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十一


    张煌言张名振王翊等郑成功子锦锦子克塽

    李定国

    张煌言,字玄箸,浙江鄞县人。明崇祯十五年举人。时以兵事急,令兼试射,煌言
三发皆中。慷慨好论兵事。顺治二年,师定江宁,煌言与里人钱肃乐、沈宸荃、冯元飏
等合谋奉鲁王以海。煌言迎于天台,授行人。至绍兴,称“监国”,授翰林院修撰。入
典制诰,出领军旅。三年,师溃。归与父母妻子决,从王次石浦,与黄斌卿军相犄角,
加右佥都御史。

    鲁王诸将,张名振最强。四年,江南提督吴胜兆请降,煌言劝名振援胜兆,遂监其
军以行。至崇明,飓作,舟覆,煌言被执。七日,有导之出者,走间道复还入海。经黄
岩,追者围而射之,以数骑突出,自是益习骑射。集义旅屯上虞、平冈。诸山寨多出劫
掠,独煌言与?王翊履亩劝输,戢所部毋扰民。六年,觐王于健跳。七年,名振奉王居
舟山,召煌言入。乃以平冈兵授刘翼明、陈天枢,率亲军赴之,加兵部侍郎。八年,闻
父讣,浙江提督田雄书招降,卻之。师攻滃洲,名振奉王侵吴淞,冀相牵制。俄,师破
舟山,乃奉王入金门,依郑成功。成功用唐王隆武号,事鲁王但月上豚、米,修寓公之
敬。煌言尝谓成功曰:“招讨始终为唐,真纯臣也!”成功亦曰:“侍郎始终为鲁,与
吾岂异趋哉?”故与成功所事不同,而其交能固,王亦赖以安居。九年,监名振军,经
舟山至崇明,进次金山。十年,复至崇明,师与战,败绩。十一年,又自吴淞入江,逼
镇江,登金山,望祭明太祖陵。烽火达江宁,俄,退次崇明。再入江,略瓜洲、仪真,
薄燕子矶,寻还屯临门,皆与名振俱。十二年,成功遣其将陈六御与名振取舟山,台州
守将马信约降,煌言以沙船五百迎之。名振中毒卒,遗言以所部属煌言。

    十三年,师再破舟山,煌言移军秦川,王去“监国”号,通表桂王。十四年,桂王
使至,授煌言兵部侍郎、翰林院学士。两江总督郎廷佐书招煌言,煌言以书报,略曰:
“来书揣摩利钝,指画兴衰,庸夫听之,或为变色,贞士则不然。所争者天经地义,所
图者国恤家仇,所期待者豪杰事功。圣贤学问,故每氈雪自甘,胆薪深厉,而卒以成事。
仆于将略原非所长,祗以读书知大义。左袒一呼,甲盾山立,济则赖君灵,不济则全臣
节。凭陵风涛,纵横锋镝,今逾一纪矣,岂复以浮词曲说动其心哉?来书温慎,故报数
行。若斩使焚书,適足见吾意之不广,亦所不为也。”

    十五年,与成功会师将入江,次羊山,遇飓,引还。十六年,成功复大举,煌言与
俱,次崇明。煌言曰:“崇明,江、海门户。宜先定营于此,庶进退有所据。”成功不
从。师防江,金、焦两山间横铁索,隔江置大砲,煌言以十七舟翦江而渡。成功破瓜洲,
欲取镇江,虑江宁援至,煌言曰:“舟师先捣观音门,南京自不暇出援。”成功以属煌
言,煌言所将人不及万,舟不满百,即率以西。降仪真,进次六合,闻成功拔镇江,煌
言致书,言当先抚定夹江郡县,以陆师趋南京,成功复不从。煌言进薄观音门,遣别将
以轻舟数十直上攻芜湖,分兵掠江浦。成功水师至,会芜湖已降,趣煌言往抚,部勒诸
军,分道略地,移檄诸郡县。于是太平、宁国、池州、徽州、广德及诸属县皆请降,得
府四、州三、县二十四。煌言所过,秋毫无犯,经郡县,入谒孔子庙,坐明伦堂,进长
吏,考察黜陟,略如巡按行部故事,远近响应。

    方如徽州受降,闻成功败,还芜湖收兵,冀联合瓜洲、镇江军为守计,既,闻成功
并弃瓜洲、镇江入海,煌言兵遂溃。南江总督郎廷佐发舟师断煌言东下道,书招煌言。
煌言拒不应,率馀兵道繁昌,谋入鄱阳湖。次铜陵,师自湖广至,煌言与战而败,抚残
兵仅数百,退次无为,焚舟登陆。自铜城道霍山、英山,度东溪岭,追骑至,从者尽散。
煌言突围出,变服夜行,至高浒埠,有父老识之,匿于家数日,导使出间道,渡江走建
德、祁门乱山间,痁作,力疾行,至休宁,得舟下严州。复山行,经东阳、义乌至天台
达海,收集旧部,成功分兵益之,屯长亭乡,筑塘捍潮,辟田以赡军。使桂王告败,桂
王敕慰问,加兵部尚书。十七年,移军临门。十八年,廷议徙海上居民绝接济,煌言无
所得饷,开屯南田自给。

    成功攻台湾,煌言移书阻之,不听。师下云南,取桂王。煌言遣其客罗纶入台湾,
趣成功出兵,成功以台湾方定,不能行;遣使入郧阳山中,说十三家兵,使之扰湖广,
以缓云南之师。十三家者,郝永忠、刘体纯辈,故李自成部将,窜据茅麓山,衰疲不敢
出。康熙元年,煌言复移军沙堤。成功自攻江宁败还,取台湾谋建国。鲁王在金门,礼
数日薄,煌言岁时供亿,又虑成功疑,十年不敢入谒。及闻桂王败亡,上启鲁王,将奉
以号召。俄成功卒,煌言还军临门,又有议奉鲁王监国者,煌言使劝锦,以李亚子锦囊
三矢相勖。

    笼岛,煌言不可?浙江总督赵廷臣复招煌言,煌言书谢之。煌言孤军势日促,或议
入。二年,鲁王殂,煌言恸曰:“孤臣栖栖海上,与部曲相依不去者,以吾主尚存也。
今更何望?”三年,遂散遣其军,居悬澳。悬澳在海中,荒瘠无人?,南汊港通舟,北
倚山,人不能上,煌言结茅而处,从者纶及部曲数人,一侍者、一舟子而已。廷臣与提
督张杰谋致煌言,得煌言故部曲,使为僧普陀,伺煌言,知踪迹,夜半,引兵攀岭入,
执煌言及纶,与部曲叶金、王发,侍者汤冠玉。煌言至杭州,廷臣宾礼之。九月乙未,
死于弼教坊,举目望吴山,叹曰:“好山色!”赋绝命词,坐而受刃,纶等并死。煌言
妻董、子万祺先被执,羁管杭州,先煌言死。

    纶字子木,丹徒诸生。方成功败还,纶入谒,劝以回帆复取南都,成功不能用,乃
从煌言。又有山阴叶振名,字介韬,尝谒煌言论兵事,煌言荐授翰林院修撰、兵科给事
中。既,复上策,欲擒斩成功,夺其兵,图兴复。煌言死,登越王岭遥祭,为文六千五
百馀言。与纶称“张司马二客”。

    乾隆四十一年,高宗命录胜朝殉节诸臣,得专谥者二十六;通谥忠烈百十三,煌言
与焉;忠节百八;烈愍五百七十六;节愍八百四十三。祀忠义祠:职官四百九十五,士
民千七百二十八。诸与煌言并起者,钱肃乐、沈宸荃、冯元飏,明史并有傅。

    张名振,字侯服,应天江宁人。崇祯末,为石浦游击。鲁王次长垣,率舟师赴之,
封定西侯。以所部屯舟山,移南田,迎王居健跳所,与阮进、王朝先共击黄斌卿。斌卿,
莆田人,崇祯末为舟山参将,唐王时封伯。名振奉鲁王如舟山,不纳。既,以王命进侯。
斌卿法严急,配民为兵,籍大户田为官田,先后戕荆本澈、贺君尧。王次健跳,令进告
籴,又不应。至是,名振破舟山,沈斌卿于海,迎王居焉。使日本乞师,不应。成功袭
破郑彩,名振因声彩杀熊汝霖、郑遵谦罪,击破其馀兵。俄,又袭杀朝先。师攻舟山,
名振与煌言奉王南依成功。成功居王金门,名振屯?头。成功初见名振不为礼,名振袒
背示之,?“赤心报国”四字,深入肤,乃与二万人,共谋复南京,攻崇明,破镇江,
题诗金山而还。复与成功偕出,师次羊山,飓作,舟多损,惟名振部独完。再攻崇明,
复入镇江,观兵仪真,侵吴淞,战屡胜。顺治十二年十二月,卒于军。或云成功酖之。

    王翊,字完勋,浙江馀姚人。顺治四年,起兵下管,奉鲁王破上虞。是时萧山、会
稽、台州、奉化民兵并起结山寨,无所得饷,则不免剽掠。翊与煌言皆履亩科税赡兵。
陈天枢者,会稽山寨将也,荐刘翼明佐翊,武勇善战。东徇奉化,师与遇,引卻。鲁王
授翊官,累进至兵部尚书。复陷新昌,越馀姚,拔浒山。固山额真金砺、浙江提督田雄
合兵攻大岚山。八年七月,翊走还山,团练执以献,死定海。天枢与翼明攻陷新昌,视
火药骤焚,急投水,月馀死。翼明善大刀,治兵戒毋犯民,翊败,死于家。

    肃乐、宸荃谥忠节,翊谥烈愍,斌卿谥节愍。名振不与,而其弟名扬死舟山,谥烈
愍。

    郑成功,初名森,字大木,福建南安人。父芝龙,明季入海,从颜思齐为盗,思齐
死。崇祯初,因巡抚熊文灿请降,授游击将军。以捕海盗刘香、李魁奇,攻红毛功?,
代领其,累擢总兵。

    芝龙有弟三:芝虎、鸿逵、芝豹。芝虎与刘香搏战死。鸿逵初以武举从军,用芝龙
功举甲科进三秩,授都指挥使。累?掌印千户。崇祯十四年,成武进士。明制,勋?,授
锦衣迁亦至总兵。福王立南京,皆封伯,命鸿逵守瓜洲。顺治二年,师下江南,鸿逵兵
败,奉唐王聿键入福建,与芝龙共拥立之,皆进侯,封芝豹伯。未几,又进芝龙平国公、
鸿逵定国公。

    芝龙尝娶日本妇,是生森,入南安学为诸生。芝龙引谒唐王,唐王宠异之,赐姓硃,
为更名。寻封忠孝伯。唐王倚芝龙兄弟拥重兵。芝龙族人彩亦封伯,筑坛拜彩、鸿逵为
将,分道出师,迁延不即行。招抚大学士洪承畴与芝龙同县,通书问,?乡里,芝龙挟
二心。三年,贝勒博洛师自浙江下福建,芝龙撤仙霞关守兵不为备,唐王坐是败。博洛
师次泉州,书招芝龙,芝龙率所部降,成功谏不听。芝龙欲以成功见博洛,鸿逵阴纵之
入海。四年,博洛师还,以芝龙归京师,隶汉军正黄旗,授三等精奇尼哈番。

    成功谋举兵,兵寡,如南澳募兵,得数千人。会将吏盟,仍用唐王隆武号,自称
“招讨大将军”。以洪政、陈辉、杨才、张正、余宽、郭新分将所部兵,移军鼓浪屿。
成功年少,有文武略,拔出诸父兄中,近远皆属目,而彩奉鲁王以海自中左所改次长垣,
进建国公,屯?门。彩弟联,鲁王封为侯,据浯屿,相与为犄角。成功与彩合兵攻海澄,
师赴援,洪政战死。成功又与鸿逵合兵围泉州,师赴援,围解。鸿逵入揭阳,成功颁明
年隆武四年大统历。五年,成功陷同安,进犯泉州。总督陈锦师至,克同安,成功引兵
退。六年,成功遣其将施琅等陷漳浦,下云霄镇,进次诏安。明桂王称帝,号肇庆,至
是已三年。成功遣所署光禄卿陈士京朝桂王,始改用永历号,桂王使封成功延平公。鲁
王次舟山,彩与鲁王贰,杀鲁王大学士熊汝霖及其将郑遵谦。七年,成功攻潮州,总兵
王邦俊御战,成功败走。攻碣石寨,不克,施琅出降。成功袭?门,击杀联,夺其军,
彩出驻沙埕。鲁王将张名振讨杀汝霖、遵谦罪,击彩,彩引馀兵走南海,居数年,成功
招之还,居?门。卒。

    八年,桂王诏成功援广州,引师南次平海,使其族叔芝筦守?门。福建巡抚张学圣
遣泉州总兵马得功乘虚入焉,尽攫其家赀以去。成功还,斩芝筦,引兵入漳州。提督杨
名高赴援,战于小盈岭,名高败绩,进陷漳浦。总督陈锦克舟山,名振进奉鲁王南奔,
成功使迎居金门。九年,陷海澄,锦赴援,战于江东桥,锦败绩。左次泉州,成功复取
诏安、南靖、平和,遂围漳州。锦师次凤凰山,为其奴所杀,以其首奔成功。漳州围八
阅月,固山额真金砺等自浙江来援,与名高兵合,自长泰间道至漳州,击破成功。成功
入海澄城守,金砺等师薄城,成功将王秀奇、郝文兴督兵力御,不能克。

    上命芝龙书谕成功及鸿逵降,许赦罪授官,成功阳诺,诏金砺等率师还浙江。十年,
封芝龙同安侯,而使赍敕封成功海澄公、鸿逵奉化伯,授芝豹左都督。芝龙虑成功不受
命,别为书使鸿逵谕意,使至,成功不受命,为书报芝龙。芝豹奉其母诣京师。成功复
出掠福建兴化诸属县。十一年,上再遣使谕成功,授靖海将军,命率所部分屯漳、潮、
惠、泉四府。

    成功初无意受抚,乃改中左所为思明州,设六官理事,分所部为七十二镇;遥奉桂
王,承制封拜,月上鲁王豚、米,并厚廪泸、溪、宁、靖诸王,礼待诸遗臣王忠孝、沈
佺期、郭贞一、卢若腾、华若荐、徐孚远等,置储贤馆以养士。名振进率所部攻崇明,
谋深入,成功嫉之,以方有和议,召使还。名振俄遇毒死。成功讬科饷,四出劫掠,蔓
及上游。福建巡抚佟国器疏闻,上密敕为备。李定国攻广东急,使成功趣会师。成功遣
其将林察、周瑞率师赴之,迁延不即进。定国败走,成功又攻漳州,千总刘国轩以城献,
再进,复陷同安。其将甘辉陷仙游,穴城入,杀掠殆尽。至是和议绝。

    上命郑亲王世子济度为定远大将军,率师讨成功。十二年,左都御史龚鼎孳请诛芝
龙,国器亦发芝龙与成功私书,乃夺芝龙爵,下狱。成功遣其将洪旭、陈六御攻陷舟山,
进取温、台,闻济度师且至,隳安平镇及漳州、惠安、南安、同安诸城,撤兵聚思明。
济度次泉州,檄招降,不纳;易为书,成功依违答之。上又令芝龙自狱中以书招成功,
谓不降且族诛,成功终不应。十三年,济度以水师攻?门,成功遣其将林顺、陈泽拒战,
飓起,师引还。

    成功以军储置海澄,使王秀奇与黄梧、苏明同守。梧先与明兄茂攻揭阳未克,成功
杀茂,并责梧。梧、明并怨成功,俟秀奇出,以海澄降济度。诏封梧海澄公,驻漳州,
尽发郑氏墓,斩成功所置官。大将军伊尔德克舟山,击杀六御。成功攻陷闽安城牛心塔,
使陈斌戍焉。十四年,鸿逵卒。师克闽安,斌降而杀之。成功陷台州。

    十五年,谋大举深入,与其将甘辉、余新等率水师号十万,陷乐清,遂破温州,张
煌言来会。将入江,次羊山,遇飓,舟败,退泊舟山。桂王使进封为王,成功辞,仍称
招讨大将军。十六年五月,成功率辉、新等整军复出,次崇明,煌言来会,取瓜洲,攻
镇江,使煌言前驱,溯江上。提督管效忠师赴援,战未合,成功将周全斌以所部陷阵,
大雨,骑陷淖,成功兵徒跣击刺,往来剽疾,效忠师败绩。成功入镇江,将以违令斩全
斌,继而释之,使守焉;进攻江宁,煌言次芜湖,庐、凤、宁、徽、池、太诸府县多与
通款,腾书成功,谓宜收旁郡县,以陆师急攻南京。成功狃屡胜,方谒明太祖陵,会将
吏置酒,辉谏不听。崇明总兵梁化凤赴援,江宁总管喀喀木等合满、汉兵出战,袭破新
军,诸军皆奔溃,遂大败,生得辉犹数万,弃瓜洲、镇江,出海,欲取崇明。江苏巡抚
蒋国柱遣兵赴援,化?杀之。成功收馀凤亦还师御之,成功战复败,引还。煌言自间道
走免。

    上遣将军达素、闽浙总督李率泰分兵出漳州、同安,规取?门。成功使陈鹏守高崎,
族兄泰出浯屿,而与周全斌、陈辉、黄庭次海门。师自漳州薄海门战,成功将周瑞、陈
尧策死之,迫取辉舟,辉焚舟。战方急,风起,成功督巨舰冲入,泰亦自浯屿引舟合击,
师大败,有满洲兵二百降,夜沈之海。师自同安乡高崎,鹏约降。其部将陈蟒奋战,师
以鹏已降,不备,亦败,成功收鹏杀之,引还。十七年,命靖南王耿继茂移镇福建,又
以罗讬为安南将军,讨成功。十八年,用黄梧议,徙滨海居民入内地,增兵守边。

    成功自江南败还,知进取不易;桂王入缅甸,声援绝,势日蹙,乃规取台湾。台湾,
福建海中岛,荷兰红毛人居之。芝龙与颜思齐为盗时,尝屯于此。荷兰筑城二:曰赤嵌、
曰王城,其海口曰鹿耳门。荷兰人恃鹿耳门水浅不可渡,不为备。成功师至,水骤长丈
馀,舟大小衔尾径进,红毛人弃赤嵌走保王城。成功使谓之曰:“土地我故有,当还我;
珍宝恣尔载归。”围七阅月,红毛存者仅百数十,城下,皆遣归国。成功乃号台湾为东
都,示将迎桂王狩焉。以陈永华为谋主,制法律,定职官,兴学校。台湾周千里,土地
饶沃,招漳、泉、惠、潮四府民,辟草莱,兴屯聚,令诸将移家实之。水土恶,皆惮行,
又以令严不敢请,铜山守将郭义、蔡禄入漳州降。是岁,圣祖即位,戮芝龙及诸子世恩、
世廕、世默。

    成功既得台湾,其将陈豹驻南澳,而令子锦居守思明。康熙元年,成功听周全斌谗,
遣击豹,豹举军入广州降。恶锦与乳媪通,生子,遣泰就杀锦及其母董。会有讹言成功
将尽杀诸将留?门者,值全斌自南澳还,执而囚之,拥锦,用芝龙初封,称平国公,举
兵拒命。成功方病,闻之,狂怒咬指,五月朔,尚据胡?受诸将谒,数日遽卒,年三十
九。

    成功子十,锦其长也,一名经。成功既卒,台湾诸将奉其幼弟世袭为招讨大将军,
使,引兵至台湾。诸将有欲拒锦立?于锦告丧。锦出全斌使为将,以永华为咨议,冯锡
范为侍世袭者,全斌力战破之,锦乃入,嗣为延平王。世袭走泉州降。二年,锦还思明。
泰尝与台湾诸将通书,锦得之,遂杀泰。泰弟鸣骏、赓,子纟赞绪亦走泉州降。诏封鸣
骏遵义侯、缵绪慕恩伯,世袭、赓皆授左都督。诸将蔡鸣雷、陈辉、杨富、何义先后举
军降。锦渐弱。

    耿继茂、李率泰大发兵规取金、?,出同安;马得功将降卒,并徵红毛兵,出泉州;
黄梧、施琅出海澄。锦令全斌当得功,遇于金门外乌沙,得功舟三百,红毛夹板船十四,
全斌以二十舟入阵冲击,红毛?皆不中,诸舟披靡,得功战死;而同安、海澄二道兵大
胜,直破?门。琅复进克金门、浯屿,锦退保铜山。三年,锦将杜辉以南澳降。铜山粮
垂尽,全斌亦出降,封承恩伯。锦与其将黄廷坚守。继茂等复以水师出八尺门,廷与诸
将翁求多等以三,载其孥尽入台湾。改东?万人降,遂拔铜山,焚之,得仗舰无算。锦
与永华及洪旭引馀都为东宁国,置天兴、万年二州,仍以永华综国政。

    诏授施琅靖海将军,周全斌、杨富为副,督水师攻台湾,阻飓,不得进。四年,廷
议罢兵。李率泰请遣知府慕天颜谕降,假卿衔,赍敕往。锦请称臣入贡如朝鲜,上未之
许。六年,徵琅入京师。撤降兵分屯诸省,严戍守界,不复以台湾为意。锦兵亦不出。
相安者数年,滨海居民渐复业。

    十二年,耿精忠将以福建叛应吴三桂,使约锦为援。十三年,精忠遂反,锦仍称永
历年号。以永华辅长子克居守,与诸将冯锡范等督诸军渡海而西,入思明,取同安。
锦以族人省英知思明,省英,芝筦子也。集舟航,整部伍,方引军复出,而精忠与争泉
州。泉州兵内乱,精忠所遣守将溃围走,迎锦师入,复攻下漳州。精忠遣兵围潮州,潮
州总兵刘进忠降于锦,锦遣其将赵得胜入潮州,击破精忠兵。

    锦更定军制,以锡范及参军陈绳武赞画诸政,诸将刘国轩、薛进思、何祐、许辉、
施福、艾祯祥分领各军。省英为宣慰使,督各郡钱粮,令人月输银五分,曰“毛丁”;
船计丈尺输税,曰“樑头”。盐司分筦盐场,盐石值二钱,徵饷四钱;饷司科杂税给军。
复开互市,英圭黎、暹罗、安南诸国市舶并至,思明井里?火几如承平时。

    十四年,精忠使贺年,锦亦报礼,自是复相结。永春民吕花,保所居村曰“马跳”,
不应徵索,使进忠围之,三月不下,诱花降而杀之。续顺公沈瑞屯饶平,进忠攻之,何
祐击破援兵,遂执瑞及其孥归于台湾。海澄公黄梧卒,子芳度保漳州。锦自海澄移军万
松关,祐亦自潮州攻平和,降守将赖升。芳度孤守漳州,围合,总兵吴淑以城降,芳度
死之,其孥皆殉。

    十五年,康亲王杰书下福建,精忠降,克泉州,国轩复围之,两月不下。李光地迎
师自间道赴援,总兵林贤、黄镐、朴子威以舟师会,国轩退次长泰,隳同安,稍进屯漳
州溪西。师进击国轩,国轩败,弃长泰走。锦将许辉以二万人攻福州,壁乌龙江。康亲
王遣副都统喇哈达等渡江奋击,破其垒,逐北四十里。兴、泉、汀、漳诸郡尽复,惟海
澄未下。十六年,师克海澄,锦复破之,遂围泉州。锦下教?国轩、淑、祐等功。副都
统穆赫林等克泰宁、建宁、宁化、长汀、清流、归化、连城、上杭、武平、永定,凡十
县。喇哈达等解泉州围,锦撤兵还思明。十七年,康亲王遣知府张仲举招锦,不纳。

    国轩自长泰退据三汊河、玉洲、水头、镇门诸寨,屡遣兵攻石玛、江东桥。锦又遣
其将林耀、林英犯泉州,提督段应举击破之,获耀。吴淑又自石玛登陆,海澄公黄芳世、
都统孟安击破之,沈其舟。上令复徙滨海民如顺治十八年例,迁界守边。穆赫林、黄芳
世会师湾腰树,攻国轩,师败绩。国轩陷平和、漳平,遂复破海澄,段应举、穆赫林及
总兵黄蓝死之。蓝,梧族,芳度所遣诣京师奏事者也。国轩进围泉州。诏趣诸军合击,
将军喇哈达、赖塔,总督姚启圣,巡抚吴兴祚,提督杨捷,分道并进,贤、镐、子威以
舟师会,克平和、漳平、惠安,复解泉州围。启圣与赖塔等逐国轩至长泰,及于蜈蚣山,
大破之,斩四千馀级,进克同安,斩锦将林钦。赖塔又破锦兵万松关,启圣、捷及副都
统吉勒塔布等,与国轩战于江东桥、于潮沟,国轩屡败。副都统瑚图又击吴淑于石街,
尽焚其舟。锦敛兵退保思明。

    诏厚集舟师,规取金、?。十九年,兴祚出同安,与启圣、捷会师,自陆路乡?门。
提督万正色以水师攻海坛,分兵为六队前进,自统巨舰继;又以轻舟绕出左右,发砲毁
锦师船十六,兵三千馀入水死,锦将硃天贵引退。正色督兵追击,斩锦将吴内、林勋。
湄洲、南日、平海、崇武诸澳皆下。天贵出降。副都统沃申击破锦将林英、张志,水陆
并进,趋玉洲,国轩走还思明。锦将苏堪以海澄降。启圣分遣总兵赵得寿、黄大来从赖
塔击破陈洲、马洲、湾腰山、观音山、黄旗诸寨。兴祚复与喇哈达等逐锦兵至浔尾,遂
克?门、金门,锦还台湾。二十年,锦卒。

    子克,自锦出师时为居守,永华请于锦,号“监国”。年未冠,明察能治事,顾
乳媪子锡范等意不属,先构罢永华兵,永华郁郁死;及锦卒,遂共缢杀克,奉锦次子
克塽嗣为延平王。

    克塽幼弱,事皆决于锡范。行人傅为霖谋合诸将从中起,事泄,锡范执而杀之,并
及续顺公沈瑞。诏用施琅为水师提督,与启圣规取台湾。二十二年,国轩投书启圣,复
请称臣入贡视琉球。上趣琅进兵。时国轩以二万人守澎湖。六月,琅师乘南风发铜山,
入八罩屿,攻澎湖,击沈锦师船二百,斩将吏三百七十有奇、兵万馀。国轩以小舟自吼
门走台湾。七月吴启爵持榜入台湾谕军民薙发?,克塽使请降,琅疏闻。上降敕宣抚,
克塽上降表,琅遣侍。八月,琅督兵至鹿耳门,水浅不得入,泊十有二日,潮骤长高丈
馀,?舟平入。台湾人咸惊,谓无异成功初至时也。克塽及国轩、锡范率诸将吏出降,
诣京师,上授克塽公爵,隶汉军正红旗,国轩、锡范皆伯爵。诸明宗人依郑氏者,宁靖
王术桂自杀,鲁王子及他宗室皆徙河南。上以国轩为天津总兵,召对慰勉。眷属至,赐
第京师。克塽请为成功子聪、锦子克举等?官,上特许之。光绪初,德宗允船政大臣沈
葆桢疏请,为成功立祠台湾。

    李定国,字鸿远,陕西延安人。初从张献忠为乱,与孙可望、刘文秀、艾能奇并为
献忠养子。献忠入四川,遣诸将分道屠杀,定国为抚南将军。顺治三年,肃亲王豪格率
师入四自重庆而南,四年,破遵义,入贵?川,献忠死西充。可望与定国等及白文选、
冯双礼率残州。可望令定国袭破临安,屠其城,尽下迤东诸郡县,定国等皆自号为王。
居年馀,可望用任僎议,自号为国主。

    时能奇已前卒,定国、文秀故侪辈,不相下,而定国尤崛强。六年春,可望密与文
秀谋,藉演武声定国罪,缚而杖之百。已,复相抱哭,令取沙定洲自赎。定国憾可望,
念兄事久,未可遽发难,乃率所部攻定洲,定洲降,械以归,剥皮死。定国兵渐强。可
望知不可制,乃通使桂王,思得封爵,弹压诸将。桂王封可望公,寻进为王。定国与文
秀亦自侯进公。八年,可望遣使迎桂王。九年,劫迁安隆所。会定南王孔有德师出河池
向贵州,可望令定国与冯双礼将八万人自黎平出靖州,别遣马进忠自镇远出沅州,两军
会武冈,图桂林。文秀亦出兵规取成都。可望言于桂王,进定国西宁王、文秀南康王。

    定国自靖州进陷沅州,再进,陷宝庆,遂破武冈,与双礼兵合。有德引师还桂林。
定国使张胜、郭有铭为前锋,趋严关,而令双礼与高文贵、靳统武继其后。有德遣兵逆
战驿湖,败绩,陷全州。定国与王之邦、刘之讲、吴子圣、廖鱼、卜宁率所部自西延大
埠疾驰乡桂林,胜、有铭已破严关。有德率师出战,定国军中象阵略退,斩驭象者以徇,
所部战甚力,驱象突阵,有德败绩,退保桂林。定国昼夜环攻,城陷,有德自杀。定国
分兵徇广西诸郡县,梧州、柳州皆下,又遣白文选攻陷辰州。大将军敬谨亲王尼堪率师
南征,次湘潭。马进忠引退,师从之,次衡州。定国赴援,两军同时至,战衡州城下,
定国败走。敬谨亲王自率精骑追之,遇伏,没于阵。定国收兵屯武冈。

    定国转战广西、湖广,下数十城,兵屡胜,可望益嫉之,次沅州,召定国计事,将
以衡州败为定国罪而杀之。定国察其意,辞不赴。十年,率进忠等犯永州。大将军、贝
勒屯齐率师自衡州赴之,未至,定国度龙虎关复入广西,次柳州。可望会双礼追定国,
自靖州进次宝庆。贝勒屯齐遣兵自永州要击,可望败走,还贵阳。定国自柳州道怀集,
攻肇庆。师自广州赴援,战四会河口,定国兵败,移军破长乐,行略高、雷、廉三府,
悉属于定国。

    桂王在安隆,马吉翔为政,遥奉可望指。可望谋自帝甚急,王惧,与大学士吴贞毓
谋,定国感泣,议奉迎,青阳密使报王。王复遣周官铸“屏翰亲?,密遣林青阳敕定国
统兵入臣”金印赐之,定国拜受命。十一年,事为吉翔闻,启可望,可望怒,遣其将郑
国按治,杀贞毓、青阳及诸与谋者凡十八人,独官走免。定国发兵陷高明,进围新城。
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继茂赴援,次三水,将军珠玛喇以师会,战于珊洲,定国兵败,
退保新会。师进击之,定国败走。十二年,师进次兴业,再进次潢州江上。定国战屡败,
乃道宾州走南宁。可喜等抚定高、雷、廉三府及广西横州。十三年,师进攻南宁,定国
战复败,将道安隆入云南。可望诇知之,遣白文选移桂王贵阳。文选心不直可望,因密
告王曰:“姑迟行,候西府。入云南。文秀自四川还军,可望令与诸将?”西府谓定国
也。定国至,文选与共奉王自安南王尚礼、王自奇守云南,亦不直可望,遂与沐天波迓
王入居可望廨,进定国晋王,并封文秀、文选皆王,尚礼等公。令文选还贵阳喻意,可
望夺文选兵,置之军中。定国令靳统武收吉翔,将杀之,吉翔哀统武为言于定国,召入
谒,叩头,谄定国,定国荐于王,使入阁,复用事。

    十四年,可望举兵反攻定国,起文选为将,留双礼守贵阳。定国与文秀率师御之,
遇于三岔河。两军夹河而阵,文选弃其军奔定国,可望遣张胜、马宝自寻甸间道袭云南,
而自将当定国,战方合,其将马维兴先奔,兵尽溃,可望走还贵阳。定国遣文秀追可望,
引军还云南,遇胜于浑水塘,获而杀之,宝降定国。可望至贵阳,双礼言追兵且至,可
望乃诣经略洪承畴降。双礼尽取其子女玉帛,从文秀归云南,桂王进双礼王、维兴等公。

    十五年,大将军罗讬自湖南,吴三桂自四川,将军卓布泰自广西,三道入贵州。文
秀病卒。定国使刘正国、杨武守三坡、红关诸隘,御三桂,马进忠守贵州。会王自奇、
关有才贰于定国,据永昌举兵,定国自将击之。罗讬师自镇远入,定国不及援,卓布泰
亦尽下南丹、那地、独山诸州,两军会贵阳,进忠遁去。三桂师后入,至三坡,正国拒
战,大败,自水西奔还云南。师次开州,武迎战倒流水,亦败,遂取遵义。王拜定国招
讨大元帅,赐黄钺,?谋御敌。三桂亦入贵阳,大将军信郡王多尼至军,会师平越,戒
期入云南。定国与双礼扼公背,图复贵州,文选守七星关。三桂师自遵义趋天生桥,出
水西,克乌撒,文选弃关走霑益。卓布泰兵次盘江,自下流宵济,遂入安隆,定国将吴
子圣拒战,败走。定国以全军据双河口,卓布泰师进破象阵,迭战罗炎、凉水井,定国
兵溃,妻子俱散失,诸将窜走不相顾。定国收兵还云南,奉桂王走永昌。

    十六年春,师自普安入云南会城。定国使靳统武护桂王走腾越,文选自霑益追及定
国,定国使断后,屯玉龙关。师从之,文选战而败,自右甸走木邦,师遂克永昌,渡潞
江,陟磨盘山。定国使其将窦民望、高文贵、王玺为三伏以待。师半度,以?发其伏,
伏起力战,自卯至午短兵接,死者如堵墙。民望弹穿胁,犹持刀溃围出,乃死。玺亦死
于阵。定国坐山巅督战,飞?堕其前,土坌起扑面,遂奔,退走腾越。未至,马吉翔以
桂王走南甸。统武还从定国,双礼渡金沙江走建昌,其部将执以出降。

    王,与定国意?桂王入缅甸,定国次孟艮,如木邦,从文选谋,分屯边境。文选将
入异。定国乃移驻猛缅,收残部,势稍振。未几,复移驻孟连。贺九仪招文秀将张国用、
赵得胜归定国。孟艮酋惧定国兼?,攻定国,定国击破之,遂据其地。号召诸土司起兵,
元江土司那嵩应定国,三桂讨焉,嵩自焚死。三桂使招九仪,定国执而杀之。国用、得
胜皆鞅鞅不为用,定国坐是终不竞。十七年,文选自木邦攻阿瓦,求出桂王,不克,引
兵会定国孟艮。十八年,合兵复攻阿瓦,定国上三十馀疏迎桂王,为吉翔所阻,不得达。
文选使密启王,得报书。与缅人战,定国军稍?,文选引兵横击之,缅人大败,退城守,
然终不肯出桂王。复议以舟师攻之,造船,为缅人所焚,乃移兵次洞邬,国用、得胜挟
文选北走,定国还孟艮。文选至耿马,遇定国将吴三省,方得定国妻子,将归诸定国,
乃合军驻锡箔,凭江为险。三桂与将军爱星阿会木邦,倍道深入,文选降。师薄阿瓦,
缅人执王归于我师。

    定国自景线走猛腊,遣将入车里、暹罗诸国乞师,皆不应;伺边上求王消息。康熙
元年,闻王凶问,号恸祈死。六月壬子,其生日也,病作,诫其子及靳统武曰:“任死
荒徼,毋降!”乙丑,定国卒。统武寻亦卒。嗣兴乃与文秀子震率所部出降。

    论曰:当鼎革之际,胜国遣臣举兵图兴复,时势既去,不可为而为,盖鲜有济者。
徒以忠义郁结,深入于人心,陵谷可得更,精诚不可得沫。煌言势穷兵散,终不肯为逭
死之计。成功大举不克,退求自保,存先代正朔。定国以降将受命败军后,崎岖险阻,
百折而不挠,比之扩廓帖木兒、陈友定辈,何多让焉。即用明史例,次于开国?雄之列。
既表先代遗忠,并以见其倔强山海间,远至三十馀年,近亦十馀年。开创艰难,卒能定
于一,非偶然也。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