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十二


    额亦都费英东子索海孙倭黑何和礼子多积礼和硕图都类

    安费扬古扈尔汉

    额亦都,钮祜禄氏,世居长白山。以赀雄乡里。祖阿陵阿拜颜,移居英崿峪。父都
陵阿巴图鲁。岁壬戌,额亦都生。幼时,父母为仇家所杀,匿邻村以免。年十三,手刃
其仇。有姑嫁嘉木瑚寨长穆通阿,往依焉。穆通阿子哈思护,长额亦都二岁,相得甚懽。
居数岁,庚辰,太祖行经嘉木瑚寨,宿穆通阿家。额亦都与太祖语,心知非常人,遂请
从,其姑止之,额亦都曰:“大丈夫生世间,能以碌碌终乎?此行任所之,誓不贻姑
忧。”翌日,遂从太祖行。是岁太祖年二十二,额亦都年十九。太祖为族人所惎,数见
侵侮,矢及于户,额亦都护左右,卒弭其难。

    居三年,岁癸未,太祖起兵,额亦都从,讨尼堪外兰,攻图伦城,先登;攻色克济
城,掩敌无备,取之,获其牛马、甲士;又别将兵攻舒勒克布占,克其城。额亦都骁果
善战,所向克捷,太祖知其能,日见信任。岁丁亥八月,令将兵取巴尔?挽强弓十石,
能以少击达城。至浑河,秋水方至,不能涉,以绳约军士,鱼贯而渡,夜薄其城,率骁
卒先登,城兵惊起拒,跨堞而战,飞矢贯股著于堞,挥刀断矢,战益力,被五十馀创,
不退,卒拔其城。师还,太祖迎于郊,燕劳,其所俘获悉畀之,号为“巴图鲁”。萨克
察来攻,额亦都率数卒出御,为所败;夜入其城,进攻克尼玛兰、章家二城,索尔瑚寨。
师还,太祖迎劳如初。界籓有科什者,以勇闻,盗九马以遁,额亦都单骑追斩之,尽返
所盗马。嘉木瑚人贝挥巴颜谋叛附哈达,太祖命额亦都讨之,诛其父子五人以徇。

    岁癸巳九月,叶赫等九部合师来侵,攻我黑济格城,太祖亲御之,阵于古勒山。令
额来犯,奋击,殪九人,敌卻,我师乘之,擒叶赫贝勒布寨。九部师?亦都以百骑挑战,
敌悉皆溃,遂乘胜略诺赛寨及兆佳村。有齐法罕者,战没,额亦都直入敌阵,以其尸还。
讷殷路守佛多和山自固。太祖命额亦都?者,九部之一也,其长搜稳塞克什,既败归,
复聚七寨之偕噶盖、安费扬古,以兵千人围其寨,克之,斩搜稳塞克什,太祖以所乘马
赐之。岁己亥秋,从征哈达,灭之。

    岁丁未五月,从贝勒巴雅喇等伐东海渥集部,取赫席黑、俄漠和苏鲁、佛讷赫拖克
索等三路,俘二千人。九月,从征辉发,灭之。岁庚戌十一月,太祖命将兵千,抚渥集
部那木都鲁、绥分、宁古塔、尼玛察四路,降其长康古礼等十九人。旋乘胜取雅揽路,
俘万人。岁辛亥,太祖命偕何和礼、扈尔汉将兵二千伐渥集部虎尔哈路,围札库塔城三
日,招之不下,遂攻克其城,斩千级,俘二千人。环近各路悉降,令其长土勒伸、额勒
伸护其民五百户以还。岁癸丑,从征乌拉,灭之。

    岁乙卯,定旗制,额亦都隶满洲镶黄旗。天命建元,置五大臣,以命额亦都,国语
谓之“达拉哈辖”。二年,命偕安费扬古攻明马根单、花豹冲、三岔兒诸堡,皆克之。
四年,明经略杨镐大举来侵,总兵杜松军自抚顺入。三月甲申朔,诸贝勒帅师出御。日
过午,师至太兰冈,大贝勒代善以太祖未至,议驻军以俟。太宗时号四贝勒,谓:“界
籓有我筑城夫役,宜急护之!何为次,且示弱?”额亦都大言曰:“四贝勒之言是也!”
师遂进。师至界籓,筑城夫役腾跃下山赴战,太祖亦至,指挥夹击,松军遂覆,还破马
林于尚间崖、刘綎于阿布达里冈,额亦都并为军锋。

    。每克敌受赐,辄散给将士之有功者,不?太祖有所征讨,额亦都皆在行间,未尝
挫以自私。太祖厚遇之,始妻以族妹,后以和硕公主降焉。

    额亦都次子达启,少材武,太祖育于宫中,长使尚皇女。达启怙宠而骄,遇诸皇子
无皆愕。额亦都抽刃而言?礼,额亦都患之。一日,集诸子宴别墅,酒行,忽起,命执
达启,曰:“天下安有父杀子者?顾此子傲慢,及今不治,他日必负国败门户,不从者
血此刃!”乃惧,引达启入室,以被覆杀之。额亦都诣太祖谢,太祖惊惋久之,乃嗟叹,
谓额亦都为?国深虑,不可及也。

    累官至左翼总兵官、一等大臣,给以百人廪食,食三世。分所部为世管牛录三,分
隶镶黄、正白二旗。六年,克辽阳,赐第一区。六月,卒,年六十,太祖临哭者三。天
聪元年,追封弘毅公。崇德初,配享太庙。顺治十一年,世祖命立碑旌功,亲为制文,
详著其战阀,以为“忠勇忘身,有始有卒,开拓疆土,厥积懋焉”。

    额亦都子十六人,其知名者,彻尔格、图尔格、伊尔登、超哈尔、遏必隆,皆自有
传。四子韩代,五子阿达海,及阿达海之子阿哈尼堪,并以从征战死。七子谟海,蚤岁
从军,屡立战功,仕至都统,亦战死。十五子索浑,从太宗战伐有功,授世管牛录额真,
累迁至议政大臣。

    额亦都初授一等总兵官,康熙间改袭一等精奇尼哈番,乾隆元年改一等子。图尔格
别封公爵,以其从孙阿里衮及阿里衮子丰升额父子相继有功,进一等果毅继勇公。高宗
谕:“额亦都后已进一等公,其初封子爵仍绍封如故。”

    费英东,瓜尔佳氏,苏完部人。父索尔果,为部长。太祖起兵之六年,岁戊子,索
尔果率所部五百户来归。费英东时年二十有五,善射,引强弓十馀石。忠直敢言,太祖
使佐理政事,授一等大臣,以皇长子台吉褚英女妻焉。兑沁巴颜者,费英东女兄之夫也,
有逆谋,费英东擒而诛之。旋授扎尔固齐,扎尔固齐职听讼治民。

    以归。岁戊戌正月,太祖?太祖命费英东伐瓦尔喀部,取噶嘉路,杀其酋阿球,降
其命费英东从台吉褚英、巴雅喇,伐瓦尔喀部安褚拉库路,将兵千,克屯寨二十馀,收
所属村落。岁己亥秋九月,哈达、叶赫二部构兵,哈达贝勒孟格布禄乞援于太祖,太祖
命费英东及噶盖将兵二千戍哈达;既而贰于明,费英东等以其谋闻,哈达以是亡。

    岁丁未春正月,瓦尔喀部蜚悠城长策穆特黑请徙所部属太祖,太祖命费英东从贝勒
舒尔哈齐等将兵三千以往,收环城居民五百户,分兵三百授扈尔汉,使护之先行。乌喇
贝勒布占泰发兵万人要诸途,费英东从诸贝勒督后军至,大败乌喇兵。夏五月,太祖命
费英东从贝勒巴雅喇伐渥集部,略赫席黑等路,俘二千人以还。岁辛亥秋七月,渥集部
乌尔古宸、木伦二路掠他路太祖所赐甲,太祖命费英东从台吉阿巴泰将千人讨之,俘千
馀人以还。岁癸丑,从太祖伐乌喇,灭之。

    岁乙卯,太祖将建号,设八旗,命费英东隶镶黄旗,为左翼固山额真;置五大臣辅
政,以命费英东,仍领一等大臣、扎尔固齐如故。明年岁丙辰,太祖遂建国,改元天命。
三年,始用兵于明,费英东从攻抚顺。明总兵张承廕以万骑来援,据险而阵,火器竞发。
费英东马惊旁逸,诸军为之卻,费英东旋马大呼,麾诸军并进,遂破之。太祖叹曰:
“此真万人敌也!”四年,明大举来侵,分道深入。明总兵杜松屯萨尔浒山巅,费英东
所部属左翼,合诸旗奋击破之,松战死,明师以是沮败。秋八月,太祖伐叶赫,费英东
从,薄其城,城人飞石投火。太祖命且退,费英东曰:“我兵已薄城,安可退也?”又
命之,费英东曰:“城垂克,必毋退!”遂拔其城。太宗谕金台石降,费英东在侧,相
与诘责,卒获金台石,叶赫以是破。

    费英东事太祖,转战,每遇敌,身先士卒,战必胜,攻必克,摧锋陷阵,当者辄披
靡;国事有阙失,辄强谏,毅然不稍挠:佐太祖成帝业,功最高。五年春三月,太祖定
武功爵,授费英东三等总兵官。是月,费英东卒,年五十有七。方疾革,日向西,云起,
有声铿鍧,雷电雨雹交至,不移时而霁。太祖将临丧,诸贝勒以日晏谏,太祖曰:“吾
股肱大臣,与同休戚,今先彫丧,吾能无悲乎?”遂往,哭之恸,至夜分始还。秋九月,
太祖祭贝勒穆尔哈齐墓,出郊,因至费英东墓,躬奠酒者三,泣数行下。

    天聪六年,太宗命追封直义公。崇德元年,始建太庙,以费英东配享。太宗尝谕?
臣曰:“费英东见人不善,必先自斥责而后劾之;见人之善,必先自?劝而后举之:被
劾者无怨言,被举者亦无骄色。朕未闻诸臣以善恶直奏如斯人者也!”顺治十六年,世
祖诏曰:“费英东事太祖,参赞庙谟,恢扩疆土,为开创佐命第一功臣。延世之赏,勿
称其勋,命进爵为三等公。”康熙九年,圣祖亲为文勒碑墓道,称其功冠诸臣,为一代
元勋。雍正九年,世宗命加封号曰信勇。乾隆四十三年,高宗复命进爵为一等公。费英
东子十,图赖自有传。

    索海,费英东第六子,袭总兵官。旋坐事,夺职。太宗天聪五年,初置六部,授刑
部承政。七年,与兵部承政车尔格侦明边,至锦州,有所俘馘,命管牛录事。崇德三年,
更定部院官制,改都察院左参政。十月,从太宗伐明,略大凌河,下屯堡十四,复授刑
部承政。

    四年,索伦部博木博果尔等降而复叛,命索海及工部承政萨木什喀帅师往讨之,克
雅克萨、兀库尔二城。进攻铎陈城,博木博果尔以六千人来援,乘我师后,索海设伏以
待,破敌,俘四百,乘胜入其垒,博木博果尔遁去。索海率诸将攻挂喇尔屯,攻克之,
屯兵五百,斩级二百,俘百三十还。逐敌额苏里屯西、额尔图屯东,俘六千九百五十六
人,牛羊驼马称是。师还,命贝勒杜度、阿巴泰迎劳,太宗幸实胜寺,赐宴。?功,授
二等甲喇章京。兵部劾索海行军不立寨,俘有逋者,当夺赏,命贳之。

    六年春,从睿亲王多尔衮等出师围锦州,坐私遣官兵归,离城远屯,徵还,与谭泰、
阿山、叶克书等皆罚鍰。夏,复从多尔衮等出师围锦州,城兵出行汲小凌河,索海以兵
四百邀击,斩九十馀级,遂从攻松山,击破明军。时有敏惠恭和元妃之丧,索海召降将
祖大乐俳逸乐,姑自娱于家,自今毋?优至其帐歌舞,刑部论索海当死,削职。上使谕
之曰:“尔既至笃恭殿及大清门前。”索海遂坐废,终太宗世不复用。世祖顺治二年,
以副都统从征四川,卒于军。子多颇罗,以从入关击流贼有劳,授牛录章京,进一等甲
喇章京。十四年,从信郡王多尼征云南,战死磨盘山。

    倭黑,费英东诸孙。父察哈尼。方索海嗣父爵而黜也,太宗以纳海、图赖分袭,既
又以事夺爵,复以察哈尼袭。寻改三等昂邦章京。卒,子倭黑,袭。世祖初元,从入关。
四年,复更定爵秩,改三等精奇尼哈番,遇恩诏累进一等。十六年,进三等公,并授内
大臣。康熙八年,圣祖谴鼇拜,吏部议倭黑与同族,当黜,命罢内大臣,隶骁骑营。

    吴三桂反,倭黑从征。十三年,命以署副都统率兗州驻防兵,佐定南将军希尔根进
讨,败耿精忠将左宗邦于分宜,败吴三桂将硃君聘、黄乃忠于袁州,遂收安福。击贼鸾
石岭、白水口,屡捷。十五年,加太子太保。从大将军安亲王岳乐复萍乡,至长沙,击
败吴三桂兵。十六年,岳乐分兵授倭黑,令驻茶陵。十七年,移屯攸县。十八年,从大
将军贝子彰泰下云南,授镶黄旗蒙古副都统。云南平,二十一年,擢都统。议政大臣议
诸将帅功罪,以倭黑击贼长沙尝引退,当谴,命罢太子太保。三十年,卒。子傅尔丹,
自有传。

    何和礼,栋鄂氏,其先自瓦尔喀迁于栋鄂,别为一部,因以地为姓。何和礼祖曰克
彻巴颜,父曰额勒吉,兄曰屯珠鲁巴颜,世为其部长。何和礼年二十六,代兄长其部。
栋鄂部素强,克彻巴颜与章甲城长阿哈纳相仇怨。阿哈纳,兴祖诸孙,为“宁古塔”六
贝勒之一。栋鄂屡侵宁古塔,宁古塔借兵哈达伐栋鄂,互攻掠。

    太祖初起兵,闻何和礼所部兵马精壮,乃加礼招致之。岁戊子,太祖纳哈达女为妃,
行。比还,遂以所部来附,太祖以长女妻焉。何和礼故有妻,挟所部留故?何和礼率三
十骑地者,求与何和礼战,太祖面谕之,乃罢兵降。旗制初定,何和礼所部隶红旗,为
本旗总管。岁戊申,从太祖征乌喇,率本旗兵破敌有功。岁辛亥,太祖命与额亦都、扈
尔汉将兵伐渥集部虎尔哈路,克扎库塔城。岁癸丑,从太祖再征乌喇。太祖招谕布占泰,
犹冀其悛悔,何和礼与诸贝勒力请进攻,遂灭乌喇。天命建元,旗制更定,何和礼所部
隶正红旗。置五大臣,何和礼与焉。四年,从破明经略杨镐。六年,下沈阳、辽阳,何
和礼皆在行间,?功,授三等总兵官。九年八月,卒,年六十有四。时费英东、额亦都、
安费扬古、扈尔汉皆前卒,太祖哭之恸,曰:“朕所与并肩友好诸大臣,何不遗一人以
送朕老耶?”太宗朝,进爵为三等公。顺治十二年,追谥温顺,勒石纪功。雍正九年,
加封号曰勇勤。子六。

    多积礼,何和礼次子。初授牛录额真。事四贝勒,从伐乌拉。天聪间,擢甲喇额真。
从伐锦州,围大凌河,授游击世职。崇德元年,帅师伐东海瓦尔喀部,俘壮丁三百馀,
擢本旗梅勒额真。四年,与镇国公扎喀纳率兵屯籓、屏二城间,卒窃马遁去,追之勿及。
论罪,夺世职,籍没,上命留弓矢、甲胄及三马,仍领梅勒额真事。六年,从击洪承畴,
率骑兵循。七年,以老罢。顺治五年,卒。?海追捕,斩获甚

    和硕图,何和礼四子。初袭三等总兵官。太祖以大贝勒代善女妻焉,号和硕额驸。
太宗即位,授正红旗固山额真。天聪元年,从击朝鲜,又从伐明,攻锦州、宁远有功。
二年,从贝勒阿巴泰帅师破锦州、杏山、松山诸路。九月,复伐察哈尔,克其四路军。
以功加五牛录,进爵三等公。三年,从贝勒岳讬帅师攻大安口,败明戍兵于马兰峪,再
败明援兵于石门寨。复从太宗攻遵化,率本旗兵攻其城西北,克之。师薄燕京,结营土
城关,明兵来攻,击卻之。复败明师于卢沟桥,与副都统阿山等阵斩明武经略满桂、总
兵孙祖寿,获黑云龙、麻登云。师旋,克永平,帅骑兵守灤州。五年,从围大凌河城,
以本旗兵当其西北。明兵突围出,与都统叶臣等夹击破之,追奔及城壕而还。七年,上
询伐明及朝鲜、察哈尔三国何先,和硕图疏言:“宜先葺治诸城堡,乃觇明边,乘瑕而
入。若天佑我,各城纳款,势不能速归,南界六城,立界屯耕,修筑可差后。虑我兵既
出,敌伺其隙,鞭长不及,难为援也。沈阳、牛庄、耀州三城宜先缮完,庶边界内外皆
可长驱。”七月,和硕图卒,上亲临哭之。顺治十二年,追谥端恪。

    都类,何和礼第五子,公主出也。初为牛录额真,洊擢本旗固山额真。以公主子,
增领两牛录。崇德元年,从太宗伐朝鲜,薄汉城,先登,城溃,率阿礼哈超哈兵入城搜
剿。以失察所部违法乱行,罚鍰,夺所分俘获。三年,从贝勒岳讬伐明,次密云墙子岭。
明将以三千人来拒,都类与谭泰督部将夹击,大败之,获马百、驼二十。军分四道进,
所当辄摧破,略地至济南而还。四年,从郑亲王济尔哈朗围锦州,坐所部退缩,又受蒙
古馈遗,罚鍰。未几,所部讦告都类在山东时,纵?养盗马,私发明德王埋藏珍物,坐
论死,上贷之,夺职,籍没。八年,复起为固山额真,镇锦州。顺治三年,从肃亲王豪
格征张献忠,分兵定庆阳,会师西充,击杀献忠,与贝勒尼堪等戡定川北州县。师还,
论功,并遇恩诏,累进二等伯。十三年,卒。

    安费扬古,觉尔察氏,世居瑚济寨。父完布禄,事太祖,有章甲、尼麻喇人诱之叛,
不从,又劫其孙以要之,终无贰志。安费扬古少事太祖。旗制定,隶满洲镶蓝旗。

    岁癸未,太祖兵初起,仇尼堪外兰,克图伦城,攻甲版。萨尔浒城长诺米讷、柰喀
达阴助尼堪外兰,漏师期,尼堪外兰得遁去。太祖憾诺米讷、柰喀达,执而杀之,使安
费扬古率兵取其城。康嘉者,太祖再从兄弟也,惎太祖英武,与?从谋以哈达兵至,俾
兆佳城长李岱为导,劫瑚济寨。既,引去,安费扬古方猎,闻有兵,与巴逊以十二人追
及,击破之。岁甲申正月,从太祖攻兆佳城,获李岱。其党李古里扎泰走附汪泰,安费
扬古以太祖命往谕,并汪泰降之。六月,从太祖攻马兒墩寨,寨负险,守者甚备,矢石
杂下,攻三日不克。安费扬古夜率兵自间道攀崖而上,拔其寨。岁丁亥六月,太祖伐哲
陈部,八月,克洞城,岁戊子九月,克王甲城,安费扬古皆从战有功。寻攻克章甲、尼
麻喇、赫彻穆诸城,又取香潭寨;其长李墩拜湖遁走,追及于硕郭之阳,俘以献。岁癸
巳六月,太祖略哈达富尔佳齐寨。师还,太祖躬勒兵以殿,哈达贝勒孟格布禄率骑追至,
一骑出太祖前,太祖方引弓射,复有三骑突至,太祖马几坠,三骑挥刀来犯,安费扬古
截击,尽斩之;太祖亦射孟格布禄中马踣,敌骑败走。太祖嘉其勇,赐号硕翁科罗巴图
鲁。九月,太祖既破九部师,闰十一月,命与额亦都、噶盖等攻讷殷路佛多和山寨,斩
其长搜稳塞克什。岁己亥九月,从太祖灭哈达。

    岁辛亥七月,命与台吉阿巴泰等伐渥集部乌尔古宸、木伦二路,取其地,俘其人以
归。岁癸丑正月,从太祖灭乌喇,师薄城,安费扬古执纛先登。寻置五大臣,安费扬古
与焉。天命元年七月,命与扈尔汉帅师伐东海萨哈连部,至兀尔简河,刳木为舟,水陆
并进,取河南北三十六寨。八月丁巳,师至黑龙江之阳,江水常以九月始冰,是日当驻
师处独冰,宽将竞从之,师毕渡,冰旋解?六十步,若浮梁。安费扬古曰:“此天佑我
国也!”策骑先涉,遂取江北十一寨,降使犬、诺洛、石拉忻三路。三年四月,太祖取
抚顺,明总兵张承廕等赴援,分为三营,安费扬古击其左营,大破之,遂乘胜取三岔兒
诸堡。四年,破明经略杨镐,灭叶赫。六年,取沈阳、辽阳。安费扬古皆在行间。

    七年七月,卒,年六十四。顺治十六年,追谥敏壮,立碑纪其功。太宗尝谕?臣曰:
“昔达海、库尔?劝朕用汉衣冠,朕谓非用武所宜。我等宽袍大袖,有如安费扬古、劳
萨其人者,挺身突入,能御之乎?”当日猛士如云,而二人尤杰出云。

    子达尔岱、阿尔岱、硕尔辉。达尔岱以甲喇额真事太宗。伐明,攻大凌河,守臧家
堡,取锦州、宁远,征朝鲜,皆有功。顺治二年,授拖沙喇哈番。七年,追?安费扬古
功,进一等阿达哈哈番。康熙五十二年,圣祖念安费扬古开国勋,别授三等阿达哈哈番,
令其孙明岱分袭。阿尔岱子都尔德及硕尔辉孙逊塔,皆有功,受爵世祖朝,别有传。

    扈尔汉,佟佳氏,世居雅尔古寨。父扈喇虎,与族人相仇,率所部来归,是岁戊
子,。旗制定,隶满洲正白?太祖起兵之六年也,扈尔汉年十三,太祖养以为子。稍长,
使为侍旗。扈尔汉感太祖抚育恩,誓效死,战辄为前锋。

    瓦尔喀部蜚悠城初属乌喇,贝勒布占泰待之虐,丁未正月,城长策穆特黑请徙附太
祖,太祖命贝勒舒尔哈齐等将三千人迎之,扈尔汉从。既至蜚悠城,收环城屯寨凡五百
户,使扈尔汉与扬古利率兵三百,护以前行。布占泰发兵万人邀诸路,扈尔汉结寨山巅,
使蜚悠城之。自率二百人与乌喇兵万人各据山为阵,相持,使驰告后?来附者五百户入
保,分兵百人来战,扬古利迎击,乌喇兵稍退,会后军至,奋击,大破之。夏五月,?
军。翌日,乌喇悉太祖命贝勒巴雅喇将千人伐渥集部,扈尔汉从,取赫席黑、俄漠和苏
鲁、佛讷赫?克索三路,俘二千人。己酉冬十二月,复命扈尔汉将千人伐渥集部,取滹
野路,收二千户以还,太祖嘉其功,赉甲胄及马,赐号“达尔汉”。辛亥冬十二月,复
命扈尔汉及何和礼、额亦都将二千人伐渥集部虎尔哈路,克扎库塔城,斩千馀级,俘二
千人;抚环近诸路,收五百户以还。癸丑,太祖讨乌喇,扈尔汉及诸将皆从战,夺门入,
遂灭乌喇。太祖置五大臣,扈尔汉与焉。

    先是太祖与明盟,画界,戒民毋窃逾,违者杀毋赦。至天命初将十年,明民越境采
参凿矿,取树木果蔬,殆岁有之。太祖使扈尔汉行边,遇明民逾塞,取而杀之,凡五十
馀辈。太祖遣纲古里、方吉纳如广宁,广宁巡抚李维翰系诸狱,而使来责言,且求杀逾
塞民者,太祖拒不许。既乃取叶赫俘十人戮抚顺关下,明亦释使者。是年秋七月,太祖
命扈尔汉及安费扬古将二千人伐萨哈连部,道收兀尔简河南北三十六寨;遂进攻萨哈连
部,取十一寨,降其三路。语详安费扬古传。

    四年春二月,明经略杨镐大举四道来侵,三月,太祖督军御之,扈尔汉从贝勒阿敏
先行,与明游击乔一琦遇,击败之。时朝鲜出军助明,其帅姜弘立屯孤拉库岭,一琦收
残卒匿朝鲜营。扈尔汉从诸贝勒击明军,战于萨尔浒,破明将杜松等;战于尚间崖,破
明将马林等:扈尔汉皆在行间。明将刘綎自宽奠入董鄂路,牛录额真托保等战不利。扈
尔汉帅师与托保合军,凭隘为伏,诸贝勒军出瓦尔喀什林。刘綎将率兵登阿布达里冈为
阵,扈尔汉引军扼其冲,诸贝勒继至,东西夹击,破之,綎战死,明兵遂熸。五年,太
祖取沈阳,扈尔汉从击明总兵贺世贤等,败之。历加世职至三等总兵官。八年冬十月,
卒,年甫四十?八,太祖亲临其丧。

    扈尔汉诸子:浑塔袭三等总兵官,其后不著;准塔别有传;阿拉密袭准塔世职,附
见准塔传。

    论曰:国初置五大臣以理政听讼,有征伐则帅师以出,盖实兼将帅之重焉。额亦都
归太祖最早,巍然元从,战阀亦最多。费英东尤以忠谠著,历朝褒许,称佐命第一。何
和礼、安费扬古、扈尔汉后先奔走,共成筚路蓝缕之烈,积三十年,辅成大业,功施烂
然。太祖建号后,诸子皆长且才,故五大臣没而四大贝勒执政。他塔喇希福祖罗屯,传
言列五大臣,或初阙员时尝简补欤?草昧传闻,盖不可深考矣。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