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传六

          诸王五

    太宗诸子

    肃武亲王豪格子温良郡王猛瓘猛瓘子延信辅国公叶布舒

    承泽裕亲王硕塞庄恪亲王允禄镇国?厚公高塞

    辅国公品级常舒辅国公韬塞襄昭亲王博穆博果尔

    世祖诸子

    裕宪亲王福全荣亲王恭亲王常宁纯靖亲王隆禧

    太宗十一子:孝庄文皇后生世祖,敏惠恭和元妃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生第八子,懿
靖大贵妃阿巴海博尔济吉特氏生襄亲王博穆博果尔,元妃钮祜禄氏生洛博会,继妃乌喇
纳喇氏生肃亲王豪格、洛格,侧妃叶赫纳喇氏生承泽亲王硕塞,庶妃颜扎氏生辅国公叶
布舒,庶妃纳喇氏生镇国公高塞,庶妃伊尔根觉罗氏生辅国公品级常舒,庶妃生辅国公
韬塞。洛格、洛博会及第八子,皆殇,无封。

    肃武亲王豪格,太宗第一子。初从征蒙古董夔、察哈尔、鄂尔多斯诸部,有功,授
贝勒。天命十一年,偕贝勒代善等征扎噜特部,斩其贝勒鄂斋图。天聪元年,败明兵于
锦州,。三年十月,偕?塔山粮运。二年,偕济尔哈朗讨蒙古固特塔布囊,诛之,收其?
复率偏师贝勒莽古尔泰等视通州渡口,师薄明都,豪格迎击宁、锦援兵于广渠门外,敌
伏于右,豪格以所部当之,冲击至城壕,明兵大溃,偕岳讬、萨哈璘围永平,克香河。
六年,从伐察哈尔,移师入明边,略归化诸路。六月,进和硕贝勒。

    七年,诏问征明与朝鲜、察哈尔三者何先,疏言:“征明,如徒得锦州,馀坚壁不
下及边外新旧蒙古从旧道入,谕各屯寨,以我欲和而彼君不?,旷日持久,恐老我师。
宜悉我答,彼将自怨其主。再用更番法,俟马肥,益以汉兵巨?,一出宁远,一出旧道,
夹攻山海关,不得,则屯兵招谕流贼,驻师通州,待其懈而击之。朝鲜、察哈尔且缓图
焉。”八月,略山海关。八年,从上自宣府趋朔州。豪格偕扬古利毁边墙,分兵自尚方
堡入,略朔州及五台山,从上视大同,击败明援兵。

    九年,偕多尔衮等收察哈尔林丹汗子额哲,抵托里图,定盟。还抵归化城,复略山
西边郡,毁宁武关,入代州、忻州。崇德元年四月,进封肃亲王,掌户部事。寻坐党岳
讬漏上言有怨心,降贝勒,解任,罚银千。旋偕多尔衮攻锦州,仍摄户部。又从征朝鲜,
偕多尔衮别自宽甸入长山口,克昌州,败安州、黄州兵于宁边城下。复遣将败其援兵,
次宣屯村,村民言:“黄州守将闻国王被围,遣兵万五千往援,行三日矣。”我军疾驰
一昼夜,追及于陶山,击败之。九月,坐固山额真鄂莫克图欲胁取蒙古台吉博洛女媚事
豪格,豪格不治其罪,罢部任,罚银千。

    三年九月,伐明,自董家口毁边墙入,败明兵于丰润。遂下山东,降高唐,略地至
曹州,还下东光。又遣骑二千破明兵,克献县。四年四月,师还,赐马二、银万,复摄
户部,复原封。又偕多铎败宁远兵,斩明将金国凤。五年六月,偕多尔衮屯田义州,刈
锦州禾,克台九、小凌河西台二。明兵夜出袭镶蓝旗营,击败之。又击洪承畴杏山,偕
多尔衮围锦州。坐离城远驻,复遣兵还家,降郡王。六年,再围锦州,击松山及山海关
援兵,皆败之,获马五百馀。

    承畴将兵十三万援锦州,破其垒三。上至军,将驻高桥,豪格等恐敌约军夹攻,请
改屯松山、杏山间。七年,松山明将夏承德密遣人请降,以其子舒为质,豪格遣左右翼
夜梯城入,八旗兵继之,旦,克松山,获承畴及巡抚邱民仰等,斩官百馀、兵千六十有
奇。进驻杏山,复偕济尔哈朗克塔山。?功,复原封,赐鞍马一、蟒缎百。

    顺治元年四月,以语侵睿亲王多尔衮,为固山额真何洛会所讦,坐削爵。十月,大
封诸王,念豪格从定中原有功,仍复原封。其年冬,定济宁满家洞土寇,堙山洞二百五
十一。

    三年,命为靖远大将军,偕衍禧郡王罗洛浑、贝勒尼堪等西征。师次西安,遣尚书
星讷等破敌邠州,别遣固山额真都类攻庆阳。时贺珍、二只虎、孙守法据汉中、兴安,
武大定、高如砺、蒋登雷、石国玺、王可成、周克德据徽县、阶州。师自西安分兵进击,
登雷、国玺、可成、克德俱降,馀溃走,下所陷城邑。陕西平。十一月,入四川,张献
忠据西充,遣巴牙喇昂邦鰲拜先发,师继进,抵西充,大破之,豪格亲射献忠,殪,平
其垒百三十馀所,斩首数万级。捷闻,上嘉?。四年八月,遵义、夔州、茂州、荣昌、
隆昌、富顺、内江、宝阳诸郡县悉定。四川平。五年二月,师还,上御太和殿宴劳。睿
亲王多尔衮与豪格有夙隙,坐豪格徇隐部将冒功及擢用罪人扬善弟吉赛,系豪格于狱。
三月,薨。

    睿亲王纳豪格福晋,尝召其子富绶至邸校射。何洛会语人曰:“见此鬼魅,令人心
悸,何不除之?”锡翰以告,睿亲王曰:“何洛会意,因尔不知我爱彼也。”由是得全。
八年正月,上亲政,雪豪格枉,复封和硕肃亲王,立碑表之。十三年,追谥。亲王得谥
自豪格始。以谥系封号上,曰武肃亲王。乾隆四十三年,配享太庙。

    豪格子七,有爵者二:富绶、猛瓘。

    富绶袭爵,改号曰显亲王。康熙八年,薨,谥曰懿。子丹臻,袭。三十五年,从征
噶尔丹。四十一年,薨,谥曰密。子衍潢,袭。乾隆三十六年,薨,年八十二,谥曰谨。
富绶孙蕴著,袭。乾隆中,自三等辅国将军授内阁侍读学士,历通政使、盛京户部侍郎。
调兵部侍郎,迁漕运总督。坐受商人餽遗,谬称上旨籍盐政吉庆家,坐绞,上宽之,复
授副都统,历凉州、绥远城将军,工部尚书。既,袭封。四十三年,复号肃亲王。薨,
年八十,谥曰勤。丹臻孙永锡,袭。官都统。坐事,罢。道光元年,薨,谥曰恭。子敬
敏,袭。咸丰二年,薨,谥曰慎。子华丰,袭,历内大臣、宗令。以火器营设碓制药,
占用王府地,华丰力拒之,诏责不知大体,罢宗令、内大臣。八年,薨,谥曰恪。子隆
懃,袭,官内大臣。光绪二十一年,疏请纳正言、裕财用,上嘉纳之。二十四年,薨,
谥曰良。子善耆,袭。三十三年,授民政部尚书。逊国后,避居大连湾。久之,薨,谥
曰忠。

    温良郡王猛瓘,豪格第五子。顺治十四年,封。康熙十三年,薨。子佛永惠,袭。
三十七年,降贝勒。卒。子揆惠,袭辅国公。坐事,夺爵。

    延信,猛瓘第三子。初封奉国将军。累官至都统。五十七年,从抚远大将军贝子允
率师讨策妄阿喇布坦,驻西宁。五十九年,授平逆将军,率师徇西藏,道青海,击败
策妄阿喇布坦将策零敦多卜,遂入西藏。西藏平。诏曰:“平逆将军延信领满洲、蒙古、
绿旗各军,经自古未辟之道,烟瘴恶溪,人迹罕见。身临绝域,歼夷丑类,勇略可嘉!
封辅国公。”寻摄抚远大将军事。揆惠既夺爵,议以延信袭。进贝子,再进贝勒。授西
安将军。雍正五年,上以延信与阿其那等结党,又阴结允,徇年羹尧,入藏侵帑十万
两,夺爵,逮下王大臣按治。谳上延信党援、欺罔、负恩、要结人心、贪婪乱政、失误
兵机,凡二十罪,当斩,上命幽禁,子孙降红带。

    辅国公叶布舒,太宗第四子。初封镇国将军。康熙八年,晋辅国公。二十九年,卒。
子苏尔登,降袭镇国将军。

    承泽裕亲王硕塞,太宗第五子。顺治元年,封。时李自成奔潼关,河以南仍为自成
守。硕塞从豫亲王多铎师次孟津,进攻陕州,破自成将张有增、刘方亮,自成迎战,又
大破之。师入关,斩其将马世尧。寻复从南征,击破明福王由崧,赐团龙纱衣一袭、金
二千、银二万。嗣复从多铎征喀尔喀、英亲王阿济格戍大同。会姜瓖叛,硕塞移师解代
州围,进亲王。谕曰:“博洛、尼堪、硕塞皆不当在贵宠之列。兹以太祖孙故,加锡王
爵。其班次、俸禄不得与和硕亲王等。”七年,以和硕亲王下、多罗郡王上无止称亲王
者,仍改郡王。八年,复进和硕亲王。迭掌兵部、宗人府。十一年十二月,薨,予谥。

    第一子博果铎,袭,改号曰庄亲王。雍正元年,薨,年七十四,谥曰靖。无子,宗
人府题请以圣祖子承袭,世宗请于皇太后,以圣祖第十六子允禄为之后,袭爵。居数日,
上手诏谓:“外间妄议朕爱十六阿哥,令其承袭庄亲王爵。朕封诸弟为亲王,何所不可,
而必藉承袭庄亲王爵加厚于十六阿哥乎?”

    允禄精数学,通乐律,承圣祖指授,与修数理精蕴。乾隆元年,命总理事务,兼掌
工部,食亲王双俸。二年,?总理劳,加封镇国公,允禄请以硕塞孙宁赫袭。寻坐事,
夺爵,仍厚分与田宅,时论称之。四年,坐与允礽子弘?往来诡秘,停双俸,罢都统。
七年,命与三泰、张照管乐部。允禄等奏:“藉田礼毕,筵宴当奏雨旸时若、五穀丰登、
家给时足三章,本为蒋廷锡所撰,乐与礼不符,不能施于燕乐。请敕别撰。”又奏:
“中和韶乐,例用笙四、箫笛乐之上。请增笙为八,箫笛为四。”又奏:“汉以来各史
乐志,?皆二,金、革二音独出俱有鎛钟、特磬。今得西江古鎛钟,考定黄钟直度,上
下损益,铸鎛钟十二。窃以条理宜备始终,请仿周礼磬氏遗法,制特磬十二,与鎛钟俱
为特悬。乐阕击特磬,乃奏敔;大祭祀、大典礼皆依应月之律,设鎛钟、特磬各一?。”
上悉从之。二十九年,允禄年七十,上赐诗褒之。三十二年,薨,年七十三,谥曰恪。

    内大臣,仍管乐部、宗人府。?子弘普,辅国公,前卒。孙永巘,袭,历都统、领
侍内大臣、御前大臣。嘉庆十?五十三年,薨,谥曰慎。无子,以从子绵课袭,历都统、
领侍八年,林清为乱,其徒入宫门,绵课持械拒,射伤一人,得旨议叙。明年,上幸木
兰,绵课奏河桥圮于水,意在尼行,不称上旨,坐罚俸,并罢诸职。道光二年,坐承修
裕陵隆恩殿工草率,降郡王。四年,重修工蕆,复亲王。六年,薨,谥曰襄。子奕镈,
嗣。八年,以宝华峪地宫入水,追论绵课罪,降奕镈郡王,并夺诸子奕貹、奕飗、奕賟、
奕赓职。十一年,上五十万寿,复奕镈亲王。十八年九月,坐与辅国公溥喜赴尼寺食鸦
片,夺爵。上闻奕镈浮薄无行,戍吉林;又娶民女为妾,改戍黑龙江,以允禄曾孙绵护
袭。

    绵护,允禄次子辅国公弘?孙,辅国将军永蕃子也。二十一年,薨,谥曰勤。弟绵
,袭,二十五年,薨,谥曰质。子奕仁,袭,同治十三年,薨,谥曰厚。子载勋,袭。
光绪二十六年,义和团入京师,载勋与端郡王载漪相结,设坛于其邸,纵令侵使馆。俄,
授步军统领。上奉太后幸太原,载勋从,为行在查营大臣。既,与各国议和,罪祸首,
夺爵,赐自尽。弟载功,袭。

    硕塞第二子博尔果洛,封惠郡王。坐事,夺爵。世宗既以允禄袭庄亲王,封博尔果
洛孙球琳为贝勒,惠郡王所属佐领皆隶焉。乾隆中,坐事,夺爵。子德谨,袭辅国公。
子孙递降,以奉恩将军世袭。

    镇国?厚公高塞,太宗第六子。初封辅国公。康熙八年,进镇国公。高塞居盛京,
读书医无闾山,嗜文学,弹琴赋诗,自号敬一主人。九年,卒。子孙递降,至曾孙忠福,
袭辅国将军,坐事夺爵。

    辅国公品级常舒,太宗第七子。初封镇国将军。康熙八年,进辅国公。十四年,坐
事,夺爵。三十七年,授辅国公品级。明年,卒。乾隆元年,高宗命录太祖、太宗诸子
后无爵者,授常舒子海林奉恩将军,世袭。再传至慧文,卒,命停袭。

    辅国公韬塞,太宗第十子。初封镇国将军。康熙八年,进辅国公。三十四年,卒。
乾隆元年,授韬塞子谕德奉恩将军,世袭。

    襄昭亲王博穆博果尔,太宗第十一子。顺治十二年,封襄亲王。十三年,薨,予谥。
无子,爵除。

    世祖八子:孝康章皇后生圣祖,孝献皇后董鄂氏生荣亲王,宁?妃董鄂氏生裕宪亲
王福全,庶妃巴氏生牛钮,庶妃陈氏生恭亲王常宁,庶妃唐氏生奇授,庶妃钮氏生纯靖
亲王隆禧,庶妃穆克图氏生永幹。牛钮、奇授、永幹皆殇,无封。

    裕宪亲王福全,世祖第二子。幼时,世祖问志,对:“原为贤王。”世祖异之。康
熙六年,封,命与议政。十一年十二月,疏辞,允之。二十二年,上奉太皇太后幸五台,
先行视道路,命福全扈太皇太后行。次长城岭,上以岭险不可陟,命福全奉太皇太后先
还。二十七年,太皇太后崩。既绎祭,谕曰:“裕亲王自太皇太后违豫,与朕同处,殊
劳苦。”命皇长子及大臣送王归第。?领侍

    二十九年七月,噶尔丹深入乌硃穆秦,命为抚远大将军,皇长子允禔副之,出古北
口;而以恭亲王常宁为安北大将军,出喜?口。福全请发大同绿旗兵往杀虎口听调遣,
上令发大同镇标马兵六百、步兵一千四百从征,兼命理籓院自阿喇尼设站处量发附近蒙
古兵尾大军置驿。福全又请凡谍报皆下军中,上从之。师行,上御太和门赐敕印,出东
直门送之。上先后遣内大臣阿密达、尚书阿喇尼、都统阿南达等出塞,命各率所部与福
全师会。上出塞,驻古鲁富尔坚嘉浑噶山,命康亲王杰书率师会福全,进驻博洛咎屯。
又命简亲王雅布参赞福全军事。上先遣内大臣索额图、都统苏努分道出师,福全奏请令
索额图驻巴林,待师至,与会,上从之,并令苏努同赴巴林,又趣阿密达、阿喇尼等速
率兵内向分驻师所经道中以待。上自博洛和屯还驻舍里乌硃,遣使谕福全曰:“兵渐与
敌近,斥堠宜严明。噶尔丹当先与羁縻,以待盛京及乌喇、科尔沁诸部兵至。”

    福全遣济隆胡土克图等以书喻噶尔丹曰:“我与汝协护黄教,汝追喀尔喀入我界,
上命我等来论决此事。汝使言:‘我汗遵达赖喇嘛之谕。’讲信修礼,所关重大,今将
于何地会议?”并遗以羊百、牛二十。苏努、阿密达师来会,福全疏言:“噶尔丹声息
渐近,臣等分大军为三队,三队当置将。自参赞大臣以下、副都统以上在行间者,皆奋
欲前驱,唯上所命。”上命前锋统领迈图、护军统领杨岱、副都统札木素、塞赫、罗满
色、海兰,尚书吉勒塔布、阿喇尼率前队,都统杨文魁、副都统康喀喇、伊垒、色格印
率次队,公苏努、彭春率两翼,内大臣佟国维、索额图、明珠、阿密达从王亲督指挥,
师遂进。八月己未朔,次乌阑布通,厄鲁特兵遇。黎明,整队进,日晡,与战,发枪?。
至山下,厄鲁特兵于林内隔河高岸横卧。师右翼阻??驼以为障。内大臣佟国纲等战没。
至昏,师左翼自山腰入,大败之,斩馘颇河崖泥淖,夜收兵徐退。事闻,上深?谕之。

    噶尔丹遣伊拉古克三胡土克图至军前,请执土谢图汗、泽卜尊丹巴畀之,福全数其
罪,遣还。越日,济隆胡土克图率其弟子七十人来言:“博硕克图汗信伊拉古克三等言,
入边侵掠,大非理。但欲索其仇土谢图汗及泽卜尊丹巴,迫而致此。彼今亦不敢复索土
谢图汗,原以泽卜尊丹巴予其师达赖喇嘛,荣莫大矣!”福全谓之曰:“土谢图汗、泽
卜尊丹巴即有罪,唯上责之,岂能因噶尔丹之言遣还达赖喇嘛?且汝往来行说,能保噶
尔丹不乘间奔逸掠我境内民人乎?”济隆固言噶尔丹不敢妄行,福全许檄各路军止勿击。
时盛京及乌喇、科尔沁诸军未至,厄鲁特方据险,故福全既击败厄鲁特,欲因济隆之请
羁縻之,待诸军至复战。

    上以福全奏下王大臣集议,佥谓福全不即进军,明知济隆为噶尔丹游说以缓我师而
故听之,坐失事机,上严旨诘责,又以允禔与福全不协,留军前必偾事,召先还京师。
福全吴丹、护军参领塞尔济等偕济隆谕噶尔丹,噶尔丹跪威灵佛前稽首设誓,复遣伊拉
古?遣侍克三赍奏章及誓书诣军前乞宥罪,出边待命。上许之,复戒福全曰:“噶尔丹
虽服罪请降,但性狡诈,我撤兵即虞背盟,仍宜为之备。”十月,福全率师还,驻哈吗
尔岭内,疏言:“军中粮至十月十日当尽,前遣侍郎额尔贺图偕伊拉古克三谕噶尔丹,
月馀未归,度噶尔丹已出边远遁。”上以福全擅率师内徙,待归时议罪,命即撤兵还京
师,令福全及索额图、明珠、费扬古、阿密达留后。寻奏:“噶尔丹出边,伊拉古克三
等追及于塞外。噶尔丹具疏谢罪。”因并命福全还京师。

    十一月,福全等至京师,命止朝阳门外听勘,谕曰:“贝勒阿敏弃永平,代善使朝
鲜,不遵旨行事,英亲王以兵譟,皆取口供,今应用其例。”且谕允礻是曰:“裕亲王
乃汝伯父,倘汝供与王有异同,必置汝于法。”福全初欲录允礻是军中过恶上闻,闻上
命,流涕曰:“我复何言!”遂引为己罪。王大臣议夺爵,上以击败厄鲁特功,免夺爵,
罢议政,罚俸三年,撤三佐领。

    三十五年,从上亲征噶尔丹。四十一年,重修国子监文庙。封长子保泰为世子。四
十二年,福全有疾,上再临视。巡塞外,闻福全疾笃,命诸皇子还京师。福全薨,即日
还跸。临丧,摘缨,哭至柩前奠酒,恸不已。是日,太后先临王第,上劝太后还宫,自
苍震门入居景仁宫,不理政事。?臣劝上还乾清宫,上曰:“居便殿不自朕始,乃太祖、
太宗旧典也。”越日,再临丧,赐内?马二、对马二、散马六、骆驼十,及蟒缎、银两。
予谥。又越日,举殡,上奉太后临王第恸哭,殡行,乃已。命如郑亲王例,常祭外有加
祭。御史罗占为监造坟茔,建碑。

    福全畏远权势,上友爱綦笃,尝命画工写御容与并坐桐阴,示同老意也。有目耕园,
礼接士大夫。子保泰、保绶。

    保泰,初封世子,袭爵。雍正二年,坐谄附廉亲王允禩国丧演剧,夺爵。以保绶子
广宁袭,保绶追封悼亲王。四年,谕:“广宁治事错缪,未除保泰朋党之习。”夺爵,
锁禁。弟广禄,袭。乾隆五十年,薨,谥曰庄。子亮焕,袭郡王。嘉庆十三年,薨,谥
曰僖。孙文和,袭贝勒。子孙循例递降,以镇国公世袭。

    荣亲王,世祖第四子。生二岁,未命名,薨。追封。

    恭亲王常宁,世祖第五子。康熙十年,封。十四年,分给佐领。二十二年,府第灾,
上亲临视。是秋,上奉太皇太后幸五台,常宁扈从。二十九年,噶尔丹深入乌硃穆秦。
常宁为安北大将军,简亲王雅布、信郡王鄂扎副之,出喜?口;同时,裕亲王福全以抚
远大将军,出古北口。先发,旋令率师会裕亲王军。十一月,以击败噶尔丹不穷追,罢
议政,罚王俸三年。三十五年,从上亲征。四十二年,薨。上方巡幸塞外,命诸皇子经
理其丧,赐银万,内务府郎中皁保监修坟茔,立碑,遣官致祭。上还京师,临其丧。第
三子海善,袭贝勒。五十一年,坐纵内监妄行,夺爵。雍正十年,复封。乾隆八年,卒,
谥僖敏。初夺爵,以常宁第二子满都护袭贝勒,屡坐事,降镇国公,又以海善孙斐苏袭
贝勒。子孙循例递降,以不入八分镇国公世袭。

    纯靖亲王隆禧,世祖第七子。康熙十三年,封。十四年,分给佐领。十八年七月,
隆禧疾笃,上亲临视,为召医。是日再临视,日加申,薨,上痛悼,辍朝三日。太皇太
后欲临其丧,上力谏乃止。上复欲临奠,太皇太后亦谕止之,留太皇太后宫中。越日,
上临奠,命发帑修茔,加祭,予谥。子富尔祜伦,袭,明年,薨,上辍朝三日。又明年,
葬纯亲王隆禧,上临奠。富尔祜伦无子,未立后,爵除。

上一页    下一页