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十


    万子扈尔干孟格布禄扈尔干子岱善孟格布禄子吴尔古代

    杨吉砮兄清佳砮杨吉砮子纳林布禄金台石清佳砮子布寨布寨子布扬古

    布占泰拜音达里

    万,哈达部长也。万自称汗,故谓之万汗。明译为王台,“台”“万”音近。明于
东边酋长称汗者,皆译为“王”某,若以王为姓,万亦其例也。哈达为扈伦四部之一,
明通称海西。哈达贡于明,入广顺关,地近南,故谓之南关。

    万姓纳喇氏,其始祖纳齐卜禄。纳齐卜禄生尚延多尔和齐,尚延多尔和齐生嘉玛喀
硕珠古,嘉玛喀硕珠古生绥屯,绥屯生都勒喜。都勒喜子二:克什纳、古对硃颜。古对
硃颜之,于诸部中最强,修贡谨,又捕叛者猛克有劳?后别为乌喇部。克什纳,嘉靖初
掌塔山左,明授左都督,赐金顶大帽;既,为族人巴代达尔汉所杀。克什纳子二:长彻
彻穆,次旺济外兰。克什纳死时,彻彻穆子万奔席北部境绥哈城,而旺济外兰奔哈达,
遂为其部长。明以其侦寇功,授都督佥事。叶赫部长褚孔格数为乱,旺济外兰执而僇之,
夺其贡敕七百道,及叛,旺济外兰为所杀。其子博尔坤舍进杀父仇,迎从兄万于绥哈
城,?所部十三寨。后其部部,远交而近攻,势益盛,遂以哈达为国,称汗。兴祖诸子
环?,略?还长其部。万能用其居赫图阿喇,号“宁古塔贝勒”,与董鄂部构衅。兴祖第
三子索长阿为其子吴泰娶万女,盖尝乞兵于万以御董鄂部。

    万居静安堡外,室庐、耕植与他部落异,事明谨。是时王杲领建州,与鞑靼东西遥
应,窥辽塞,万支拄其间不令合。明使继其大父克什纳为都督。王杲盗边,开原兵备副
使王之弼檄万,令王杲还所掠。万入建州寨,要王杲盟于抚顺关下,复通市如故。土默
特徙帐辽东,万入贡,多夺其马。已而,土默特弟韦徵与万为婚,其从子小黄台吉拥五
万骑,介叶赫复请婚于万,万惧而许之。小黄台吉以马牛羊、甲胄、貂豹之裘遗万,筑
坛刑白马为盟,约毋犯塞。居无何,小黄台吉要万犯塞,万不可,乃罢,时为万历元年。
明年,王杲乱,辽东巡抚张学颜檄万捕王杲。万令海西、建州诸酋款塞,乞先开市,游
击丁仿语之曰:“必得王杲都督大疼克等叩关,督抚以闻,许开市,遂缚献王杲所?而
后市可图也。”万复率建州掠辽军八十四人,及种人兀黑,以兀黑尝杀汉官也。又明年,
捕得王杲,槛致京师。明进万右柱国、龙虎将军,官二子都督佥事,赐黄金二十两、大
红师子纻衣一袭。

    是时万所领地,东则辉发、乌喇,南则建州,北则叶赫,延袤千里,保塞甚盛。万
暴而黩货,以事赴诉,视赂有无为曲直。部下皆效之,使于诸部,骄恣无所忌,求贿鹰、
犬、鸡、豚惟所欲。使还,意为毁誉,万辄信之。以是诸部皆贰。而叶赫部长清佳砮、
杨吉砮兄弟,以父褚孔格见僇,心怨万。万纳其女弟温姐,又以女妻杨吉砮,卵翼之。
万老而衰,杨吉砮复婚于哈屯恍惚太,势渐张。万子扈尔干尤暴,所部或去从杨吉砮。
杨吉砮构乌喇与扈尔干为仇,遂收故所部诸寨为旺济外兰所侵者,取其八寨,惟把太等
五寨尚属万。自是辉发、乌喇诸部皆不受约束,万地日蹙,忧愤不自憀。万历十年七月,
万卒。叶赫闻万死,使求故贡敕,扈尔干曰:“我父以汝兄弟故,卒用忧愤死,今尚问
敕书乎?”勿与,告哀于明。明以万忠,赐祭,予采币、四表里。

    万有子五:扈尔干为长;仲、叔皆前死;季孟格布禄,温姐子也;又有康古鲁,为
万外妇子。万卒,康古鲁与扈尔干争父业。扈尔干怒曰:“汝,我父外妇子也,宁得争
父业乎?不避我,我且杀汝!”康古鲁因亡抵清佳砮,清佳砮妻以女。是时太祖初起兵。
八月,扈尔干以兵从兆佳城长李岱劫太祖所属瑚济寨,太祖部将安费扬古、巴逊以十二
人追击,杀哈达未附。?兵四十人,还所掠。扈尔干旋卒。孟格布禄年十九,袭父职龙
虎将军、左都督,康古鲁闻扈尔干死,遂还,烝温姐。

    扈尔干有子曰岱善,与唐古鲁、孟格布禄析万遗业为三。康古鲁报扈尔干之怨,释
憾于其子;孟格布禄亦以母温姐故,助康古鲁,共攻岱善;而清佳砮、杨吉砮兄弟谋攻
万子孙报仇,十一年七月,挟暖兔、恍惚太等万骑来攻。明总督侍郎周咏念岱善弱,孟
格布禄少,请加敕部诸酋,神宗许之。十二月,杨吉砮等复挟蒙古科尔沁贝勒甕阿岱等
万骑来攻,孟格布禄及岱善以二千骑迎战而败。自是兵屡至,恣焚掠不已。十二年,明
总兵李成梁诱杀清佳砮、杨吉砮兄弟,所部詟服,誓受孟格布禄约束。

    叶赫难始纾,而内讧复急。清佳砮子布寨、杨吉砮子纳林布禄乘隙图报怨。十五年
四月,纳林布禄以恍惚太万骑攻把泰寨,明兵来援,围解;乃阴结其姑温姐,嗾孟格布
禄佐康古鲁图岱善。先是扈尔干许以女归太祖,十六年,岱善亲送以往,太祖为设宴成
礼。是年纳林布禄复以恍惚太五千骑围岱善。孟格布禄将其孥从纳林布禄往叶赫,居十
八里寨,于是图岱善益急,而康古鲁诱岱善所部叛岱善,略其赀畜,纳林布禄并掠岱善
妻哈尔屯以去。明边吏议绝孟格布禄市,以所部及土田、牲畜尽归于岱善。孟格布禄不
听,复与布寨、纳林布禄、康古鲁入开原,温姐偕。开原兵备副使王缄令裨将袭其营,
执温姐、康古鲁以归。巡抚顾养谦谕孟格布禄:“和岱善,还所掠,否则断若母头矣!”
王缄以为戮温姐则孟格布禄益携,不如释之,而囚康古鲁,待朝命。温姐既得脱,遁还。
孟格布禄自叶赫攻岱善,自焚其所居,劫温姐去。王缄坐是夺职。

    十六年二月,河西大饥,岱善乞籴于明,明予粟百斛。李成梁出师讨布寨、孟格布
禄,围其城,布寨、孟格布禄请降,成梁振旅还。开原兵备副使成逊议释康古鲁,和诸
部;总。不如释康古鲁,使和岱?督侍郎顾养谦亦谓:“岱善弱而多疑,即歼诸酋立之,
不能有其善,则万子孙皆全。岱善内倚中国,外结建州,阴折北关谋,实制东陲胜策
也。”夏四月,遂释康古鲁而谕之曰:“中国立岱善,以万故;囚汝,以助北关侵岱善
也。汝亦万子,不忍杀。今释汝,和诸酋,修父业。岱善安危,汝则任之。”康古鲁听
命,因令岱善以叔父事康古鲁,以祖母事温姐,刑牲盟;且进布寨、纳林布禄使者诫谕
之,为均两部,敕孟格布禄出岱善妻子五人,及所部种人三百二十三、妇稚五百四十三、
马牛羊数百,归岱善。康古鲁偕温姐归故寨,居月馀,康古鲁病且死,语温姐及孟格布
禄,戒部曲毋盗边负明恩。康古鲁死,孟格布禄谋尽室徙依叶赫,度温姐不从,微告布
寨、纳林布禄以兵至。孟格布禄纵火燔其居,趣温姐行,温姐不可,强扶持上马,郁郁
不自得,七月亦死。

    布寨、纳林布禄诱孟格布禄图岱善如故。成逊令诸酋面相要释憾,并入贡,而太祖
日强盛,布寨、纳林布禄与有隙。二十一年夏六月,纠孟格布禄及乌喇、辉发四部合兵
攻太祖,略户布察寨。太祖率兵追之,设伏于中途,引兵略哈达富兒家齐寨。哈达兵至,
太祖欲使退,以单骑殿。孟格布禄以三骑自后相迫,一骑出于前,太祖引弓射?引敌至
设伏所,挥前骑,前骑在右,回身自马项上发矢,矢著于马腹,遂逸去。三骑骤至,太
祖马惊几坠,右足絓于鞍,复乘,遂射孟格布禄马踣地,其从者秦穆布禄授以己马,挟
以驰。太祖率所部兵骑者三、步者二十,逐而击之,斩十二人,获甲六、马十八,以还。
九月,复从布寨、纳林布禄以九部之兵三万人攻太祖,战于黑济格城下,九部之兵熸,
布寨歼焉。

    二十五年,叶赫诸部请成于太祖,盟定辄背之。二十六年,孟格布禄所居城北溪流
血。二十七年秋,纳林布禄攻孟格布禄,孟格布禄不能支,以其三子质于太祖,乞师。
太祖使费英东、噶盖以兵二千戍哈达。纳林布禄恐,乃构明开原译者为书,诱孟格布禄
使贰于明,将袭击费英东等。费英东等诇得之,以告太祖。九月丁未朔,太祖帅师攻哈
达。贝勒舒尔哈齐请为前锋,薄孟格布禄所居城。兵出,舒尔哈齐使告太祖曰:“彼城
兵出矣!”太祖曰:“岂为此城无兵而来耶?”躬督兵进。舒尔哈齐兵塞道,太祖军循
城行,城上发矢多伤者,遂攻城,癸丑,克之。扬古利生得孟格布禄,太祖命勿杀,召
入谒,赐以所御貂帽、豹裘,置帐中。既,孟格布禄与噶盖谋为乱,事泄,乃杀之。

    二十九年春正月,太祖以女妻孟格布禄子吴尔古代,明使来让,太祖遣吴尔古代还
所部。纳林布禄归所掠敕六十道,请于明,补双贡如故事。已而,纳林布禄复纠蒙古掠
哈达。哈达饥,乞籴于明,明不与,至鬻妻子、奴仆以食。太祖周恤之,遂以吴尔古代
归。哈达亡。

    杨吉砮,叶赫部长,孝慈高皇后父也。其先出自蒙古,姓土默特氏,灭纳喇部据其
地,遂以地为姓;后迁叶赫河岸,因号叶赫。其贡于明,取道镇北关,地近北,故明谓
之北关。

    始祖星根达尔汉生席尔克明噶图,席尔克明噶图生齐尔噶尼。正德初,齐尔噶尼数
盗都督佥事。褚?边,斩开原市。八年,其子褚孔格纠他酋加哈复为乱,旋就抚,授达
喜木鲁孔格阻兵数反覆,为哈达部长旺济外兰所杀,明赐敕书及所属诸寨,皆为所夺。

    褚孔格子太杵。太杵子二:长,清佳砮;次即杨吉砮。能抚诸部,依险筑二城,相
距可数里,清佳砮居西城,杨吉砮居东城,皆称贝勒。明人以译音,谓之“二奴”。是
时哈达万汗方强,杨吉砮弟兄事万谨,万纳其女弟温姐,藉势浸骄,数纠建州王杲侵明
边。明讨王杲,而清佳砮,杨吉砮不与,盖万实庇之,既又以女妻杨吉砮。然杨吉砮兄
弟日夜思复先世褚孔格之仇,怨万。会万老,势衰,杨吉砮复婚于哈屯恍惚太,以隙复
故地季勒诸寨。万子扈尔干所属白虎赤等先后叛归杨吉砮,杨吉砮势日盛,万遂以忧愤
死。死而诸子内争,其庶孽康古鲁亡抵清佳砮,清佳砮妻以女,益间万子孙使自相图。

    既而太祖兵起,尝如叶赫,杨吉砮顾知为非常人,谓太祖曰:“我有幼女,俟其长,
当使事君。”太祖曰:“君欲结姻盟,盍以年已长者妻我?”杨吉砮对曰:“我虽有长
女,恐未为嘉偶。幼女端重,始足为君配耳。”太祖遂纳聘焉。

    万历十一年,杨吉砮弟兄率白虎赤,益以暖兔、恍惚太所部万骑,袭败孟格布禄,
斩三百级,掠甲胄一百五十;益借猛骨太、那木塞兵,焚躏孟格布禄所部室庐、田稼殆
尽。明分巡副使任天祚使赍布帛及铁釜,犒杨吉砮兄弟,谕罢兵。杨吉砮兄弟言:“必
得敕书尽辖孟格布禄等然后已。”既,复焚孟格布禄及其仲兄所分庄各十,岱善庄一,
胁所属百馀人去。既,又以恍惚太二千骑驰广顺关,攻下沙大高寨,俘三百人,挟兵邀
贡敕。

    十二年,巡抚李松与总兵李成梁谋诛杨吉砮兄弟,哈达亦以请。明制,凡诸部互市,
筑墙规市场,谓之“市圈”。成梁使召杨吉砮弟兄,当赐敕赏赉,乃伏兵中固城,距开
原可四十里,待其至。已而杨吉砮弟兄挟恍惚太二千骑擐甲叩镇北关,守备霍九皋遣使
让之曰:“若来就抚,甲骑数千何为者?”杨吉砮兄弟乃请以三百骑入圈。李松令参将
宿振武、李宁等夹城四隅为伏,戒军中曰:“虏入圈,听抚则张帜,按甲毋动;不则
鸣?,皆鼓行而前,急击之勿失。”松与任天祚坐南楼,使九皋谕杨吉砮兄弟。杨吉砮
兄弟则益兵,以精骑三千屯镇北关,而以三百骑入圈。杨吉砮兄弟请敕书部勒孟格布禄
等,九皋谯让之,渐急,杨吉砮兄弟瞋目,语不驯,李松奋髯抵几叱之。九皋麾杨吉砮
等下马,杨吉砮目从者白虎赤,白虎赤拔刀击九皋,微中右臂。九皋还击杨吉砮从者一
骑踣,馀骑?噪击明兵。军中?如雷,伏尽起,遂杀清佳砮、杨吉砮、白虎赤、清佳砮子
兀孙孛罗、杨吉砮子哈兒哈麻,及诸从者,斩三百十有一级。勒兵驰出关,成梁先自中
固城至,围击叶赫军,斩千五百二十一级,夺马千七百有三,遂深入杨吉砮弟兄所居寨。
师合围,旦日,诸酋出寨门蒲伏,请受孟格布禄约束,刑白马攒刀为誓,成梁引师还。
自是叶赫不敢出兵窥塞扰哈达为乱。明总督张佳胤等以阵斩“二奴”闻,成梁、松、天
祚、九皋、振武、宁予廕进秩有差。

    居数年,清佳砮子布寨、杨吉砮子纳林布禄继为贝勒,收馀烬,谋倾哈达报世仇,
挟以兒邓数侵掠,阑入威远堡。纳林布禄尤狂悖,要贡敕如其诸父,频岁纠恍惚太攻岱
善不已;且因其姑温姐煽孟格布禄、唐古鲁图岱善,俾哈达内讧。会明助岱善,袭执康
古鲁。

    十六年二月,巡抚顾养谦决策讨布寨、纳林布禄。成梁帅师至海州,雪初消,人马
行淖中,马足胶不可拔。成梁计击虏利月明,军抵开原已下弦,不如三月往,遂壁海州,
养谦壁辽阳。是岁,河西大饥,斗米钱三千,菽二千,发海州、辽阳穀赡军。月将晦,
成梁自海州乘传出,三月十有三日,至开原。令岱善军以白布缀肩际为帜,鸡鸣,发威
远堡,行三十里,至叶赫属酋落罗寨。成梁使召落罗,落罗骇兵至,迎谒,命以一帜树
寨门,材官十人守之,戒诸军毋犯;挟落罗及其从者三骑俱,又行三十里,至叶赫城下。
布塞弃西城,奔纳林布禄与明军夹道驰,明军不敢先发。二酋麾其骑突明军,杀三人,
成梁乃纵兵?,并兵以拒,其击之。游击将军吴希汉先驱,流矢集于面,创甚,弟希周
奋起,斩虏骑射希汉者,亦被创。明军如墙进,叶赫兵退入城守。城以石为郭,郭内外
重?障,以巨桁为栅。城中有山,凿山周遭为?,绝峻,为罗城其上,外以石,内以木,
又二重,中构八角楼,置妻孥、财货。明师攻二日,破郭外栅二重。城上木石杂下,先
登者辄死,城坚不可拔。成梁乃敛兵,发巨?击城,城坏,穿楼断桁,叶赫兵死者无算,
歼其酋把当亥,斩级五百五十四,城中皆号泣。明军车载云梯至,直立,齐其内城,将
置巨?其上。二酋始大惧,出城乞降,请与南关分敕入贡。成梁令毋攻,燔云梯,戒诸
军毋发其窖粟,遂引师还。四月朔,释康古鲁遣还,因进叶赫使者谕曰:“往若?顺,
朝廷赏不薄。江上远夷以貂皮、人参至,必藉若以通。若布帛、米盐、农器仰给于我,
耕稼围猎,坐收木枲、松实、山泽之利,为惠大矣。今贡事绝,江上夷道梗,皆怨若。
我第传檄诸部,斩二酋头来,俾为长,可无烦兵诛也。今贷若,若何以报?”遂与哈达
均敕。永乐初,赐海西诸部敕,自都督至百户,凡九百九十九道。至是,畀哈达、叶赫
分领之,以哈达?顺,使赢其一。

    秋九月,纳林布禄送其女弟归太祖,太祖率诸贝勒迎之,大宴成礼,是为孝慈高皇
后。

    十九年,纳林布禄令宜尔当、阿摆斯汉使于太祖,且曰:“扈伦诸部与满洲语言相
通,宜合五为一。今属地尔多我寡,额尔敏、扎库木二地,盍以一与我!”太祖曰:
“我为满洲,尔为扈伦,各有分地。我毋尔取,尔毋我争。地非牛马比,岂可分遗?尔
等皆知政,不能谏尔主,奈何强颜来相渎耶!”遣其使还。既而纳林布禄又令尼喀里、
图尔德偕哈达、辉发二部使者复至,太祖与之宴。图尔德起而请曰:“我主有传语,恐
为贝勒怒。”太祖问:“尔主何语?我不尔责。”图尔德曰:“我主言曩欲分尔地,尔
靳不与。傥两国举兵相攻,我能入尔境,尔安能蹈我地乎?”太祖大怒,引佩刀断案曰:
“尔叶赫诸舅,盍尝躬在行间,马首相交,裂甲毁胄,堪一剧战耶?哈达惟内讧,故尔
等得乘隙掩袭,何视我若彼易与也!吾视蹈尔地,如入无人境,昼即不来,夜亦可往,
尔其若我何!”因诋布寨、纳林布禄父见杀于明,至不得收其骨,奈何出大言,以其语
为书,遣巴克什阿林察报之。布寨要至其寨,不令见纳林布禄,遣还。

    未几,长白山所属硃舍里、讷殷二路引叶赫兵劫太祖所属东界洞寨。二十一年夏六
月,扈伦四部合兵攻太祖,布寨、纳林布禄为戎首,劫户布察寨。太祖以师御之,遂侵
哈达。秋九月,复益以蒙古科尔沁、席北、卦尔察三部,硃舍里、讷殷二路,攻太祖,
谓之“九姓之师”。太祖将出师,祀于堂子,祝曰:“我初与叶赫无衅,叶赫横来相攻,
纠集诸部,为暴于无辜,天其鉴之!”又祝曰:“原敌尽垂首,我军奋扬,人不遗鞭,
马无颠踬,惟天其助我!”是时,叶赫兵万人,哈达、乌喇、辉发三部合兵万人,蒙古
科尔沁三贝勒及席北、皆惧,太祖戒勉之。朝发虎阑哈达,夕宿扎喀?卦尔察三部又万
人,凡三万人。太祖兵少,城。叶赫兵方攻黑济格城,未下。旦日,太祖师至,面城而
阵,使额亦都以百人先。叶赫兵罢攻城来战,太祖军迎击,斩九级,叶赫兵小卻。布寨、
金台石及蒙古科尔沁三贝勒复并力合攻,金台石者,纳林布禄弟也。布寨将突阵,马触
木,踣,太祖部卒吴谈趋而前,伏其身刺杀之。叶赫兵见布寨死,皆痛哭,阵遂乱。九
姓之师以此败。布寨死,子布扬古嗣为贝勒。

    二十五年春正月,扈伦诸部同遣使行成于太祖曰:“吾等兵败名辱,继自今原缔旧
好,申之以婚媾。”布扬古请以女弟归太祖,金台石请以女妻太祖次子台吉代善,上许
之,具礼以聘。宰牛马告天,设?酒、塊土及肉、血、骨各一器,四国使者誓曰:“既
盟之后,苟弃婚媾,背盟约,如此土,如此骨,如此血,永坠厥命!若始终不渝,饮此
酒,食此肉,福禄永昌。”太祖誓曰:“彼等践盟则已,有或渝者,待三年不悛,吾乃
讨之。”布扬古女弟,高皇后侄也,是时年十四。未几,太祖遣将穆哈连侵蒙古,获马
四十。纳林布禄邀夺其马,执穆哈连归于蒙古。乌喇贝勒布占泰亦背盟结纳林布禄。二
十七年,太祖克哈达。以明有责言,使哈达故贝勒孟格布禄子吴尔古代还所部。二十九
年,纳林布禄以兵侵之,太祖遂以吴尔古代归。三十一年秋九月,高皇后疾笃,思见母,
太祖使迎焉。纳林布禄不许,令其仆南太来视疾,太祖数之曰:“汝叶赫诸舅无故掠我
户布察寨,又合九姓之师而来攻我,既乃自服其辜,歃血誓天为盟誓,而又背之,许我
国之女皆嫁蒙古。今我国妃病笃,欲与母诀,而又不许,是终绝我也!”既而,高皇后
崩。三十二年春正月,太祖帅师攻叶赫,克二城,曰张,曰阿气兰;取七寨,俘二千馀
人而还。

    三十五年,纳林布禄闻辉发贝勒拜音达里使贰于太祖,太祖以是取辉发,纳林布禄
不能救;而布扬古女弟受太祖聘,十六年不遣,年三十,乌喇贝勒布占泰将强委禽焉。
四十年,太祖讨布占泰。四十一年,师再举,遂克乌喇,布占泰亡奔叶赫。布扬古欲遂
以女弟嫁之,布占泰逊谢不敢娶,为别婚。是时纳林布禄已死,其弟金台石嗣为贝勒,
与布扬古分居东、西城如故。秋九月,太祖使告叶赫执布占泰以献,使三往,不听。太
祖谋伐之,先期遣第七子巴布泰率所属阿都、干骨里等三十馀人质于明。至广宁,谒巡
抚都御史张涛,请敕叶赫遣布占泰,涛以闻,神宗下部议,以为质子真伪莫可辨,拒勿
纳。太祖乃以四万人会蒙古喀尔喀贝勒介赛伐叶赫。会有逋卒泄师期,叶赫收张、吉当
阿二路民堡。太祖围兀苏城,城长山谈、扈石木降,太祖饮以金?,赐冠服;遂略张、
吉当阿、呀哈、黑兒苏、何敦、克布齐赉、俄吉岱七城,下十九寨,尽焚其庐舍储峙,
以兀苏城降民三百户还。

    叶赫愬于明,以兵援,遇介赛,战胜,遂遣使让太祖,令游击马时柟、周大岐率兵
千,挟火器,戍叶赫。太祖至抚顺,投书游击李永芳,申言:“侵叶赫,以叶赫背盟,
女已字,悔不遣,又匿布占泰;故与明无怨,何遽欲相侵?”遂引师还。

    金台石有女,育于其兄纳林布禄,嫁介赛。金台石既为贝勒,杀纳林布禄妻,介赛
假辞为外姑复仇,觊得布扬古女弟以解。布扬古女弟誓死不原行。介赛治兵攻叶赫。既
而喀尔喀贝勒巴哈达尔汉为其子莽古尔代请婚,布扬古将许之。明边吏谕布扬古,姑留
此女,毋使叶赫。四十三年夏?縻;而以兵分屯开原、抚顺及镇北堡为犄角,?太祖及介
赛望绝,冀相五月,布扬古遂以其女弟许莽古尔代,秋七月婚焉。太祖闻,诸贝勒皆怒,
请讨叶赫,不许。请侵明,又不许,且曰:“此女生不祥,哈达、辉发、乌喇三部以此
女构怨,相继覆亡。今明助叶赫,不与我而与蒙古,殆天欲亡叶赫,以激其怒也。我知
此女流祸将尽,死不远矣。”布扬古女弟嫁莽古尔代未一年而死,死时年盖三十四,明
所谓“北关老女”者也。是岁为太祖天命元年。

    太祖既称帝建国,始用兵于明。三年,攻抚顺、清河。明经略侍郎杨镐使谕叶赫发
兵挠太祖。秋九月,金台石子德尔格勒侵太祖,克一寨,俘四百七人,斩八十四级。明
赐以白金二千两、采缎表里二十。四年春正月,太祖谋报之,使大贝勒代善以兵五千戍
札喀关阻明师,而躬督兵伐叶赫。辛卯,入其境,经克亦特城、粘罕寨,至叶赫城东十
里,克大小屯寨二十馀。叶赫乞援于明,明开原总兵马林以师至,合城兵而出,见太祖
兵盛,不敢击。太祖亦引还。二月,杨镐大举伐太祖,使都司窦永澄徵兵于叶赫,叶赫
以二千人应。至三岔北,明师覆,永澄死之。太祖谋使所属诈降于金台石,金台石不应。
六月,太祖攻开原,叶赫复以二千人援,至则开原已下。秋八月,经略侍郎熊廷弼初视
事,叶赫使期复开原,廷弼厚赉之。

    太祖惎叶赫,八月,大举伐之。己巳,师出,声言向沈阳,以缀明师。壬申,至叶
赫城下,太祖攻金台石东城,而命诸贝勒驰向西城取布扬古。布扬古与其弟布尔杭古以
城兵出西郭,陟冈,鸣角而噪,望太祖军盛,敛兵入。诸贝勒遂督军合围。太祖围东城,
入其郛,布攻具,呼金台石降,不听,曰:“吾非明兵比,等丈夫也,肯束手降乎?宁
战而死耳。”太祖麾兵攻城,两军矢交发,太祖军拥楯陟山麓,将穴城,城上下木石,
掷火器。太祖军冒进,穴城,城圮,师入,城兵迎战,败溃,皆散走。太祖使执帜约军
士毋妄杀,执黄盖,令降者免死,城民皆请降。金台石以其孥登台,太祖军就围之,命
之下。金台石求见四贝勒盟而后下,四贝勒为太宗,高皇后所出,金台石甥也。四贝勒
方攻西城,太祖召之至,使见金台石。金台石曰:“我未尝见我甥,真伪乌能辨?”费
英东、达尔哈在侧,曰:“汝视常人中有奇伟如四贝勒者乎?且曩与汝通好时,尝以媪
往乳汝子德尔格勒,盍使媪辨之!”金台石曰:“何用媪为也!观汝辈辞色,特诱我下
杀我耳。我石城铁门既为汝破,纵再战,安能胜?特我祖父世分土于斯,我生于斯,长
于斯,则死于斯可已。”四贝勒劝之力,金台石使阿尔塔石先见太祖,太祖复令谕降。
金台石又求见其子德尔格勒,德尔格勒至,金台石终不下。四贝勒将缚德尔格勒,德尔
格勒曰:“我年三十六,乃今日死耶!杀可也,何缚焉?”四贝勒以德尔格勒见太祖,
太祖撤所食食之,命四贝勒与共食。且曰:“尔兄也,善遇之!”金台石妻将其幼子下,
金台石引弓,其从者复甲。太祖军进毁台,金台石纵火,屋宇皆烬。太祖诸将谓金台石
且死,军退。火烬,金台石潜下,为太祖军所获,缢杀之。

    诸贝勒围西城,布扬古闻东城破,与布尔杭古使请降,并请盟无死。大贝勒曰:
“汝辈畏死,盍以汝母先,汝母我外姑也,我宁能杀之?”布扬古母至军,大贝勒以刀
划酒,誓,饮其半,使送布扬古、布尔杭古饮其半,乃降。大贝勒以布扬古见太祖,布
扬古行复勒马,大贝勒挽其辔,命毋沮。见太祖,布扬古以一膝跪,不拜而起。太祖取
金?授之,布扬古复以一膝跪,酒不竟饮,不拜而起。太祖命大贝勒引去,以其懟也,
即夕亦缢杀之。贷布尔杭古。攻杀明游击马时楠戍兵,歼焉。杨镐闻警,使总兵李如桢
自抚顺出,张疑兵为叶赫声援,得十馀级而退。

    神宗命给事中姚宗文行边,求叶赫子孙,德尔格勒有女子子二,嫁蒙古,各赐白金
二千。明臣请为金台石、布扬古立庙,又以哈达馀裔王世忠为金台石妻至,授游击,
将以风诸部,然叶赫遂亡。

    太祖以德尔格勒归,旗制定,隶满洲正黄旗,授三等副将。太宗天聪三年,改三等
梅勒章京,卒,八年,子南楮嗣。十年,察哈尔林丹汗殂,所部内乱,太宗遣贝勒多尔
衮帅师略地。林丹汗福金号苏泰太后,南楮女兄也,因使南楮谕降。南楮至其帐,呼其
人出,语之曰:“尔福金苏泰太后之弟南楮至矣!”其人入告,苏泰太后大惊,使故叶
赫部来媵者视之,信。苏泰太后号而出,与南楮相抱持,遂使其子额哲出降。南楮旋以
罪夺爵,复以南楮弟索尔和嗣。乾隆初,改二等男。

    布尔杭古分隶正红旗,亦授三等副将。再传,坐事,夺世职。

    布占泰,乌喇部长,太祖婿也。乌喇亦扈伦四部之一,与哈达同祖纳齐卜禄。纳齐
卜禄五传至克什纳、古对硃颜兄弟。克什纳之后为哈达部。古对硃颜生太兰,太兰生布
颜。布颜收附近诸部,筑城洪尼,滨乌喇河,因号乌喇,为贝勒。

    布颜子二:布干、博克多。布颜死,布干嗣为部长。布干子二:满泰、布占泰。布
干死,满泰嗣为部长。万历二十一年夏六月,叶赫纠扈伦诸部侵太祖,满泰以所部从。
秋九月,叶赫再纠扈伦诸部,及蒙古科尔沁所部,及满洲长白山所属,大举分道侵太祖。
满泰使布占泰以所部从,与哈达贝勒孟格布禄、辉发贝勒拜音达里合军万人。战败,叶
赫贝勒布寨死于阵,科尔沁贝勒明安单骑走。战之明日,卒有得布占泰者,缚以见太祖,
曰:“我获俘,将杀之。俘大呼勿杀,原自赎。因缚以来见。”跽太祖前,太祖问谁何,
对曰:“乌喇贝勒满泰弟布占泰也,生死惟贝勒命。”叩首不已。太祖曰:“汝辈合九
部兵为暴于无辜,天实厌之。昨阵斩布寨,彼时获汝,汝死决矣!今见汝,何忍杀?语
有之曰:‘生人胜杀人,与人胜取人。’”遂解其缚,与以猞猁猻裘,抚育之。

    居三年,二十四年秋七月,遣还所部,使图尔坤黄占、博尔焜蜚扬占护行。未至,
满泰及其子淫于所部,皆见杀。布占泰至,满泰有叔兴尼牙,将杀而夺其地,二使者严
护之,兴尼牙谋不行,乃出奔叶赫,卒定布占泰而还。冬十二月,布占泰以女弟妻贝勒
舒尔哈齐。二十五年春正月,与叶赫诸部同遣使请盟,盟甫罢,布占泰旋执太祖所属瓦
尔喀部安褚拉库所推者罗屯、噶石屯、汪吉努三人送叶赫,使招所部贰于太祖;又以
满?、内河二路头人为泰妻都都祜所宝铜锤?纳林布禄。二十六年春正月,太祖命台吉褚
英等伐安褚拉库路。冬十二月,布占泰来谒,以三百人俱,太祖以舒尔哈齐女妻之,赐
甲胄五十,敕书十道,礼而遣之。二十九年冬十一月乙未朔,布占泰以其兄满泰女归太
祖。布占泰初聘布寨女,既又聘明安女,以铠胄、貂、猞猁猻裘、金银、驼马为聘,明
安受之而不予女。三十一年春正月,布占泰使告太祖曰:“我昔被擒,待以不死,俾我
主乌喇,又妻我以公主,恩我甚深。我孤恩,尝聘叶赫、蒙古女,未敢以告。今蒙古受
聘而复悔,我甚耻之!乞再降以女,当岁岁从两公主来朝。”太祖允其请,又以舒尔哈
齐女妻焉。

    三十五年春正月,东海瓦尔喀部蜚悠城长策穆特黑谒太祖,自陈属乌喇,为布占泰
所虐,乞移家来附。太祖命贝勒舒尔哈齐、褚英、代善率诸将费英东、扈尔汉、扬古利
等以兵三千至蜚悠城,收环城屯寨五百户,分兵三百授扈尔汉、扬古利护之先行。布占
泰使其叔博克多将万人要诸途。日暮,扈尔汉依山结寨以相持。翌日,乌喇兵来攻,扬
古利率兵击败之,乌喇兵引退,渡河陟山为固。褚英、代善等率后军至,缘山奋击,乌
喇兵大败,代善阵斩,俘其将常住、胡里布等,斩三千级,获马?博克多。是日昼晦,
雪,甚寒,乌喇兵死者甚五千、甲三千以还。

    三十六年春正月,太祖复命褚英及台吉阿敏将五千人伐乌喇,克宜罕阿麟城,斩千
人。布占泰纠蒙古科尔沁贝勒甕阿代,合军屯所居城外二十里,畏褚?,获甲三百,俘
其馀英等军强,不敢进,引还。秋九月,遣使复请修好,太祖使报问。布占泰执纳林布
禄所部种人五十辈,?太祖使者尽杀之。又遣使来请曰:“我数背盟,获罪于君父,若
更以女子子妻我,抚我如子,我永赖以生矣。”太祖复允其请,又以女子子妻之。

    四十年,布占泰复背盟,秋九月,侵太祖所属虎尔哈路,复欲娶太祖所聘叶赫贝勒
布寨女,又以鸣镝射所娶太祖女。太祖闻之怒,癸丑,亲率兵伐之。庚申,兵临乌喇河,
布占泰以所部迎战,夹河见太祖军甲胄甚具,士马盛强,乌喇兵人人惴恐,不敢渡。太
祖循河行,下河滨属城五,又取金州城,遂驻军焉。冬十二月辛酉朔,太祖以太牢告天
祭纛,青白气见东方,指乌喇城北。太祖屯其地三日,尽焚其储峙。布占泰昼引兵出城,
暮入城休。太祖率兵毁所下六城,庐舍、糗粮皆烬,移军驻伏尔哈河渡口。布占泰使使
者三辈以舟出见太祖,布占泰率其弟喀尔喀玛及所部拉布泰等继以舟出,?舟中而言曰:
“乌喇国即父国也,幸毋尽焚我庐舍、糗粮。”叩首请甚哀。太祖立马河中,数其罪。
布占泰对曰:“此特谗者离间,使我父子不睦。我今在舟中,若果有此,惟天惟河神其
共鉴之!”拉布泰自旁儳曰:“贝勒既以此怒,曷不以使者来诘?”太祖责之曰:“我
部下岂少汝辈人耶?事实矣,又何诘?河冰无时,我兵来亦无时。汝口虽利,能齿我刃
乎?”布占泰大惧,止拉布泰毋言。喀尔喀玛为乞宥,太祖乃命质其子及所部大酋子,
遂还营。五日引还,度乌喇河滨邑麻虎山巅,以木为城,留千人戍焉。

    十二月,有白气起乌喇,经太祖所居南属虎拦哈达山。布占泰旋复背盟,幽太祖及
舒尔哈齐女,将以其女萨哈廉子绰启鼐及所部大酋子十七人质于叶赫,娶太祖所聘贝勒
布寨女。四十一年春正月,太祖闻,复率兵伐之。布占泰期以是月丙子送其子出质,而
太祖军以乙亥至,攻下孙扎泰及郭多、俄谟三城。丙子,布占泰以兵三万越伏尔哈城而
军,太祖犹欲谕之降。诸贝勒代善、阿敏,诸将费英东、何和里、扈尔汉、额亦都、安
费扬古皆请战,曰:“我利速战,但虑彼不出耳。今既出,平原广野,可一鼓擒也!舍
此不战,厉兵秣马,何为乎来?且使布占泰娶叶赫女,辱莫甚焉!虽后讨之,何益?”
太祖曰:“我荷天宠,自少在兵间,遇劲敌,无不单骑突阵者!今日何难率汝辈身先搏
战。但虑诸贝勒、诸将或一二夷伤,我所深惜,故欲出万全,非有所惧也。今汝辈志一,
即可决战。”因命被甲,诸贝勒、诸将则大欢,一军尽甲,令曰:“胜即夺门,毋使复
入!”乃率兵进。布占泰自伏尔哈城率兵还,令其军皆步为阵,两军距百步。太祖军亦
皆舍马步战,矢交如雨,呼声震天。太祖躬入阵,诸贝勒、诸将从之纵击,乌喇兵大败,
死者十六七。师入,太祖坐西门楼,命树帜。布占泰馀兵不满百,还至城下,见帜则大
奔。遇代善,布占泰兵皆溃,仅以身免,奔叶赫。太祖使请于叶赫,叶赫不听。后七年,
太祖克叶赫,布占泰盖已前死。

    拜音达里,辉发部长也。辉发亦扈伦四部之一,其先姓益克得里氏,居黑龙江岸。
尼马察部有昂古里星古力者,自黑龙江载木主迁于渣鲁,居焉。时扈伦部噶扬噶、图墨
土二人居张城,二人者姓纳喇氏,昂古里星古力因附其族,宰七牛祭天,改姓纳喇,是
为辉发始祖。

    昂古里星古力子二:留臣、备臣。备臣子二:纳领噶、耐宽。纳领噶生拉哈都督,
拉哈都督生噶哈禅都督,噶哈禅都督生齐讷根达尔汉,齐讷根达尔汉生王机褚。王机褚
收邻近诸部,度辉发河滨扈尔奇山,筑城以居,因号辉发。城负险坚峻,蒙古察哈尔部
扎萨克图土门汗尝自将攻之,不能克。王机褚死时,其长子前死,孙拜音达里,杀其叔
七人,自立为贝勒。

    万历二十一年夏六月,叶赫纠哈达、乌喇诸部侵太祖,拜音达里以所部从。秋九月,
复举兵,拜音达里与哈达贝勒孟格布禄、乌喇贝勒布占泰合兵万人,兵败,还。二十三
年夏六月,太祖攻辉发,取所属多璧城,辉发将克充格、苏猛格二人戍,歼焉。二十五
年春正月有携心。拜音?,与叶赫诸部同遣使行成于太祖。居数年,拜音达里之族有叛
附叶赫者,部达里惧,以所属七人之子质于太祖,太祖发兵千人助之镇抚。叶赫贝勒纳
林布禄使告拜音达里曰:“尔以质子归我,亦归尔叛族。”拜音达里信之,乃曰:“吾
其中立于满洲、叶赫二国之间乎!”遂取质子还,以其子质于纳林布禄。纳林布禄殊无
意归叛族,拜音达里以告太祖,且曰:“吾前者为纳林布禄所诳,怙旧恩,敢请婚。”
太祖许之。既而拜音达里背约不娶,太祖使诘之曰:“汝昔助叶赫,再举兵侵我。我既
宥尔罪,复许尔婚。今背约不娶,何也?”拜音达里诡对曰:“吾子质叶赫,须其归,
娶尔女,与尔合谋。”因筑城三重自固。及其子自叶赫归,太祖复遣使问,拜音达里倚
城坚,度兵即至,足以守,遂负盟。三十五年秋九月丙申,长星出东方指辉发,八夕乃
灭。乙亥,太祖率师讨之。甲辰,合围,遂克之,杀拜音达里及其子,安集其民,帅师
还。辉发亡。

    论曰:扈伦四部,哈达最强,叶赫稍后起,与相埒,乌喇、辉发差弱。其通于明,
皆,令于所部则曰“国”。太祖渐强盛,四部合攻之,兵败纵散,以次覆灭。太祖与?
以所领四部皆有连,夺其地,歼其酋,显庸其族裔。疆埸之事不以婚媾逭,有时乃藉口
以启戎,自古则然,不足异也。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