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十三


    扬古利劳萨子程尼图鲁什子巴什泰觉罗拜山子顾纳岱顾纳岱子莫洛浑

    西喇布子马喇希阿兰珠阿兰珠弟布尔堪纳尔察纳尔察子瑚沙

    达音布朗格朗格子和讬从弟雍舜玛尔当图玛尔当图子乌库理

    喀喇喀喇孙舒里浑洛多欢崆古图巴笃理穆克谭穆克谭子爱音塔穆

    达珠瑚达珠瑚子翁阿岱

    扬古利,舒穆禄氏,世居浑春。父郎柱,为库尔喀部长,率先附太祖,时通往来,
太祖遇之厚,命扬古利入侍。郎柱为部人所戕,其妻襁负幼子纳穆泰于背,属鞬佩刀,
左右射,夺门出,以其族来归。部人寻亦附太祖。扬古利手刃杀父者,割耳鼻生啖之,
时年甫十四,太祖深异焉。日见信任,妻以女,号为“额驸”。旗制定,隶满洲正黄旗。

    太祖令扬古利守汛鸭绿江,警备严密,无敢犯者。伐辉发多璧城,阻水不得进,扬
古从之,遂薄城,多所俘馘。岁癸巳,略硃舍里路、讷殷路,戊戌,略安褚拉?利乱流
而济,库路,皆有功。岁己亥,从克哈达,扬古利先登,擒贝勒孟格布禄。岁丁未正月,
徙蜚悠城曰:“吾侪平居相谓死?,扬古利与扈尔汉率兵三百护行,乌喇以万人要诸路。
扬古利励?于疾宁死于敌,此非临敌时乎?”持矛突阵,杀乌喇兵七,敌稍卻。夹河相
持,诸贝勒军总至,大破之。五月,从贝勒巴雅喇等伐渥集部,取赫席黑路,为前锋。
马兒古里村人惊兵至,走负山,因攻据其山巅,驰下击之,尽歼丁壮,俘子女以归。九
月,伐辉发,越栅二重,先入,夺其城。岁庚戌七月,从台吉阿巴泰等伐渥集部,略木
伦路,克吴兒瑚麻村,望林中。岁壬子九月,从讨乌喇,攻金州城,城中迎射拒,??起,
即驰赴之,往复者三,俘获甚进战。攻青河,乌喇贝勒布占泰兵?扬古利冒矢攻克之。
岁癸丑正月,再讨乌喇,扬古利先迫城,聚一隅疾攻,遂拔之。?甚锐,太祖传矢命诸
将退,扬古利持不可,麾

    天命四年三月,明经略杨镐大举来侵,总兵杜松等攻界凡,大贝勒代善等帅师御之。
我军屯吉林崖,明军屯萨尔浒山,两军相薄,扬古利与贝勒阿巴泰等争先赴敌,破其军,
松等皆战死。是夕,明总兵马林以兵至,营于尚间崖。翌旦,移兵往攻,太祖命被创者
勿往,扬古利裹创系腕,率十牛录兵,凭高驰击,林兵大溃。七月,攻铁岭,遇蒙古贝
勒介赛兵,击破难之;扬古利拔刀挥本旗兵先登?之,遂获介赛。六年三月,从太祖攻
沈阳,壕深堑坚,夺敌所植竹签以阻军者,遂克之。进攻辽阳,复先登陷阵,破其步卒,
夺河桥,与明兵战于沙岭,大败之。辽阳既拔,太祖嘉其战多屡受创,命位亚八贝勒,
统左翼兵,授一等总兵官,诫勿更临阵。

    十年,扬古利守耀州,明将毛文龙遣兵三百来攻,略城南荞麦冲,扬古利率兵追击,
尽歼之。旋进三等公。天聪三年九月,同阿山等捕逃人,至雅尔古,遇文龙所部越塞采
葠者,击杀九十六人,获千总三及其从者十六人以还。十月,从伐明,薄明都,击败满
桂兵于城北,砲兵陷敌伏中,扬古利率亲军十馀人夺围入,悉出之。军还,从贝勒阿巴
泰等略通州,焚舟千馀。攻蓟州,明军来援,太宗督右翼三旗攻其西,贝勒代善等督左
翼四旗攻其东,右翼两红旗兵少卻,扬古利率正黄旗兵直前突阵,敌败走。太宗命两红
旗将佐纳鍰自赎,以赐扬古利,扬古利分畀将士,不自私。六年,太宗伐察哈尔,命贝
勒阿巴泰等及扬古利居守,明兵来侵,诸贝勒御之。锦州战,明兵锐甚,六旗俱卻,扬
古利大怒,独率本旗兵奋击破之。旋复从太宗入明边,攻大同、宣府,与贝勒阿巴泰等
拔灵丘,隳王家庄,取之。

    七年六月,太宗谘诸将兵事,扬古利言:“用兵不可旷隔,若逾年不用,敌以其时
乘间修备,虑误我再举。我暇,一年再征;不暇,亦一年一征:乃为善策。我今当深入
敌境克城堡,贝勒诸将已痘者驻守,未痘者从上还都。不克,则纵兵焚其村聚;民降者
编伍,拒者俘以还。各旗献俘,视牛录为多寡,兵士所获听自取。若此,则人人贪得,
不待驱迫,争出私财买马,兵气益扬矣。戍边,贝勒许番代,他将卒不许番代。不耐劳
苦,岂有能拓地成功业者乎?或谓用兵数,且妨农。妇子相随,且行且穫,何妨农之有?
朝鲜、察哈尔宜且置之,山海关外宁远、锦州亦当缓图,但深入腹地。腹地既得,朝鲜、
察哈尔自来附矣。”时诸大臣所见亦略同,太宗遂定策伐明。八年五月,复录扬古利前
后战功,进超品公,位亚贝勒,帽顶嵌珠。

    崇德元年五月,命武英郡王阿济格,饶馀贝勒阿巴泰及扬古利帅师伐明,入边,克
畿内诸州县凡十二城,五十八战皆捷,获总兵巢丕昌等,俘十馀万。出边,击败三屯营、
山海关援兵。九月,师还,太宗出都十里迎劳。献捷,设宴,亲酌卮酒赐三帅。十一月,
论伐明诸将违律,阿济格出边不亲为殿,扬古利坐不诤,罚土黑勒威勒。

    十二月,太宗亲伐朝鲜,扬古利从。二年正月,师济汉江,屯江岸,朝鲜全罗、忠
清二道兵来援,营汉城南。是月丁未,太宗命豫亲王多铎及扬古利击之,值雪,阴晦,
敌阵于山下,纵兵进击,自麓至其巅,多铎鸣角,招扬古利登山督战。扬古利将驰赴,
朝鲜败卒伏崖侧,窃发鸟枪,中扬古利,创重,遂卒,时年六十六。明日,多铎率兵逼
敌营,朝鲜兵已夜遁,得扬古利尸以归。太宗亲临哭奠,赐御用冠服以殡。丧还,太宗
迎于郊,命陪葬福陵。葬日,太宗复亲奠。

    扬古利初事太祖,凡在行间,率先破敌,冲锋挫锐,所向披靡。太宗诫不令临阵,
而遇敌忘躯,奋发不自已。行军四十馀年,大小百馀战,功业绝特,而持身尤敬慎。太
宗尝命。其葬,以本牛录八户守?。是年十?本牛录护军为之守门,赐豹尾枪二,以亲军
二十人为一月,追封武勋王,立碑墓道。顺治中,世祖命配享太庙。康熙三十七年,圣
祖巡盛京谒陵,亲奠其墓。三十九年,复建碑为文表绩。雍正九年,定世爵为一等英诚
公。

    扬古利子二:长,阿哈旦,以军功授拖沙喇哈番;次,塔瞻,袭超品公,擢内大臣。
崇德六年八月,太宗亲将御明洪承畴,战于锦州,敌遁,命塔瞻设伏追击,斩获甚营松
山,明总兵曹变蛟夜率兵突近御营,塔瞻不能御,降一等公。顺治四年,卒,以其子爱
星阿袭,爱星阿自有传。

    劳萨,瓜尔佳氏,世居安褚拉库。太祖伐瓦尔喀部,取安褚拉库,劳萨来归。旗制
定,隶满洲镶红旗。天命六年,从伐明,克辽东,授游击。天聪二年,从伐蒙古多特罗
部,进二等参将。三年,从伐明,薄明都,与图鲁什等败敌德胜门外,斩五十馀级,获
马数十,进一等参将。八旗选精锐为前锋,号“噶布什贤”。劳萨骁勇善战,使为将,
号“噶喇依章京”。每出师,前行侦敌,所向有功。五年八月,从伐明,围大凌河城。
上闻明援兵自锦州至,遣劳萨与图鲁什以兵二百侦敌,上与贝勒多铎以兵二百继其后。
明兵至,逐劳萨等至小凌河,突近上前,上渡河躬陷阵,后军亦至,共击败之。时我将
觉善被围,又有裨将与敌战,敌挥刃将及,劳萨直前奋击,悉拯之出,还,白上,上亲
酌金?以劳。明监军道张春等合马步兵四万,渡小凌河,严屯拒战,劳萨受上指,领纛
而前,力战破敌垒。十月,复与图鲁什往锦州松山侦敌,遇明兵,奔宁远,斩其执纛者
十馀人。

    十一月,闻察哈尔兵至,劳萨率兵百侦敌。会察哈尔兵引去,追击之,逾兴安岭,
勿及,甲仗、驼马委于道者,悉收以还。六年四月,从伐察哈尔,师次博罗额尔吉,劳
萨率兵前行,收蒙古流散者二百馀人。五月,与阿山率兵百至喀喇莽柰侦敌,遇察哈尔
逻卒,逐而斩之。我国谍者刘哈为敌困,敌兵殆百人,劳萨以七骑大呼破围入,挟之出,
敌披靡败走。寻侦察哈尔汗弃地,遁已远,还白上,上乃自布龙图班师,至枯?,劳萨
还与大军会。

    七年,上命劳萨与图鲁什等将三百人略宁远,分其兵两翼突入沙河所,斩三百人,
获裨将一、牲畜二百七十。八年二月,复略锦州松山边境,往锦州投书明总兵祖大寿。
五月,与图尔格率兵出边,渡辽河,沿张古台河屯戍,卫蒙古,扼明兵。劳萨屡以寡胜
众,功多,进三等副将,赐号硕翁科洛巴图鲁。十二月,察哈尔部众来归,命劳萨将百
人迎护。九年四月,从贝勒多尔衮收降察哈尔部众,师还,略明边,劳萨夜率兵进败宁
武关兵,遂毁关入,进略代州;复进略忻州,度黑峰口,遇明逻卒四十人,悉击斩之,
获其马。

    崇德元年,偕吴松等赍书谕明松棚路潘家口诸戍将,因侦敌边隘,多所俘馘。上伐
朝鲜,命劳萨与户部承政马福塔以兵三百先为贾人装,昼夜行,将至朝鲜,其戍将出御,
力战,尽殪其众。朝鲜国王李倧使劳师郊外,以其间走南汉山城。师还,吏议劳萨备不
严,使倧得走,当夺世职论罚,上命毋夺职。二年,授议政大臣。三年二月,从伐喀尔
喀,上使劳萨赍书谕明宣府将吏归岁币、开巿。劳萨获喀尔喀四十馀人,收其财物、牲
畜,纵使去。师还,吏议劳萨罪当死,上特命宥之。八月,从贝勒岳讬、杜度伐明,自
密云墙子岭口入。岳讬奏言:“噶布什贤将领劳萨等逐溃兵,得明逻卒,诇知墙子岭坚
不易拔,岭东西高处可越。”分军四路深入,明兵合马步八千人拒战,阿兰泰所将蒙古
兵稍卻,劳萨与图赖等奋战陷阵,明兵败去,其夜复至,劳萨击卻之,遂入其垒;又率
所部逐敌,斩百七十馀级,俘九十,获马百三十有奇,进二等梅勒章京。

    五年五月,与吴拜侦敌广宁边境,自中后所入,循海而南,斩二百级。上自将攻锦
州,劳萨伏兵高桥,纵敌弗击,论罪,降世职,夺赐号。六年四月,从郑亲王济尔哈朗
伐明,围锦州,设伏,击明兵松山,获马百九十。劳萨逐明兵,见敌援至,使骑驰问济
尔哈朗曰:“敌援至,若之何?”济尔哈朗以为怯,闻于上,上曰:“劳萨素勇敢,且
身被重创,不当议小过。”五月,明总督洪承畴以兵六万援锦州,屯松山北,我师未集,
劳萨力战,败其前锋。会上命睿郡王多尔衮等济师,复与战,大败之。劳萨行塔山东侦
敌,获敌骑,克锦州外城。九月,命复劳萨世职、赐号。旋代洪尼喀为梅勒章京。是月,
上自将督多尔衮等与承畴决战,劳萨从多尔衮陷阵,力战,死之。既克敌,上遣内大臣
携酒临奠,恤赠三等昂邦章京,以其子程尼袭。

    程尼既袭职,三遇恩诏,进一等伯,任议政大臣。顺治九年,从敬谨亲王尼堪征湖
南。十一月,及明将李定国战于衡州,我师败绩,没于阵,恤赠拖沙喇哈番。十二年,
追谥国初以来有功诸将,劳萨谥忠毅,程尼谥诚介,并立石纪绩。

    劳萨弟罗壁,初以军功授阿达哈哈番,至是并袭程尼世职,进为二等公。卒,其子
降袭一等伯。再传,无嗣,乾隆间,续封二等子。

    图鲁什,伊尔根觉罗氏,世居叶赫。归太祖。旗制定,隶满洲镶黄旗。天命九年,
为。擢甲喇额真,授?牛录额真。蒙古有亡者,逐得之。十年,命率兵至旅顺口捕盗,
俘获甚游击世职。

    天聪三年,从太宗伐明,图鲁什先驱侦敌,至大安口,城下兵出战,图鲁什单骑奋
击,师继至,克之。自遵化向明都,明兵自蓟州踵师后,图鲁什设伏击卻之。十二月,
上军明都西南,令图鲁什与梅勒章京阿山循城觇敌多寡。获谍,言明总兵满桂、黑云龙、
麻登云、孙祖寿合兵四万,屯永定门南二里许。还白上,且曰:“敌盛,宜及其不虞,
乘夜击之。”夜三鼓,秣马蓐食,八旗及蒙古左、右翼兵俱进。图鲁什率所部先驰入敌
垒,敌阵乱,师从之,明师遂败,斩桂、祖寿,获云龙、登云。与劳萨、席尔纳等往来
游击,屡有斩馘。四年正月,从贝勒阿巴泰、济尔哈朗逐斩叛将刘兴祚,进二等参将。
既,复从贝勒阿敏守永平,谍告明兵且至,图鲁什以四十人侦之,巴笃理、屯布禄等以
百人策应,共击败明别将张弘谟兵。语详巴笃理传。已而,明兵大至,阿敏弃永平引师
还。命往视边墙,率兵五十为三队,麾使后,独与四骑先至塞下,蒙古数十人猝起,相
薄两垣间,环而射之,图鲁什突围出,顾所将骑卒皆陷围中,一骑中矢且仆,复大呼驰
入,援三骑挟伤者俱归。

    五年八月,从伐明,攻大凌河,明援兵二千自松山至,图鲁什与阿山、劳萨等以兵
二百迎击,败之,斩百馀级,获三纛。还,上酌金?劳之。九月,攻锦州,明援兵自锦
州至,与劳萨从上破敌。语详劳萨传。复遵上指,令军中张旗帜,举?,伪若明兵来援,
致城兵出战,伏起,敌败走。明监军道张春等集诸路军来援,渡大凌河,屯长山。图鲁
什先以偏师邀击,小胜。戊戌之夕,上亲督骑兵袭敌垒,图鲁什先进,两军力战,卒破
明师,获张春。十月,侦锦州松山,斩明兵执纛者。十一月,逐察哈尔兵,逾兴安岭。

    六年,从伐察哈尔,次博罗额尔吉,招流亡,皆与劳萨偕。上令哈尔占具粮糗储乌
兰哈达,而以甲喇额真颜布禄、牛录额真董山司转运,愆期,粮糗不时至,吏议当死。
上命覆皆言法不当宥,图鲁什言:“曩者上申谕‘临阵而退当斩’,然亦尝恩宥;今罪
颜布?谳,禄、董山而贷其死,实惟上恩。”上从之。

    八年二月,略锦州。五月,擢噶布什贤噶喇依昂邦,进三等副将。六月,复从伐察
哈尔。七月,至归化城,遇察哈尔诸宰桑以千二百户来降,率以谒上。是月,毁明边墙
入大同城,击败明总兵曹文诏?,与瑚什布等击败明总兵祖大弼军,略地至宣化,攻怀
远,设伏左城西,使图鲁什如宣府侦敌。闰八月乙酉,遇大弼侦卒十五人,图鲁什单骑
驰?军。上驻左击,矢中其腹,犹力战不已,斩二人,俘十三人。图鲁什创甚,上亲迎
视之。丁亥,卒于军,赐号硕翁科罗巴图鲁,进三等总兵官。顺治间,追谥忠宣。

    ?子巴什泰,袭爵。事世祖。三遇恩诏,进一等伯。顺治九年三月,在上前为蒙古
侍琐尼所戕,进三等侯。子珠拉岱,袭。康熙间,定封一等精奇尼哈番。乾隆元年,改
一等子。

    觉罗拜山,景祖弟包朗阿曾孙也。景祖兄弟凡六,分城而居,包朗阿次第五,居尼
麻喇城。太祖既起兵,族人惎太祖英武,谋欲害太祖,包朗阿子孙独不与,率先事太祖。
太祖起兵之三年,攻哲陈部托漠河等五城,合兵战于界凡,包朗阿诸孙札亲、桑古里皆
从。

    拜山事太祖差后。旗制定,隶满洲镶黄旗。天命六年,从太祖伐明,攻沈阳。明将
有?自城南来,拜山迎战,斩副将一,遂降其?号秃尾狼者,骁悍善战,拜山殪诸阵。明
兵悉。既克辽东,授游击。天聪元年,从太宗伐明,攻锦州未下,移师攻宁远。锦州兵
潜出蹑师后,拜山与牛录额真巴希竞起还击,战死。太宗亲临其丧,酹酒哭之,赐人户、
牲畜,赠三等副将。子顾纳岱,袭。

    顾纳岱既袭职,天聪八年,改三等梅勒章京。崇德三年,从伐明,战于山海关,败
明兵。逐敌至丰润,师或出采薪,明兵起乘之,顾纳岱驰赴奋击,援以归。徇山东,击
败明内监冯永盛、总兵侯应禄,克博平,进一等梅勒章京。

    顺治元年,顾纳岱以摆牙喇纛章京从睿亲王多尔衮入关击李自成。十月,从豫亲王
多铎逐自成至陕州,贼依山为阵,顾纳岱与图赖率摆牙喇兵驰击,斩获大半。二年二月,
自成将刘元亮以千馀人夜觇我师,顾纳岱出击败之。镶黄、正蓝、正白三旗兵继进,贼
大奔,遂克潼关,逼西安,加半个前程。三月,从豫亲王徇河南,渡淮。四月,至扬州,
与伊尔都齐等率摆牙喇兵军于城南,获舟二百馀。翌日,合师薄城下,七日而拔。进克
明南都,溯江至芜湖,击明将黄得功,败其舟师。移师从贝勒博洛徇苏州,克昆山,攻
江阴,发?破城,顾纳岱先登。复移师趋浙江,略平湖,水陆并胜,收其战舰。攻嘉兴,
明兵出御,背城为阵,顾纳岱与固山额真恩格图、汉岱等合击之,三战三胜。七月,师
还,进三等昂邦章京。

    四年,从豫亲王征苏尼特部,讨腾机思,腾机思走喀尔喀,分遣蒙古兵追击,败之
于欧特克山;复自土喇河西行,败喀尔喀兵于查济布喇克。寻以恩诏进二等精奇尼哈番。
五年,从征南将军谭泰下江西,讨金声桓,至九江,击破声桓兵;进攻南昌,中砲,没
于阵。赠一等精奇尼哈番,以其子莫洛浑袭。

    莫洛浑授参领。顺治十七年,从安南将军达素徇福建,讨郑成功,攻?门,死之。
圣祖以拜山、顾纳岱、莫洛浑三世死王事,赠莫洛浑三等伯,谥刚勇。

    太祖始起,诸族人未附,有龙敦者,为景祖第三兄索长阿子,于太祖为从叔,挠太
祖尤力。太祖讨尼堪外兰、讨李岱,漏师期,又构太祖异母弟萨木占杀噶哈善哈思虎,
皆龙敦所为也。然其从子旺善事太祖。太祖再攻兆佳城,取宁古亲,旺善为敌踣,敌俯
扑,出刃将刺;太祖未及甲,直入发矢,中敌额,殪,援旺善起。其后屡从征伐。天命
十年,偕达珠瑚、。上出郊迎之,行抱见礼,慰谕甚至。?车尔格,以千五百人伐瓦尔
喀部,俘获甚

    太祖既盛强,龙敦子铎弼、托博辉皆从。天命七年,太祖伐明,使铎弼与贝和齐、
苏把海留守辽阳。太宗初即位,设八大臣,以托博辉领正蓝旗。

    又有土穆布禄,为景祖幼弟宝实诸孙。十年,命与阿尔代、毛海、光石等屯耀州。
太宗设十六大臣,使与萨璧翰为托博辉佐。

    又有郎球、巴哈纳,皆索长阿之裔,俱致通显,自有传。

    太祖,授扎尔固齐?西喇布,世居完颜,以地为氏。太祖初起兵,率所部来归,常
翼。岁癸巳,略富尔佳齐,哈达人西忒库抽矢射贝勒巴雅拉,西喇布以身当之,中二矢,
遂卒,恤赠游击。子二:噶禄、马喇希。旗制定,隶满洲镶红旗。噶禄袭职,从攻沙岭
有功,进二等参将。卒,无子。

    马喇希,天聪九年,授佐领。寻袭其兄噶禄世职。崇德二年,从都统叶克舒等伐卦
勒察。三年七月,授刑部理事官。八月,迁蒙古梅勒额真。四年,再迁固山额真。从睿
亲王多尔衮围锦州,坐徇王贝勒等私遣兵归,离城远驻,罚如律。复从贝勒阿巴泰等入
黄崖口,所至克捷。顺治元年四月,从睿亲王多尔衮入关破李自成,追击至庆都。十二
月,与都统阿山征陕西,自蒲州渡河击贼。论功,进一等甲喇章京兼半个前程。寻命移
师从豫亲王多铎下江南。二年五月,自归德渡河至泗北淮河桥,明守将焚桥走,师夜济,
与都统宗室拜音图以红衣砲攻克武冈寨,引兵而东。至常州,明将黄蜚以步兵数万御战,
击破之,遂下宜兴,道破明水军。至昆山,都统恩格图等方攻城,马喇希率所部兵趋颓
堞,先登,遂克之,复拔常熟。师还,进三等梅勒章京。

    四年八月,从肃亲王豪格徇陕西,至汉中。叛将贺珍走西乡,马喇希与都统鰲拜分
兵,进二等阿思哈尼哈番。五年,睿亲王多尔衮出猎,马喇希坐?驰击,及于楚、湖,
斩馘甚与都统噶达浑等私猎,贬秩。八年,世祖亲政,诏复职。再遇恩诏,进三等精奇
尼哈番。九年九月,命与定南将军、护军统领阿尔津帅师定广东。十月,命移军镇汉中。
十二月,复命移军定湖广辰州、常德诸路。十一年,卒。

    十二年,世祖命追录国初以来有功诸将,皆视一品大臣,予谥,立碑墓道,于是西
喇布谥顺壮,马喇希谥忠僖。

    太祖诸将,当帝业未成,?死行间,与西喇布同时易名纪绩者,又有扎尔固齐阿兰
珠、梅勒额真纳尔察。

    阿兰珠,栋鄂氏,世居瓦尔喀什。父阿格巴颜,与其兄对齐巴颜并为屯长。太祖攻
杭佳城,守城者为阿格巴颜妻父,令助守,阿格巴颜不可,曰:“以德诛乱,宜也。吾
安能助乱而拒有德乎?”寻与对齐巴颜各率所属归太祖。旗制定,隶满洲镶红旗。对齐
巴颜子噶尔瑚济、阿兰珠皆授牛录额真,分辖所属。阿兰珠旋擢扎尔固齐。从伐乌喇,
直前冲击,人马皆被创,下马步战,遂没于阵。恤赠三等甲喇章京,以其弟布尔堪袭。
顺治间,追谥顺毅。

    布尔堪袭职,授甲喇额真。天聪四年,与武赖、哈宁阿等率精兵百略明边,获明谍
三,遂渡大凌河,斩四十馀级,俘百六十。八年,重定各牛录所属人户,以新附瑚尔哈
百人增隶布尔堪。寻戍牛庄,获蒙古逃人,进二等甲喇章京。崇德元年,卒。

    纳尔察,钮祜禄氏,世居安图,隶苏克苏浒河部。国初来归,授备御,隶满洲镶黄
旗。岁戊申,从太祖讨乌喇,攻伊罕阿林城,先登克之,擢梅勒额真。后攻沙岭,不待
大军至,独进,没于阵,以长子佛索里袭世职。顺治间,追谥端壮。

    瑚沙,纳尔察次子。初授牛录额真。天聪六年,从太宗伐明,入大同。与图鲁什等
行侦敌,遇明兵四百,瑚沙弯弓跃马,疾驰入阵,敌皆披靡。略地至崞县,屡击败明兵。
崇德三年,从贝勒岳讬伐明,与鰲拜先驱,遇明骑兵三百,突出搏战,瑚沙以八骑击卻
之。遂率左翼摆牙喇兵越燕京,徇山东。明太监高起潜等率兵出御,瑚沙与罗什等连战
皆捷,逐北数十里。上以佛索里不胜任,畀瑚沙袭世职,为噶布什贤章京。六年,从伐
明,攻锦州,转战松山、杏山间,屡有斩获。七年,加半个前程。十月,贝勒阿巴泰等
帅师伐明,上命瑚沙从,俟师入边,以军事还报。八年春,师还,使瑚沙从噶布什贤噶
喇昂邦努山等,以兵九。?十人诣界岭口迎师,俘敌甚

    顺治初,从入关击李自成,战于一片石,瑚沙率本旗噶布什贤超哈当自成将唐通,
逐自成至庆都;复从噶布什贤噶喇昂邦席特库设谋诱敌,夹击破之。六月,从固山额真
叶臣征山西,至汾州,偕甲喇额真道喇、图尔赛等,击破自成将白辉。二年,从英亲王
阿济格征陕西,克绥德、延安。牛录额真哈尔汉俄班驻军南山,为贼所乘,战死,瑚沙
率数骑突入,得其尸以还。自成奔湖广,追剿至安陆,击败自成将邵章,掠其舟以东。
至九江口,与席特库率前锋二十人破贼垒,逐自成至于九宫山。自成既殕,瑚沙复与甲
喇额真苏拜、希尔根等逐捕馀贼,斩二千馀级,进三等甲喇章京。三年,从肃亲王豪格
讨张献忠于汉中,击败叛将贺迎战,瑚沙奋击败之,肃亲王遂殪献忠。五年,进二等阿
达?珍,逐献忠至于西充,献忠引哈哈番。

    六年,从郑亲王济尔哈朗略湖南。时明桂王由榔犹驻广西,其总督何腾蛟守湘潭。
师既克长沙,渡湘水攻之,前锋兵薄城,敌分三门出战,瑚沙与席特库力战,破城西兵,
生致腾蛟。明兵溃,遂克湘潭,于是衡州、宝庆、永州、辰州诸郡县次第皆下。进二等
阿思哈尼哈番。九年,擢镶黄旗蒙古副都统,命与学士苏纳海使朝鲜鞫狱。十一年,兼
任工部侍郎。十二年,擢本旗蒙古都统,授议政大臣。十五年,从信郡王多尼下云南。
十六年,从克永昌。十七年,师还。以永昌初下,纵兵入城扰民,降三等阿思哈尼哈番。
康熙三年,卒。分世职为二,第五子瑚弼图袭一等阿达哈哈番,第二子硕伯海袭拜他喇
布勒哈番。

    达音布,他塔喇氏,世居札库木。天命三年来归,隶满洲正白旗,任牛录章京。从
太或为蒙古诱遁,达音布与楞额礼率兵逐之,?祖征伐,辄为军锋,积战阀授备御。来
归诸部及于达岱塔,击败蒙古兵,得逃人以归。六年,太祖伐明,略奉集堡,达音布先
驱,斩谍克敌,进游击。蒙古扎鲁特贝勒昂安尝执我使畀叶赫,又屡遣兵要我使,攘牲
畜。八年,太祖命台吉阿巴泰等将三千人讨之。达音布时为噶布什贤噶喇昂邦,与雅希
禅、博尔晋率五十骑先大军行,乘夜渡辽河,略昂安所辖厄尔格勒,复驰百馀里,逼昂
安所居寨,昂安以牛车载妻子率从者二十馀骑出寨。雅希禅、博尔晋麾三十馀骑下马将
搏战,达音布引十馀骑勒马立,昂安谋遁,不欲战,直前冲骑兵,冀突围出,达音布拒
战,方弯弓注矢,昂安所部乘隙挟短矛?达音布,中其口,堕马。我兵冲击,昂安父子
及从者尽殪,俘其孥。达音布遂以创卒。师还,予恤,进世职为游击。

    。崇?子阿济格尼堪,阿济格尼堪子宜理布,并有传。第三子岱衮,屡从征伐,授
侍德二年,围锦州,战死,赠备御。达音布死最烈,子孙贵列爵,顺治间赐谥乃不及。

    太祖诸偏裨死事者,牛录额真喀喇,以御刘綎战死。又有牛录额真额尔纳、额黑乙,
将五百人屯深河,与綎战林中,死之。甲喇额真布哈、石尔泰,牛录额真朗格,从太祖
攻沈阳,既下,明总兵陈策等来援,与战,陷阵死。玛尔当图从太祖围锦州,战死。喀
喇、额尔纳、额黑乙死时,太祖方草创,未有恤赠。布哈赠参将,石尔泰、朗格赠游击,
而玛尔当图死时已授游击。朗格子和讬、玛尔当图子乌库理事太宗,喀喇孙舒里浑、洛
多欢、崆古图事世祖,皆有战功,赏延于世。

    朗格,栋鄂氏,对齐巴颜子,阿兰珠弟也。对齐巴颜来归,语见阿兰珠传。战死,
得世职,以长子栋世禄袭。旗制定,隶满洲镶红旗。

    和讬,其次子也。崇德七年正月,授本旗梅勒额真。从郑亲王济尔哈朗等伐明,围
锦州。明总兵祖大寿以其城降,遂进克塔山。郑亲王籍所俘获,令和讬还奏。上命分赉
军中死伤将士,并令赍敕抚明杏山守将,曰:“汝以善言招之,降则已;否则以砲攻,
砲发而彼降,亦可许也。”和讬至军,如上指宣示,砲发,明将降。师还,得优赉。旋
追议诸将徇部卒失律,和讬当罚鍰,以前劳得免。十月,从贝勒阿巴泰伐明,自界岭口
毁边墙入,至黄崖口。军中议分两翼夹攻,辅国公斐洋古令和讬督左翼,建云梯攻城。
和讬周视毕,复曰:“城可登,无以梯为也。”乃率巴牙喇兵四十人毁城入,斩守备一,
馀悉溃。复合右翼围蓟州,击败明总兵白腾蛟、白广恩,遂徇山东,克兗、莱、青诸府。
明年,师还,授吏部参政、兼梅勒额真。

    顺治元年,从入关击李自成,予世职牛录章京。上遣侍郎王鰲永招抚山东,明副总
兵杨威据登州。鰲永请兵,上命和讬与梅勒额真李率泰、额孟格帅师讨之。鰲永至青州,
为降将赵应元所戕。和讬等师至,牒巡抚陈锦、总兵柯永盛会师逼青州。应元复请降,
和讬与李率泰计许之降,遣兵夜捕斩应元及其党数十人,宥胁从勿诛,青州遂定。锦亦
下登州。上命和讬与李率泰移军河南,会豫亲王多铎下江南,赉黄金、紫貂,进世职三
等甲喇章京。二年,从贝勒勒克德浑徇浙江,定杭州。明将方国安以兵至,和讬将左翼
御之富阳,斩副将二、参将二、游击五,国安兵大败。复破敌下关直沟,毁其木城。上
命和讬与梅勒额真珠玛喇率所部满洲、蒙古兵驻防杭州。三年四月,卒。

    雍舜,对齐巴颜从子,授牛录额真。英果,战辄当前锋。累擢镶红旗固山额真。天
聪三年,从上伐明,围遵化,率本旗兵攻城西南,克之。四年,从取永平,授二等参将
世职。贝勒阿敏弃永平还师,雍舜独赞其议,坐罢官,夺世职,籍没。七年,从贝勒岳
讬舟师攻旅顺,明将黄龙城守,师克之。论功,先登崖者,巴奇兰、萨穆什喀;先登城
者,雍舜、珠玛喇:复世职。崇德二年,从克皮岛,擢梅勒额真。四年,从征索伦,设
伏败敌,进一等参将。六年,从攻锦州,战坠马,得他骑,引本旗兵趋左翼;及右翼胜,
乃驰击,争赴敌。坐欺谩论罪,命宽之,解梅勒额真。顺治初,遇恩诏,进二等阿思哈
尼哈番,复官固山额真。卒。子庚图,先以功授拜他喇布勒哈番,同为一等阿思哈尼哈
番。

    玛尔当图,扎库塔氏,先世居和克通吉。太祖时,率百馀人,授游击。从攻锦州,
战死。

    子乌库理,年十六,即从征伐。太宗命领甲喇额真,袭玛尔当图世职。崇德三年,
从贝勒岳讬伐明,略山东,明太监冯永盛以兵至,击败之;攻济南,云梯兵未至,乌库
理攀雉堞先登,麾所部兵毕上,克其城。师还,将出塞,与白奇超哈统将萨穆什喀殿,
敌不敢逼,道经太平寨,复步战败敌。七年,从伐明,复攻锦州,战于松山,敌败走,
旋合溃兵屯北山,垒甚固,乌库理直前击之,三战皆捷。

    顺治初,入关,从固山额真叶臣攻太原,率十骑绕城周视,城兵骤出搏战,乌库理
与。寻从英亲王阿济格定陕西、湖广、江西诸省。师还,至池?甲喇额真萨璧图奋击,
俘馘甚州,侦明将黄斐,击之,得舟十二。还京师,授兵部理事官,加半个前程。三年,
从肃亲王豪格下四川,讨张献忠,败其将高汝砺;逐献忠,再破之。五年,从讨叛将姜
瓖,攻宁武关,所署巡抚姜辉、总兵刘惟思以三千人赴援,内外兵夹击。乌库理率三旗
巴牙喇兵转战关下,瓖兵万馀阵以待,乌库理击破之,复发砲克其城?及偏关西河营,
七战皆胜。师将至左,殪瓖兵。八年,进一等阿达哈哈番。十年,郑成功寇福建,命与
理事官额赫理率禁旅及江?宁、杭州驻防兵济师,至海澄,敌以火器守隘,乌库理连破
其垒。敌毁桥,乌库理跃马先涉,敌惊溃,师乃毕渡;敌又以三千馀人屯海岸,乌库理
步战败之。先后与固山额真金砺等,劘敌寨数十,降其兵数千人,复加拖沙喇哈番。

    十二年,授大理寺卿,疏言:“满洲士卒岁从征讨,市马制械皆自具,其孥留京师,
请恩赉。行军所至,民多失所,虽被旨赈贷,当安辑,俾自为生计,请?部议便宜。绿
旗死事将卒,请下所司赡其妻子。江、广、闽、浙滨江、海,盗贼出没,请敕诸省督抚,
要隘设重兵。西北厄鲁特、俄罗斯诸部尚阻声教,请敕理籓院议互市条例,通贸易。”
所陈凡五事,皆下部议行。

    寻命视黄河决口。十三年,授漕运总督。十七年,授盛京总管。康熙元年,改总管
为将军,仍以命乌库理。是时,盛京置户、礼、工三部,乌库理请增设刑部,廷议如所
请。四年,卒。析世职为二,长子俄谟克图,袭三等阿达哈哈番;次子佛保,袭拜他喇
布勒哈番兼拖沙喇哈番。

    喀喇,栋鄂氏,先世居瓦尔喀。当太祖时,以其族来归。从征伐有功,授牛录额真,
赐号“巴图鲁”。天命四年,御明总兵刘綎,力战,被七创,以伤卒。

    子扎福尼。天聪四年,从伐明,攻灤州,有三卒为敌所得,扎福尼陷阵援之出。以
功,予世职备御。八年十二月,从白奇超哈统将巴奇兰等伐黑龙江,加半个前程。

    舒里浑,扎福尼子也。初以巴牙喇壮达从军。从攻大凌河城,败蒙古军。及扎福尼
卒,袭世职。顺治二年,从英亲王阿济格西逐李自成至延安,七捷。自成走湖广,以师
从之,次安陆,得舟十四。三年,从豫亲王多铎北讨腾吉斯,力战,多俘馘,击败喀尔
喀土谢图汗、硕类汗。师还,授牛录额真。六年,从端重亲王博洛西徇大同,击败姜瓖
所署巡抚姜建勋等。十一年,擢巴牙喇纛章京。十五年,授正黄旗满洲梅勒额真。从信
郡王多尼南征云南,战凉水井,败明将李成蛟;战双河口,败明将李定国。师还,进三
等阿思哈尼哈番。十八年八月,卒。

    洛多欢,舒里浑弟。从军,取旅顺,围锦州,皆有功。崇德七年,从贝勒阿巴泰伐
明,克顺德府,先登,赐号“巴图鲁”。累进世职至一等阿达哈哈番兼拖沙喇哈番。

    崆古图,亦舒里浑弟也。顺治间,从靖南将军陈泰征福建,克兴化府,先登。自巴
牙喇壮达擢甲喇额真。十七年,洛多欢卒,袭世职。康熙十三年,从副都统雅赉、阿喀
尼等讨耿进忠,自安庆向江西,败贼小孤山,复彭泽、宜黄、崇仁、乐安诸县。十五年,
移师讨吴三桂,攻萍乡,败其将夏国相,师下湖南。十八年,战枫木岭,败其将吴国贵,
复武冈。二十四年,卒。子多博海,袭。

    特尔勒,舒里浑孙也。康熙间,从征南大将军赉塔讨吴世璠,败其将何继祖,夺石
门坎、黄草坝;乘夜拔嵩明、丹城,遂克云南。又从都统希福逐马宝,破胡国柱。以功,
予世职拜他勒布喇哈番。卒。

    太祖尝为故勋臣雅巴海祈天:“乞转生朕家!”又为布哈孙、朗格等八人祈曰:
“宥其微失!”太祖未举兵以前,有族难,侍者帕海死之,似即雅巴海。布哈孙等事不
著。

    巴笃理,世居佟佳,以地为氏。天命初,与其弟蒙阿图来归。太祖命编所属为二牛
录,隶满洲正白旗。太祖察巴笃理才,使为扎尔固齐。积战功,授游击。十?,使兄弟
分领其年,明发兵航海至旅顺,缮完故城,驻军以守。巴笃理从贝勒莽尔古泰攻之,城
下,尽歼明兵。十一年,明将毛文龙遣兵夜袭萨尔浒城,城兵砲矢交发,明兵退,结营。
巴笃理率兵自山而下,大呼乘敌,敌溃走,追斩二百馀级。

    天聪三年,从伐明,克遵化有功。太宗亲酌金?劳之,进二等参将。四年正月,从
贝勒济尔哈朗守永平。三月,明将张弘谟率兵来侵,甲喇额真图鲁什以四十人先,巴笃
理与噶布什贤噶喇昂邦屯布禄以百人继。伏起,屯布禄败走,巴笃理与图鲁什殿,力战,
其弟课约马著矢且踣,巴笃理斩敌兵,夺马授其弟,殪三十馀人,敌乃退。五月,明兵
围灤州,贝勒阿敏守永平,不即赴援,城垂破,乃遣巴笃理率兵赴之,乘夜突围入城。
方议并力坚守,敌发巨砲焚城楼,守将纳穆泰等度力不能支,弃城依阿敏,阿敏亦弃永
平东还。廷议诸将罪,以巴笃理突围赴援,释勿论。

    五年,授礼部承政。六年,使朝鲜,定职贡额数。八年八月,太宗自将伐明,巴笃
理从,至应州,命与贝勒阿巴泰等取灵丘县王家庄。巴笃理督军攻堡,既被创,犹奋击,
中流矢,卒。太宗闻之泣下,曰:“此朕旧臣,转战数十年,?命疆场,深可惜也!”
恤赠三等副将。顺治十三年,追谥敏壮。子卓罗,自有传。

    蒙阿图,自牛录额真累擢梅勒额真,坐私立屯庄,罢。天聪三年,从伐明,败敌于
遵三千。逾年师还,上自出郊宴劳。授游击世职,擢工部承政?化。寻命帅师伐瓦尔喀,
俘其。崇德三年,以老解职,召见,谕之曰:“尔等旧臣,朕见之辄心喜,可不时来见
也!”未几,卒。

    国初诸将,事太祖创业复佐太宗从征伐而战死者,劳萨、图鲁什功最高,巴笃理、
穆克谭、纳尔特与相亚,达珠瑚为俘所贼。顺治中,皆追谥。纳尔特事具其父雅希禅传
中。

    来归,授牛录额真。从太?穆克谭,戴佳氏,世居杭涧,隶哈达。穆克谭从其父兄
率祖征伐,战必陷阵,攻则先登,赐号“巴图鲁”。有查海胡色者,叛太祖归哈达,穆
克谭从其父兄追之,战,其父兄皆死。从子厄尔诺亦叛归哈达,穆克谭单骑逐斩之。旗
制定,隶满洲镶蓝旗。天命元年,从伐瓦尔喀,战败,诸将孟库噶哈皆走,舒赛、阿尔
虎达将为敌得,穆克谭与燕布里等八人冲敌阵,援之出。师还,太祖谴孟库噶哈,夺所
获畀穆克谭。六年,叛去,我师追之,战不利,穆克?从伐明,攻耀州,先登,克之,
命戍焉。蒙古人海色与其谭策马大呼,直前刺杀海色,馀悉溃。以功授二等副将。太宗
即位,各旗设调遣大臣,以穆克谭佐本旗。天聪元年四月,从伐朝鲜。六月,阿山、阿
达海兄弟叛,将归明,贝勒阿敏夜帅师追之,穆克谭从,射阿达海,阿达海力战,抽刀
斫穆克谭坠马,几殆,卒挟以俱还。五年,从伐明,围大凌河,穆克谭以本旗兵从固山
额真宗室篇古当城西南。城兵出挑战,图赖先进,穆克谭从之,薄壕,舍骑步战,将迫
敌入壕。城上?矢竞发,城兵续出,奋拒力战,殁于阵。太宗惜之,曰:“穆克谭我旧
臣,不值于此毕命也!”赠一等副将,世袭。顺治间,追谥忠勇,立碑墓道。子爱音塔
穆。

    爱音塔穆袭父爵,兼领穆克谭旧辖牛录,益壮丁五十。顺治初,从入关破李自成。
旋从豫亲王多铎徇河南,与梅勒额真沙尔瑚达屡败贼,逐贼至潼关,为殿,贼自后来袭,
三至三卻,爱音塔穆功也。二年,河南既平,从定江南。六年八月,从郑亲王济尔哈朗
下湖广。时明桂王由榔驻武冈,湖南诸郡县半为明守。爱音塔穆帅师自长沙而南,克宝
庆,击马进忠、王进才皆有功。自成将刘体纯与其党袁宗第等屯洪江为十寨,缘沅江拒
守。爱音塔穆与尚书阿哈尼堪督军渡江,连破贼寨,贼溃,遂与阿哈尼堪驻守沅州。十
二月,贼将王强来犯,与阿哈尼堪共击卻之。九年,遇恩诏,累进二等精奇尼哈番。十
一月,从靖南将军珠玛喇四万,列象?,据山峪,方相?略广东,时明将李定国攻新会,
平南王尚可喜赴援,定国有持。爱音塔穆等师至,合击大破之,逐北二十馀里,定国遁
去。十二年闰五月,论功,进一等精奇尼哈番。康熙十九年,卒。

    子公图,袭。三十五年,从抚远大将军费扬古征噶尔丹昭莫多,战胜,进三等伯。
子永泰,降袭二等精奇尼哈番。乾隆元年,改一等子,世袭。

    达珠瑚,兆佳氏,先世居讷殷。祖达尔楚,国初来归。旗制定,隶满洲正蓝旗。达
珠瑚初任牛录额真。从太祖伐乌喇,斩级四千。从克西林屯,俘其人以归;追者至,还
击败之,斩级五千。从伐叶赫,斩级三百,俘五十人。遇明人越境采参,斩三十人,俘
六人。敌侵宁古塔,出战,斩其将及兵百,获甲百副、马三百匹。授三等副将。天命十
一年,伐东海瓦尔喀部,又伐卦尔察部,皆有功。太宗即位,设十六大臣,伊逊及达珠
瑚佐镶黄旗。天聪元年,太宗伐朝鲜,克义州,留兵驻守,命达珠瑚分将之。旋复帅师
伐瓦尔喀。师还,为俘卒所贼。八年,以其子翁阿岱袭三等梅勒章京。太宗复遣将伐瓦
尔喀,因诫之曰:“前遣达珠瑚,以?见害。念其从事久,有劳,方令袭世职。汝曹未
能如达珠瑚之功,傥不自慎,欲觊例外恩,不可得也。”顺治间,追谥襄敏。

    翁阿岱袭职为甲喇章京。从伐虎尔哈,加半个前程。累迁都察院参政、正蓝旗梅勒
额真。时方攻锦州急,命与梅勒额真多积礼帅师屯戍,讥逋逃。崇德六年,从围锦州,
与明总督洪承畴战,屡胜。寻进攻松山,力战,没于阵。赉白金千两,进一等梅勒章京。
无子,以弟之子济木布袭。康熙间,降袭一等阿思哈尼哈番。乾隆元年,改一等男,世
袭。

    论曰:国之将兴,必有熊罴之士,不二心之臣,致身事主,蹈死不反顾,乃能拓土
破敌,弼成大业。扬古利负大将才略,功视额亦都、费英东伯仲间;劳萨、图鲁什骁勇
冠军,战必将选锋陷阵;若拜山三世?忠,西喇布、达音布、巴笃理等以死勤事,亦其
亚也。观太祖祈天之语,惓惓于旧将;太宗以达珠瑚为戒,又以恭衮不从令,虽阵亡,
犹付吏议。其申军律,惜将材,恩威兼尽,开国基于是矣。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