
简化、连贯、典雅其反面则是支离、有限、不完整、不统一(怪异)、复杂、 不和谐。
在这儿,收益高与 内在的经济与典雅相关,成本高与内在的复杂与笨拙相关(见表5)。

    表5 信息的结构优点与缺点

    积极方面 消极方面

    广泛 狭窄

    完整 不完整

    可能 无可能

    通用 个别

    连贯(合适、内在统一)不连贯(不和谐)

    简化 复杂

    同一 不同一

    相关 不相关

    典雅 笨拙

    强健 脆弱

    人们对归纳有序化的渴望被反映在信息的结构中,这是一个在探索活动中追求经济
的问题。它受制于与奥卡姆的剃刀相似的原则吝惜原则,尽力避免不必要的复杂。从实
用和方法论的角度看,归纳法旨在以最有效益、最有成效的手段解决问题,因而,归纳
规则自然而然地要我们使用最系统、最经济的工具完成现有的实际任务。我们的有序化
程序依赖于这一命令:只要能满足需求,就采用最经济的(简化、通用、 直接)解决
办法。归纳有序化的基本原 则可以归结为这样一句认识经济的格言:complicationes
non multiplicandae sunt praet er necessitatem(拉丁文,意思是:如无必要,切
勿复杂)。在相同情况下选择较简单的解决办法,而非复杂的办法,其道理已很明确:
它们便于储存,便于取 舍,便于使用。

                        从简化派生出的本体论问题

    探索的目的是把握事物的本真面目,我们是否有理由认为简化的理论能够较好地解
释事物的真理?这里显然有许多困难。难道自然也渴望简化吗?当然不是。我们不能仅
仅根据某种一 般原则说世界真实的世界必然是简单的。 也没有什么必要这样做。

    汉斯·雷申巴赫写道:“在归纳简化的实例中,决定我们选择的不是经济……我们
假设最简化的理论能够提供最佳的预言。这种假设在或然理论(the theory of proba-
bility)和归纳 理论中无法用便利来证明。”

    这种观点会使人产生绝大的误会。怎样才能证明“最简化的理论能够提供最佳的预
言”的假设呢?这种信念肯定有欠斟酌。只要对科学史里面充斥着因过分简化而造成的
错误做一下归纳,自然以简化的方式运行的信念立刻就会动摇。情况恰好相反,科学史
反反复复讲述的故事是:简化的理论总是让位于复杂的、高级的理论。古希腊人只知道
四种元素,19世纪门捷列夫发现了80种元素,我们现在则发现了大量结构稳定的分子。
亚里士多德认为宇宙只由大气层构成,托勒密则为宇宙增加了许多本轮(epicycles) ,
我们这个时代发现了无数复杂的轨迹,只有超级计算机才能算清究竟有多少。把古希腊
科学写成书只需一个书架就全放下了,牛顿时代的科学文献则可装满一屋子,我们则需
要数幢大厦,不仅要装书和期刊,还要装照片、磁带、软盘等等。今天,人们知道的多
种物理学基本衡量中只有一种出自牛顿物理学,第二种阿瓦加德罗衡量出自19世纪,其
余的六种衡量全都出自20世纪物理学,光速(在自由空间中电磁幅射的速度)、自然电
荷、电子静质量、质子静质量、普兰克衡量、波兹曼衡量。

    如果认为科学进步的历程 就是简化升级的历程, 那就未免太天真了而且完全错了。

    以方法论为基础理性地看待归纳有序化不必事先假定简化与(可能的)真理之间有
某种本体论关系。首先,无论怎么说,自然是一个系统的观点只能被当作一种调节原则,
一种程序准则。简化优先的基础是方法论的或认识论的,而不是真实的或本体论的。


    初看上去,科学指派给认识功效简化、连贯、有序、坚实、对称、通用等如此重要
的作用似乎很有问题,令人生疑。只有当我们从程序经济的方法论角度看时,每种功效
才自然而然 地各归其位。

    不过,把手段的经济与产品的经济方法论的经济与物质的经济区分开,是非常重要
的。简单的工具或方法,只要使用得当,就会产生复杂的结果。一种简单的认识方法,
例如试验与犯错,可能对难题做出复杂的解答。反之,复杂的方法有时会产生简单的结
果。一种复杂的探索方法或解决问题的方法可能会产生简易、不复杂的解决办法。 我
们在科学探索中 诉诸简化,但它终究不会妨碍我们发现复杂的事物。

    毫无疑义,有关方法论和程序的故事不止于此。归纳证明问题毕竟还有真实性的一
面。我们的智力口味(要求简化、典雅等等,按照我们对这些概念的理解)与生物的口
味(味觉)很相仿,也是演化压力的产物,它迫使我们优先选择能够发挥作用的事物那
些被证明有效,并 能优胜劣汰的事物。

    认识机制的演化特点保证了认识价值的作用,我们把认识价值的作用当作信息真实
性的充足有效的条件。信息的正面价值增大了信息的用途,不是因为大自然仁慈,也不
是因为有一种前定和谐在起作用,而是因为演化生物演化和文化演化的运行保证了事物
的和谐。无效会受到自然的惩罚。演化也有成本效应,这是一种压力,它保证了(事物
的)充足功能和和暂存状态的固有联系。在知识理论方面,不断演化的现实保证了经济
报偿的重要作用。 智 力活动的认识经济与物种活动的生物经济之间有一种紧密的联系。

    以记忆为例。一般情况下,我们急需的信息都是最常用的信息。信息只要被多次使
用就会深深留在我们的记忆里。(记忆中)方便的数据资料联动链保证了从需要到应用,
从了解到熟知,它是我们的记忆方法的反映。即时经验对短期记忆有意义,反复出现的
经验对长期记忆有意义,演化就是这样排列事物的。这一例子说明,通过优胜劣汰,
成本效应与演化过程的 自身逻辑完全协调一致,它意味着高效地利用有限的资源。

    此外,我们的认识方法通过理性选择得到发展,它在这一环节也起着关键作用。认
识演化过程的进展保证了便利与效应的协调,这种演化的论点与生物学的生存问题无关。
在朴素的简化论者与拜占庭式的复杂论者的竞争中,前者不会最终在生物学的意义上取
代后 者, 如果双方都坚持己见,前者会以成本效应较高的运作方式最终〖HT4”H〗在
认识论上超过后者。在学者群体中,除了生物学的选择外,文化优势在认 识工具的开
发中也会发挥重要作用。

    因此,我们对归纳法的依赖不完全是方法论的,还有本体论和现实的一面,我们通
过经验学习如何使用归纳法也就是说,学会如何在归纳过程中节省精力。尝试与犯错即
经验的过程迫使我们在认识活动中把方法论的/程序的经济与真实的/本体论的经济调和
在一起。最简化的解释机制(在解释观察不到的本质时)能使概念具体化,这就提供了
一种颇为有力的启发法。这一过程(在经验主义的范围内)的效用对现实的方法做出了
最终的证明。我们接受了不可见的实质,不是因为它们的存在可以通过观察得到确认,
而是因为以简化假设为 基础的方法论能够最有效、最充分的利用资源。

    我们的认识活动依赖简化,对简化的证明一开始就是以纯工具论为基础的。我们一
开始就倾向于使用系统的(简化的、同一的)方法,因为这是最经济、最便利的方法。
我们坚持这样做,因为经验表明使用这种经济的方法在完成认识任务时是有效的,在成
本效应上(与其它 可以选用的方法相比)是令人满意的。

    在我们的认识活动中,规律性原则和程序是正统的,因为它通过示范作用把探索纳
入到成功的轨道,这一点可以从实用的角度得到的回溯式的证明(retrovalidate)。
故而,在认识领域,归纳问题是一个追求系统经济的问题。归纳的简化和有序化是探索
规律性的理想本身所固有的,它与程序的指令性有关。所以人们应当把知识组织好,尽
可能赋予它以有序的结构!探索活动的基础在于追求简化和有序化,起初它只是一种希
望,而后由经验加以回溯式的证明,它使我们能够运用比其它方法更有效的方法实现认
识活动的基本目标。其基本问题是以便利的方式做必须做的事,以便服务于我们的目标。
关于有序化的本质的全部本体论问题完全可以留给归纳过程的实际运用结果来解决。就
此而论,任何前定假设都没有必要。

    这种过程不妨叫做回溯性证明(retrojustification),它只赞同expostfacto(拉
丁文,意为:事后的)真实性结论这种结论认为,与有序化优先相适应的探索方法论是
有效率的它以适当的经济手段完成认识活动的目标。关键问题并不是(如雷申巴赫所说)
“最简化的理论能够做出最佳的预言”而是,人们的希望预先表明了,并且实际经验回
溯性地证明了,以此为基础的探索过程在完成认识目标时有相对较高的效益。这并不意
味着最简化的方法能够用可论证的(或有可能论证的)方式预言自然和干涉自然,而是
意味着简化优先的探索策略在方法论上是一种相对高效的策略。总之,在解答我们的问
题时,简化优先和有序化的归纳方法能够为评价真理提供一种有效的探索策略。它是一
种富有成效的探索策略,而不是真理的标志。

    问题的关键是我们最终会凭经验(进而, 通过归纳推理)学会如何高 效地完成归
纳工作。我们诉诸归纳法即,用归纳的手段在工具的意义上是有道理的。因为归纳是一
个自我证明的过程。  经验本身可以教会我们怎样解释基本的归纳的程序(简化、同一、
通用、等等),使我们在归纳中改进方法。通过反复试验与改进,我们可以学会高效的
归纳。在以程序和方法论为基础的归纳有序化的证明中,经济〖HT4” SS 〗和便利起
了至关重要的先导作用。但是,在expostfacto(事后的)回顾再证明阶段,效应与成
功却非常显著。从理论上讲,效应与便利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因素,但它们好像有一种前
定的和谐关系,这一问题也能够以演化为基础,根据理性选择的顺序得到解决。

    所以,我们诉诸归纳简化法,从方法论角度看,这是一个便利问题,一个理性程序
的经济问题。不过,对简化的依赖毕竟不能全然不考虑世界本质的本体论的问题。 因
为我们先迷后悟 的经验在使用归纳法时也会得到全面的验证,它不决定我们是否使用
归纳法,而决定我们怎样使用归纳法。

上一页    下一页

书香羊城

返回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